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13

YES, I DO




YES, I DO


親愛的,你會記得我多久?記住我的什麼?
或者該說,怎樣的事物,會讓你馬上想起我?

是聲音,容貌,氣味,微笑的表情,或是我的喜好?

我並不是你,更無法猜測你的內心世界,
但,卻早在心中,已滿滿的記住你。

*****************************

寒冷的清晨一推開落地窗,風馬上就灌進了外套裡,
好冷,她心中猶豫著真不想出門。

但無論如何,她是非得離開被窩的,因為,這天是他的婚禮,
而她,則正是這場婚禮的企劃者。

【妳知道嗎?我已經可以看見我們站在婚禮中的樣子。】
某個夜裡,躺在床上,男人邊撥著她額前的髮邊那樣說著。

【呵..你怎能這樣的篤定,我一定會在場呢?】
在一起的日子裡,男人沒說過愛她,但也沒說不愛她,突然提起婚禮,倒真是讓她意外。

【我,就是知道。】好一個肯定句,男人嘴角帶著笑。

【神經。】她也笑著,把臉埋進殘留了男人的味道的枕頭裡。

他們之間的感情持續擺盪發展,那是女人心中,很確定的不確定。

車剛到預訂的飯店門口,她就看見前幾天提出的分鏡圖中的畫面,她感到十分驚訝,沒想到那些工作人員他們真的辦到了。

能和專業的人共事,呈現出的完美效果真的人非常舒服,她也露出了放心的微笑。

站在那些佈置景前,她開始天真的想著,如果當年跟男人一同去法國唸電影,他們這個時候可能還在那個國家的某個街弄裡啃手工麵包吧!

禮堂裡佈滿香檳色的玫瑰花,雪白的香水百合,
珍珠粉橘色的繫彩帶汽球,地板已經鋪上鮮紅色的絨毛地毯,
全都依照設計圖的安排,整個現場已經大致佈置完畢,
她正巧看見了花店的工作人員在收梯子,她走向前和花店的店長打招呼。

【辛苦了。】

【哪裡,謝謝一直支持我們店。】
花店的店長是位很可愛的日本太太,嫁到臺灣來之後開始教插花,偶爾承包喜慶婚宴場合的花藝佈置。

【真的謝謝妳們,今天的花真的都好美。】
她站在原地轉了一圈,再次檢視整體的感覺,她十分肯定這將是一場美麗的婚禮。

【看到妳用了自己婚禮時準備要用的圖,我還以為,這次是妳要結婚了呢!】
她沒想到,這位店長還記得那張聊天時曾經拿給她看的圖。

【呃..其實..這次結婚的,是我一位很特別的朋友..所以..】
她尷尬的連說話都開始不自然起來,善解人意的花店店長對她眨眼神秘一笑,阻止她繼續解釋下去。

是啊...越解釋越會讓人不禁懷疑起當中的故事,
這種情況下,她不禁想起與男人之間的感情,欠缺的,正是一段解釋。

她知道自己不是個能夠面對遠距離壓力的人,在男人出國的一個月前,她選擇了自動消失。

因為害怕被丟下,只好,先離開。
不想聽見男人的道歉,所以,她決定由她來說對不起。

【對了,你們之間有任何主題曲嗎?】
還沒得知男人成了她的客戶之前,和男人未來的妻,討論著婚禮進行中的背景音樂。

【嗯...好像沒有,不過,有首英文老歌,我未婚夫倒是很喜歡,曾經有段時間,他整天放著那首歌。歌名好像是Smoke Gets ...】對方客戶努力的回想著,表情十分認真。

【Smoke Gets in Your Eyes? 】她替客戶把歌名說完。

是巧合嗎?她心中想著。

【對!就是那首,能找得它到嗎?】對方激動的抓緊了她的手,眼睛閃閃發亮。

她替客戶做了擔保並且送對方出辦公室後,好奇心驅使,重新翻閱了客戶資料,證明了那一秒鐘的臆測。

確認了上面所填的資料後,她的心像是狠狠地被重擊,
那是她最愛的歌,而它,即將成為男人婚禮的一部分。

想著剛剛離去的客戶模樣,她不禁覺得男人的眼光真的很好,
他未來的妻是個美麗且細心體貼的女孩,擁有著善解人意的特質,
策畫期間常準備點心讓工作人員享用,甜甜的笑容連冬雪也會被融化。

能和條件這樣優秀的女孩步入禮堂,他真的是個非常幸運的男人。

她為男人如此的祝福著,非常認真的。

【喂..是我。怎麼了?妳到底在哪裡?為什麼突然就這樣不見呢?打個電話給我好嗎?】

【喂..是我。妳..還好嗎?發生了什麼事?我做錯了什麼嗎?求求妳跟我聯絡好嗎?我會一直等妳的電話的..】

【喂..是我。我想說..我真的很想妳..妳呢?妳難道都不..呃..總之,打電話給我好嗎?】

【喂..是我。妳還是不肯跟我聯絡嗎?我明天出國,妳會來送我吧?對吧?妳會來吧?】

她自動消失的那段期間,每天深夜裏,打開答錄機都是男人的留言,她複雜矛盾的慶幸又難過自己是生在擁有科技的時代。

科技將男人留言的時光,拷貝到磁帶中,
那個包含了他的空間時光,就那樣的被她的答錄機囚禁。

剛離開男人的那段日子,她常淌著淚反覆聽著被答錄機囚禁在磁帶中的他,輕輕喚著她名字的他。

【時間差不多囉!】工作人員提醒著她。

賓客都已經入座,穿著改良式燕尾服的侍者端出前菜,舞台旁的鋼琴彈奏著開場音樂,她精心籌畫的婚禮就要開始。

她心想,也該是退場的時候,當年沒有留下任何音訊突然消失的她,
說真的,實在沒有資格出現在今天的這個場合。

****************************

我親愛的,不論你用哪種方式記住我,
或者應該說,不論你是否記得我,請你,一定要得到幸福。

這場婚禮是我的禮物,而它,將充滿了我深深道歉與祝福。

 




釘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樂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