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anuary 17, 2008

60-40?!


有一年我寫了一首名為:天神遺忘的孩子們!的詩給盧安達難民,但其實我並不知道盧安達多少事,僅僅只是從電視新聞上面看到盧安達的小朋友們那空洞無助的眼神,那樣看過之後的有感而發。


那首詩為我拿了一個三仟元的校刊獎金,獎金是用紅包袋裝著,然後我請麻吉好友到常去的那家麥當勞吃吃喝喝。很諷刺呢這麼做。絕沒有拿別人的悲傷來作文章的意思,我只是真的很想寫些什麼,但心裡明白太多感動其實人們只是一望而過。不在我們的生活範圍裡的種種,再感動也無法感同身受。



前年我看了追風箏的孩子,講阿富汗的故事,想到了好多事,也忘不了書裡提到的阿富汗是上帝製造的圾垃(大概是這樣,我有點忘了全句)這意念。



其實一直就是相信人性本惡的那一派(惡裡面還有分大惡小惡之類)或者在我心裡分佔60%與40%吧。我信人的劣根性經常戰勝心裡的正義,所以人言可畏。上帝啦神明啦都沒能做到的公平凡人又何嘗入得了心,人經常也是共患難易同富貴難,一起捱苦大家做得到,但眼看著肥羊橫在眼前,大家很有可能殺了親朋好友,只為填飽肚子。



 

 

在第三世界是如此,如此轉換到進步一點的地區,就成了利益的吸引與貪婪了,到底進步的是什麼啊,進步的原來是更巨大的野心與不折手段?貪心的不得不要嗎?為什麼有些人甚至願意出賣自己的靈魂?我可以理解:原來人心是個無底洞。



都是一樣的,再看看小一點的社群,我們身邊的同事同學可以為了眼紅誰而傷害誰。好像恩恩怨怨扯扯牽牽隱藏在生命的原始肌里裡,順著血液流向人性。
但大家明白的我也都明白,會不會其實我也是這樣的人,有時候或者不小心呢?每個人都會在心底低語的詢問自己。


-------------------------------------------------------------------------



同情別人的遭遇嗎?但有風險解救那人之後得到的是人性的背叛喔,那你幫不幫呢?我幫,至少我有他另外百分之四十的人性本善機率可以博一摶,失敗了還可以轉身告訴自己:看吧,我就說人性本惡嘛!這樣到底是樂觀還是悲觀呢?你說。我還是會帶著我的感性行走江湖,當然該理性上場時我也不許他貪婪。



跟著,我要說:我真的也不知道自己的劣根性什麼時候會出現,我也是人,也有那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性。
我沒有堅持自己屬於美好那一邊,我本來就不是一個覺得和平這種美好氛圍有可能達到的人,我信人性這回事。(矛盾矛盾,我好矛盾的一個人)



其實我的具體做法是:如果我幫了一個人,但被那人倒捅兩刀,那麼我不會選擇原諒那人,因為已經決心讓那人遠離我的生活並且是永遠,原不原諒他就已經不在我生活中心之內了(你會在乎原不原諒一個路人甲嗎!)當然,我所有的遠離都會清清楚楚讓那人知道,我會把他做的事通通讓他知道原來我一直都知道,順便遇到有人問我們怎麼了我就全盤報出他的手段,但如果沒人主動問,我也不會主動去提。面對面決裂完後我再轉身讓那人自己去收拾他的惡果,包括面對群眾。其實到頭來辛苦的是誰呢,還是當初心存壞念頭並且控制不住已經使出壞手段的人,不是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你既然已經選擇出手,我也不會做個省油的燈。我保證我會是全天下最有義氣的朋友,所有路過的不平我都會幫你擋,擋不住也會找可以擋的人來一起擋,但我醒了就是醒了,如果你不得不要我從你的壞手段裡醒轉,那麼我醒了就是徹徹底底那種,永遠不回頭的那種。

說穿了,愛恨分明啦!



(本篇是我的治療系文字。矛矛盾盾亂無章法)




支持自己的國家-臺灣←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馬兒吃草之回頭還有草可吃篇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