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0/16

孩子平安 就是福

孩子平安 就是福

(Grace)

上週發生的事,仍猶如眼前,讓我深深體會到師長與團體的功德。 

上上週四下午,爸爸來載水蜜桃和我去看中醫,他說小軒軒在幼稚園發燒,去婦幼醫院看醫生,等我們看完中醫,爸爸還要去接小軒軒回家。由於老公近來出差太頻繁又不在,這次爸爸把我們順道帶回永和。看到軒軒時,吃過退燒藥的她,精神好得很,蹦蹦跳跳的,看不出生病的樣子,晚上還吃一大碗公的食物呢。

 

隔天聽說又發燒,只要退燒藥時間一過,馬上又燒起來。送婦幼後,說什麼扁桃腺有不明腫大接著沒多久,弟弟傳來說女兒要住院的消息。電話中,我問他要不要去別家大一點的醫院檢查?婦幼好嗎?弟弟說醫生說已經很嚴重,不能拖還說已經住進去,不能轉了。老公出差還沒回來,我一個人帶水蜜桃,也不方便帶小嬰兒去醫院看小軒軒。

 

接著聽說要開刀,把腫大的部分切除,住院期間還發紅疹,家人都以為小手術完應該就好了才對。但是,醫院一直無法診斷孩子是什麼病,只能不斷打抗生素治療,打到第二線抗生素了,還是沒起色。後來轉診到國泰,住進加護病房,持續治療。

 

上週二晚上,老公出差又不在,家裡很悶熱,我背水蜜桃到家對面的寶雅吹冷氣,回來時,接到弟弟來電,泣不成聲請我們幫忙替軒軒祈福。原來病情每下逾況,孩子併發敗血性休克,心臟失去正常功能醫院已經發出病危通知!

 

弟弟夫婦倆人無法接受這樣的惡訊,弟弟甚至沒勇氣簽字,是由弟妹顫抖的手勉強簽下名的。我一時也很難接受,孩子才三歲多啊,鼻管胃管都插了,手術也做了,怎麼會這麼嚴重?還是不知病名?怎麼會這樣呀?

 

我對弟弟說,請六嬸拿法王的摩尼丸來救命,作成大悲水給她塗嘴唇,大人要趕緊替軒誦經、發願。我把水蜜桃洗好澡,弄睡後,也會幫忙誦經回向給軒的冤親債主。隔沒多久,我又打電話給弟弟,提到放生和發願吃素的事,這是病急時最迫切需要做的事,他哽咽地說好,請我替他辦。半夜,軒軒又轉診到台大,因為只有台大有葉克膜,假使狀況真的很差,只有能靠葉克膜能急救了。

 

當時老公連日出差,我連找個替手看寶寶,我好去加護病房探望都不能。我一個人力量渺小,幫不上忙,這時只有祈求三寶,再請同修們幫忙回向! 病危通知刻不容緩呀,在家的我,只能發了幾十通簡訊和電話、email給以前義工單位的同修們,也打電話去淨智組,恭請僧團幫忙回向。從當天晚課開始,軒軒就開始得到僧團數百人的回向了!

 

淨智的人員問弟弟的班別,沒想到弟弟自己都忘了!因為他們夫妻倆人廣論,自從軒軒沒上妙慧後,就中斷一段時間了。相繼幾位同修打電話,寫email給我,建議多做佛事扭轉業感,把師父的法照恭放在病床前。麻吉妹教我把摩尼丸黏在床單的四角,形成天龍護法保護的結界。

 

 

隔天晚上,老公終於出差回到家,我們準備好師父的法照、黏摩尼丸的膠帶、薑冤親債主結界的五色米,然後把水蜜桃帶回婆婆家,夫妻倆人趕去台大兒童醫院探望軒軒。到達時,我頭皮發麻,這兒童醫院我在夢中來過就在數月前,我為水蜜桃誦金光明經的第二個晚上一模一樣的場景!

 

走廊上一個坐輪椅吊點滴的小男孩在哭加護病房內,一個年輕的媽媽問護士孩子的病情,接著忍不住掩面哭泣。生死無始的流轉中,病苦是難以逃脫的,可是眼前這些小朋友這麼小,就得承受病苦真令人心酸。此時,我感恩女兒身心健康,四肢諸根俱全,這該就是為人父母最大的福報了!

 

弟妹和我把師父法照與摩尼丸貼好,五色米也灑淨後,換穎瑩姐進來探視。等我要離開時,軒軒竟然醒了!吵著要找她爸爸!

(
待續)

 

 

 



哺乳媽媽加油 中醫助你一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寶貝長牙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