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0/15

為什麼要放棄原來好不容易得到的主治醫師職位呢?

為什麼要放棄原來好不容易得到的主治醫師職位呢?


在ptt上看到的 可能 是大家應該要知道的

?

作者: oneders (S.C.I.E.N.C.E.) 看板: medstudent
─────────────────────────────────────

為什麼要放棄原來好不容易得到的主治醫師職位呢?
台大醫院皮膚科 賴碧芬醫師

身為皮膚科醫師,很多人覺得我們應該沒有資格抱怨,更何況參加大遊行,但是我
不僅以醫師身分參加遊行,更要以病人和病人家屬的身分參加遊行。因為一個能夠
接近醫療的病人,我越能比一般的病人提早了解「寒冬」的到來,也越能知道害怕
…………………………

還記得邱小妹妹的事件發生時,許多親朋好友詢問我的看法,我的回答是,「不用
說邱小妹妹,連我都擔心將來有一天我發生事情時,沒人可以幫我開刀……………
」,我不是抱怨醫師的沒醫德,也不是覺得理所當然,而是因為這樣的制度下,我
不曉得還有多少個高風險科別的醫師會把自己當神一樣,繼續犧牲奉獻下去。

這要從前年我還台大醫院當皮膚科主治醫師面試新人時說起,大家都知道這是個熱
門科別,但是情況並沒有好轉,隨著一年一年的面試新進住院醫師,這熱門的情況
只有與日俱增,你以為大家是因為愛錢才走這科的嗎?錯!我所認識的百分之99的
台大皮膚科醫師都可以用溫良恭儉讓來形容,錢絕不是他們考量的重點。之所以想
走這科,只不過是在這扭曲的制度下,努力求生存,做一個真真正正的人,不要錢
沒關係,不用活在巨大的壓力、恐懼、不信任的生活之下!
回到正題,那年的面試
,來了好幾個在別的醫院已經是主治醫師的資深醫師了,他們願意放棄不用常常睡
在醫院值班的住院醫師日子,願意重新來過從皮膚科住院醫師做起,真得頗令人驚
訝!

「你對皮膚科有興趣嗎?」

「老實說,並稱不上特別有興趣,但是我相信我可以努力做得很好」,畢竟是見過
世面的資深醫師,回答起來不似年輕醫師的忸怩作態,直接而坦率。

「為什麼要放棄原來好不容易得到的主治醫師職位呢?」

「說實在的,我有七個同事,包括人稱刀神的XXX沒有一個可以免於被告或是威脅告
訴的,你覺得我還有需要眷戀嗎?說實在的,我不想在活在擔心被告的扭曲壓力之
下,就像現在病人對於醫師充滿猜疑,我們這些高風險的醫師們,又何嘗不是對病
患充滿不信任,擔心今天他滿口感謝,明天他因為一個誤解、一個猜疑來告我,我
想活在充滿愛、溫暖的世界,我不想繼續扭曲的活在充滿矛盾(盡心盡力救他,卻又
怕這個怕那個)、充滿猜疑、充滿錯亂的世界,這嚴重扭曲人性讓人活得痛苦。
尤其
當我有了孩子後,我覺得我更不想再生活在那樣的環境下了,我不想我的小孩有一
個充滿矛盾不快樂的爸爸。也許你會說人生何嘗不是如此,但是別人也許是偶一為
之,我的工作卻是每天不斷持續的再進行著。
這個醫師讓我感覺到如此的悲哀,
我能體會他的感受,他的無力感。

接下來的幾位資深醫師,紛紛陳述類似的經驗和看法

「我的行業高風險,病人卻不這麼認為,他們覺得他們很少真得打的贏官司;但是
他們可知道一個堂堂正正的人被告的壓力,尤其台灣的法律制度醫療是以刑逼民,
醫師面對的是牢獄的風險,即使機會再低,誰能夠忍受這種官司纏訟數年的煎熬,
這種經驗只要一次就夠了,你一輩子都會”怕草繩”,尤其我們是每一個CASE,都
可能是風險。也許我有一千個好病人,但是只要有一個病人和我之間有誤解,可能
就完了,更慘的是我沒辦法事先預知,那是哪一個。

「健保總是不斷的宣傳,所有東西都給付,卻又像捉賊一樣的這個刪那個刪,當我
們提出健保不給付時,病人總是懷疑我們在A錢,明知健保會亂刪的東西,有時候我
們‘做功德’賠錢幫病人開立,病人也不知道感激,還覺得理所當然,你沒有A他的
錢他不信,你犧牲奉獻為他他也不信你是真得犧牲,弄得很不信任我們,我覺得病
人這麼不信任我們,和健保有很大的關係!」

「健保總是把所有東西像共產國家一樣弄得我們儘可能的沒利潤,,我們不是愛錢
,但是沒利潤卻又要面對高風險更重要的是還沒有成就感 (有些病人根本就不尊重你
),你以為我是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在行善嗎?救人卻要冒著高風險,你覺
得會有醫師故意要害病人的嗎?」

健保讓醫師沒有合理的生活品質、沒有基本的生存空間,不斷的要醫師忍耐,創
造出世界其他各國做不出來的奇蹟。最近我的同事又離職了幾個,我的工作量更大
了,我算過我的時薪,不到一百五,真得很慘!

當我聽完這些面試者的話以後,除了心中無限感概,有一種完全使不上力的無奈,
更重要的是以前的人是怕沒錢不能看病 (這就是健保的緣由),但是你我要擔心的是
健保卻讓醫師不敢開藥開刀,更大的危機是你有錢也沒人幫你開刀或是看病,你不
怕嗎?我真得怕!

此時此刻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我走皮膚科,但是不盡然,電話卻響起,我的一位學長
打電話給我,他的皮膚科診所人滿為患,他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病人隨便跑去法院告我,告些莫須有的罪名,我問他為什麼這麼做,他說他知道
告不贏,但是他說他沒差他有時間,就是要讓這麼忙的我沒時間處理有壓力,最後
可能就………..,我問他為什麼找上我,他說誰叫你門口那麼多人,你應該賺很多
吧!他不知道健保讓我們必須衝量才有利潤,房租、水電費、藥師、小姐費用、與
健保局連線的電腦月費、 醫療廢棄物月費等等,他不知道我是犧牲家庭在賣自己的
命,星期一到日從早忙到晚,沒有自我嗎?他知道我們許多病人健保只給付50元看
診費嗎?健保把我弄得很賤!」

你還羨慕醫師嗎?也許我可以不用當醫師,但是也許將來有一天醫師會像當兵一樣
採用徵兵募兵,但是我不能不當個病人,那才是最恐怖的!



--------------------------------------------------------------------------------------------------------------------

我想我高中很清楚我不想當醫師與律師的原因
我討厭醫生跟律師那種除了自己的壓力還有社會壓力的職業
我願意承受我自己或單純身邊的人對我施壓 當我了解那是正面且是能讓我更美好的
但我沒把我握我的客戶這麼想 當我們彼此都還不太熟悉的時候

律師與醫生都需要客戶與其坦承相見
我想我沒有那麼大的勇氣承受別人的秘密

也許大家剛填完志願吧
當你問我管院和法哪個比較好
當你問我電機和醫我會選哪個
抱歉你聽到答案後總是會再聽到一句
"但是你問我不準喇 我對這個有偏見"

也許有些東西在我認知一些事情後就根深蒂固了

但我相信你們會很好啊因為我都了解你們(縱使不是全部)
我相信你們有能力一起改變這個社會這個制度
就像你們在北一做的一樣 我總是能完全的認同
畢竟在這種時候 要醫的不只是人 是國家也是制度

蔣渭水曾提出台灣得了智識營養不良的說法
我想此時雖然不是運用在文化 卻仍適用

患者:台灣
姓名:台灣島
性別:男
原籍:中華民國福建省台灣道
年齡:移籍現住址已二十七歲
現住址:大日本帝國台灣總督府
緯度:東經120~122度,北緯22~25度。
職業:世界和平第ㄧ關的守衛
遺傳:明顯地具有皇帝、周公、孔子、孟子等血統。
素質:為上述聖賢後裔,素質強健,天資聰穎。

既往症:幼年時(即鄭成功時代),身體頗為強壯,頭腦明晰,意志堅強,品行高尚,身手矯健自入清朝,因受政策毒害,身體逐漸衰弱,意志薄弱,品行卑劣,節操低下轉日本帝國後,接受不完整的治療,稍見恢復,唯因慢性中毒達三百年之久,不易獲然而瘉。

現症:道德頹廢,人心澆漓,物慾旺盛,精神生活貧瘠,風俗醜陋,迷信深固,頑迷不悟,枉顧衛生,智慮淺薄,不知永久大計,只圖眼前小利,墮落怠惰,腐敗、卑屈、怠慢、虛榮、寡廉鮮恥、四肢倦怠、惰氣滿滿、意氣消沉,了無生氣。

主訴:頭痛、眩暈、腹內飢餓感。

最初診察患者時,以其頭較身大,理應富於思考力,但以二、三常識問題試加詢問,其回答卻不得要領,可想像患者是個低能兒,頭骨雖大,內容空虛,腦髓並不充實聞及稍微深入的哲學數學科學及世界大勢,便目暈頭痛。

此外,手足碩長發達,這是過度勞動所致。其次診視腹部,發現腹部纖細凹陷,一如已產婦人,腹壁發皺,留有白線。這大概是大正五年歐陸大戰以來,因一時僥倖腹部頓形肥大,但自去夏吹起講和風,腸部即染感冒,又在嚴重的下痢摧殘下,使原本極為擴張的腹壁急劇縮小所引起。

診斷:世界文化的低能兒。
原因:智識營養不良。
經過:慢性疾病,時日頗長。
預斷:因素質優良,若能施以適當的療法,尚可迅速治療。反之若療法錯誤,遷延時日有病入膏肓死亡之虞。
療法:原因療法,即根本治療。

處方:
正規學校教育- 最大量
補習教育-最大量
幼稚園-最大量
圖書館-最大量
讀報社-最大量


不管是波波事件還是莫名承認的國外學歷都已對台灣醫學生造成排擠
是哪一代的問題 收錢刊登報紙發表莫名其妙的言論 是哪一代人在做的事
我想十八歲的我們還沒有資格也沒有權力發言
但我們的生活卻被他們左右 我們相信他們是真理嗎
FIR飛兒:你情願自己主宰 或交給命運去安排
誰受過的教育才是對的 誰的道德良知還深植心中


----------------------------------------------------------------------------------------

從小就被教導著該認真做事、踏實做人的道理,
做事要勤奮努力不屈不撓地埋頭苦幹,
做人不外乎禮義廉恥四維八德與倫理。
當個「說說人」我比誰都還溜,
寫公民與道德的考卷我比誰都順手,
而那真真切切、血淋淋的事實呢?
把我放到社會求生存我是否還能得滿分?

如果你發現我為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找藉口,
恭喜你,但我只是想告訴你們:我們還沒成熟、什麼都還不懂,
為何這世界就已對我充滿了期待和要求?
為何不以身作則,卻以為書本上那些膚淺的話語就已足夠?
我不懂。

請先營造一個良好的環境吧!
請先讓我們了解是做「對」的事會有獎賞,
而非「完美」的事或「主流」的事。
我承認我只是個「說說人」,
但以上,真的不只是說說而已。

(摘自:蕭安的應試作文集,做人與做事)

(btw, 這篇潘萌彬評語寫超多的...
但她自己應該也發現不能亂回
因為我做的是對的事 只是非主流的事嘛:-P
應試作文這樣寫 的確是不合常理又過於偏激
所以萌萌做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她沒有打分數XD)

---------------------------------------------------------------------------------------------------


也許你會說人生何嘗不是如此,但是別人也許是偶一為之,
我的工作卻是每天不斷持續的再進行著。



也許我真的我們都還太稚嫩
十八歲欸說實在我應該懂什麼
但我們(幾乎)已經立下接下來四年(或甚至更多年)的盟約了
當然我了解 困難的不是做選擇 而是承擔它

當然也許 我們二十年後再來評斷這個話題會比較恰當:-)








(btw, 我討厭李勘 他竟然比我還自以為是欸怎麼這麼誇張= =)
(btw2, 學校的印表機現在可以用學生證加值使用 怎麼這麼誇張= =)
(btw3, 我竟然還沒打日本東京七日行的日記欸蕭安你怎麼這麼誇張= =)




永遠在蔓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英仙座流星雨與台大資管103迎新_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