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12/03

鬆開執著的手




鬆開執著的手

 

 

 一齣引人入勝、高潮迭起的好戲,一定少不了一場又一場的衝突。而由衝突所擦迸出的火花,一定來自於演員們血脈賁張、聲嘶力竭的演出,那些青筋暴露的衝突場面,其實並非只是戲劇的專利;若是我們強調個人主義,繼續膨脹自我,對立、憤怒、血腥,就會變成天天上演的戲碼。

 在電影「美國心玫瑰情」中,男主角在事業、婚姻、家庭三方面,都出現了嚴重的危機。公司的老闆準備將他裁員;事業心強的妻子嫌他消極落魄,總是對他嘮叨不休;青春期的女兒與他漸行漸遠,總是怒目相向,視他如寇讎。在這種種壓力的環伺下,他決定拋開顧忌,用最自我的方式,對困境做反擊。在公司還沒請他走路之前,他先想辦法反咬公司一口;妻子有大女人作風,他就更大男人一些,從旁加以威嚇、嘲諷;至於女兒,他就視若無睹,任她自由,不再去想溝通管道是否暢通。結果呢?我看到了更多、更不堪的對立和仇視,尤其是這一家三口在男主人的一陣咆哮後,在肅殺氣氛下,坐在偌大餐桌前吃晚餐的畫面,真是讓人不寒而慄。

 走出電影院的時候,一個人在寧謐的街道漫步,想到人們在自我外表下的無助和脆弱,都不禁要閉目嘆息。其實,故事中的主角們所渴求的,不過是對方的注視、關愛和體諒,只可惜,他們都用錯了方法。男主人以「擴大分貝」的方式,企圖重振家人對他的仰慕;女主人以追求事業的功成名就,來擺脫她的平凡、怯懦;女兒則築起了厚厚的高牆,以為表面的不屑一顧就能吸引父母的關注。每個人都在抱怨對方的漠視和輕忽,可是,就沒有一個人肯好好坐下來,耐心、專心地聽聽對方的傾吐。所以各自從「我」出發;結果,也在由「我」所衍生的悲劇下臣服。

 記得片尾的地方,男主角悠悠地說了一段對白:「我想,我們都太執著於自己所認定的重要的東西了。如果,我們能安靜一點、輕鬆一些,這世界呈現的美,將不是原本狹隘的心胸所能負荷。」死命地想抓住什麼,擁有的可能只有蠅頭小點;適時地放手,從雲端來鳥瞰一切,掌握的卻是浩瀚的大千。人生稍縱即逝,我們是要爭得怒髮衝冠、面紅耳赤,讓看戲的人笑我們傻;還是鬆開執著的手,用理性平和、溫柔包容的心,去迎向一個寬廣的世界呢?且讓我們思量、思量吧!




「煩腦」這種煩人的東西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暫時打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