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2/15

溫馨的回饋




溫馨的回饋

 

月前有通電話打來:「這位太太,我是去年妳撿到手機還我的人,現在是荔枝盛產期,阮家種的甜又大,粗粗俗俗,不嫌棄的話,我要送一簍給妳。」

 

我遲疑半晌,「去年?喔!我想起來了。」

 

「妳快說住址啦!」他真誠的催促著。

 

「甭多禮,無功不受祿,不必麻煩啦,你真有心,多謝!」我再三婉謝了他的盛情。

 

那是去年,我為婆婆送飯返家的清晨,忽然「(口卡)」一聲,有位疾速擦身而過的騎士,掉了手機,當時我曾緊追著他,無奈瞬間,他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撿或不撿?」我佇立路邊思索,快接近交通尖鋒時間,如被疾駛而過的汽車輾碎,豈不可惜?而萬一害匆忙的機車騎士拐倒,後果不堪設想……我於是折返回去把它撿起,心想只要失主來電,就可物歸原主了。

 

我是行蹤固定,有跡可尋的人,手機和我是絕緣體,故不敢貿然操作。整個上午它就跟著我,但始終不出聲響。午餐時間,放暑假返家的兒子,由手機中引出數個號碼,請對方代尋失主。

 

稍後,「機主」果然現身,正值午後,暑氣逼人,電話中我正告訴他我家的位置,一旁的兒子遞來紙條,寫著:「大熱天,給人方便,講大目標,我在××國中門口等他。」

 

沒想到平時舉止粗獷,不拘小節的兒子,也有思維細膩、善解人意的一面。

後來「機主」還來電:「這位太太,妳教子有方,孩子真懂事,大熱天我拿一千塊,酬謝他買冷飲消暑,他拒絕了,真感謝!」我說:「撿到東西,物歸原主理所當然,微不足道的事,不必言謝。」

 

歲月匆匆,恍如昨日,事隔一年,在這人情似紙張張薄的功利社會,與我素昧平生的「機主」,竟為不足掛齒的區區小事送溫情,真令我內心澎湃感動不已



關鍵字: 行蹤 目標 失主

九二一鹿谷茶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最後一片秋楓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