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11/19

新屋收容所記 (需要願意接手奶貓的中途)

我跟多位朋友在facebook上都有在轉貼流浪動物的求助訊息,
前幾天我無意中看到這張照片,覺得長得跟咕姬好像,
表情也很像,當下就想要大力幫牠轉貼~為了介紹方便~,
我第二天就打電話去收容所詢問關於這隻貓的狀況,
沒想到工作人員告訴我,這隻貓右後腳已截肢,
安樂死期限是11/19,也就是星期六~殘障貓要被認養的機率不大,
我當下就留了姓名電話預訂,決定先去把貓帶出來安置再說。



沒想到開始查資料,才發現新屋收容所地處偏遠,沒有車幾乎到不了,我因為交通問題本來一度放棄,幸好朋友Faye看見我在臉書上唉唉叫,就回應我說她可以載我去新屋收容所,我才又高高興興打電話去確認;但收容所接電話的員工跟照顧的人不同,我確認兩次,接電話的人都跟我說牠除了缺一隻腳,沒有其他任何狀況,Faye的義工朋友卻告訴我貓的狀況不好,我不知道該聽哪邊的,後來想想健康狀況不好的話就更應該帶牠出來,所以就沒再多問,也跟新屋敲定星期五去接貓 (很感謝,本來他們只有二、四、六開放)

幾經差點迷途的波折,我們終於到了新屋收容所。讓我驚訝的是,這裡沒有想像中收容所人間煉獄的感覺,反而很有渡假村的氣氛,讓我差點以為這裡的資源會比其他地方豐富。
請看這裡的照片:
http://aprilgril.pixnet.net/blog/post/22264670

結果進門前,有一位推著推車運東西的大叔很親切的指點我們進門的通報方式,我們到了辦公室說明來意,Faye留下來填寫認養表格,我前去「可愛動物區」帶貓,路上又遇到那位大叔,他很和氣的對著我笑,想想後終於問我:「來認養動物嗎?」我說對,他登時面露喜色,但又不能太高興的樣子,只想了一下後很誠懇的說:「謝謝妳。」這跟一般收容所員工給人的印象也不同,是真的在關心這些貓狗,我愣了一下後說:「不會不會。」開始覺得有點心酸,這樣的交通,應該被"撲殺"(那不能稱之為安樂死) 的動物比被領養擁有新生活的貓狗多吧?只要稍微有一點人性的人在這裡工作,真難想像那種折磨。

到了「可愛動物區」,在房舍外圍我就有點怯步,景色很美,但環繞著貓舍的低氣壓很明顯的跟其他地方不同,我第一次可以體會什麼叫作「連空氣都顯得很悲傷」,進了貓舍是另一位大叔在照管動物,每一個籠子都很整潔,貓咪都有飼料跟罐頭裝在碗裡,用的也是木屑砂,看來照顧得很用心;他聽說給他的貓咪編號,卻沒有那麼高興,更多的是擔憂,然後帶著我到籠子前,告訴我:「牠已經兩三天不吃了,有點危險。」我的心一沉,原來義工說的才是真的,我問他貓咪是怎麼了?他窘迫的說他不知道,可是.....可是要快點看醫生,說完他就等我的反應,我說:「好,我要帶牠走。」他聽完馬上快手快腳的拿出紙提籃,一邊鋪墊底的衣服一邊告訴我,貓咪會哈人但不會真的動手,然後說:「牠要看醫生。」我說我知道,我會帶牠看醫生,過幾秒他又遲疑一下又強調:「要趕快去看。」我說好,過幾秒他又說:「等等就要去。」雖然口氣很壓抑,我已經聽出那種近乎哀求的成份,我說我已經約好醫生了,一出收容所馬上去,他才鬆一口氣把貓咪交給我。

在陪我回辦公室的路上,他想了半天,可能覺得我願意帶病貓走,所以應該可以請我幫忙,就輕輕的說:「我們.....我們現在需要幫忙的是奶貓,小姐,妳有朋友會養奶貓嗎?有的話請他們來帶小貓走好不好?不然太危險了。」我說好,我會問問看,他又強調:「要有經驗。」我說好~他又說:「兩三小時要餵一次,最好是在家工作的。」我說我會注意的^^~他才又鬆一口氣的樣子,但當然還是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貓咪現場看其實長得並沒有那麼像咕姬,但是非常漂亮可愛,Faye幾乎快瘋了,一路上邊開車邊跟牠不停的說話;貓咪的情形並沒有我們想像的糟,牠眼神清醒而機警,一直從紙箱縫隙中看我們,車子開往基隆,要帶到我遇重症時最信任的中興動物醫院去找張醫生。

路上貓咪很不安,翻來覆去,我想牠是不太舒服,一邊想著如果牠病好,我就再去一次新屋,告訴那位照顧貓咪的大叔這件事,我想他的工作生涯中,聽到的壞消息一定多過於好消息。

到了中興,把牠抱出來時,才發現牠雖然眼神機警,但身體比我們想像的虛弱,張醫生面露難色時,貓咪就狂咳吐出黃水,張醫生觸診後說:「是肺水腫,牠吸入過異物,早幾天來我有辦法,現在太慢了。」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前,貓咪已經進入休克狀態,停好車進來的Faye剛好聽到這件事,她看起來比我更難過更不能接受,她沿路上跟貓咪說話,已經喜歡上牠了,她一直說:「我們本來可以早點到的, 如果不是塞車,真的很塞.........」我強作鎮定的跟她說:「Faye,沒關係,本來就來不及了,今天已經來不及了,牠太嚴重了,不是我們車速的問題。」就這樣進醫院不到五分鐘,貓咪就過世了,留下不知道怎麼收拾心情的我們。
我一直在想,難道我跟牠的緣份就是幫牠送終?

雖然醫生已經宣布牠斷氣了,我想了想,還是抱起牠摟了一會兒。就算只有一分鐘,至少牠也算是有過主人的貓了。

付完費用請醫生代我們送牠去火葬後,車上的氣壓有點低,不可否認的我們都很沮喪,但是也許牠就是不想死在收容所呢?也許牠就是覺得我們需要跑這一趟呢?我遇過太多有原因但我不知道為什麼的事情,其實也不差這一件。

後來我才知道,貓砂跟食物都是民眾捐贈,而新屋已經積欠超支的醫療費,無法向外求援,所內的醫生照顧不了這麼多動物。但他們的品質已經算是很好的收容所了,這樣的事一直在發生,如果我們的政策沒有辦法善待動物,那就也無法善待弱勢團體,那麼台灣就算廢死刑、就算再有錢一百倍,也永遠是個落後野蠻的國家。

如果你願意幫忙,當義工、捐款、捐飼料、領養貓狗,都是盡一分力,我們能做多少是多少吧!
這裡是新屋收容所的部落格,他們需要大家的支持 http://catfirst.pixnet.net/blog/category/1481829



令人厭惡的純種貓狗乞討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推薦~《木村阿公的奇蹟蘋果》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