首頁 »
2009/05/26

《如何是好》84


《如何是好》84
•嘰嘰喳喳把家還——睡不著,靜靜躺著,心中想到洛母。剛想洛母,就聽到:“嘰嘰喳喳”。月芽:請問什麼叫嘰嘰喳喳?曰:嘰嘰喳喳把家還。月芽心想,這嘰,大概是“機”,抓機。這喳喳......?似是指兒孫後代?心問:是洛母說的嗎?曰:洛母。
仍睡不著,隱約聽到:“電視播送”。忙問:誰在說話?曰:爸爸。感覺是讓行觀?正在思索“電視播送”時,又聽到:“夫妻雙雙”。月芽:這句是誰說的?曰:媽媽。月芽:什麼意思呀?媽媽:悟去!感覺是回家,回歸之意。夫妻是指陰陽,陰陽和合之意......
在床上躺了一會兒,此時打了個哈欠。我忙問:請問誰來啦?曰:花花。(花花是位上的貓仙,常跟著我)我:花花來啦,躺這兒躺會兒吧,忙什麼呢?花花:忙著跟你玩兒。我:那咱們怎麼玩呢?花花:藏貓貓。我:咱倆藏貓貓怎麼藏啊?我說,我原來也養過一隻貓,我經常跟它藏貓貓,可惜它十幾年前死了(是生小貓死的,我把它埋在一個小樹林裏)。花花:我就是它。我:哦,你就是它?!真是有緣,這麼快就轉世了......此時鈴兒問我事,打斷了。(補記:“這麼快就轉世了”這句話問的不對。並非轉世,而仍是隱靈。)
上午陪鈴兒去參加一場集體活動,到會約有八九十人。因為母親節將至,活動主持單位贈送在場的母親每人一束鮮花——康乃馨。在場的男士也贈送一支。正在按序贈送時,我想,我得到後就獻給天媽。
只此一念,就哈欠不斷,流淚。當鮮花發到手時,我雙手捧著,微微高舉,心中默念敬獻給天媽。剛一舉念,頓時淚流滿面,泣不成聲。趕快低頭彎腰。(怕別人看到不理解。好在坐在邊緣不顯眼處)活動繼續進行,還有小節目,但我仍在哭泣,流淚,沉浸在對天媽的思念之中。活動進行中,每人又發了一隻水杯,我想,杯是盛水的,水為情,也獻給媽媽,表達兒的一片情。此時又是哈欠流淚。活動結束後,回到家,把我與鈴兒的兩束鮮花,兩隻杯敬在了昆侖位,獻給九宮大日眾天媽及位上眾緣。學生月芽敬上!

•背景交代:學者讀《如何是好82》,看到【飛花觀到西王聖母飄來位元上的感人畫面,位元上眾仙神、各戰團敬立,迎接他們的總統帥。梅花請西王聖母入座,喝茶。請西王聖母開示吧。西王聖母說:九九天河會,九九豔陽天。古靈回歸,關東大捷。定位。孩兒們,相應九天接好戰團。】,心裏也一陣感動。
天姐乾娘說:“回來吧,你們都回來吧,聖母們的企盼啊!” 學者哈欠,問:這就是您,提示弟子讀82的原因嗎?
天姐一點我腦袋瓜子,答:“不長記性了,又瞎想,什麼叫隨行啊?” 學者:不好意思,又被您給逮住了!請說說文中複製引用的那段文字,好嗎?
她說:“好啊,你請媽哪!” 學者:您教教我如何請?
天姐:“娘在上,女兒拜見您了!”
學者只能感到天姐在萬福跪拜,沒看到娘的!此時感到娘在說話,娘說:“心酸是淚,淚的是行,兒女不知行------不知心哪!”
天姐小聲說:“女兒教導他,做知心人。”
西王聖母說:“叫他切記,疑則誤神,錯機不再來。娘走了,你們倆好自為之啊!” 大顛師父也出來,伏地拜送西王聖母!!
聖母是個站著的像,她回頭看一眼大顛師父,淡淡的說了一句:“打道回府,看好你自己的人,完畢。”
大顛拜稟:“顛兒牢記,不誤機緣的,請娘放心,請娘們時來坐坐也好!”
西王聖母聽了,好象默了有一會兒,歎了口氣說:“唉。誰家的孩子誰不愛呀,放下吧放下吧!已是花開豔如雪的季節,還疑惑什麼呀!起來吧孩子們,你們都起來吧!記著娘說的話,啊-----!” 學者位上眾仙,也齊齊出來-----拜送聖母,學者也弄的有些淚眼汪汪的了----! 學者 烏狗 5月22

•隱中:敲山震虎!小真:是你(小舉、應月)家位上的仙孩說的。
隱中:無意開花花自開,有意等她她不開。我們說的是心花。
小真:還是小仙孩說的。應月:問問是哪位仙孩說的?小真:她們說:我們都這麼想。小舉,哦,是眾仙孩。仙孩:要開得心花怒放,花滿樓,到時就會頂上開!小真:教導得對,修得花滿樓。小舉:修得頂上開。
隱中:你要又抓住一線,相連相聚好回還。
小真:噢,說得是你(指月芽)。我們早相連著呢。月芽:是誰說的?小真:還是仙孩。仙孩:吳剛捧出桂花酒,桂花香甜意味濃,我們也要來嘗嘗,有酒美味心愜意,(美味指位上小吃)好暢快!
小真:你們什麼都敢說!仙孩:高興!應月:高興就多喝點、多吃些。小真:現場的氣氛這麼強烈,我差點好幾次摔倒,可接不著信息。應月:靜下心來。小真:是心不靜(停功跪拜合十)。此時正行至“神龍擺尾”一式——
隱中:都神龍擺尾了,還不知道是誰?!月芽:玄龍!小舉:玄龍老爸來了,請喝桂花酒。玄龍:謝謝,費心了。
應月見位上未敬茶,立即端來茶水敬上。應月:請老爸喝茶,您隨便坐,隨便躺。玄龍:昆侖在日一灑脫,神龍擺尾帶你走,還有一樣,你們一定跟上來,不是嘴說得用力,要修得蓮花開,引得蜂蝶來,那不是易事。
稍停片刻——隱中:青羊城裏百花開,要想進取走進來。
月芽:青羊城就是青潭。應月:是不是八妖媽媽說的呀?小真:不是,還是玄龍老爸說的。玄龍:這是給你們指路呢!應月:都得到青潭集結。
玄龍:急急心,慢慢行,我們心裏急,你們要慢慢行。千里古樹滿山栽,你們執意走進來。小真:我們定要執意。玄龍:說來慚愧,當初把你們帶下來,現在還要把你們帶上去,全靠你們了,自己要努力。千行深思要如意,要想如意嘴上說是不中的,要拿真格的出來。這是跟你們敍家常,算不上教導,就算是教子吧!隱中:深行要如意,心要放平穩,要作如是觀。
小真:是西王聖母,娘。小舉:西王聖母媽媽好!小真:我們不敢鬆懈,也不敢隨意走。應月:請媽媽喝杯熱茶。
隱中:吳剛捧出桂花灑,我們來飲。月芽:這是哪位說的?小真:還是西王聖母。西王聖母媽媽:大來大走,小來小走,卯足勁兒有好後果。
月芽:(嗝)小真:我們在時刻準備著。小舉:謹記媽媽教導,使勁!
西王聖母媽媽:快快行,快快趕,撥開雲霧見青天!

•2009.5.21月影QQ吾,還發了短信,短信上問,吾家是不是有個叫藍心的。月影:玉,在不?玉兒:在了,剛在練功。玉兒:好像……汗……吾得翻翻本子才知道~怎麼了?月影:恩前面來了個叫藍心的,還在那裏喝茶呢,不是吾家的,問是不是你家的。玉兒:你可以問問她。月影:問他了,說等你來。
玉兒:是吾家的。(玉注:翻名錄去了)月影:所以去喝茶。玉兒:翻到名字了。月影:果然= =!玉兒:咳咳,吾來了,那你請姐姐說說話吧。
藍心:你啊,才想起吾啊。玉兒: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月影:她說望穿思,絲斷語。玉兒:花明月,情意濃。哎呀?現在是什麼情況?
月影:切記飛花非流水。玉兒:恩。
整理到這裏,吾問姐姐,什麼叫切記飛花非流水。隱中:花心花意難上天。
玉兒:請問是誰說話?隱中:花子。
藍心:情況就是你想不起吾只好跑去月影這兒了,不然呢。玉兒:汗~哇類~~恩恩,請姐姐多說說~~月影:無良,無心,無情。玉兒:是是。
月影:望穿秋水,望斷思量。玉兒:情意綿綿,不盡有則(好像是這句)。月影:一顆飛心,摸不著抓不到。玉兒:唉~是。什麼叫飛心啊?是不是說吾的心老是跑來跑去?月影:藍心說別讓吾總歎息,用心啊!
玉兒:恩,好的~~吾看見她飛過來了。月影:你那心飛去哪里你自己知道。玉兒:還親吾一口說:這總記得我了。哈哈哈~是,謝謝姐姐。月影:恩。她和吾揮手了。~~回去了。你啊你,- -!玉兒:恩~咳咳,吾得補功課去了。吾忘記的可不止她一個。月影:敲打(其實吾也是名字都搞不清楚快了)。玉兒:要是都來找你,估計你家可以開萬人體育館了……
月影:= =~別啊,吾家小擠不下快了都。玉兒:哦哦,知道了知道了。月影:我錯了- -~ 有人說罵吾了。說:來找你還不好啊。玉兒:恩恩。
隨後吾去整理了和藍心有關的記錄,==|||好像有點出入……
感覺鎖骨地方一氧,就看見有一顆螺絲在那裏。我開始還以為是我家的蝸絲,不過蝸絲是蝸牛呢……我就問她是不是蝸絲,她說:……(忘了)
然後她跳下我的鎖骨,來到地上,就看見蝸絲出來了。新來的螺絲說她是蝸絲的朋友叫海螺。玉兒:原來你叫海螺哦~~海螺的殼看起來是花斑的,就看見那個殼入口的地方黑洞洞的~然後在那個黑洞洞裏有兩隻眼睛。
玉兒:請海螺顯個人樣啊。海螺就看著我沒說話。吾又忘了要先留人再講話了。剛才感覺背上一刺,腿上一跳,看看是誰來噢~~背上的是……一隻像鵝一樣的動物,在啄我的背。玉兒:恩,你好,你叫什麼?
鵝:青子。玉兒:呃……好像……又是重名……青子:我又不是來報名的,本來就是你家的。玉兒:哦哦……那青子是要說說話?青子:要你看看我,現在你觀力進步了看看我什麼樣?玉兒:一隻鵝……天鵝吧……青子:對。
玉兒:可是你和今天來報名的那只鵝長得一樣。青子:你能分得出來天鵝長啥不一樣?玉兒:分……分不出來……青子:那不就好了?玉兒:那你們是一個品種?青子:恩對,天鵝湖。玉兒:哦哦~什麼地方?青子:紮克拉瑪湖,天山。玉兒:那裏是什麼舊地嗎?青子:臨兵。玉兒:呃?什麼意思?
青子:酒囊飯袋。玉兒:呃……哈?青子:補給啦~~一聲音:軍需。玉兒:哦哦,補給誰?花仙:西王母。玉兒:阿類~辛苦哦~~呵呵~~青子顯個人樣啊~青子:又不是第一次看。說完她一轉身,扭著屁股走了……
哈欠玉兒:嗯……海螺還沒報完吧~然後就都玩去了類~~玉兒:紅兒淡淡她們涅?給個圖,外面客廳的沙發上一大幫。玉兒:呵呵~~哈欠玉兒:請問是?
隱中:小紅。玉兒:小紅姐姐~~小紅:恩,就來看看。
本來想打字請她說說的,但是又想到玉青觀記的隨意,和藍藍姐姐的規律,又想到我的恩……怎麼說類……
小紅姐姐坐到我旁邊說:你老是默然,不想說話。玉兒:還反反復複吧,一會兒話很多,一會兒不想說話……哈欠
在心裏問是誰來,答是丫和哥哥來。丫和:默然也好,總比你亂動好。玉兒:丫和哥哥是洋羽嗎?還是……丫和:是,怎麼都行,你記得就好,不要以為分不清就沒了興趣。玉兒:恩,好~
哈欠不斷,是吾家的來了。然後來了一位新緣,說是叫水鴨,也叫水甜。她來的時候還叼一隻花,是只白毛鴨,和今天來的鵝也挺像的。玉兒:請水甜顯個人樣講講話啊~~她把紅花放在地上:好,我就說。水鴨:但見天邊一輪月,月美心稀成惘然,追憶過去流年客,萬倒青山魂(扶)不住。玉兒:汗……俺就想起玉山傾倒再難扶了……她跳上我的腿說:嘻嘻~~就知道你行。
玉兒:行什麼?水鴨:行詩啊。玉兒:汗……那是看來的……水鴨:哦,原來是看來的。水甜背過身去把屁股翹起來對著我,放了個屁。哈欠
看見我家刺蝟鼠拿個針在那裏搗鼓。俺一直以為只有柳仙才會醫術的。
玉兒:你會醫(術)嗎?她沒好氣地說:我會去毒!玉兒:噢噢噢~~~謝謝親親哦~~麼麼~~俺看見好幾次你在幫我整身體啦~她不滿地說:都不知道自己好好保護,你的病都是自己糟出來的。玉兒:咳咳~~先不說這個,不說這個。

•2009/05/17回家鄉(澎湖)2009/05/20回來新竹,在澎湖這幾天一直沒睡好,要回來的前兩天有感覺頭很重。在似睡非睡中有人從吾的背後抱著吾的腰,感覺抱吾這雙手的指甲很長、又很利,刺到會痛,當時感覺有點害怕,就一直呼叫(管帶)紅紅姐姐,後來又想要是自家緣有什麼好怕,要親密才能融合。
這時吾就轉頭,請問你是什麼仙?這時感覺牠是動物仙。
隱中:狐仙。秀菊:請說說妳叫什麼名字?這時這位夢中人就鬆手一轉身要走。秀菊:妳不要走啊!狐仙:等一下,找人去……這時吾轉身一看好多人,當時的感覺是這些人是這位夢中人找回來的。就醒來。
澤金到吾家拿東西,吾提起昨晚的夢境。秀菊哈欠連連~澤金嘔~
秀菊:請問昨晚的夢境中是誰抱著吾?隱中:紅紅(吾家的管帶),招緣回來。澤金:請紅紅安排,誰代表報個名?紅紅:一家親。澤金:對嘛!回來就一家親了。紅紅:各路都有。澤金:那請紅紅安排報名,是不是請各路派出代表?秀菊:她說這個路的意是,是說有好幾個戰團的緣。
紅紅:都是戰團姊妹。澤金:請紅紅安排?紅紅:白娘的三位。澤金、秀菊:請派出代表好嗎?秀菊:她說一個叫露兒。澤金:另外一位呢?
秀菊:她說叫巧兒,一位叫珍兒。澤金:露兒、巧兒、珍兒請說說話?
秀菊:她講一句風霜雪月。(這時秀菊全身嘛!)澤金:找著了就不用漂流啦!
秀菊:她說難得有這個機會。澤金:對嘛!現是天門開之時,現在說這話的是哪位說的?秀菊:她說是露兒說的。請問是以什麼仙在修煉?
露兒:是蟒仙,聚集在一起修練,修煉數千年,第二次天地大戰下來的,這麼下來就沒再回,飄零。澤金:現在有燈塔照耀著,緊跟著前行。
露兒:人身有心我們就搭把。澤金:有啦!都一心往前走。秀菊:有心走,還望妳搭把!露兒:要堅持行。澤金:顯態也互相鼓勵著。
秀菊:她說在安排另外的緣!是紅紅說的。紅紅說在慢慢去續情。澤金:請紅紅安排另外的緣。秀菊:她說是天峰的,當時在碧霞媽媽將下,當時秀菊天在天峰支援,緣招緣回來。秀菊、澤金:請問說這話的是誰?秀菊:她說叫楓兒。澤金:楓兒就你一位嗎?或是有其她的?
楓兒:來了六位…… 澤金:都是天峰將下的嗎?楓兒:來來去去,沒定所(秀菊:她給我的意是到次支援。)……澤金:那請楓兒說說?楓兒:當時這些都有在天峰支援過,都是姊妹一場。澤金:請楓兒再說說?秀菊:現在一個圖像:她們聚在一起聊天的情景。〔她說話家常。〕是楓兒說的。〔她說一個叫千惠,她說當時都是在天峰將下。〕
澤金:還有哪位要報名?秀菊:千惠說,有緣來相聚無緣對面不相識,當時就是有這個緣……澤金:認識就是有緣就是舊情。千惠:就是這次澎湖之旅召回來的緣,說是紅紅找回來的。澤金、秀菊:紅紅姐姐謝謝妳,辛苦你了。
秀菊:她說一個叫露露,一個叫紗紗,一個叫倩儀……澤金:還有沒有哪一路的?秀菊:還有一位叫花兒。秀菊:請問都是天峰的嗎?隱中:不是跟妳講了嗎?秀菊:請問是誰說的?是花兒回話。她說剛剛不是講了,都是當時在支援天峰的,在天峰結的緣。澤金:請問紅紅還有嗎?紅紅:沒了。
澤金:紅紅辛苦了,紅紅請再提點!提點!請問剛剛後面這些話是誰講的?
秀菊:紅紅說的。她就請眾家姊妹上位了,她說續個姊妹情,說慢慢一一請下來續情。澤金:這次澎湖之行大有收穫!
紅紅:緣分到,上次沒去成,是緣還沒到。這時有一個圖像是海棠跟澤金家仙孩打招呼,還有位上家人在跟澤金家人打招呼(澤金這時正巧打個噴嚏)。
澤金:海棠週六請妳吃巧克力,今天沒帶東西來。秀菊:她說謝啦!就沒再說了。秀菊也跟紅玉姐姐請安還有眾家人請安。


《如何是好》83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如何是好》85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