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7/05

成功嶺

本文在新浪的網址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entryid=649931

成功嶺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entryid=649931
成功嶺(2)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entryid=649932
成功嶺(3)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entryid=649933
成功嶺(4)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entryid=649934
成功嶺(5)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entryid=649935

民國六十四年成功嶺大專集訓班生涯回憶(全文)
王駿 2015年7月5日
http://www.4thgrader.net/vault/files/MemoryOfChengKungRidgeIn1975.doc


日治時期,成功嶺原為日本賽馬場(競馬場)及高爾夫球場。
戰後初期,中華民國政府接收為成功基地,之後成為「成功嶺訓練中心」,是陸軍新兵訓練與大專集訓的地方;大專集訓為臺灣1980年代以前出生的男大專生共同回憶,40年間,曾有130多萬名大專生在此接受軍事洗禮。

大專集訓制度
1970年「嘉禾案」,陸軍第41師(常山部隊)移駐成功嶺營區,改編為陸軍預備第4師(學1師),執行大專生與新兵訓練任務。
1976年08月11日,陸軍預備第4師改編為陸軍步兵第一0四師。
1984年「陸精四號案」陸軍一五一師(黃龍部隊)移駐成功嶺營區。
1986年任務調整,陸軍一五一師與陸軍三0二師,部隊不動番號軍旗互換(黃龍部隊改稱虎威部隊)。
1999年大專集訓廢除後,成功嶺以負責陸軍新兵訓練的工作為主。
Also memory of Cheng Kung Ridge by CS
http://www.4thgrader.net/vault/files/CS-LHC&CSH-100907-1.pdf


林莉﹕
 
妳好,我是王駿,雄中一九七五年,政大財稅系一九七九年,韋恩仁大學同班同學。將近十年前,我們曾通過電話,我想,妳應該還有些許記憶。
 
我於零九年夏天,離開報社,就此退休。一年後,移居溫哥華,至今剛好五年。
 
一年多以前,我因緣際會,與某位小學兼國中同學連絡上。這人,與我三十多年沒通音信,見面後,格外親熱。我記憶好,過去長期以寫作餬口維生,於是,為了這朋友,我從小學時期寫起,前前後後,寫了十幾萬字回憶雜文,就專寫給這一位同學閱覽憶舊。
 
日前,我徒生頓悟,覺得所寫諸篇長文當中,成功嶺生涯一文,其實就是我們這一屆(或者,包含我們前後數屆)幾萬男同學共同記憶,何不稍加修整,野人獻曝,創造集體憶舊效果?
 
我知妳以一人之力,在網路上,建構一整個世代回憶空間,並在網路之外,實際參與無數團聚活動,令人好生敬佩。因此,想借妳之力,助我將此文,放在妥適網頁,讓大量本屆男同學,都能藉此文,回憶成功嶺生涯。
 
我想,這篇將近四萬字的成功嶺大專集訓班回憶長文,應能勾起幾萬人集體記憶。
 
祝安好
 
王駿
2015年7月5日

以下,是三萬八千餘千字成功嶺生涯回憶全文


說起來,我們這一代還真是不幸,我還真沒聽說過,其他國家有類似案例,年輕男性竟然兩度被丟進新兵訓練中心折磨。真的,以前年輕時,對於命運安排,都是逆來順受,不會花時間、用腦筋,仔細分析事情來龍去脈,更不會內省、體察這些事情是否合理。

許多年之後,我才驀然驚覺,我在高中畢業、大學畢業,兩度被迫進入新兵訓練中心。到了國外之後,認識不少其他國家移民。這裡頭,像是南韓、中東、東歐,許多男性在移民前,年輕時在各自國家,也曾入伍服役,不過,他們都說,從來沒聽說過,有人兩度被丟進「Boot Camp」的。

我說,我就是。我說,還有出生範疇涵蓋二十幾年,具專科與大學學歷,共逾百萬台灣男性,當初都是兩度被迫,被政府扔進「Boot Camp」裡去受苦。

時至今日,我常作兩種惡夢。一種,是考試,各式各樣年紀,各式各樣學校,各式各樣考試,常進了考場,才想到自己一整個學期,一整個學年,都沒上過這課,壓根兒沒讀過課本,沒摸過參考書,沒寫過習題,待會兒要如何作答?第二種惡夢,則是再度入伍,又被丟到新兵訓練中心去,心想,都七老八十了,怎麼還受這折磨?

當然,這種情緒與這種惡夢,是三十幾歲以後,碼頭跑多了,見聞廣博了,世面看多了,腦袋想多了,才慢慢醞釀出來。少年時節,不會想那樣多,制度是那樣,大家都那樣,自己也跟著那樣。所以說,自己早早就知道,考上了大學,進入大學前,要去成功嶺。當時,還覺得挺有趣,挺有面子,挺新鮮的。

民國六十四年七月一日、二日,連續兩天,大學聯考。到七月底,聯考放榜,考上政大財稅系。八月初吧,接到一張通知,說是要親自去高雄市政府,領取上成功嶺相關文件。於是,就去了高雄市政府。一個大廳,好像學校辦註冊那般,領了些東西。到底是些啥子東西,現在不復記憶。大概八月二十二日,或者二十三日,反正就是那幾天,天氣還是賊熱之際,一大早起來,我老爸送我去高雄火車站。

大約,那時候剛過中元節不久,我家對面鄰居,還送了我若干拜拜剩餘物資,當作路上充飢之物。那火車專列,不但有高雄市政府兵役處人員押車,也有成功嶺軍方代表接車。反正,一車子都是剛考上大學的年輕愣頭青,裡頭一缸子雄中熟人,打打鬧鬧也就到了台中烏日火車站。

後來讀書,南來北往常搭火車,這才曉得,烏日是台灣縱貫鐵路海線與山線分岔口。從這兒往北,鐵路分為海線、山線兩條路徑,山線停靠台中市,海線則否,到了苗栗追分,才又合攏。

人和人不一樣,有人平庸無奇,有人就頭角崢嶸。同樣是搭火車上成功嶺,後來有人就搭出了名堂。在我上成功嶺之後,過了兩年,民國六十六年成功嶺暑訓,照例,鐵路局派專車,運送學生到烏日站。那年奔赴成功嶺火車上,有個叫馬兆駿的年輕孩子,在車上寫了首歌詞,後來另外由旁人譜了曲子,就成了台灣民歌界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超級作品「微風往事」。

六十四年八月下旬,我搭火車去成功嶺,車到烏日站,眾青澀小子們紛紛下車。烏日站月台上,軍方早就安排妥當,下了火車,自然有人招呼,上大巴士,開上成功嶺。

上了成功嶺,這才曉得,報到學生共有三批,分三天報到。我運氣很背,第三天上山,到了營房,人家前兩天報到者,早就剃了頭,領了軍衣與與個人裝備,好整以暇,等待第四天正式開訓。我第三天下午到,急急呼呼,忙著剃頭、穿衣、領取裝備之事。

當然,報到之後,先得體檢。這體檢,當時一直是我一塊心病。之前一年,高二升高三時,役男體檢,我只有四十幾公斤,體重太輕,竟被判了個戊等體位。

附帶一提,當年兵役體位,有甲、乙、丙、丁、戊等五種體位。甲等與乙等,都要服役,所差者,沒近視者就是甲等體位,有近視者則是乙等體位。高中畢業生,如沒考上大學,入伍服役,那麼,海軍陸戰隊與憲兵,只挑甲等體位役男。

至於大學與專科畢業生,無論當預備軍官,還是當大專兵,陸戰隊收乙等體位,而憲兵還是只收甲等體位。所以,我們年輕時,憲兵部隊一個戴眼鏡的都沒有。現在,憲兵好像都戴眼鏡

丙等與丁等,都不必服役,兩者差異,我不太清楚。似乎,其中一種不必當兵,但須受短期軍訓,算是服了「國民兵」兵役;另一種,則完全不必服役,完全不必進軍營。是否如此,不確定。

戊等,或者太重,或者太輕,暫時免服兵役,但必須連年體檢,連續三年都是太重或太輕,才能轉為免服兵役。這體位,最是糟糕,因為,前途不定,到底當不當兵,要等三年。我高二暑假役男體檢,太輕,判定為戊等體位。上成功嶺前,我一直害怕,因為體重輕,被判退訓,以後還要重來。這樣,沒完沒了,不知伊於胡底。

幸好,體檢軍官說,戊等沒關係,成功嶺還是收。所以,儘管我在成功嶺體檢,還是太輕,但沒被退訓。後來我大學畢業,預官體檢,體重超過五十公斤,轉為乙等體位,順利入營。否則,要是還是戊等,暫時無法服役,要繼續等待,繼續體檢,實在耽誤青春。

體檢之外,就是剃頭。印象最深刻的,一是我早有自知之明,先把頭給剃成三分短,免去剃頭大典;二是自己要縫名牌。那名牌,一塊黃底黑字布料,放在塑膠套裡面,連塑膠套縫在軍服左胸口上。軍服領子兩邊,各有金屬條,一邊是「學生」,另一邊是「陸訓」。後者,指的是陸軍訓練司令部。

這封長文,附有若干照片檔案,裡面,就有這該死的名牌。

剃了領,發了衣褲鞋襪帽子等個人裝備,接著,領各種書籍簿本,上頭寫著「陸軍預備第四師」。這時候,國軍各師番號還是兩位數,後來等我們讀大學時期,好像是民國六十六年,就全部改成了三位數,那成功嶺,就成了「一○四」師。不過,我們在成功嶺受大專集訓折磨時,成功嶺上不僅僅只有預四師,還有另一個預備師,好像是預七師,也就是後來的「三○七」師。不過,後者只有一部份在成功嶺。

而成功嶺上頭,真正領導人,叫做「指揮官」,同時兼任「大專集訓班班主任」。

先扯偏話題,講講這班主任。我上成功嶺時,這大專集訓班班主任,全銜名稱是「陸軍中將謝實生」。後來,這人離開軍旅,去財政部,當國有財產局局長。

那年代,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高雄與基隆兩個港務局,局長一向由退役海軍將領出任;省警務處長(以及後來的行政院內政部警政署長),則先是陸軍,後來是陸戰隊司令地盤;民航局與華航,照例是空軍退役將領去處;較大縣市工務局長,則是陸軍工兵系統頭頭退役之後出任;而經濟部下屬生產事業,就成了兵工系統退役將領去處;若干報紙、電台、電視台,則是政戰系統地盤。

太多了,幾隻手都數不過來。

這當中,財政部與中央銀行,都各有一個直屬單位,長期由軍方退役將領霸佔。在中央銀行,是國庫局,管印鈔票與鑄造硬幣。而財政部,則是國有財產局。

民國七十年代初期到中期,財政部國有財產局不斷出事,大約,國有地太久沒實際丈量,地籍帳本太久沒更新,導致內鬼外神同時作法,侵蝕國有土地。那時候,徐立德當財政部長,定期開「部務會報」,而我則每天在財政部出沒。

這「部務會報」,關起門來開,閒雜人等不得入內。不過,各路耳報神甚多,每次開完會,我稍微打幾個電話,自有參加會議主管(不只一人,經常是連問數人),向我透露剛才會議內容。

有次「部務會報」,開完沒多久,會議室門打開,一缸子司署局處首長,自內魚貫而出,那國有財產局長謝實生,臉色最難看。後來,我打電話東問西問,這才明白,那天徐立德發脾氣,責問謝實生︰「謝局長,你們國產局到底還有多少未爆彈問題,你一次給我講清楚。不要像現在這樣,今天爆一個,明天爆一個,我受不了,你給我回去查清楚,明天向我報告。」

哎呀呀,說真的,我當場還真是同情那國有財產局長謝實生。我當時三十出頭,遙想十二年前,在成功嶺,眼前這受氣包一般國產局長,當時可是成功嶺大專集訓班班主任。開訓典禮那天,國防部長高魁元主持授槍儀式,台底下,一百多個連隊,整整齊齊,排列出壯觀方陣,一萬多少年兒郎,頂著豔陽,萬餘頂墨綠色鋼盔,在陽光下閃爍生輝。典禮台底下,陸軍中將班主任謝實生站在最前面,聲如洪雷,高喊道︰「陸軍中將謝實生報告,全師實到官兵‧‧‧‧‧‧。」


1967 女師附小(4)←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成功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