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9月28日

夢秋楓 - 秋詩秋詞賞秋楓



幾道秋風染葉紅      一抹夕陽惹霧濃

只道來時花滿徑      誰知歸夢盡是楓

努爾哈赤



 
    詠楓
 
眾芳搖落孤奴妍,佔盡風華獨爾豔。魂飛淮河九重天,魄斷琴心劍情緣。
                                                                                                     努爾哈赤


        吟賞秋天,抒發秋思差不多是中國古典文學的一種傳統,同時也是中國古代文學中光彩奪目的珍寶。值此深秋季節,“秋風起兮白雲飛”,詠誦起那詩詞中的經典,品味那秋詩秋詞中的意境和情思,在這秋天也別有味道。 



 自然界的秋天是一個百花蕭條、眾芳搖落的季節,在文學上,蕭瑟肅殺的秋天可以視作具有隱喻意義的意象。 它像徵著一種繁華的消逝和一個更加殘酷的未來,這與中國古代知識分子普遍而深刻的失落心態有著某種自然的契合。在描寫秋天的詩文中,我們看到了各種各樣的傷感。

 
 
最早的悲秋文字大概要推戰國時宋玉的《九辯》了:“悲者,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宋玉使這種感傷情緒一進入詩歌就帶上了文人特有的憂患和失落,這是一幅凜冽的悲秋圖,草木搖落,氣象衰敗,滿眼蒼茫。中國的古典詩詞中秋詩秋詞多悲聲,悲秋是古典文學中表現得最多最豐富的情感,而文人似乎更偏愛悲秋這種情緒,他們把秋作為悲傷、感懷、相思、淒涼的意象,反復的玩味,並從這種悲境中創造了不少的經典和大美。



然而,同是古人悲秋,由於處境、心情、視角的不同,色調也不同其所悲的內容也各有側重。
還說宋玉,宋玉只是楚國歸州鄉下的一介貧士,他儒雅風流,長於詞賦,遠走京邑,在友人推薦下,好不容易才謀得一個小小的文學侍從位置,以圖施展自己的抱負,想不到遭人嫉妒,不久失職,並被放逐到他的賜地雲夢之田,從此便落魄終生。宋玉的《九辯》表現了這種複雜的失落心態。文字中描述了這種友朋離別、世路艱難、盛年早逝的複雜感情,在混亂無序的傷感背後,是對繁華飄逝的無可把握的悲哀。這“繁華”是對人生旅程上各種合乎理想的順境的概括,可以是仕途的順利、人生抱負的得以施展,也可以是指對人世間一切溫情親愛的體嘗。這一切都不可避免地要流逝,正如繁花似錦的春天必然要被肅殺的秋天所取代。


 
最悲的莫過於馬致遠的《天淨沙. 秋思》了。人生失意常八九,文人的落魄,漂泊的流離,誰道世事不危艱?一組組巧妙的結合,伏著千萬思緒惆悵,漂泊者的坎坎坷坷,深層的意境,躍然跳出,一幅精美絕倫的古畫浮在眼前!夕陽傍斜,“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蕭蕭淒淒,無聲似有聲:“斷腸人在天涯”,化景為情,情從景出,勾勒出充滿憂傷的旅人遠離家鄉,孤身漂泊的身影。馬致遠曾熱衷於功名,但未得志,漂泊二十餘載,五十入仕,看不慣黑暗的官場,退而隱居。《秋思》是他在漂泊旅途時的作品之一,現實的體驗、憤世,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對現實的不滿。飽腹之學,無所用之。失意、痛苦、悲涼、孤獨,一切衷腸,只能用枯禿的筆,痛吐出來,傾訴出來。一曲《秋思》,心中隱隱作痛,悲淚戚戚。



李清照的《聲聲慢》:“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曉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此詞以豪放縱恣之筆寫激動悲愴之懷,不能列入婉約體。這首作法獨特的詞,就其內容而言,是一篇悲秋賦。情,從“尋尋覓覓”開始,彷彿飄流海洋中的人要抓到點什麼才能得救似的,希望找到點什麼來寄託自己的空虛寂寞。“冷冷清清”,是“尋尋覓覓”的結果,不但無所獲,反被一種孤寂清冷的氣氛襲來,使自己感到淒慘憂慼, “淒淒慘慘戚戚”。 這三句,定下一種愁慘而淒厲的基調。這首詞始終緊扣悲秋之意,盡得六朝抒情小賦之神髓;又以接近口語的樸素清新的語言譜入新聲,寫盡了作者晚年的淒苦悲愁,是一首個性獨具的抒情名作。



曹雪芹也藉林黛玉的筆,表達了濃濃的悲秋情節。《紅樓夢》中有詩云:“秋花慘淡秋草黃,耿耿秋燈秋夜長,已覺秋窗愁不盡,那堪風雨助淒涼!”這個猶如嬌花嫩草的少女,孤單寂寞地住在瀟湘館裡,聽著暗夜中淅淅瀝瀝的雨點敲打著窗櫺,想著自己淒涼的身世和未來渺茫的前程,怎能不痛斷肝腸。“助秋風雨來何速,驚破秋窗秋夢綠”,突然到來的秋風秋雨,驚破了她綠色的幻夢,預感到她短暫的青春年華就要逝去了,這是多麼值得人同情。 



然而,古典的秋詩秋詞不僅僅是“悲”之一字所能夠概括的,那些真正傑出的文人,同時也吟詠出不同凡響的秋聲。寂寞淒清卻又澄明寥廓的意境契合於豪華落盡、真骨凌霜的美學趣味,也契合於中國文人傾心以求的大樸不雕、大音希聲、絢爛之極歸於平淡的美學理想。這個眾芳搖落的季節恰恰象徵了中國文人所以自矜的不假於外物的高潔品格。



      陶淵明是這種人格美的典範,陶詩就極大地發展了疏朗明徹的意境:“清氣澄餘滓,杳然天界高”、“露凝無遊氛,天高風景澈”、“涼風起將夕,夜景湛虛明。昭昭天宇闊,晶晶川上平”。這決不是悲惋的哀吟,低迴的長嘆,自然的清朗與人格的高潔達到了完美的結合。 



      其實,古人詠秋的秋詩秋詞千姿百態,精彩紛呈,而且各有不同的格調,不同的氣象,賞玩一些名篇,更適宜於消受這無邊的秋色。



張繼《楓橋夜泊》:“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上弦月升起得早,半夜時便已沉落下去,整個天宇只剩下一片灰濛蒙的光影。樹上的棲烏大約是因為月落前後光線明暗的變化,被驚醒後發出幾聲啼鳴。 月落夜深,繁霜暗凝。月落夜深,繁霜暗凝。在幽暗靜謐的環境中,人對夜涼的感覺變得格外銳敏。在朦朧夜色中,江邊的樹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透過霧氣茫茫的江面,可以看到星星點點的幾處“漁火”,由於周圍昏暗迷濛背景的襯托,顯得特別引人注目,動人遐想。這裡確有孤孑的旅人面對霜夜江楓漁火時縈繞的縷縷輕愁,但同時又隱含著對旅途幽美風物的新鮮感受,人們似乎可以感覺到舟中的旅人和舟外的景物之間一種無言的交融和契合。



     張籍《秋思》:“洛陽城裡見秋風,欲作家書意萬重。復恐匆匆說不盡,行人臨發又開封。”平平敘事,不事渲染,卻有含蘊。 秋風是無形的,可聞、可觸、可感,而彷彿不可見。 但正如春風可以染綠大地,帶來無邊春色一樣,秋風所包含的肅殺之氣,也可使木葉黃落,百卉凋零,給自然界和人間帶來一片秋光秋色、秋容秋態。它無形可見,卻處處可見。作客他鄉的遊子,見到這一切淒涼搖落之景,不可避免地要勾起羈泊異鄉的孤孑淒寂情懷,引起對家鄉、親人的悠長思念。這首詩極本色、極平淡,像生活本身一樣自然。



韋應物《秋夜寄邱二十二員外》:“懷君屬秋夜,散步詠涼天。山空松子落,幽人應未眠。”韋應物的五言絕句,一向為詩論家所推崇,它不以強烈的語言打動讀者,只是從容下筆,淡淡著墨,而語淺情深,言簡意長,使人感到韻味悠永,玩繹不盡。這是一首懷人詩,作者運用寫實與虛構相結合的手法,使眼前景與意中景同時並列,使懷人之人與所懷之人兩地相連,進而表達了異地相思的深情。


 
        王維的《秋夜獨坐》:“獨坐悲雙鬢,空堂欲二更。雨中山果落,燈下草蟲鳴。白髮終難變,黃金不可成。欲知除老病,唯有學無生。”這是一個秋天雨夜,更深人寂,詩人獨坐在空堂上,潛心默想。這情境彷彿就是佛徒坐禪,然而詩人卻是陷於人生的悲哀。他看到自己兩鬢花白,人一天天老了,不能長生;此夜又將二更,時光一點點消逝,無法挽留。一個人就是這樣地在歲月無情流逝中走向老病去世。這冷酷的事實使他自覺無力而陷於深刻的悲哀。 此時此刻,此情此景,他越發感到孤獨空虛,需要同情勉勵,啟發誘導。然而除了詩人自己,堂上只有燈燭,屋外聽見雨聲。他從雨聲想到了山里成熟的野果,好像看見它們正被秋雨摧落;從燈燭的一線光亮中得到啟發,注意到秋夜草野裡的鳴蟲也躲進堂屋來叫了。詩人的沉思,從人生轉到草木昆蟲的生存,雖屬異類,卻獲同情,但更覺得悲哀,發現這無知的草木昆蟲同有知的人一樣,都在無情的時光、歲月的消逝中零落哀鳴。詩人卻由此得到啟發誘導,覺悟到萬物有生必有滅,大自然是永存的,而人及萬物都是短暫的。人,從出生到老死的過程不可改變,詩人正是從這個意義上去皈依佛門的。



        杜甫《秋興》八首中,交織著深秋的冷落荒涼、心情的寂寞淒楚和國家的衰敗殘破。 “玉露凋傷楓樹林,巫山巫峽氣蕭森。江間波浪兼天湧,塞上風去接地陰。”“昆吾禦宿自逶迤,紫閣峰陰入渼陂。香稻啄餘鸚鵡粒,碧梧棲老鳳凰枝。”按通常的寫法,總要多用一些清、淒、殘、苦等字眼。然而杜甫在這組詩裡,反而更多地使用了絢爛、華麗的字和詞來寫秋天的哀愁。乍看起來似和詩的意境截然不同,但它們在詩人巧妙的驅遣下,卻更有力地烘托出深秋景物的蕭條和心情的蒼涼。有人以為杜甫入蜀後,詩歌不再有前期那樣大氣磅?、濃烈熾人的感情。其實,詩人在這時期並沒消沉,只是生活處境不同,思想感情更複雜、更深沉了。而在藝術表現方面,經長期生活的鍛煉和創作經驗的積累,比起前期有進一步的提高或豐富,《秋興》正是明證。



蘇軾滿庭芳:“歸去來兮,吾歸何處?萬里家岷峨。百年強半,來日苦無多。坐見黃州再閏,兒童盡、楚語吳歌。山中友,雞豚社酒,相勸老東坡。云何,當此去,人生底事,來往如梭。待閒看秋風,洛水清波。好堂前細柳,應念我,莫剪柔柯。仍傳語,江南父老,時與曬漁蓑。”對於蘇軾來說,當他即將離開黃州赴汝州時,他的心情是矛盾而又復雜的:既有人生失意、宦海浮沉的哀愁和依依難捨的別情,又有久慣世路、洞悉人生的曠達之懷。這種心情,十分真實而又生動地反映詞中。深沉蘊籍,含蓄委婉,情真意切,將惜別、依戀之情表現得動人肺腑,令人回味無窮。

 

柳永的《八聲甘州》,以“暮雨”、“霜風”、“殘照”、等字眼,暗示了景色中之瞬息不停的大自然之變化,又用“瀟瀟”、“清秋”、“冷落”等疊字與雙聲,從聲音方面指向那種“大自然之景色中所顯示的,網羅天地無可遁逃的,一日之遲暮與一年之晚的,無常的推移和轉變”,而這種力量正是通過秋這種景象所傳達的,把懷鄉之情放在悲壯蒼涼的秋色中加以抒發,既有對妻子的表白,也有對羈旅行役的嗟跎,更有對家園的繾綣歸思,想要抽離浪跡天涯的現實。這些開闊博大的秋晚景色顯示了一種對美好之生命漸趨衰敗消亡的恐懼和敏感,是對生命內部年輪洞悉後的自覺生髮。是一種生命的力量在建構著柳永的詞以及其人格機制,二者互相返照,感染著當時的人們和後來的讀者。



    一反悲秋之傳統的也不乏其人。宋代愛國詩人陸游的《秋聲》十分出色:“人言悲秋難為情,我喜枕上聞秋聲。快鷹下?爪觜健,壯士撫劍精神生。”可謂別開生面。詩人身處逆境而不因秋景之蕭條而悲觀失望,他在南渡之後仍念念不忘恢復中原,雖屢遭滅賊無期報國無望之慘痛煎熬,卻時刻不忘“喜聞秋聲”,終於盼到了“沙場秋點兵”的那一刻,詩人可以身先士卒以報國恥了!這是多麼振奮人心的情懷,這是一種能喚醒人們奮發圖強、力爭向上的力量,我們不難領悟出其中的特殊美感。 



李白的《秋日魯郡堯祠亭上宴別杜補闕範侍御》:“我覺秋興逸,誰云秋興悲?山將落日去,水與睛空宜。魯酒白玉壺,送行駐金羈。歇鞍憩古木,解帶掛橫枝。歌鼓川上亭,曲度神飆吹。雲歸碧海夕,雁沒青天時。相失各萬里,茫然空爾思。”自宋玉在《九辯》中以“悲哉秋之為氣也”句開篇,後來的文人墨客都是一片悲秋之聲,李白卻偏說“我覺秋興逸”,格調高昂,不同凡響。“我覺”、“誰云”都帶有強烈的主觀抒情色彩,富有李白的藝術個性;兩名對照鮮明,反襯出詩人的豪情逸致。傍晚,綿延的群山帶走了落日;堯祠亭上下,清澈的水流同萬里晴空相映成趣。詩人抓住群山、落日、水流、晴空等景物,賦予自己的想像,用“將”、“與”二字把它們連成一體,既使這些自然景色獲得了個性和活力,為首句的“秋興逸”作註腳,又進一步烘託了詩人歡樂的心情。詩的格調高昂、明快、豪放,讀來令人神思飛越,心胸開闊。 



劉禹錫的《秋詞二首》更是別具一格。“自古逢秋悲寂寞,我言秋日勝春朝。”一語破的,點出一反前人悲秋之情懷,又直抒胸臆,借秋聲抒發了自己的豪興。一葉而驚秋,多少人面對秋景難以控制悲涼的心境,而劉禹錫則抑制不住內心的獨特視角和勵志精神,“我言秋日勝春朝”。詩人深深懂得自古以來悲秋的實質是志士失志,對現實失望,對前途悲觀,因而在秋天人們只看到蕭條,感到寂寞,死氣沉沉。詩人同情他們的遭遇和處境,但不同意他們悲觀失望的情感。他針對這種自然的秋景之感,以已所特有的胸懷指出秋天比那萬物萌生、欣欣向榮的春天要好,詩人強調秋天並不毫無生機可言,而是很有生氣。他指引大家看那隻振翅高舉的鶴,在秋日晴空中,排雲直上,矯健凌厲,奮發有為,大展鴻圖。顯然,這只鶴是獨特的、孤單的。但正是這只鶴的頑強奮鬥,衝破了秋天的肅殺氛圍,為大自然別開生面,使志士們精神為之抖擻。詩人溶身在這曠世之秋中,久駐胸懷的坦蕩豪情開始沸騰了,於是他把自己的所感所思交給了排雲直上的那隻獨鶴,自己久賦的希望也逐漸被這秋氣所包容,得以溶化和體現。 這只鶴是不屈志士的化身,奮鬥精神的體現,所以詩人說,“便引詩情到碧宵”。人果真有志氣,便有奮鬥精神,便不會感到寂寞。



辛棄疾的詠秋詞不少,那種豪邁的氣勢、那种血淚般的痛、那種大海似的沉鬱,給秋天的詞增添了無限的光彩。 辛棄疾《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楚天千里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樓頭,斷鴻聲裡,江南游子。把吳鉤看了,欄干拍遍,無人會、登臨意。休說鱸魚堪膾,盡西風、季鷹歸未?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英雄淚!”楚天千里,遼遠空闊,秋色無邊無際。大江流向天邊,也不知何處是它的盡頭。遙遠天際,天水交溶氣象闊大,筆力遒勁。也只有秋季,天高氣爽,才可能極目遠望,看見大江向無窮無盡的天邊流去的壯觀景色。夕陽快要西沉,孤雁的聲聲哀鳴不時傳到賞心亭上,更加引起了作者對遠在北方的故鄉的思念。雖有沙場立功的雄心壯志,卻是英雄無用武之地,他看著腰間空自佩戴的寶刀,悲憤地拍打著亭子上的欄干,可是又有誰能領會他這時的心情呢? 



辛棄疾《鷓鴣天》:“掩鼻人間臭腐場,古今惟有酒偏香。自從來住雲煙畔,直到而今歌舞忙。呼老伴,共秋光。黃花何處避重陽?要知爛熳開時節,直待秋風一夜霜。”在辛棄疾的仕途生涯中,他看慣了當時投降派掌權,正人君子遭受打擊,狗苟蠅營的小人氣焰囂張,故斥官場為“臭腐場”,實在是再恰當不過了。正因為面對的是“臭腐場”,所以“惟有酒偏香”。“酒”之“偏香”,不在於它的味,而在於它能“解憂”。“自從來住雲煙畔,直到而今歌舞忙。”兩句,情調一轉,由對“人間”深深的厭惡,變為對山林隱居生活的由衷的喜悅,前後形成了鮮明的對照,寫詞人閒適瀟灑的生活和志得意滿的情愫。 他在閒居鉛山時所作的詞,多有類似語句。“呼老伴,共秋光。黃花何處避重陽?”轉入正題,讚美菊花不趨炎附勢而傲霜凌寒的品格,也是表明作者的品格。   



辛棄疾《木蘭花慢‧滁州送範倅》:“老來情味減,對別酒,怯流年。況屈指中秋,十分好月,不照人圓。無情水都不管,共西風、只管送歸船。秋晚蓴鱸江上,夜深兒女燈前。徵衫,便好去朝天,玉殿正思賢。想夜半承明,留教視草,卻遣籌邊。長安故人問我,道愁腸殢酒只依然。目斷秋霄落雁,醉來時響空弦。”稼軒詞多是感時撫事之作,並且詞情豪放。即或是送別詞,也多是慷慨悲吟,本詞即是如此。 作者藉送別的機會,傾吐自己滿腹的憂國深情,在激勵友人奮進之時,又宣洩了自己壯志難酬的苦悶,慷慨悲涼之情,磊落不平之氣,層見疊出。這首詞在藝術手法上的高明之處在於聯想與造境上。豐富的聯想與跌宕起伏的筆法相結合,使跳躍性的結構顯得整齊嚴密。 全詞的感情由聯想展開。 ““老來情味減”一句實寫,以下筆筆虛寫,以虛襯實。 由“西風”、“歸船”想到“江上”,燈前下邊轉到朝廷思賢,再轉到托愁腸殢酒,最後落到醉中發洩。 由此及彼,由近及遠;由反而正,感情亦如江上的波濤大起大落,通篇蘊含著開闔頓挫、騰挪跌宕的氣勢,與詞人沉鬱雄放的風格相一致。



辛棄疾《踏莎行‧庚戌中秋後二夕帶湖篆岡小酌》:“夜月樓台,秋香院宇。笑吟吟地人來去。是誰秋到便淒涼?當年宋玉悲如許。隨分杯盤,等閒歌舞。問他有甚堪悲處?思量卻也有悲時,重陽節近多風雨。”上片寫帶湖秋夜的幽美景色,見出秋色之可愛,說明古人悲愁沒有多少理由。在清涼幽靜的篆岡,秋月映照著樹木蔭蔽的樓台,秋花在庭院裡散發著撲鼻的幽香。秋景是如此令詞人和他的賓客們賞心悅目,他不禁要想,為什麼自古以來總有些人,一到秋天就悲悲戚戚呢?當年宋玉大發悲秋之情,究竟為的什麼?悲秋似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只有敞開胸懷,縱情吟賞秋色才是通達的囉!



        每每初讀到此,情不自禁地產生這樣的聯想,而順著作者這個表面的語調和邏輯繼續閱讀下去,思考下去。其實,作者的本意並不在此! 讀了詞的下片我們才知辛棄疾最終是要肯定悲秋之有理。 只不過,他之所謂悲“秋”,已不同於傳統文人的純粹感嘆時序之變遷與個人身世之沒落,而暗含了政治寄託的深意。一代豪傑辛棄疾也是在暗中悲秋的。他悲秋的理由是,重陽節快來了,那淒冷的風風雨雨將會破壞人們的幸福和安寧。這首詞通過時節變化的描寫來反映對現實生活的深沉感慨,氣度從容;欲擒欲縱,文法曲折多變;巧妙採用前人詩句,辭意含蓄。 通過比興等手法,寄託政治感想。 



秋詩秋詞文林林總總,意境形形色色。 然而,還有一類詠秋的詩詞,既奇妙又有情趣的那就是秋回文詩。 。
        清代女詩人吳絳雪僅用“秋江楚雁宿沙洲,淺水流”十個字,就巧構了一首膾炙人口的秋回文詩,這詩形成奇特,字句凝練,倘能識破機關,就能讀出一首七言絕句:“秋江楚雁宿沙洲,雁宿沙洲淺水流;流水淺洲沙宿雁,洲沙宿雁楚江秋”。 僅十個字就幻化出一幅多麼賞心悅目的江南秋景,而且倒過來讀,也別有一番味道。 



      南朝梁簡文帝寫過一首抒發情懷的秋回文詩:“枝雲間石峰,脈水浸山岸,池清戲鵠聚,樹秋飛葉散。”倒讀這首詩,別有一番景象。 清朝康熙年間文人張月槎寫過一首《秋夜》回文詩,繪聲繪色的描寫了邊關秋夜的清冷景象:“煙深臥閣草凝愁,冷夢驚回幾樹秋。懸壁四山雲上下,隔簾一水月沉浮。翩翩影落飛鴻雁,皎皎光寒靜鬥牛。前路客歸螢點點,邊城夜火似星流。”倒過來讀,意境隨即煥然一新,詩味更濃。



詠秋的佳作太多了,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秋風萬里動,日暮黃雲高。”“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每一句詠嘆都是一幅絕美的秋景,即使足不出戶,也能享大好秋色。 



        然而,應該在這濃厚的秋色之中體味這些秋詩秋詞,才能真正領會其中意境吧!


秋月 - 中秋佳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秋雨- 孫燕姿 [雨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