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1/10

以慈悲心相對

 




以慈悲心相對

 

我總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即使是兩度得癌(我常自嘲是「二度中彩」),心靈上的收穫卻相當豐富,比如友情。

這次病倒下來,無數的朋友捎來問候或親來探望,我細細品嘗著他們對一位病友的關心之情。

動手術後,是玉蘭天天來照顧我陪我走過最辛苦的一程,上班族的美玉每隔一天寄來可愛的卡片給我打氣,遠在西岸的艾俐總在電話那端為我禱告祈求上帝慈祥的手撫慰我的傷痛,老友王音、桂平更放下一切分別從加州、台北飛來與我相聚,而傅姊精緻可口的菜餚和茉莉滷的茶葉蛋不知在我病中突發的飢餓感時帶來多少溫暖……

屬靈的朋友如瓊雲、淑珠和海華等一再來電或寫信給我支持,希望我了解即使在我最軟弱最痛苦的時分「其實都有神的美意和神的愛」,我不妨「放下自己的作為與想法,將前面的路交給主」。

金蓮主持一個高科技公司,百忙中多次抽空來看我,為我慶生並一再開導我,知道我有時感到痛苦難熬,又送我一個精美的相框,燙金的字句寫著:「主啊!請指引我所必須攀沿的階梯,幫助我相信自己的潛力,教導我學習迎接每一天的到來。」

聖經約伯記裡的朋友對約伯的苦難先是同情繼而轉為質疑,認為必是約伯犯了罪而須接受上帝公義的懲罰,他們渾然不知上帝的旨意與安排卻拚命要為約伯的苦難尋找原因,最後上帝終於出面釋疑。這似乎說明了「上帝是無需人們替祂辯駁的,而世人也無需以上帝之名來指責別人」。

我何其幸運擁有這些朋友,她們對我只有關愛只是付出並全然地支持。即使是篤信佛法的好友如鈴嬌、琴富與垂銘等也不曾以「前世業障」來解讀我的得病,而只是以悲憫之心相對,垂銘甚至費了很大工夫為我買到三粒西藏藥丸,但也體諒地表示如果我不食用也沒有關係,他的心意深深感動著我。

少數朋友的愛心表達方式則令我莞爾,比如提醒我考慮改變我家的風水,一位長者還以前駐美代表請風水師來勘察新辦公室的例子相告,也有人擔心我家院子的幾棵大樹有問題或是對面小巷衝到臥室等不祥因素,我只有含笑致謝(因為我知道他們都是好意);連我親愛的二姊對我種的菊花與院中的巨石(大概是令她想起中國人的喪事)也有意見,我忍俊不住拍著她說:「我不信這些的!」

其實以往也曾涉獵過中國風水的書籍,也認同它的基本道理著重設計與佈局講求合理原則,那確是中國人對整體邏輯觀的一個特點,或許因為有此認知,我並沒有對我的住家環境產生不對勁的憂懼感。

比較讓我感到有點委屈的一種關心則是那種近乎指責的斷言:「妳啊,就是好強!」(這是針對我的工作而言)但是當別人已有主觀論定時,我並不想去解釋,何況有些事情也一言難盡。

最近讀到有關靈魂學的一本書The Seat of the Soul,雖然作者迴避了討論上帝與靈魂關係的課題,但我頗認同那種對他人遭逢苦難時所應抱持的態度,作者朱卡夫這麼寫道:「如果我們從靈魂觀點來看,就不能再判斷別人,即使是嬰兒早夭,重病纏身甚或癌症病患的痛苦這類難以理解的事也不要判斷……我們應當感受的是他人處境所喚起的一種慈悲心,再按著這慈悲心去付諸行動。」

我想每個生大病的人恐怕都不免會對自己進行一種全面性的檢討,希望找出得病的蛛絲馬跡,我也不例外;然而在我仔細剖析自己之後,才從醫生那得知我的病乃肇因於基因遺傳!

啊!不是風水,不是業障,也不是個性?

或許,人生的奧祕我們都不妨以慈悲心來相對吧!




缺角的圓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心裡的窗子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