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February 19, 2008

Kemi IceBreaker 破冰船


每一次都是這樣,纏腳布一樣的旅記
終於到最後一站,最冷最北的地方,坐破冰船

早上10時,天才開始光




這麼冷的地方,不知為什麼有工場


還有風力發電機


上了船,先參觀幾十年前的傳真機
我又忘記了,這艘船50~60年代的確是在"什麼地方" (我真的記不起)為航行的海道破冰


撒米以南,沙提以南
海有中浪及大浪




用心來聆聽機械的員工


講解的是一個80年代LOOK的女人
好怪,好像在看...異形?


這一位海員在看什麼? WAVES?



看的東西太奇妙了,令人有一種去了一個人物都是蠟像的場景



還有陳年收音機一台


出來之後,天已大亮


和我想像的不同,一點都不是萬載玄冰
而是像思樂冰...


說你都不相信,2時,就黃昏了


日出和日落,也沒有分別,太陽只是輕輕的露一露,又回家去


我想像中,應該是像探險隊的經驗






結果,只是像坐船去長洲...
(不過是去很冷很冷很冷的長洲吧)


什麼是如履薄冰?


就是這樣。
這是破冰船每天都行的航程,冰都結不起,而,80年代女人說,要真的破冰,要到3-5月...


姆明,應該是住在對面那種無人煙地方,我想




像棉花糖


像牙
我想起來了,就是這一天
我的騎呢4人組團友,不斷在說冰又要怎樣測光
太陽又要怎樣測
(我的確很好奇,想看看拍出來的照片會是什麼一回事)


安靜


船的資料


沒錯,這個戴眼鏡的龍蝦是我


我在做什麼?


我在北極游泳~
(左上方那個不浮不沉的就是我)


都說戴眼鏡不好,我什麼都看不到,都是霧
至於為什麼人家沒有只有我有?
有看到龍蝦裝嗎?太太太大了,人家是包著下巴,我是包了一整張臉


龍蝦裝太大,人又太小
我只能無奈的浮,想動也無法


一堆炸龍蝦
結果,也是沒有想像中的美妙
衣服太大,又很濕,你穿完我穿,充斥著一陣陣人的味道 (左腳的鼻對氣味特別敏感)
感覺不良好
也不好玩,不過,也是一種經驗就是了。

吁~終於寫完
但是,我下個周末又飛..又有一場纏腳旅記要來了


Ivano 的芬蘭浴和北極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30kg到底有幾多?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