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0/10

幸運子




幸運子


小時候聽過一個傳說,在長者口中娓娓道來,在世界上,有一種人叫幸運子,
他能幫你實現任何願望,他有可能是你喜歡的人,也可能是你討厭的人。
或許,你從不曾注意他;也或許,他是你心裡最重要的人。
如果真心付出你的真誠,彼此信任的話,他就會對你說出:「幸運子會實現你的願望!」。 老天爺就會將願望降臨至你的身上, 但當人得到幸福後,幸運子將會離開,踏上另一次的寂寞和孤獨之旅。
她是個患有絕症的女孩, 雖然醫生對她說,只剩一年多的時間,
但她卻沒有因此而被病魔打敗,卻還是堅定的跟家人說:「我要繼續上高中!」
認識他是上高一的時候,那時在回家的路上,卻因身體的疼痛而依蹲在牆角下。
她沒讓家裡的人陪,雖然知道家裡的人會擔心,也曾要在上下學時接送她,
但她不肯,她不願意因此受到被人注目的眼光,她不要同情。
「讓我過過正常人的生活!」,她說。
家人不放心也曾陪她上下學,但也熬不過她,在心疼但沒出事的情況下,只得漸漸由她。 誰知,這次竟會在放學途中發病。
他走過來,是附近的高職學校的學生,「怎麼了﹖」,他問。
「沒什麼!」,她倔強的回答「不用你管!」
「好,好,我不管,但妳最好不要在這裡妨礙交通。」那男孩沒好氣的說。
一聽到這話,不服輸的個性讓她昂起了頭, 看著這男孩說:「你實在有夠可惡的!」,

說完眼前一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醒來時,人已經在醫院,身上的痛楚也減輕許多,環顧四周,
看到那男孩坐在身旁的椅子上打盹,她掙扎的想坐起來,
但病床的聲響,卻擾醒了這男孩。

「你不要起來!」,他用手把她輕輕的按回病床, 輕聲的說,「妳需要什麼告訴我。」
「我好渴,想喝水。」
「好,我去倒。」,看著這男孩蹦出去的身影, 讓人感到旺盛的生命力,不一會,他回來了,「水來了!」
她接過來說聲:「謝謝! 」

那男孩聳聳肩,好像在說沒什麼。
她邊喝水,邊好奇的看著這男孩,
濃濃的眉,大大的眼,一臉清秀樣,但…

男孩瞧她這樣,就笑著說:「幹嘛這樣看我啊!怎麼,妳沒見過人喔!妳是從哪個動物園跑出來的啊!」。
她沒好氣的說:「人是看了不少,但帶著那種拙眼鏡的猴子,倒是頭一個。」,
男孩先是一愣,繼而哈哈大笑,她也跟著笑,兩人笑成一團, 一直到護士小姐跑進來罵人,她們倆才把笑意慢慢的收起來。
晚上,家人趕來了,一直數落著,而她卻心不在焉的,想著那男孩笑的樣子。
那天放學後,她走到車站,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喂,你怎會在這裡」她高興的說。
「我在等人啊!」,他用調皮輕鬆的語氣說著,
她有點失望的輕聲問:「那你在等誰啊﹖」
「我在等﹒﹒﹒﹒﹒﹒」,那男孩轉了轉眼珠子後,
看著她接下去說:「看又有哪個女孩暈倒了,我就可以背她上醫院啊!」
「你取笑我!」,她舉起手作勢要打這男孩,
這男孩早就躲到一旁哈哈大笑了。
從那天開始,那男孩每天都會到車站去等她,
他們會一起回家,或在回家前,去逛書店,逛街,看電影,一切都是那麼自然,她 想, 這一切的美好,是否能持續呢﹖


這一天,他回到家,父親已經氣呼呼的在家裡等著,桌上擺著學校寄出來的曠課通知單,
父親問,「現在已經幾點了,你給我說清楚,為什麼每天都早退﹖最後一節不上課,你究竟到哪裡去了!」
他看著地上,緊閉著雙唇。
父親又說:「小時候書還唸得不錯,上了國中就走樣,高中考不到,五專又擠不上, 讓你矇上了高職,你卻來這一套,翹課,說!你到底是跟誰學的﹖」
他們父子倆對峙了一會,父親悻悻然的說,「如果你不想讀,就不要讀了, 省得我浪費那麼多錢供你讀書。」說完轉身就出門,

這次他也沒回答, 默默的回到房間,坐在書桌前,卻默默的流下淚來。
有一天假日,他們倆相約出遊,她是瞞著家人偷跑出來,
無獨有偶,他也是騙父親說要到圖書館,兩人見了面,
說著出來的藉口時,兩人相視大笑。
那天陽明山上霧很濃,他們倆到了夢幻湖,湖很美,倆人的身影更美。
山上下著微微細雨,他們倆一路跑到車站,他怕她冷,
趕忙把外套脫下給她披上,她也不拒絕,只是對他輕輕的一笑。

坐上公車, 兩人一路說笑,他跟她提起幸運子的事,
她聽了嚮往的說,「如果真有幸運子的話,真希望能好好談一次戀愛。」,
她臉紅紅的看著他,他點點頭說:「幸運子將會實現妳的願望。」
「你少來了啦!」,她推著他笑著說,
從那天之後,她就接到他的來信,
小妹起鬨說,「姐,情書,情書耶!」,
她嘟著嘴說,「奇怪,人長的奇貌不揚,字也寫的難看啊!」,
小妹在旁看了說,「對啊!真是的,乾脆把他甩掉算了」,
她笑罵著說,「說什麼,討打啊!」
她看著他寫來的詞
有緣
妳是來自無邊的天際,我是來自無垠的大地
妳我相遇在不可及的遙遠,這是否算是有緣,
我原是孤守著哀愁,妳原是最閃亮的一顆星
突然降臨在寧靜的心棲息,這是否就是有緣
在一生中,珍藏一次悸動,將剎那化做永恆
在一生中,讓我真實的擁有,不再有落寞的感受
她看了笑著說:「真是一個呆子喔!」
小妹也來湊熱鬧說:「好啊,以後就叫他呆子好啦!」
於是呢,呆子的名聲不徑而走,就這樣傳開了。
這天他收到她的來信,裡面也有一首詞
歲歲年年
落花飄零水長流,一種相思兩種愁
孤燈獨坐空對月,冷月憑添許多愁
前生註定此生緣,奈何相聚太短暫
歲歲年年無了時,盼君今夜來入夢
他笑著喃喃地說:「這也太露骨了吧!」
她的病越來越有起色,連醫生都不敢相信, 當她升高二時,家人聽說外國對這種病有醫療成功的案例,就準備好一切要把她送去國外治療。

這一天,她們倆在回家的路上,她說:「我要到國外去了。」
「喔!」,男孩漫不經心的應了她一句,
她看他這樣子,有點生氣的說,「你是怎麼了﹖」
「沒事,去外國以後什麼都不要擔心,好好養病。」,他心不在焉的說。
他心裡多麼希望她能留下來啊,但是他知道,這時候是幸運子該離開的時候了。
「喔!」,她有點疑惑的回答,
她回到家,覺得疑惑,這一切發展的為什麼這麼順利,
像是有人安排一樣,心中的迷團像霧一樣,越擴越大,一下子就佔據她的心頭,
終於她知道了,這一天在路上突然見到父親和他在一起,她聽到他們的談話內容, 是父親拜託他和她繼續在一起,而他卻是勉為其難的答應,
當她知道這一切,整個人都崩潰了,心碎了,淚流滿面的走回家,
也不顧路人怎麼看她,也不管母親的叫喚,她把自己一個人鎖在房間裡,流著淚暗自神傷。
她在日記裡寫著:「原來他只是同情我,可憐我,這一切都是在欺騙我。」
從此她封閉了自己,不願見那男孩,日子久了,家人擔心的事又發生了,
這天,小妹來叫她時,都不應,開了門才發現她已躺在地上,
家人急急忙忙的將她送醫生。

醫生從急診室裡走出來,搖頭說: 「她要趕緊住院,請你們快去辦住院手續。」
住院的前幾天,男孩每天都會來,但她卻把頭埋在被窩裡,
不願見他,直到有一天,她在和妹妹聊天時,看到他走進來,
手上拿著百合,眼睛紅紅的,臉上有一個清晰的大手印。
她不禁的心疼起來問:「你怎麼了﹖」
男孩笑著說:「沒事,只是剛跑給我爸追而已」,
她有點疑惑,,「姐!」,

妹妹忍不住的開口說:「呆~每天都翹課來看妳,而妳都不領情,今天大概又被他爸爸逮到了。」
難道這一切都是為了她嗎﹖她有些疑惑的問著妹妹「他不是你們拜託來的嗎﹖」,
「妳在說什麼﹖」男孩生氣的說。
「如果不是我願意,誰也不能強迫我!」
病房裡突然安靜下來,空氣也似乎凝結了起來,
她靜靜的看著他,冷冷的說:「你不用裝了,我已經全部知道了, 是我父親跟你串通好,叫你來的,不是嗎﹖」
男孩眼中充滿了失望,忿忿的轉身離去,看著他的背影,她好後悔,好想叫住他, 可是現在的她,又有什麼資格留住他呢﹖因為治療,頭髮漸漸的稀疏,她不敢再照鏡子,從那次之後她再也沒見過他,她自我解嘲的想,那也好,免得惹人嫌,但在窗前,每天都插著她最喜歡的百合,她曾問家人那花是誰送的,她家人都推說不知道,直到有一天,她閉上眼準備休息,突然聽到那熟悉的聲音,「伯母,她睡了沒﹖」
她不敢睜開眼,一會就聽母親說,「她睡了,唉,你又何必這樣呢,跟她說清楚不就好了嘛!」
「伯母」,他搖頭搖說,「她誤會我了,我們都知道她的脾氣,她不會原諒我的。」
他走進病房,把窗邊的花換過,走到床沿邊,輕輕吻了她的額頭說,「琳,明天
見。」
她睜開眼,淚流下臉龐,看著他,
他感到有些意外而後退,轉身要走。
「你又要走了嗎﹖」,她幽幽的問。
他低著頭倔強的回答:「妳都已經不信任我了,我還留下來做什麼。」
她一陣難過,病房裡靜默了一會兒,
他正要走,忽然聽到她幽幽的說:「回來陪我好嗎﹖」
他停住了腳步,好一會兒,他仰頭喘了一口氣轉身回來,
露出他以往的笑容,愛憐的幫她擦掉眼淚說,「怎會不好呢﹖傻ㄚ頭,我還有好多笑話和趣事要說給妳聽呢!」
晚上,父親進到他的房間,對他說,「我已經到過醫院,也跟她的父母談過了」,
他有點驚訝,但更忿怒,父親不理他接著說,「我不是故意要跟蹤你,我只是擔心 你,這些事你都不曾對我說﹒﹒不過,我今天只是想說﹒﹒」,
父親停了一會說看著他說:「孩子啊,就照你的想法去做吧!」
父親從口袋掏出錢來,「嗯!拿著,買花也要用到錢。」
他再也忍不住的,抱著父親痛哭,似乎想要徹底宣洩這些日子裡心裡所埋藏的悲哀。

父親也含著眼淚, 拍著他的背說:「沒關係啦,這也算是一種人生成長的磨練, 只是對你來說,唉!太早了!」
她要求他,放學後才能來,不能擔誤學校的功課,於是每天放學後他都會來陪她, 講學校的生活和一些趣事給她聽。
有一天,她對他說,「再講一次幸運子的故事,給我聽好嗎﹖」
他愣了一下說「好啊,從前啊﹒﹒」,
他說完後,她說「我想我的願望已經實現了喔!」,
說完,看著他,臉紅紅的笑了起來,他看著她,心裡卻升起一絲絲的不安。

這一天她疼的難受,疼的忍不住呻吟, 家人趕忙叫醫生來,醫生看了以後,搖搖頭跟家人說:「對不起,我們已經盡力了,還是請準備後事吧!」,

才不到一個小時她就已經痛暈兩三次了, 但每次醒來她都跟自己說:「我一定要等到他來, 我一定要撐下去。」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平常見面的時間都已過去了,為什麼他還沒來,她感到自己的生命力正漸漸的流失,已經快撐不下去了,她心裡吶喊著「呆~你快來啊!」
這天,他有點心神不寧,一直在看時間, 老是在埋怨時間走太慢,想翹課,
但又怕她生氣,他親口答應她,不再翹課的啊!
突然看見,小妹出現在教室門口。
他劈頭就問:「妳怎麼跑來了﹖」
她喘呼呼的說:「呆~姐姐她,姐姐她…她快走了。」,
說完就哭了起來,他衝出了教室。「呆!」,
同學從後面叫住他,並丟了一串鑰匙給他說:「騎車去,快!」,
他接過鑰匙,頭也不回的衝下樓, 在一樓樓梯間撞倒教官,他也不理,
繼續往大門衝去,教官氣得破口大罵, 並叫大門警衛攔住他,
警衛擋在門口準備捉住他, 他卻用滑壘的方式從警衛的腳邊滴溜溜的滑過,
跳起來後就衝出大門,摩托車的油門已經加到底,他卻還嫌它慢,
有驚無險的闖了好幾個紅燈,卻在衝過一個十字路口時,
被一輛汽車給撞得整個人飛了出去,
他在地上翻了幾翻,下意識的站起來想牽車,
頭卻暈的受不了,而坐倒了下來,胸口好痛。

他按著胸口,嘴裡無力地吶喊著:「我一定會趕過去,琳,妳要等我啊!妳一定要等我啊!」
他出現在門口,手上還是拿著百合花,但全身上下的狼狽樣,叫她看了好心疼,
「你怎麼了﹖」。

他笑笑回答說 :「沒有啦,剛被一個開車的白癡撞到,現在沒事啦!」
她伸出手幽幽的說:「呵~呵~幸運子也會出事喔!你沒事就好﹒﹒我等你好久了﹒﹒謝謝老天爺對我這麼好,在最後這一刻,還讓我可以等到你﹒﹒可以說出我想說的話﹒﹒ 呆﹒﹒我﹒﹒喜歡你﹒﹒」
他趕忙的握住她的手,「我也一直都喜歡妳,從我見到妳的時候開始,一直到今天,都是一樣啊!」,他流著淚激動的說。
「我知道….一切我都明白…幸運子…謝謝你。」,
她把一張便條紙交到他手上, 「給你!呆~再見了。」
她輕輕的說完後就閉上眼, 就再也沒有聲息了…

許久,
他把那張紙打開來看,
上面寫著一首詞:
我的愛
珍重我的愛,我會再回來
也許在夢中,也許在天涯
別後我的愛,請不要太悲哀
我的心永遠,都將與你同在
輕輕揮別我愛,心中多無奈
縱有千言萬語想說,口難開
輕輕揮別我愛,我的心你可明白
千年萬年不願分開
是不是今生無緣﹖我的愛
只能夠說聲再見!我的愛

不要因為也許會改變 就不肯說那句美麗的誓言
不要因為也許會分離 就不敢求一次傾心的相遇


 




深情←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七日戀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