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4/07

故人回思錄(一):劉喜峰(上)

故人回思錄(一):劉喜峰(上)




前言:這部《故人回思錄》只寫了三個人物,是中國近十年歷史上,整個國家機制為迫害法輪功而運作直至今天,當今有代表性的人物:法輪功學員,勞教所警察,以及被迫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普教。而每個人物身上,即便是進行了擴展,我都沿用了紀實的手法,意圖讓讀者從某一個角度,能看到更多十年來中國歷史大事的某一側面反應的主要概貌和能剖析這場迫害之所以發生的原因和背景,探究中華民族未來的走向,用意只有一個:歷史不會再重演了,人類是否能夠從眼下,而能及時汲取教訓?

***************** ******************** *****************

【2010-09-27明慧網消息:深圳市南山區法輪功學員劉喜峰(南頭中學老師)被廣東四會監獄迫害了近十年,被迫害致殘疾,現又被轉移到深圳西麗洗腦班。西麗洗腦班妄圖長期迫害劉喜峰,劉喜峰的妻子王曉東(南山區外語學校老師),已被南山區看守所迫害致死,年幼的兒子被送進了深圳市孤兒院。】


感覺深達一尺多的暴雨的雨水,在腳下肆流,暴雨,急雨,天,難得見晴;即便晴天麗日,高層建築裡房間的空調,一開就太冷,關了很快就悶熱,開開關關,胸口一番悶氣,不知怎樣是個結局。長久的看電視無奈打發時光,很快,廚房切菜時左手小指被切了一刀(刀痕至今猶在),明白自己不能太消沉。

這,發生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前後。廣東,深圳。

九九年七月大陸被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中共機制,由上到下,從中央到居委會,黨的建制的各個位置的各色人等,皆被派上了用場來鎮壓無辜修煉團體的中國民眾。小樓一夜經風雨,我,清楚的明白,自此,對修煉人的邪惡大考驗,開始了。

基層派出所開始騷擾周圍的功友們,凡有名單在記的,被叫去談話,關押和寫思想認識,一個平和的,修煉的團體被割離了,被強權暴力失去了的卻永難忘懷和在心中被永遠珍藏!這些日後被中央和地方610越來越得心應手統管起來的各層單位,各類建制,尤指公檢法而言,他們,起初從不具備深入迫害的經驗著手,呀呀咿咿的學著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話,對住民眾不停的聒噪,為著保烏紗帽,保飯碗,昧良心奪了中國更多民眾的幸福,家庭與愛,更為中國嚴重的道德缺失而盡了力,他們所失去的,實在是將是更多和更深重的。

多少中國修煉法輪功的民眾和他們的親友,同事,哪怕一面之緣的人,一朝之間,失去親人,親情友情的緣份被打破,一夕之間,青春陷囹圄?!一件件往事,一張張面容,我,怎能忘卻,何可忘懷?!

十年之前,親身經歷;十年之後,仍如昨日。零六年的一個午後,我坐在家裡起居室的地板上,突然想起鄧妹,不由悲感萬分,痛哭流涕;鄧妹,一位普通的廣東婦女,我在勞教所時初見她第一眼,就準確的根據傳聞,判斷正是她,於是清晰的道出她的名字,她有點點吃驚,回轉身來望向我(她口裡的「阿菲」,南方人都是在人名前面稱阿字打頭的),自此結下了生死之緣,數年間,見面機緣屈指可數,我不忍見同修被迫害,數度出聲援助,我和鄧妹對對方人品的傾心信賴,在那個特殊的高壓環境裡,秋水共長天一色。零二年八月的一天,我在101房間外的走廊的窗口,看見被揚言不會放的鄧妹離開了,她穿的是碎花襯衣,實在是,已經到期了,那邪惡的政治流氓強權,加給和平修煉者的罪名,無辜的承受了數年,現下,我聽說她離去了,默默的目送著鄧妹,淡淡花開未許香,古往今來,這樣的場面,又能有幾何呢。可是我零四年出國以後,想起網路上得知的她們的音訊,零六年蘇家屯事件曝光,鄧妹究竟對我來說是生死不明,想起來怎不叫人心傷?故此有我在地板上嚎啕大哭一番的原由。心上有一把刀,叫作忍。

劉喜峰,我十年前冒著深圳夏季的瓢潑大雨,前去南山區看望他和他的兒子。之前,已聽說了他和妻子王曉冬的故事。我數數寥落的口袋(之前被迫辭職,從此無有生活來源),想想他們這樣,也不會好到哪兒去,我依舊能帶著一些掛麵和雞蛋,去探望他。(接續)

作者:周雪菲

本文轉自:赤峰市前市長徐國元假信佛真行惡 得死緩惡報


其他推薦:
《神韻》2010全球巡迴演出

退出共產黨(首頁) QUIT CCP

真善忍國際美展 英國鄧迪市展出




故事要有個end←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敗犬女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