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11/15

【屬於我的言情小說】Part-1 突來的轉學

翻開日記,人生似乎是從這裡改變的。

而那年,我從他鄉而來。


對一個轉學生而言的我─孟伊雪,這一切都是陌生、孤獨、生澀的。

班上的同學們恐怕早就已經打成一片,各自都圍著一個又一個的圈圈了,可這圈圈裡的名單並沒有新移民的稱謂,一想到這裡,我的心裡不免地抽搐,更增添了幾分恐懼。

何況我僅僅是只有小學四年級的小女生,能改變的力量實在是太小太小了。

 

 

帶著些許緊張,期待下的興奮,跟著爸爸來到了新的班級教室門口,這時的我,稚氣柔嫩的臉頰上還泛著笑顏,不一會兒,爸爸卻不自覺地把怒意釋出,對著我道來:

「妳覺得轉學很開心嗎?你很喜歡轉學嗎?」,


下意識的收起笑容,反射性地立馬換上嚴謹的容貌,不敢說出半句話,心裡卻是一陣酸楚。

可我的內心卻不斷地抗議,不斷地問自己:『這算什麼?』

而停留在心底的話,卻始終沒有說出:

『今天要轉學本非我意願,是因家逢變故所致,我期待蛻變後重新開始,我希望能用笑容來迎接新的生活,這樣有錯嗎?』

『誰說我真的是開心,是喜歡的?我有多麼捨不得我的三年同窗好友,鄰居姊妹兄弟,但是我都只能被動地默默接受著,不是嗎?』

『今天我沒有哭,不表示我沒有感情,不懂得悲傷,我只是不想再去想著回不去的過往,我已經用了最大的能力,去留下好朋友們的連絡方式和記住我曾經住過的位置。』

『我只想用自己的方式,維持能留下的情誼而已,

是你不懂我,還是我不懂你?說這樣的話是在責怪我嗎?』

只能氣憤地揪著眉,眼睛卻望向遠方,深深呼著幾口氣。


就這樣帶著委曲,難過,和那些捨不得的念想,被老師領了進入教室。

這是一個特別的班級,全年級只有這位班導師會教孩子水墨畫的周老師。

正所謂學藝術的孩子都不會變壞麼!

在講臺上,姿態充滿溫婉淑德的周老師,喚著同學們安靜地看她,說道:「同學們,今天我們班上來了位新同學,以後就要麻煩大家伙多多照顧了喔!」

轉頭用眼神向我示意,自我介紹吧!


或許是上一秒的情緒紛亂,此刻的我則無法再顯示出任何開心的表情,強忍著痛楚,訴諸自己的名字:

「大家好,我叫做孟伊雪。」而且就這樣超級簡單地帶過。

周老師,朝著我,用她微笑地眼神,應該是看出我的緊張與不安吧!

拍了拍我的臂膀,用右手指向教室最中間的空位,示意要我到那個位置:「中間第三排的空位,就坐那吧!」

腳步是如此沈重,用極度緩慢的速度,像過了一個世紀之久,我才走到座位上。

看著座位旁邊的女生,是個俐落的短髮,我偷偷地、輕輕地抿了一下嘴,只能呆呆地、直直地望著臺上,像木頭就坐後,便失去了反應,更沒能仔細聽這身旁的女同學,對我的細語,「妳好,我是陳芷晴。」

課堂就開始接一連二的上著了,但一整天下來我都沒有任何反應,只是被動地隨著不知名的班長喊著起立、坐下動作而已。


我仍是不安地,苦悶著過著日子,直到這天是周老師的水墨課。

課前的休息時間,同學們突然都起身紛紛搬起桌椅,而我是整個神經斷裂外加非常地狀況外,只能被動地看著左右移動的身影,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慌張。

就在彼此不同的圈圈世界裡,突然一陣格格不入的感覺湧上心頭時,身旁突然有位男同學悄悄地靠過來並輕輕地對我說:「我們要把桌椅圍成四方,中間要空出來放待會要畫的素材,我來幫妳一起移吧!」

還沒來得及答腔,眼眸直直地望著那個叮囑我動作的雙手,便默默地跟著搬起桌椅。

此刻陳芷晴正從門口大步邁進,接著用笑容溫柔地朝我說出:「不好意思,我們一起搬吧!」

我抬頭看了她一眼,便輕哼出:「嗯!」 不一會兒,大家都移好位置就定位拿出各自的畫具了。

『原來水墨畫的畫具是書法用具兼水彩顏料呀!好特別!』我自個兒嘀咕著。

一個轉身才發現,另一旁隔壁坐的是剛剛幫忙示意我搬桌椅的男同學,再向其他方向看去,奇怪的是,怎麼大家都交錯坐著,看似整齊卻是不同秩序,我似懂非懂地覺得,原來大家會喜歡水墨畫的課,應該是可以和喜歡的同學坐在一起吧!

課後,大家又要把桌椅搬回原來的位置時,這個男同學又起身幫我移動桌椅,害得我都不好意思起來,臉頰竟是瞬間漲紅。

偷偷望著他的表情,則是帶著微微地青澀,就當我們眼神不小心對上時,他卻用溫暖的語調向我輕聲說著:「我叫言子揚,很高興和妳同班!」

我的嘴角微微地上揚,強拉著笑容,似笑非笑,表情很是僵硬。

 

子揚時常會坐到我右側身旁的座位上,偶爾會用手輕拍一下我的右肩,或是溫柔地問著,或是揪著眉關心著。

我則是淡淡地有一搭沒一搭地回應著。


「來到了這裡一切還習慣嗎?」

『一切都好。只是有點跟不上課業。』

「會愈來愈好的,放心吧!」這時子揚朝我的右肩輕巧地快拍了二下,是用肯定的口吻。

『嗯!』

「加油!」

 

隨著第一次月考的時間接近,伊雪只能緊咬著課本,日子雖己過了近一個月,但還是不能適應,這裡的教學方式和這裡的校風。

 

「今天的風很舒服對吧?」

「快要秋天了,妳看,那裡的樹葉開始變顏色了。」

「今天的妳,也很舒服!」

芷晴依偎著走廊上圍牆,對著不發一語的我串成一口氣地說著。

 

每到了下課的休憩時分,我大多是會佇立在教室外的走廊上,望著對面操場外的鞦韆,思絮卻早就不知道去到那個空間裡遊蕩,偶爾班上的同學會張望一下我,卻沒有幾人能來喚醒我,唯有坐在我旁邊的陳芷晴,一日數回地用著看似佯裝快樂的笑容,但眼神卻帶著同情的感傷,對我輕聲呼喚著:「妳又在想念以前的朋友了嗎?又在想念以前的學校了嗎?」

或偶爾關心的問著:「剛剛上課的部份,妳聽得懂嗎?」

其實我知道,她是真的看懂我的悲傷,但卻不懂我的難堪。

而我又總是點點頭或輕盈地回道:「嗯!」

若是我靜靜地坐在位置上,子揚就會靠過來對我說說話,雖然大部份都是子揚在談論著,我還是沒能搭上什麼話的。


第一次月考成績出來了,我只考了班級名次第二十六名,剛好落在中間的水平,而芷晴和子揚的名次都在我之上,約若十多名左右,雖然都不是特別地好,但是他們為了給我打氣,又為了多給我一些歡笑,總是會一個陪伴,一個賣弄地盡量填滿我無聲的寂靜。

 

「怎樣,考完了放鬆一下壓力吧!」子揚笑容滿面地語帶輕鬆,對著我和芷晴道來。

芷晴感受到子揚的歡愉,則接著回應:「是啊!得放鬆放鬆。」便擺動起雙肩。

「我們去福利社,買零食吃吧!」子揚語畢,即刻彎下腰牽起我和芷晴的手腕,挺起身拉著我們往教室門外邁去。

 

「等下上體育課,你打球的時候要讓著我喔!」芷晴用高八度的聲音對著子揚說著。

「然後呢?」子揚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不然你就死定了!」芷晴迷起眼,略帶恐嚇的語氣。

「死?怎麼個死法?」子揚不以為意。

「那你就試試看啊!」芷晴揮了揮右食指,加強了氣勢,轉身用左手拉著我走。

「等一下是打躲避球嗎?」我突然一個念頭閃過,趕緊急促地問著。

「對丫!妳小心囉!」子揚幾乎是用喊的回應著我的問題。

 

最初,每到了體育課,身旁一定會看到子揚在我和芷晴的面前搞笑或出盡風頭,而芷晴則會使盡方法讓我開口傾倒思念之苦,到後來,慢慢地,我漸漸開始放開懷,也有了真切的笑容,會傾訴、會說笑,偶爾說說昔日的點滴,偶爾聊聊是非八掛,不久便把這二位好朋友深深地納進我的心底。


隨著我冰釋的笑逐顏開,子揚總時不時地陪著我和芷晴一起玩耍陪伴,時而一起歡笑,時而一起作畫,再看著他時,竟有種不一樣的情緒,好像不是朋友之間的那種單純。

看著他,開始會有些不知所措地害羞,

看著他,開始會有些手忙腳亂地緊張。

特別是他對著我許下一些小小諾言時刻,與我二小無猜勾勾小指頭瞬間,

像是男女的情愫一直在我們之間盪漾,可彼此卻都沒有踏出那一步,至此,我們僅僅仍是朋友。

 

在教室裡的一角,時不時地會傳來我們三個人的笑聲,是我們天南地北地聊著。

「等下下課,我們一起去跳格子?」子揚提議著。

『嗯....不要啦!換一個。』芷晴先發制人的抗議。

「那....我們去買零食。」子揚又出了主意,但實在是不怎麼樣的好主意。

『又買零食,你不怕胖死喔!』逼得我不得不抗議了。

『哈哈,她說你胖,別看我,我可沒說。』芷晴立刻讓我做了壞人。

「嘿....妳們二個,很可惡耶!我可是用盡心細努力討好妳們說。」

『是吼!真的?』我笑了出來。

『真是委曲你了!我們可不敢擔!』芷晴接著做了鬼臉。

 

或許因為這二位好友的陪伴和鼓勵,我開始真正地溶入這個班級裡,課業也跟緊了腳步,一口氣來到了班級第六名,更愛上了畫畫這件玩意兒。


這天,外面陰雨,又是學期未的最後一堂水墨課,

周老師正在講臺上解說著,竹的構造,如何下筆,如何勾勒及如何構圖,臺下的我們三人也彼此開心地分享如何塗抹這片宣紙,彼此聊著今天的畫作主題,竹林。


一個學期結束了,新的學期到來。

子揚和芷晴先是高興的尖叫,後是用最溫暖的笑聲,大聲喚著我:「伊雪,我們在這裡!」

芷晴還突如其來地張開雙臂,給了我一個溫柔的懷抱。

「好想妳喔!」

『好久不見了!寒假過的好嗎?』

被這樣的氛圍,感動的我快落下淚來,原來我們也有了想念的情愫了!


「我們等下下課去吃冰,好嗎?」

『這種天氣!妳確定?』

「怕什麼?」

『那我們走?』

「呵呵,走就走!」

又是你一言我一語的頂過來又頂過去,這一個學期,我們三人的情感又更加地緊密了!


芷晴總是會挑起一起新鮮地玩意兒,想像一些無邊無際的故事,偶爾溫柔傾聽,偶爾脫序演出,直到每天放學時刻才能打住,等待明天再續。

而子揚也總是會給我一個又一個的許諾,也還是會拉起我的小指打勾勾,就像在編織著夢想,可我並不懂,總覺得這些夢並不完全屬於我。

雖然我己經可以從容地面對他投擲的眼神,也可以很自然地表露我的喜惡。

但隨著這樣地次數也愈來愈多後,我卻都不記得,到底有多少期許了。

諸如下課後的一起散步,午休時的一起用餐,一起討厭起一些不知名的小事,一起動手作的勞作等等,我都想不起來。


這一日的午後,子揚與我併肩坐在樹下,面朝著操場閒聊著。

「夜變短了。」你很有感慨地說著。

『嗯,夏天要到了。』我依附著。

「四季裡,你愛誰?」你好奇地問著。

『有不一樣的美,說不上來更愛誰。』我仰望著今日特別清晰的藍天。

「好貪心喔!全都愛。」你笑開了。

『那有。那不一樣嘛。』我羞紅了臉。

「我愛夏天。」你的眼神突然很認真地看遠方。

『嗯?』我好奇的等待答案。

「陽光特別特別的耀眼,特別特別的熱情。」你說。

『嗯!特別特別的熱情。」我笑著望著你,心裡還有一句:『像你,一樣地熱情。』。

我想,就這樣依賴著。

我想,就這樣安靜的。

倦著你,望著你,等待你,還能給予更多的溫暖包覆。

這一刻的你,很是不同。

可我,卻只想擁抱得更多。

 

就這樣一個學年即將過去了,同學間卻突然開始傳遞著一個消息,『上了五年級,我要重新分班了。』

此刻的我,芷晴,子揚分別帶著不同的情緒。

我們還會被分在同一個班級嗎?

還有機會再次在同一間教室裡聊天說地了嗎?

但我卻僅有那幾分的不捨,竟是更加期待重新洗牌後的班級。

芷晴則透露著隨遇而安地灑脫,靜靜等待著來日的到來。

子揚卻拾起了往常的開朗,強忍著不安,伴隨著悲傷,害怕著要與彼此分離的難過。


從此,我們三個好朋友不再是同班的同學了。

而那年,全是屬於你的晴天。



【文章分享】人不需要長得漂亮,但要活的漂亮←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屬於我的言情小說】Part-2 分班後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