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February 15, 2008

雜記




開工那天領完紅包就跟同事逛忠孝東路,天下著雨啊,但人潮爆炸性的多。

走到頂好名店城旁邊一家首飾攤,瞬間瞄到一條擁有九枚戒指的項鍊,非常特別、很
有型,每一枚戒指都可以獨立戴在手指並且每一枚都符合我的手指,我愛項鍊也不是
一天兩天的事了,同事豆漿妹二話不說就當場敗下來轉送給我,實在是看出我閃閃發
亮的佔有目光是吧!


好吧,我們都沒在客套就收下吧,反正我們經常如是你來我往覺得合對方就送一下!


是想把它畫起來,但我的右手實在是凍傷得不得了,近日更嚴重到無名指、小指腫到
寫字握筆都有困難,OMG!我真的沒料到我竟然在亞熱帶臺灣被凍傷得那樣嚴重,
並且還一直自以為是痛風來的。想想薑畢竟是老的辣,我媽咪在以往我有種小症頭時
就一直在那邊說我那個是凍傷,但我一直不相信怎麼可能國外那麼冷我都沒凍傷了怎
麼可能,但我忽略一點:我在國外手套簡直不離身。


原來我一直以來都有易凍傷體質,以前就常發作我就一直以為是痛風,並且從來不認
為這種小CASE得看什麼醫生,結果咧~這次實在是太太嚴重到我連看了一次醫生
一次藥局,兩者都一口斷定這個就是凍傷來的。藥局的那一次是一個媽媽藥師為我看
診,結果那位可愛的藥師媽媽一直說她看到我這樣好心疼哦,說我好像她女兒一樣年
紀,她看了好捨不得噢! 遇到這樣的藥師真是我也覺得非常溫馨啊!


我實在有點想記錄一下今次個人史上規模最嚴重的凍傷,但真的有點慘不忍賭照片就
不了。畫下來或許,嗯~等我腫退了一點,或許再來憑記憶畫一下。


然後啊,醫生跟藥師媽媽都說我要三不五十泡溫水,因為我已經進入發炎的模式有那
種白色的凝凍狀態藏在手指裡,還要記得長時間都戴手套,不能讓風吹到傷慘手部。
我只好照作啦,並且發現泡過溫水後我的無名指和小指才能正常伸直,不然都是處於
彎曲的狀態耶!然後消炎藥吃了也沒大幫功,只好,遵命長時間都戴著手套啦,像現
在這篇就是戴手套打完的。


這,算不算怪病啊!應該算吧。其實有一年我還得過一種台語叫做「皮蛇」的怪病,
哇~那更恐怖,整個神經痛的那種........



改天再記錄,或許,等手好一點再說。


買靴子之難以及痛風←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關於遺忘的幾種方式。之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