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December 30, 2012

life of pi

主角問記者:你喜歡哪一個?

電影成全的是我可以不用去抓住一個故事。我喜歡冒險,但我相信黑暗。冒險包含黑暗,黑暗的訴說裡有一滴眼淚。

討論成長的東西都免不了一串告別~來不及的,不小心的,意料之外的,感傷之內的。人生是選擇,而選擇本身就帶著迫不得已。成長都是一些狀況累積而來,名字也是自己一手打造的形象,絕境到底時候,想想心裡頭出現的是什麼,什麼便是心底的勇氣。

回想一下,我比較訝異自己在片頭動物一一出現,就有點,有點鼻酸耶,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我想起動物園吧?哎,也太久沒去動物園了(喂,這不是重點好嗎)。大象緩緩步過眼前,想著聽過的大象永不遺忘。大浪打過來的時候,在心裡唸著噢怎麼辦怎麼辦!<你還想不出來嗎,那是座食人島!>我真喜歡老主角講這句話的眼神....

其實我的個性比較支持兩位日本調查員,如果我在電影裡面,真的會忍不住打破沙鍋問到底!那,反正我不是劇中人,好在可以飽覽全局。3D也像跳出來懸空的邏輯,角度讓人沒有非要一個答案,光影也不負責每個人心底的價值觀,它就只是撒個網而已.....我喜歡電影它永遠有思考,永遠在妳觀影的腦袋裡面有機會去選擇,你要留下的筆記...我...喜歡,這一個!








一天一點愛戀←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