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February 1, 2008

馬兒吃草之回頭還有草可吃篇

(我亂下的標題啦,下得還真爛其實我很討厭想標題因為基本上都是心情亂記) 



我實在不懂,為什麼有些人的思慮永遠像阻塞的馬桶一樣。


他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關注之於綠卡來說僅是紙一樣薄的人之常情,事情的開端僅在於:他為什麼要開啟那個謊言的線索?他為什麼總是要假裝自己永遠很高尚?自己做的不良示範永遠不沾鍋,別人的就永遠像鍋巴。

 

特別費他也說不可能不可能怎麼可能他是優良的馬兒,怎麼會偷吃草。但結果是,他吃了,他家小清吃了,他家人的米國留學順道帶去吃了。但他在追別人點時怎麼不曾停下躂躂馬蹄聽聽自己?在說沒有之前,能不能停個三秒鐘跨過自己的這一關再來說,每一個政客都是,他沒有比較水面。

 

我不在乎他有沒有綠卡,那又沒什麼,要不要都是平凡百姓自由。但如果他是半顆馬蹄踩進來搶當臺灣國王,並且有一半機率真的會上,那我怎麼知道他會不會哪一天當上時當到一半突然不想當突然覺得壓力好大突然嫌鍋太黏不想沾,那我怎麼知道他會不會跑去別人家裡去那邊馬照跑舞照跳來的去改吃牛肉當正餐?我怎麼知道他會不會一卡在手,揮揮衣袖不帶走一顆芋頭蕃薯一把泥土,我怎麼知道我怎麼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有卡也不大方說,如果他確定要爭奪臺國的王位,綠卡去註銷就好了啊!他在捨不得個什麼勁兒啊?


還沒當上國王就愛上穿新衣的把戲,嘿!你看得到我完美的勁馬裝嘛,是超短迷你褲噢,活脫像個美型男是吧!是是是,拿掉"擋"給他的保護傘,其實他有沒有生活能力?其實他有沒有通馬桶的能力?溢出來,誰來幫他擋一擋,"溢"先生嗎?



醒醒吧,有擔担一點吧,通馬桶不難啊,他不是有幅水電工的體魄嗎。

 

 

呼~我憋很久啦,這篇寫下,現在舒坦多了




 



60-40?!←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早就表態了同學你不是第一天認識我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