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7/29

放牛班與資優班報導

old26.jpg

了然過去曾在多篇文章中提到我「開班教導書法」以及我的「書作墨寶」被高價拍賣之事,今徵得台北市成大校友會的同意,了然把兩篇相關的報導粘貼於下:

報導文章一:「校友會書法班開筆了」

每逢週三入夜時分、華燈初上時,忠孝東路一段的台北市校友會館總是燈火通明;衣著整齊的女仕、先生們陸續來會館報到,是期貨交易嗎?非也!聽演講嗎?亦非也!只見大家在坐定之後,擺好文房四寶,氣定神閑地寫起「書法」來了;學員中有大公司董事長級人物,也有甫就讀小學的小妞兒,從七歲到七十歲,大家都浸淫在中國書法的優雅翰墨氣氛當中。

今年年初,筆者邀陳瑩砡及邱秀娥兩位女士一起前往國父紀念館,參觀一項大型的書法展覽「嚴榮貴書法展」。進入會場前先看到一片花海,而在近兩百坪的逸仙藝廊南、北兩廳內,則井然有序懸掛著各式書體的書法作品近兩百幅,其中以小篆、隸體書寫的金剛經、華嚴經普賢行願品最為震懾人心,兩者分別以八張、二十張全開宣紙寫成巨型屏幅,展作中約有一半為佛經書法,另一半則為「菜根譚」的警世睿語;筆者三人在屏息觀賞之際,作者嚴榮貴先生客氣地過來為我們作導覽,嚴先生是成大化工系六十三級畢業的學長,現服務於某大型化學公司,本次展覽是他的第三次個展;在週休一日的大型企業上班,卻能有如此大量的書作在國家級的殿堂舉辦個展讓我們深感訝異,而會場中沈穩、內斂的大型書法作品也讓人很難和他的年齡互作聯想,嚴學長則幽默、淡淡地回答了四個字「我用歐蕾」。

隔天起,筆者以車輪戰術再三央求嚴學長到校友會來「開班授徒」,他一直以「不夠資格」作推辭,經多次磋商終獲首肯,第一期書法班於是在三月二十九日順利開鑼了。嚴老師在第一堂課就宣達「非傳統」教學法的理念:「不講艱深的理論、不需要有四歲起臨池磨墨的書香背景、也不談習作書法應具備高尚品德的論調,學習書法原本就是很平民化的。」這種理念對長時間疏離毛筆的學員們來說,的確能夠去除心中既存的畏懼感;到目前為止,書法班已進入第二個月,班上發生了一些趣聞今摘述幾件與校友們分享:開班的第一堂課,當發現學員中有八成以上是叔叔、伯伯輩的學長時,嚴老師憂心地詢問有多少人是來「踢館」的?但到了第二堂課當老師第一次看學生們寫字時,他則語重心長地感嘆究竟是不是教了一班「放牛班」?張火山學長堅稱他的年齡是「知天命」,他在隸書「蠶頭」的寫法上一直比別人用心,老師在技窮之餘竟想去買隻蠶寶寶讓他「對臨」,後來張學長去了一趟中國大陸,刻意到孔廟去參拜至聖先師,回來後揮筆如有神助;張小妹妹坐在墊高的椅子上怡然自得地寫字,很有成就感;許坤南會長一次蒞臨會場向嚴老師致謝,技癢之餘揮筆寫了一紙好字,後來添購了文房四寶「中途插隊」當學生…

國父紀念館在三月底出刊的「館訊」中有一篇嚴老師個展的相關報導,以下試作摘錄:在個展的剪綵揭幕儀式中,紀念館高崇雲館長致歡迎詞時說「嚴君是書法界的怪才與奇葩,雖自謙業餘、只會寫寫下腳品,作品卻有超職業的水準。」中華文化復興總會黃石城秘書長在致賀詞時說「以書法來作心靈改革,在當今社會多項改造聲中是最根本、也最具代表性的。」新聞評議會賴國洲秘書長則強調「嚴君以沈穩的書法來降伏其急燥之心,相當成功地詮釋了 EQ 的情緒管理。」考試院許水德院長在觀賞個展後,除極力推崇嚴老師以中國書法表現佛經的殊勝外,也深表贊同嚴老師對書法教育應平民化、落實基層的理念,並邀請嚴老師參與社區書法的推廣運動。

今年是台北市成大校友會成立的第十週年,十一月我們計劃在來來飯店舉行大型餐會,書法班學生們今打算借會場一隅舉辦一次「放牛班聯展」,究竟書法班這群不畏虎的「幼齒之犢」有何能耐竟敢如此公然獻醜?嚴老師又用了什麼樣的法寶來放牛?在這裡我們先賣個關子。想看看許坤南會長的「墨寶」嗎?想知道張火山學長如何「天蠶變」嗎?咱們年底來來見!

小 啟

第一期書法班於六月中旬圓滿結業,學員們都希望嚴老師能夠再「續攤」,短短三個月內,學員們從「放牛班」成功轉型為「資優班」,多才多藝的嚴老師在感佩之餘,決定開班傳授「裱褙實務」;年底在來來飯店展出的作品,從題材設計、書寫,宣紙托裱乃至於裝框全部都是學員們 DIY 的成果。

上文摘錄自民國八十六年七月出刊的第十八期「成大校友會訊」

報導文章二:「裱褙班開課及校友會慶書法聯展特別報導」

校友會書法班在八十六年六月中旬結業後,由於學員們的「愛現」,準備將作品在校友會十週年慶會場中作展出,「裱褙實務班」乃在七月二日正式登場,由原書法老師、六十三級化工系畢業的嚴榮貴學長繼續「執鞭放牛」。

開課的第一天就很明顯感受到與書法班迥然不同的氣氛,在書法班中每個學員都衣著入時、正襟危坐,而在裱褙班則人人穿得比較「休閑」,還須配戴家庭主婦在廚房所使用的「肚兜」,由 5 – 6 人成一小組練習裱褙的實務。由於學員多半是書法班的延續,因此大家都以自己過去的習作來做為練習裱褙的素材;嚴老師則由宣紙的第一道基礎托裱「乾拖、濕拖」開始陸續授課,接下來的「搭拖、飛拖」、「緞布、綾布、卡紙」、「鏡片、卷軸、橫批」乃至於「裝框」等等,真是讓人目不暇給!而在短短的三個月當中,學員們也個個學會了十八般武藝;在來來飯店校友會十週年慶會場的書法聯展,各位所看到的各式書法作品就是書法、裱褙班學員「全程 DIY」的豐碩成果。

在裱褙班中同樣發生許多趣聞,以下摘錄幾則與大家共享:大家都知道嚴老師自習書法前後僅五年,而至於他的裱褙功夫從何而來?在第一堂課時他為了要使學員們信服,於是很慎重地告訴大家,他師承台灣知名裱褙大師張曉農老先生,並強調他曾經是張老師授課的某一期裱褙班「第二名」結業的高材生,沒想到台下傳來了這樣的聲音「那一班不會只有兩個學生吧?」從書法班延續到裱褙班,上課時一直有人喜歡在相互間提問一個話題「我們原來家中連毛筆都沒有,今天能寫幾個毛筆字,又會自己裱褙作品,不知道這是學生聰明還是老師教導有方?」答案當然是「老師英明!」第一次老師默默地承受著學生們所吃的豆腐,第二次他就凶了一句「快點做,免捧啦(台語)!」裱褙班結業當天,他用同樣的問題來反問學生,結果張火山學長答得妙「老師今天問這個問題,答案應該只有一個,誰要是今天回答得不得體,恐怕會結不了業、需要重修!」。

十一月在來來飯店校友會十週年慶會場的書法聯展盛況,各位已親眼目睹在此就不贅述,倒是嚴老師的對開、全開作品分別以新台幣五萬五、十萬元的高價賣出,足見其功力之深厚,而學生作品也售出逾三成,算是相當亮麗的成績。

賀 忱

嚴老師近期以一幅「心經」書法作品參加「第一屆全球華人藝術博覽會」,該博覽會由行政院文建會及研考會規劃,從世界四大洲遴選一百件藝術品於網際網路供全球民眾公開票選「前十大排名」。數個月來該活動在全省各縣市文化中心、台北世貿以及淡水捷運站熱烈開展,結果嚴老師的前述作品以一千四百四十五票最高票榮獲世界冠軍。另去年六月間,由韓國亞細亞協會及日本書道學會等知名團體聯合舉辦的一九九七年世界佛教書畫大展」在漢城隆重揭幕,嚴老師獲邀率書法班四位學生代表校友會參賽,結果全數上榜,獲獎名單如下,嚴老師:最優秀賞 (世界首獎),陽明洲:金賞,陳美惠:銀賞,陳吉松與陳滿惠:銅賞。今年春天在九份舉辦的一項民俗活動中,書法班另一位學生張春長也在現場揮毫比賽中拿下「全省冠軍」。前述學生都僅在書法班短短習字三個月,卻能有如此傲人的成績,教人不得不讚嘆「老師果真英明」,謹此獻上我們最誠摯的賀忱,也希望他們能更上層樓!

上文摘錄自民國八十七年五月出刊的第十九期「成大校友會訊」

了然加註:在「書法班開筆了」文中提及那位「號稱」自己知天命的張火山學長,其實他當年應已七十好幾了!目前是新竹科學園區東訊公司的名譽董事長;只是什麼 Title 並不重要,他在校友會書法班受教期間,每逢下課時總固定會到老師的跟前來一個九十度的日式鞠躬並恭敬地說聲謝謝,了然當時其實也沒太多的 Choice,我一定要站起來並「責斥」一句:「請千萬別這麼作,我的八字不夠重!」Well,這一段 e 世代的年輕人恐怕就比較難理解了…

初稿_6/13/2001 改寫_7/29/2005


蔣宋美齡與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人富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