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12/16

「掙」生活_程金蘭

「掙」生活_程金蘭

「掙」生活_程金蘭 2012年選出的代表字是「憂」國憂、民憂。而日子不好過的情緒全反映在其餘選出的「漲、轉、感、慘、鬱、苦、怨、窮、爛」負面字上,但是放在真實生活卻是個辛苦的「掙」字。 臺灣最主要面臨的還是就業問題。沒工作和錢不夠。行政院主計總處公佈的失業率百分之4•33,連續四個月走高,仍然是亞洲四小龍中失業率最高的國家,企業業務緊縮、間歇性失業問題嚴峻。其次是薪資,主計處官方統計,今年1到9月的實質平均薪資扣除消費者物價指數後為每月43103元,比去年減少919元,大幅倒退到14年前水準。 失業者焦慮,有工作者擔心。王君在金融服務業,被公司明示暗示多次要調派大陸,因為顧及妻小,王君一再推拖,只是臺灣股市積弱不振,證所稅和二代健保開徵衝擊,最近裁員傳聞不斷,壓力大,王君皺著眉頭直說:「不知還能撐多久?」 產業外移,工作機會跟著出走,還沒來得及看見台商鮭魚回流返鄉,倒是不斷的還是有前撲後繼的西進擴建投資。劉君在資訊業內歷經多次失業待業,中年從臺北回台南,薪資待遇隨著年歲增長,起起落落,最近暫拋家小去深圳,突顯在失業率高的年代捧飯碗顧工作是第一要務。「掙」工作養小孩的處境,多的是唏噓和感歎。 48歲的張先生拖著行李箱要出門趕飛機,5歲小強跟到門口乞求著說「爸爸不要走。」眼看時間吃緊,但是一出門又是三個月,每一次的分別,張先生總會彎下身和小強說:「爸爸要去賺錢,賺錢給你買小汽車,給你上安親班和才藝班。」安撫兩句就起身搭車去趕飛機!張先生不想外派,但不外派可能就沒工作,因此行李箱永遠放在房間床邊的一角,來不及收或者說根本不用收,因為忙著接案,世界各地跑,英國、南京、泰國、山東、沙烏地阿拉伯,飛來飛去,公司一個團隊四、五個人一組,接案後就得執行,必須被外派二到三年,流動再流動,使得人和家的距離似近卻遠。如果能夠,張先生疲憊的想要停靠臺灣,但工程工作似乎沒得選擇。 張先生不停進出機場,在一個國家一個城市之間來去,張太太「類單親」必須自己帶著小強過日子,即使張先生回台,待在臺灣的時間仍是公司工作為重,回到家總是累癱了,根本沒有太多時間分配給家人,更別說關注照顧小孩。 張太太看著先生公司裡其他家庭,有的太太在臺灣,有的移民加拿大或美國,小孩大都是在爸爸缺席的情況下長大,國中到高中青春叛逆期逃家翹課問題多。最後有名無實的夫妻做久了冷了累了,妻離子散後也就分了。 「再窮也不要窮孩子」陳爸爸和陳媽媽,在公司往外發展下,一個在新加坡工作,一個雖然在臺北,但卻又被要求不停的出差到上海,努力保工作掙生活,小學四年級的淳宇雖然有祖父母的起居照應,但還是得獨立面對學校和安親班功課和生活,一家三口人經常分居在三地,常常靠著手機和電腦見面聯繫。 大人忙著「掙」工作賺錢,小孩就得學著自個兒「掙」長大。想想,很無奈,當忙著賺錢要給孩子過更好的生活,時間給了工作卻沒給小孩,不知不覺孩子似乎悄悄地走出你的生活。



笨蛋,問題不在多少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核桃勝過魚油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