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8/04

吵架書~之一

這本書是我已完稿的一本書,本來我很想寫寫神秘學以外的東西,所以對這本教人怎麼建立吵架認知的書很興奮,但是出版社開會後,行銷部認為我在非神秘學的市場,不知道會反應如何,加上之前幾本類似主題 (但內容精神完全不同) 的書,都不是很受市場歡迎,所以決定先發我的解牌書,我又要趕稿了,本來剛趕完的說><~。其實行銷部顧慮得也是,我自己也不知道離開神秘學圈的話,有多少讀者知道我。
所以我決定先PO幾篇給大家看看,首先選出來的是最「兇」的一篇XDDDDD,畢竟我很少這樣怒罵很久,就算怒罵也不見得有什麼涵義在,所以這篇算是最亮眼的一篇吧XDDD!先跟大家分享一下。

==========================================

這次我要聊的案例,就真的是標準的「吵架」!
 
我知道台灣人一向不喜歡起爭執,避免爭執已經到了一種不分是非的地步,就算偶爾鼓起勇氣來辯駁,也一下子就弱下去,只想趕快結束話題,這種狀況下,吵架不但不會贏,你還會被人看破手腳,對方會更加得意洋洋。
 
然後呢?你不但不知道自己怯戰會造成更大的失敗,還會到處跟人說「早知道就不要跟他吵了,到後來弄得很難看…………….(你最難看的是沒有贏對方這件事)」或是「要不是怎樣怎樣,我一定跟他沒完沒了!」如果我們追問為什麼不跟對方沒完沒了呢?這個人還會支吾半天,反過來跟我們講什麼冤冤相報何時了、作人要心平氣和的道理;如果是這樣那你剛剛氣得半死是在氣假的嗎?
 
我是覺得,只要心裡有氣,就要發洩出來,才能維持心理健康;明明情緒已經半挑動,又因為害怕吵架在那邊講什麼「我們比較有教養不跟他吵」之類自我安慰的話,該講的話也沒有講出來,悶在心裡,真的悶得住也就算了,據我看到的例子,在外面受了氣的人,往往會拿家人發洩情緒,我覺得這是非常怯懦卑鄙的作為,在得罪你的人面前你堅持當個有教養的人,在家人面前你就什麼教養都不顧拿家人當出氣筒,所以人生就永遠在錯誤的對象面前做錯誤的事。人一旦開始欺騙自己,就會一直延續下去了,而且自己已經習慣了,永遠不知道問題在哪裡。
 
好啦!雖然前面講得冠冕堂皇,但這完全是一次暴怒的吵架,唯一可以供大家參考的價值,就是「要吵就要吵得徹底一點」這件事。
 
很久以前,我還在當上班族時,有一天騎摩托車經過一個十字路口,因為是紅燈,所以我就騎到前方停下來,有經過幾輛私家車及計程車,我很確定完全沒有碰到任何一輛,老實說連靠太近的情況都沒有,因為我是一個騎車都過度小心的人,如果沒有把握我寧願停下來。
 
就在我停著等紅燈時,右後方一輛計程車的駕駛突然開門下車,用疑神疑鬼的表情檢查他的車,我那時根本沒注意,只是眼尾瞄到,然後他一邊檢查一邊惡狠狠的瞪我,但我還是不知道那是針對我的,他看我沒反應,就特地繞到我的面前,大喝一聲:「想跑啊!?」然後又回去繼續檢查他的車。我一時間腦袋就迷糊了,跑什麼跑?我為什麼要跑?
 
他裝腔作勢的檢查後,走到我旁邊,大吼:「妳撞到我的車了妳知不知道!?」
 
我又更困惑,如果我撞到他的車,我怎麼可能不知道?所以就用很疑惑的表情看著他,他可能看這種表情沒什麼殺傷力,誤以為我是好欺負的人,就更兇狠的說:「我說妳撞到我的車了!」
 
他不知道的是,我因為剛剛跟男友吵架,一肚子氣沒地方發作,我只是一時反應不過來(因為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在罵什麼意思的,還一直懷疑他罵的對象到底是不是我),並不是我脾氣很好或是我很溫和什麼的,所以算是他送上門來讓我出氣了。
 
我的表情我猜那時應該一瞬間變得很機車,我說:「什麼?我撞到你的車?」他很大聲的說:「對!妳……」我馬上更大聲的吼回去:「你說撞到就撞到喔?證據在哪裡?你少誣賴人我警告你!」他愣了一下,可能沒想到我會回罵,因為其實我的長相真的是看起來很溫和的那一型,他沒有我會反擊的心理準備。愣了一下後,他一邊走向車子,一邊指著車上一個地方說:「這裡有刮痕,妳看………..」雖然遠遠的我看不清楚,但我也看得出來絕對沒什麼刮痕,我就用很不耐煩的口氣說:「你瞎了喔!哪來的刮痕!?」他堅持:「車上本來有灰塵,現在灰塵被刮出一道痕跡…………」
 
這時我就很確定他是想敲詐了,這種狀況下更不能怯戰,否則他一定會窮追猛打,這種人渣如果嗅出你有害怕的氣味,他會更得意更步步進逼的。
 
我就大吼打斷他:「笑死人了!你這車子全台北市跑,你以為你是鑲金子還是鑲鑽石的?連灰塵都不會掉喔?灰塵掉了你就要找人算帳,你以為你是老幾啊?」
 
他這時氣急敗壞,但我覺得也有點措手不及,就一直反覆說:「我看到了!我就是看到了!妳明明就有撞到我…………..」我說:「你看到了我沒看到啦!不然你找個證人來啊!」他就非常暴怒的說:「妳下車,妳下車我們講清楚!」我說:「我為什麼要下車?你看起來就是個有前科做壞事的人!我哪知道你會砍我還是怎樣!白癡才會下車!」他就說:「妳一定要負責啦!」雖然我不知道車子灰塵被刮掉一點(而且我很確定絕對不是我刮掉的) 是要我負什麼責,但我就很悠哉的說:「叫警察來啊!我奉陪,讓他們一鑑定就知道了!」
 
他一聽到警察我覺得看起來有點害怕,但他強裝作冷靜下來的樣子,說:「這樣好了,叫警察太麻煩了,我念在妳不懂事的份上,我不會告妳,也不要妳賠錢,妳只要跟我道歉就好了。」
 
他可能之前遇上的,都是想要息事寧人的人 (至此我已經很確定,他應該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因為我的反應如果不是一個女生應該有的樣子,他都會愣住,我相信是因為跟他設定好的劇本不同,所以他一時反應不過來),聽到道歉就可以沒事,一定馬上舉白旗,但我覺得只要一道歉,他更有理由咬住我不放,一定會說我自己都承認了什麼的。
 
我就說:「叫警察啦!我沒空跟你玩道歉遊戲!我跟你說啦!如果是我錯,道歉賠錢都沒問題!我他媽的又沒碰到你車子要我道什麼歉?你跪下來求我我也不會道歉啦!」
 
他可能沒招了,就用很猙獰的表情說:「我警告妳喔!妳最好道歉!」我笑著說:「就不要!看你能怎樣!」他就大吼:「妳真的不道歉?」我更大聲吼回去:「你浪費我這麼多時間!我沒叫你道歉就不錯了!你想得美!」他可能眼看敲詐沒指望了,就收兵:「好吧!妳沒水準,算我倒楣!」然後就上車,想關上車門。
 
這時反而我跳下車追過去,一把抓住車門,一臉陰沉的問他:「你說誰沒水準!講清楚!」他抬頭看我,表情非常非常驚訝,接著一副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樣子,我知道他嚇到了!
 
「講清楚,不然誰都不要走,下車!」我攀住車門堅持,他還是呆著,我就用腳用力踹他的車子並且大吼:「你一直說我碰你的車,我現在真的碰到你的車了,所以事情還沒完!你給我下車!誰都不要走!下車!」他震驚的樣子我到現在還忘不掉,這時有人從後面拍我,我回頭一看是個機車騎士,其實燈號已經轉綠燈很久了,周邊其他車都走了!後來想想他可能是看情況不對勁,想留下來幫忙,他怯怯的說:「小姐,不要跟這種人吵,妳趕快離開,不然他…….」我就吼他(現在想起來很抱歉):「干你屁事啊!我警告你少管我的事!」然後再回頭,剛好看到計程車司機慌張的把門關上,火速把車開走的樣子(行進路線還有點歪扭),我就回頭再罵那個騎士:「都是你啦!讓他跑掉了!要你多管閒事!」然後我就氣呼呼的去牽我的摩托車了。
 
我常常跟朋友講一個概念,我說:「如果有人要追殺你,你會怎麼辦?」朋友們大多回答逃走、智取、安撫對方這一類的,我說:「不行,如果他要殺你,你是守他是攻,你輸掉的機會就很大,你要想的不是你要怎麼逃,而是要反過來想:我要怎麼殺掉他?這樣你就站在主動的那一方,就會用主導者的模式思考,那麼就更能掌握局面,贏的機率就大了。」
 
如果對方罵你混蛋,你絕對不能開始正經解釋為什麼你不是一個混蛋,你要罵對方卑鄙下流無恥;如果對方罵妳婊子,妳也不能解釋妳並不是一個婊子,妳要罵對方賤貨,或是相反的詞:沒人要!
解釋的人會處於劣勢,因為你就會看起來很像要求取對方的認同,那對方認不認同,決定權當然在他手上,就等於是你把主控權交出去了。所以不管是不是吵架,我的原則就是:不解釋。一旦需要解釋,那就是你解釋也沒用了,浪費時間罷了。
 
這件事也一樣,我想的不是如果避開對方找我麻煩,我想的是:找對方的麻煩。氣勢上可以壓過對方,取得主導權的機會也就變大了。還有,不要輕易跟人開戰,但開戰了就要死咬著對方不放,要不然會前功盡棄,以後你再宣戰,也沒人會當你是一回事了。

 


《麻瓜也能算塔羅》的讀者迴響←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吵架書~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