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5/10

「為愛重生」跟林奕含事件看冥王星與土星的不同型態的業力

正在看「希望:為愛重生」,這是一個八歲小女孩被性侵的故事,聽說此片一出,引發遊行,總統被迫修改未成年性侵犯的量刑,並且通過法律實施化學閹割。


我最驚艷的地方,是片子一開始,描述的就是極其普通的家庭,素媛會為了爸爸綁頭髮太痛而不高興,也氣媽媽太忙,都沒空幫自己綁頭髮,媽媽在素媛上學時追上她,說媽媽明天就有空幫妳綁頭髮了,素媛跟班上的男同學吵架,還遷怒到數學作業上,題目是:如果你有三支筆,同學有九支,那你們如果平分,每個人能拿到幾支?素媛卻覺得很頭痛,媽媽說這有什麼難的?素媛說:「如果這個同學是那個男生的話他怎麼可能乖乖把筆給我?說不定還要搶我的呢!」把一個小孩的世界,他有可能關心跟擔心的事,單純的程度表露無遺,更顯單純天真,然後還有一幕是,她跟著卡通廣告一起唱寶可可的歌,那就是完全是個單純的小孩啊!所以更讓人為以下的劇情感到揪心,導演把事前的描寫做得非常好,讓發生在這個普通小家庭裡的事,看起來幾乎像是恐怖片一樣,因為前面的平凡跟後面的沒有人性,差異實在太大了,我覺得這部分的鋪陳勝過好萊塢的手法,好萊塢可能會把小女主角明星化,把她塑造得優秀又人見人愛,好像她是個不凡的人物一樣,想要加深觀眾對她的同理心,但這樣就太特別了,就要讓觀眾覺得素媛就是我們生活中每天可以看到的那種小女孩,才會讓我們膽顫心驚,覺得事情有發生在自己身邊的可能,這就像恐怖片的場景在一般人的房間裡一樣驚悚。

我的口味是看日劇不看韓劇,但我不看日片只看韓片,韓片的處理跟表達手法真是超細膩的,日片可能太講求自然了,結果做過頭反而讓人覺得做作,像我超級討厭看日片日劇裡演到貓,連日本卡通都一樣,劇中的貓常常是可以放在提籃裡外出的,不用擔心貓會跑掉也不用擔心貓會受到驚嚇,我第一次看到時超級驚訝的,想說日本人不是拍戲都非常要求嚴謹嗎?盡量符合事實才是日本人的習慣啊!但我發現把貓的習性拍得跟狗一樣,已經是日本非常常見的表達手法了,所以日本人可以為了塑造不真實的美感犧牲事實,而且一再重複同樣的錯誤,我真的覺得日本的演藝產業快完了。

跟林奕含的事件不一樣的重點是,林奕含事件比較像冥王星,因為有太多個人的情與慾在裡面,連當事人自己也分不清了,所以受害者自己某種程度來說也是共犯,這就是冥王星責任劃不清楚的業力。

但「素媛」跟「熔爐」就是土星形式的業力,土星完全是受壓迫者,他們並不是共犯,我們也不能責怪他是自找的,因為他們完全就是徹底的弱勢,沒有反抗能力也沒有資源,所以更顯悲慘。

但冥王星可憐之處,就是她連指責加害人也無法理直氣壯,因為她自己也有可議的地方,所以更讓人無法完全站在她這邊,這就讓她受到其他的傷害了,因為冥王星當然也不是好說話的,自虐的能力超強,所以傷害會一次又一次的重播,她會記住這個傷害直到地老天荒,所以又給自己造成更多的傷害了(我個人是站在林奕含這邊的,因為我也是女生,知道那種受的傷害自己也有份的悔恨,所以也不忍苛責她,畢竟這些但是人性,每個人都有中招的時候),土星則是代表事實上的殘缺,所以會造成其他的身體傷害,那是明明白白的,就是這麼清楚,不像冥王星會有口難言,所以心理傷害的餘毒會更深。

「為愛重生」中的暴力行態,是土星加火星,因為我們不能把這個事件當成「性」來看待,我覺得是純粹的暴力。

「熔爐」的加害人逃過一劫,幾近沒有得到任何懲罰,還好電影播出後得到重審的機會,但「為愛重生」事件推動了閹割法,至少讓加害人有了一些實質的損失,而且這種殘缺也會終生跟著他,這也是土星跟冥王星的不同之處。

我只看到犯人即將要犯案而已,看完了再來補充。

如果是林奕含就是冥王星,鄧如雯就是土星,因為鄧如雯是遭到強暴之後,在政客的壓迫下嫁給加害者,沒有選擇的機會,連媽媽妹妹都被老公性侵了,兒子也被老公虐待,所以這是可憐的土星。(一樣也要加上火星,因為是家庭內的暴力,如果只有土星,那可能就是精神上的高壓,也就是精神虐待)



金星跟太陽之間的異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林奕含的雙魚特質~~沒有詳細的星盤,所以只能粗略的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