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1/29

信任





信任
 
文/李忠賢

一直都很習慣到隔壁轉角的小攤買蛋餅當消夜。

賣蛋餅的老闆還很年輕,一身樸素的穿著就像那個他賴以維生的攤子一樣簡單、乾淨。但是,他腦後綁的那束長長的馬尾巴,讓我一開始以為他是個藝術工作者。

老闆相當親切、健談,但是和客人的交談並不影響他伶俐的動作
──揉麵糰、煎餅、打蛋、切餅和裝袋。呵!一串的動作可是順得很。

自從吃過老闆的蛋餅之後,就不曾再光顧過其他蛋餅攤,並不是老闆的手藝特好,也不是他賣的便宜,奇怪吧?其實是因為老闆把一堆零錢擺在桌上,任客人自個兒付錢、找零,他老兄可完全不管。

他的作法相當前衛也吸引人,客人在這兒買到的不只是塊熱騰騰的蛋餅,還有分對人的尊重與信任,所以蛋餅吃起來還真是特別的香。

有次問老闆:難道不怕客人吃了不給錢嗎?他沒說什麼,只是對我神祕地笑了笑,順手把蛋餅遞給了我。就在伸手接過的霎那,我好像有些領悟了
──或許在這個人際關係逐漸疏離的社會中,那些裝置在各個角落的監視器,已經證明了由於我們不再自我尊重,而喪失了別人對我們的信任。我們雖然沒有犯罪,但實際上早已與入獄無異。

然而在我們的內心世界裡,真是希望這樣嗎?不是的!於是我在這鬧市的角落裡,得到盼望已久的完全尊重。

前一陣子老闆的攤子被警察取締了,幾天不見攤子,心底很是緊張,就怕自此以後吃不到蛋餅了。還好後來老闆轉移陣地,雖然仍是臨時小攤子,但老闆與屋主處得蠻好的,應該不會再被取締了吧!(摘自慈濟月刊373期)
 


成熟是什麼呢?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阿嬤說不能花 . . . (很感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