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8/24

《求婚大作戰》經典台詞節錄-下篇

所謂的人就是當事情進行得不順利的時候,就找理由的生物,狀況或是時機、天氣或是運氣,找各式各樣的理由來安慰自己,想著「不應該是這樣的」或者是「能重新來過就好了」之類的,重新來過的話,就真的能做好嗎?第一次如果做不好的話,又進哪裡來的自信在第二次能做好呢?

這個另人叫做岩瀨健,現在正是考驗這個男人真正實力之時。



第六話

繪理:「幹雄的女朋友好厲害喔!」禮:「嗯,普通來說是很難做到她那樣的。」繪理:「能做到那種地步,某種意義來說真的很厲害。」禮:「如果是我的話就不可能做到,人有適合會不適合做的事。」繪理:「也許也不是適合或不適合這麼簡單的吧,有不想要失去的東西的時候,即使做法很難看,關鍵是看能不能跨出那一步,該這麼說吧

繪理:「到今天為止,十多歲的青春就要結束囉,妳那樣的話,二十多歲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呢,禮妳啊,至今為止有沒有賭過勝負?」禮:「只有過一次。想要賭勝負有過一次哦。」繪理:「我還以為妳完全沒有呢。」禮:「國中三年級的畢業典禮之前我寫了一封信,還在暗中等了喜歡的人,想著今天一定要給,今天不給不行,給自己下了決心。一直在等,可是只有那天,他沒有經過那裡,那個時候,我就想我們也許就是這樣的命運吧。即使如此,我也想著有一天可以給他,一直把那封信帶在身邊,卻一直沒能給出去而到了今天」繪理:「是這樣啊。」禮:「真是笨蛋呢,20歲前的最後一天,也都還是拖拖拉拉的錯過了。」繪理:「不好好去面對的話,也許會永遠的錯過呢。」

禮:「老師,如果有個一直沒有答案的問題在你面前的話,你會怎麼辦呢?」多田:「沒有答案的問題?」禮:「這幾年,我一直有個像是平行線般沒有答案的問題。」多田:「我的話,會徹底解解看,如果還是不行的話,我再找其他問題來解,數學裡也是存在的,沒有答案的問題,但是不試試看的話,有沒有答案也沒人知道,所以只有試試看了。」

禮:「到今天為止,一直害怕知道真正的答案而逃避著,但是我想過了,不想再這樣逃避著直到20歲,但是今天是最後了,不這樣的話,我覺得就算到了20歲也會難看下去。」多田:「那個問題等交完報告再做會來不及嗎?那個問題有犧牲這次大賽也要解開的價值嗎?」禮:「我知道自己很任性,但是,今天是19歲的最後一天,再不好好面對的話,我想我一定會後悔一輩子。」多田:「這樣嗎,我明白了,能坦然面對自己的心情絕對不是件壞事,按照妳的想法不留遺憾的去嘗試是最棒的,如果,那個問題最終沒有答案的話,再找別的問題就行了。」

禮:「遇到你到現在已經12年了吧,一直都近在咫尺,所以有好多事一直沒能對你坦白說,我對健三你啊一直對你

『給健三這是我第一次寫信,上了高中我們也還會在一起吧,合格榜單公佈的時候,比起自己的編號,我更在意健的,找到你的號碼時,真的好開心,雖然我嘴上說著『為什麼上高中還要再一起』『你不要學我』在你面前,我總是無法坦率,所以才會那樣說,請原諒我,對不起。還記得嗎?小學三年級轉學過來時,當我沒有橡皮擦正煩惱的時候,你把自己的分了一半給我,從那天起,對我來說岩瀨健就成為『健三』這個特別的人了,從遇見妳開始,我一直在身邊注視著你。明明那麼愛打棒球,腳程卻還不夠快;吃得太飽,馬上就會拉肚子;總是很快就對我發火,明明是溫柔善良的人,卻總是故作冷漠,我們總是吵架,不知道對你生氣多少次了。但是健三對我來說,一直是,一直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人,就因為太重要了,不該說的話,不小心就說出口,所以真正想說的,反而變得難以開口說了光想到有可能無法再和你像之前那樣相處,就一直不敢說出想說的話,但是今天我要說,我一直喜歡你,我好喜歡你



第七話

健:「如果我投到的話,妳就要跟我交往喔!」

健:「小鶴,你還在發什麼呆,快去追繪理別讓她去啊!」鶴:「我幹嘛妨礙人家。」健:「你不去阻上她,以後一定會後悔的。」鶴:「我才不會後悔,繪理她是我無論怎樣伸長手臂都搆不著的人。」健:「你連試都沒試過怎麼知道?為什麼眼睜睜看著機會溜走?不要事到如今才害怕被三振出局!至少要抱著會打出全壘打的心情被三振啊!就算她不能體會你的帥氣也沒關係,像平常那樣去做吧。」

鶴:「繪理、繪理,等一下。」繪理:「怎麼了?」鶴:「還是不要去了。」繪理:「是你叫我去的吧?男人不是說一不二的嗎?」鶴:「男人有時候出爾反爾也可以吧。」繪理:「什麼跟什麼啊?(轉身離去)」鶴:「總之我不想妳走,妳是我的夢中情人!是不管我怎麼伸手也搆不到的高頂之花,我自己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拜託妳,因為妳是我的夢中情人,不要變成聽使喚的女人,不要老是談哭哭啼啼的戀愛,已經看不下去了!不要再去他那邊了,不要再去了」這時候繪理的手機響起是前男友打來的,繪理把電話掛了轉身經過鶴身邊,鶴立刻跟上。

繪理:「你想要拜託我還沒資格呢!小男人(指鶴長的很矮)」鶴:「不要說我小嘛,那我每天喝兩公升牛奶!」繪理:「到現在都不可能長了吧?」鶴:「那喝三公升!」繪理:「你是笨蛋啊?」鶴:「那我進籃球部,如果還是不長高的話我就進排球部。」繪理:「就算這樣還是不會長的話呢?」鶴:「還是不長的話就去跳蹦拉伸整個身體!」繪理:「笨蛋!」(說了笨蛋之後就走了)

健:「對鶴說的話其實是著急看著機會溜走的我,著急老是在乎結果和面子,而從來沒有全力揮棒,讓比賽白白結束的自己,如果來得及的話,無論如何,請無論如何給我一次機會,再給我一次機會,站在打擊位置上。」

健:「為什麼命運總是這麼悲傷?人們在想要變得幸福的時候,為什麼非要讓別人變得不幸呢?但是無論如何都想要比多田老師先向禮告白,我喜歡禮,喜歡到想要哭。」

鶴:「喂,健,那個時候真的謝謝你啊。」健:「啊?」鶴:「如果不是你說讓我去的話,還真不知道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呢。」健:「什麼啊?」鶴:「就是總之謝謝你,以後不會再說了。」和繪理一起走到旁邊的吧台。繪理:「結果還是完全沒長高吧?」鶴牽起繪理的手。「長的程度看不出來而已!」健:「你們兩個在交往嗎?」繪理:「到現在還在說什麼啊?」鶴:「為什麼那傢伙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呢?」健:「真的假的現實改變了但是我在做什麼呢?」

妖精:「你要失敗幾次才開心呢?為什麼那麼依賴契機呢?這個信號燈變了就告白,這輛車開過了就說,只有兩個人的時候就表白,就是因為在乎這些小事情,才抓不住大的幸福。」健:「總覺得好像對不起,還是算了吧,我放棄穿越時空了。」妖精:「真的嗎?」健:「真的放棄了。」妖精:「好,不會勉強讓無心回去的人回到過去。」健:「到現在為止真的十分感謝你的幫助。」妖精:「還談不上感謝。」

幹雄:「拍這張照片的時候是最後一天了吧?穿越時空回到過去了吧?一直能察覺到什麼,剛才總算確定了,你說奇怪的話的時候,和拍這些照片的日子完全一致。因為你比真的北島康介還要先說:『爽,超爽!』,很奇怪吧?錄影裡面也有記錄,還有6年前甲子園預選賽的時候你說了後仰滑行吧?總算聯繫上了荒川靜香這個人,如果早點發覺的話,就會幫你的,因為那以後你就沒有來過去了吧?如果再回來的話,我就能幫你了。」


第八話

幹雄:「你是怎麼回到過去的?」健:「有個怪老頭送我回去的。」幹雄:「怪老頭?哪一個?」健:「沒有用了,他們兩個已經在交往了,我只能放棄,不過要是有幹雄出手幫忙的話,說不定還來得及。」幹雄:「怪老頭到底在哪裡XDDD」(雖然說XD是我自己加的,但是很有XD的感覺喔XD)健:「算了,現在怎麼努力都太遲了。」

妖精:「怪老頭嗎?」健:「對不起,我不是說你很奇怪的意思。」妖精:「我倒是很想見見什麼叫做不是很怪的怪老頭啊?」健:「我幹嘛要這麼說呢?」妖精:「我真沒見過像你這麼愛後悔和猶豫的人類,明明才剛放話說放棄穿越時空了,想到如果有那個朋友(幹雄)幫助的話,就覺得說不定還有可能。」健:「其實我也很驚訝。」妖精:「你最好趁早放棄要改變她的想法,想想怎麼改變自己的想法吧。」健:「自己的想法?」妖精:「比起創造出一個『你坐在新郎位子上』的未來,不如創造個『不來參加這場婚宴』的未來要容易得多。」健:「什麼意思?」妖精:「人與生俱來有一種便利的功能叫做遺忘,要是過去的你能夠忘記她的話,現在的你就不用這麼痛苦了。」健:「要忘記她嗎?」妖精:「他們都已經在交往了吧?都走到這個地步,我想努力遺忘才是明智之舉,這塊魚子醬我接收了。」健很不想交出那塊魚子醬的表情。妖精:「你就這麼想要這塊魚子醬嗎?那你最好回到過去把她跟魚子醬一起忘個乾淨。祈願吧,你祈願我就替你實現。」

禮:「今天能看見新年日出嗎?」多田:「據說天氣沒問題。」大家都上車了,剩下健一個還沒上。繪理:「健,怎麼了?」禮:「健三」健:「我不去了。」禮:「為什麼?」健:「幹雄開車很恐怖。」鶴:「不要緊,死的時候大家在一起。」健:「我還有事。」幹雄:「是什麼事啊?」健:「跟你們沒關係吧?我也有自己的事情啊。」繪理:「現在突然之間說什麼呢?」幹雄:「後面還坐得下啊!」鶴:「是啊,快點上車!」健:「真的不去了,話說回來,別幹這種事不也很好嗎?都過20歲了還特意大老遠的一起去看日出這算什麼事。」幹雄:「你是真的不去嗎?」健:「嗯。」幹雄:「那也不用在這樣的日子一個人過吧。」健:「好了,別管我了。」幹雄:「不過我是覺得你勉強想要忘記也是沒用的,就是因為不能馬上忘記才稱之為戀愛不是嗎?既然這樣的話,大家一起開心吵鬧一下不是更好嗎?」鶴:「(按喇叭)喂!不想去的傢伙就別管他了!」幹雄:「這樣很吵啊,快點,一起去吧!(健不動)明白了。」

鶴:「該死,那傢伙在想什麼啊?好不容易大家情緒都那麼HIGH,哪有這種態度的啊?」幹雄:「健也有健的苦衷吧。」多田:「我這麼來打擾沒關係嗎?」繪理:「為什麼這麼說?」多田:「聽說每年都是五個人一起迎接新年,加入到你們裡面來真的沒關係嗎?」鶴:「沒關係啦,不管什麼組織都需要活性化。」多田:「能不能說得上是活性化還不知道,但就按照你說的吧。」

幹雄:「新年的第一餐就吃關東煮這樣好嗎?」鶴:「吃什麼不是問題,重要的是和誰一起吃。」繪理:「我才不要呢,但是湯給我一點好嗎?喂!誰說要你用嘴來餵的。」

店長:「健,你不去真的好嗎?」健:「偶爾也會想要一個人待著的時候吧。」店長:「我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一個人在這家店,完全不理解這種感覺。」「你們也有不在一起的時候啊」健:「怎麼說呢,已經過了20歲了,一直待在一起也有個限度吧。」店長:「從旁觀者的我看來,你們到了450歲也能一直在一起的感覺。」

繪理:「健一定會後悔的。」幹雄:「什麼?」繪理:「還是一起去看新年日出就好了,他會這麼說吧。」多田:「是這樣嗎?」鶴:「高中的時候,有一次只有我們四個人去吃了壽喜燒吧。」禮:「啊,是有一次呢。」鶴:「第二天再說起這件事的時候只有健一個人,一直非常不高興,還記得嗎?」繪理:「明明就沒有什麼特別有趣的事情呢。」幹雄:「他可是很固執的說:『一定有什麼吧!』」禮:「健三他啊,從以前起就不能容許自己不在時有有趣的事情發生,小學有一次去遊樂場遠足,他明明因為發燒而昏昏沉沉的了,卻還是勉強來了。大家都很興奮吵鬧的時候,只有他一個人陰沉著臉坐了軌道飛車,明明不舒服的話回去就好了啊!」繪理:「像健的作風呢。」幹雄:「那傢伙總是在奇怪的地方很頑固。」鶴:「嘛,他一定會後悔的。」

健:「像這樣和禮分開的話,總有一天會忘記的吧。真的會有回想不起禮的未來嗎?」

繪理:「啊!好懷念!」鶴:「走吧!」幹雄:「是啊!」多田:「到日出還有三個多小時呢!」繪理:「就是這種等待的時間才好呢,對吧?」禮:「不過還真是太冷了。」大家都往海衝。幹雄:「都20歲了,就別因為在海灘上打水仗而興奮了!」鶴:「你真的是囉嗦死了!再這麼說我就潑你喔!」繪理:「那是什麼時候來著,鶴和健一起玩相撲。」鶴:「那個啊!那個大概是前年吧!」多田:「發生了什麼嗎?」禮:「在起浪的時候玩相撲,兩個人都濕透了。」繪理:「那可真是搞笑啊,衣服都濕透了!還『哇哇』大聲爭個輸贏。」禮:「那時候又很冷,跟他說了會感冒喔,反倒向我發火說:『這種事情有什麼關係!』」幹雄:「誰輸誰贏都無所謂的。」鶴:「才不是無所謂呢,你這傢伙。」多田:「那結果誰贏了呢?」禮:「又戰了一次,結果兩個人又掉到海裡了!」

(
一陣沉默)鶴:「健不在真是無聊啊!」繪理:「嗯總覺得感覺有點不一樣呢禮:「像這樣會變成理所當然嗎?有誰不在這裡都會變成理所當然了嗎?」繪理:「說這些不是早了一點嗎?比如說出了社會或是結婚了可能會沒辦法。」多田:「我也這麼覺得。結束,真的挺簡單的。年齡大了,自然就會消失的東西有很多,有很多不用太過勉強的事情啊,沒有必要做的事情會有很多,沒意義啊、麻煩啊,一句話就打發的事情,今後會出現很多,但是記憶啊、回憶啊,就是這樣產生的東西。真是很可惜,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也覺得你們五個人的關係真是讓人羨慕。」繪理:「真是討厭,就這樣漸漸有了距離的話。」幹雄:「好冷,我先回車上去了。」

健:「為什麼做這種事情的時候比較認真呢?只是埋頭做眼前的事這一個事實,有一點忘我而難得了。」

健:「專注的投著球,腦海中淨現的是這14年的禮。交織著歲月的沉重,眼淚不禁灑落,這種思念不會消失,根本不可能會忘記,果然還是喜歡禮,承受不了地那麼喜歡禮。」

禮、繪理、幹雄、鶴:「新年快樂第二彈!」鶴:「真是晚啊你!都一個半小時沒開暖氣了啊!」幹雄:「不要一個人逃走嘛!」禮:「對啊!不要一副大人的樣子!」繪理:「不要以為那麼簡單地就會讓你一個人過新年!如果這樣想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鶴:「真是的,笨蛋不在的話,氣氛就不對了!」

禮:「健真的一直都很划算的啊一直都被大家驚喜到。」繪理:「不好好感謝大家的話,今後你一定會後悔的!」鶴:「快,快對我說非常感謝!」健:「謝謝你,矮子!」鶴:「我會長高的!笨蛋!」鶴:「啊!新年日出怎麼辦?」幹雄:「大學的屋頂呢?」繪理:「嗯,好主意!」禮:「能看見嗎?」繪理:「不是看得見看不見的問題,和誰一起看才是重要的!」鶴:「和同伴們一起度過的重要時間是無價的!」

幹雄:「回到過去也沒有用啊那個時候的我可幫了你不少忙了。」健:「你什麼都沒做吧?」幹雄:「還是沒那麼容易改變的。」

妖精:「你選擇了最艱辛的路啊,那個時候本來有機會和她拉開距離的,但是結果是你選擇了在這裡遠眺她新娘裝扮的未來,你的痛苦旅程也馬上要到最後一幕了,下一張幻燈片是最後一張了,最後一幕的適合她接受求婚的日子,最後的哈里路亞Chance。」






第九話


妖精:「你真的覺得白費了嗎?你是為了什麼而回到過去的呢?」健:「為了彌補後悔的事情重新來過。」妖精:「拍這張照片的時候,沒有什麼後悔的事情嗎?這是最後一張照片了啊!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坐在她的旁邊,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機會只剩下這一次了,你不要讓我後悔曾給你機會

多田:「請和我結婚吧,想和禮結婚的心情,再過多少年也不會改變,自己的心裡已經有了答案,告訴禮是因為不想在拖延,妳大學才畢業,可以能不會馬上考慮這樣的事情,如果禮的心禮也有答案的話,希望能共同擁有未來的人生。」

多田:「其實我剛才跟禮求婚了,靜下來想想之後覺得好像做了不顧後果的事情呢。」健:「那禮怎麼說。」多田:「她還沒回答我,比起你和禮共度的歲月,我和禮相識的時光或許真的很短,但是現在起的時間」健:「為什麼要結婚?有必要這麼急著結婚嗎?」多田:「我並沒有著急,自己也反覆想過無數次,我想了很久才決定這麼做,學生時代考試時有沒有那種提早寫完,結果還有剩下時間的經驗呢?那種時候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再怎麼考慮自己的答案都不會再改,所以我想,該是求婚的時候了吧,如果禮的答案跟我一樣的話,那就可以早點開吞兩個人的時間了

健:「果然還是不行了吧,想要擺脫變得弱勢的自己,回過神來時已經衝出來了,我是抱有不成功的覺悟來的,我不是特地來聽禮和多田考師的答案的,我是回來找出自己的答案。」

繪理:「妳打算怎麼辦?」禮:「我想和像他這樣的人結婚的話,應該會幸福吧。」繪理:「這樣的人或許之後還會遇到,也或許再也遇不到。真的好難,明明只是想得到幸福。」

健:「每次回到過去,我總是拼命的默默跑著,不明白怎樣才是正確的路,能做的就只有拼命不停的跑,禮,有沒有什麼傳達到妳的心裡呢?和我漸行漸遠的妳,我們之間的距離,這樣跑著就能多少縮短一些了嗎?但是,有一點是確定的,我還是好喜歡妳,不管分隔多遙遠,只有這份情感不會改變,禮,妳是我在這世上最愛的人。」

健:「為了重寫那段讓我最痛苦的回憶,我站在這裡,這裡是最後的決戰場了

健:「我聽多田老師說了。」禮:「這樣啊。一定嚇一跳吧,作夢都沒想到過我居然會被人求婚吧。」健:「是啊。」禮:「我還以為求婚結婚家庭之類的還早的很,高中畢業還近在眼前,進了大學一轉眼就畢業了,連健三也穿起西裝了,好像前天還穿著制服一樣。」健:「太誇張了吧。」禮:「我想接受多田老師的求婚,雖然很突然有點嚇到,但其實我很高興,我想認真面對他,所以」健:「別說了,不要那麼輕易就答應求婚。」禮:「我很明白你想說什麼,『妳才22歲,因為想繼續學習建築才念研究所的,沒必要現在就急著結婚』。」健:「那就再多考慮看看也好嘛。你們才交往一年多而已吧,才一年,妳就能了解多田老師他嗎?」禮:「我的確不了解他,我不知道的東西還有很多,我一定也有還有很多地方是多田老師不了解的,但是重要的是今後,我是不是想和這個人繼續下去這件事,我想要更了解多田老師,也想讓他更了解我,他是能讓我這麼想的人。那麼,我去了。」健:「明明都不怎麼了解對方,還要結婚這算什麼,和都不怎麼了解的人結婚,今後要怎麼辦,還不如說,就這樣決定結婚的人是笨蛋吧。」

健:『明明知道會得到什麼回答,和過去同樣的話語,不經大腦的就這麼脫口而出

禮:「明明那麼長的時間都在一起,健三你卻什麼都不明白的

健:「求妳了,我不想要妳去,和我結婚吧。」禮:「為什麼?為什麼到現在才說這種話?你還真的是什麼都不明白啊。」

禮:「我決定要和多田老師結婚。」多田:「我真的可以嗎?」禮:「可以。」

妖精:「沒想到我竟然還會和你見面,感謝你這位朋友吧,這可是真正、真正的最後一次哈里路亞Chance了。」


第十話

妖精:「幸福已不知遺落何處,超乎想像的好運或許正不期然在他眼前發生。不過要抓住這份不曾預期的運氣,僅有一個條件,那就是再怎樣倒楣、怎樣心情不好都沒關係,總之要去參與,這正是打開幸福之門的第一步。」

妖精:「要是從這裡展開逆轉的話,那與其說是驚人,不如說是奇蹟了,起死回生的逆轉全壘打不是誰都能擊出,首先理所當然的,必要具備擊出全壘打的實力,再來,更重要的是,能不能在逆轉的緊要關頭站上打者席,幸運的此時,比賽進入了延長賽,再次輪到你打擊。」健:「但是之前的照片我已經燃燒殆盡了已經沒有什麼是我能做的了。」妖精:「沒有的話就去找,繼續尋找奇蹟之門啊!無讓如何都想改變命運,唯有這樣持續祈禱才能開啟奇蹟之門,打開那道門的鑰匙就在你心中只是你沒注意到罷了,岩瀨健,如果是你的話,一定能辦到。」

健:「大學畢業以來,五個人就很少聚在一起,但是無論多久沒見,一瞬間總像重回學生時代,不過,就因為知道不可能永遠這樣下去,歡笑時、開心時、不甘心時,才會隨心的縱情度過。」

健:「踏入社會以來,只有一件事改變了,禮從那天起,不曾叫過我健三,每次從禮口中聽到『健』這個詞,彷彿我們的距離就無法挽回地,漸行漸遠我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到底該為禮做些什麼好。」

禮:「好像彼此間不知道的事變多了。」鶴:「高中的時候,健的考試分數、禮愛吃的便利商店零食,什麼小事都知道。」繪理:「看的電視節目、聽的音樂也大致上知道呢。」禮:「對啊。」幹雄:「要是以前一定沒法想像。」禮:「高中大學時都每天見面的」繪理:「以後也會越來越不了解彼此的事吧,工作忙了、結婚生子了,這樣的時光也就漸漸不再了

禮的爸爸致詞。『禮、多田先生,恭喜你們結婚,不過說實話其實我仍然覺得沒必要這麼快結婚,我結婚的時候,也被妻子的父親強烈反對過,當時覺得還真是個不講理的人,但是,禮誕生時我才第一次了解她父親的心情,這孩子終有一天會被嫁到不知道名的地方去,一想到這,胸口就仿佛要破碎一般她從小就是個不用人操心的孩子,但是這樣反而讓人擔心,是不是在逞強呢?是不是在我們都看不到的地方自己一個人積存著悲傷呢?那時禮這樣說了,多田先生是明知我的脆弱,還願接受包容我的人,我想,或許我是在忌妒多田先生你,23年來,一直一起生活著,連我們都不曾看過的一面,她居然不掩飾的嶄露在你面前,那個孩子啊請你,請你讓她讓我的女兒幸福啊!我把她交給你了,拜托了。』

健:「結婚不只是兩個人的事,包括雙親和手足,婚姻是建立在家族全員的幸福之上,過去的我,因為無法承受這份沉重,只能狼狽的逃離,我對禮的感情就這樣輕而易舉地,被婚姻這個事實給擊垮

禮:「那天你不是跟我說嗎?在我20歲生日的那天,不去嘗試就不知道是否有答案,就算那個問題沒有答案,再找別的問題就行了,我深深這麼覺得,因為有你那句話,我們倆才能像今天這樣站在這裡,曾經那樣哭泣、那樣痛苦過,現在都好像在述說回憶般,時光荏苒,只在一瞬間。」

禮:「你還沒問過我吧,那天為什麼會哭。你不問我嗎?」多田:「嗯,不用了。正是因為有我不知道的妳,才有現在的妳,包括這些的全部的妳我都喜歡,那時好像很大言不慚,不過我也是因為有過類似的苦澀經驗才能那麼說的,因為過去,才有現在,如今才能站在這裡,我的過去禮也不是全部知道啊。國中時,搞不清楚喜歡的女生在想什麼就被甩了,打擊太大剃了個亳無意義的大光頭。今後的事更重要,比起各自的過往,我想要更更珍惜,今後兩人共度的時光。」

禮的媽媽:「連身為媽媽的我都知道,健對於禮來說是個特別的存在,不然的話,那孩子不會說想和健三上一樣的高中。雖然爺爺說過,其實我也覺得,說不定健三會和禮結婚吧,女人的直覺還真是不準啊!」

小時候的健:「我會負責的,會一輩子照願禮的!」小時候的禮:「拜託你了!」

健:「那麼小的時候說得出口的話,年齡越是增長越說不出口,愛慕越深越重越變得遙遠,那個時候互相交換的約定,現在就要在這裡消失了



最終回

禮:「如果不是在這個座位的話,可能會有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現在呢,總覺得不可思議。」

健:「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人生裡有沒有想要重新來過的時候?有沒有後悔的事情?」禮:「我啊,高中的時候一直在想,我們為什麼是青梅竹馬呢?如果不是青梅竹馬的話,可能會更加坦率一些吧,可能就不用這麼痛苦地一直暗戀了,想了很多,但是我明白了是不應該否定這一點,想著雖然那個時候覺得很痛苦、很失敗啊,但如果沒有這一點的話,就沒有今天的我在這裡笑著,這麼想就覺得沒有什麼值得後悔的事,我覺得能和健認識真的太好了,是不是覺得,現在我很少有地坦率了一些啊?雖然知道以後還有各種事會發生,只有健的存在是永遠不變的,雖然到現在在健的面前一直不能坦率,但是我覺得因為有健,才會有現在的我,謝謝你,真的很感謝你。」
健:『禮沒有後悔過去,而是活在當下接受了過去的一切,亳不遺憾的活在當下,對於想要重新來過的我來說,禮的純潔十分燿眼,刺痛了我的心,為什麼小時候那麼容易就能辦到的事情,越長大就變覺越困難呢?『我會負責的,會照願禮一輩子的』。就算只是可以在高桿上回旋,就覺得還可以飛翔

健:『後來才知道,跟失敗比起來,根本沒有做的後悔會痛苦好幾倍,現在目的地不知道是否有奇蹟的大門,但覺得應該試著相信我自己 

繪理:「我啊,覺得禮是最好的朋友。」禮:「突然之間怎麼了?」繪理:「是真的希望禮能得到幸福,應該怎麼辦,非常得猶豫,因為禮真的是我很重要的人,所以我想要妳得出自己可以接受的回答。」禮:「喂,從剛才起你在說什麼啊?」繪:「本來覺得只是偶然,當作沒看見就好也不一定,但是這樣輾轉到我手上的物品,覺得也可能有某種意義

健:「回到過去,為了禮,渾然忘我地奔跑了,但是在現在的時間,一次也沒有和禮面對面過,對,我還有一件應該要做的事情。」

妖精:「我說過很多次,你打算回到過去做的事,只是改變了過去的幾個小時,應該你親身體驗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啊、考慮問題的方式啊,這麼短暫的時間是無沒改變的,更何況是別人的感情呢?想要改變異常困難,決定了不是靠過去,而是靠現在來賭勝負吧。」健:「嗯,是不是真的正確,但是決定了。到現在,回到過去,對後悔的事情全力彌補了,已經沒有機會了,還是不能跨出最後的一步,在腦子裡轉過千百次的事情也好,到最後的最後,不能直接表達自己的感情也好,重新認識到了,到頭來還是自己,能認識到這一點也是回到過去的功勞,真的很感謝你。」妖精:「重要的不是感嘆過去,而是改變現在、面向未來的意志。和最初在教堂看見你的時候,表情完全換了一個人呢,那個時候像是從世界盡頭回來的悲慘表情,現在,和年輕時候的我一模一樣。不可思議呢,我也開始想要注意那些笨拙的人了,我見過的人當中,你的沒出息和不死心是超群的,愛慕她的感情也是出眾的,我從心底裡為你的成長感到高興,對你的今後也非常期待,從過去回到這裡是我給你的紀念品,我為你準備了總算能表達自己回到過去,經歷拼命磨練的痛苦洗練的答案的合適的地方,祈願吧,你祈願我就替你實現,尋求吧,你尋求我就替你發掘,叩門吧,你叩門我就替你打開。」



妖精:「好了,挺起胸膛走下去。」健:「是。」

健:「多田老師還有禮,恭喜你們結婚,我和禮從小學開始就是同學,學生時代基本上都在一起,昨天在小學畢業紀念冊上看到,禮在上面寫到將來夢想成為一個可愛的新娘,現在看來對她可不可愛還有很多疑問,總之她能實現自己從小的夢想,我做為她的好朋友很為她感到高興。雖然對不起多田先生,我想過如果禮放棄結婚就好了,我也想過搶走禮,14年中,歡樂的時候也好,痛苦的時候也好,難過的時候也好,都一起度過的禮,真心覺得能讓她幸福的只有我,一點不順心就馬上鬧彆扭的禮、因為我逃避掃除和工作而常常生氣的禮、倔強,一點也不坦率的禮,最了解她的是我,看起來堅強,其實很細膩的禮,自己的事總是放在第二位,比誰都重視朋友的禮,洗制服最拿手的禮,一直在身邊的禮,最需要她的是我,但是,最終只是在心裡想著,在禮的面前從來沒有坦言過,一直在身邊,想著隨時都可以說的話,最終一次都沒有說出口,只有那麼一句話,但是一次都沒說出口,我,喜歡過禮,說真的,現在也喜歡著禮,但是,禮在今天和多田先生結婚了,雖然很不甘心,但是她就要結婚了,禮的存在,在我的心裡十分重要,這些話,為了說出口花了好長的時間,禮,恭喜妳結婚,請妳過得幸福,沒有幸福的話、不幸福的話,我可真的不原諒妳喔。」

禮:「我的身旁,總是有岩瀨健,我的回憶,也總有著健的身影,健的溫柔,總像無意間在哪繞了些遠路,要稍稍慢一拍才會傳遞給我,如今的我才能察那分笨拙的溫柔,當時的自己,總是無法那麼坦率,明明很開心卻說不出口,好鄙視這樣的自己,害怕被傷害而沒能鼓起勇氣到最後的人,是我,沒能一直想信健的溫柔就中途放棄的人是我,決定了不再回頭就單方面閉上眼的人也是我,健他總是一直在認真的投球,沒能好好接住的人是我

多田:「禮,我認為不管用怎樣的手段都無法改變的命運是絕對存在的,無論看來多困難,還是只能緊緊相依的命運,我想是存在的,要是有什麼讓妳猶豫的話,就好好弄個清楚吧,妳現在和20歲生日時有同樣的神情,那時妳不知道該不該找之前一直抱有疑問的答案,還是做眼前的設計大賽的課題,難以選擇而很猶豫吧,現在,妳的表情和當時一樣,如果禮在猶豫的話,不如現在我們來打賭吧。機率是二分之一,要是選到袖扣的那隻手,就徹徹底底放棄,要是選到有袖扣的手,現在抱有的問題就要好好弄清楚,別擔心,如果我們真是無法分割的命運就不用擔心,選吧。」

多田:「去吧,是妳選的啊,快點,禮。」

禮:「我們的人生,總是不斷錯過,害怕再這樣繼續錯過,不要再搖擺、不要再猶豫,那時明明就決定了,要是要是那時候,能對自己誠實一點的話,是不是就能把一直沒能說出的話,『我喜歡你』這樣一句話,說出口了呢?」

妖精:「JS韋斯曾經說過,男人無法放棄初戀,女人則無法放棄最後的愛,妳儘管是個女人,卻也無法放棄初戀,我知道妳想說什麼,可以的話,想回到當時,讓人生重新來過,我說錯了嗎?跟妳說個非常有啟發的故事吧,曾有個男人展開一段重寫過去悔恨的旅程,他拼命努力想改變過去,無奈奇蹟之門終究沒有打開,在旅程的最後他發現了,再怎麼改變過去自己還是不會改變,於是他想到了,比起感嘆過去的現在,改變現在面向未來的意志才是最重要的,妳不覺得,現在開始還來得及嗎?」



轉載於黑白猜


BLOG相關文章:

日劇求婚大作戰介紹

《求婚大作戰》經典台詞節錄-上篇

求婚大作戰sp情報-雜誌

求婚大作戰SP

《求婚大作戰》sp-經典台詞節錄

 



《求婚大作戰》經典台詞節錄-上篇←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