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6/17

1982 台大造船系

本文在新浪的網址  http://blog.sina.com.tw/grade4/article.php?pbgid=15096&entryid=639895


黃士蔚同學,妳好:
我是造船系周培之,有收到妳的來信。請妳放寬心,我完全同意妳在「同學你在這裡」文內引用我的故事。
真的非常感謝三十重聚籌備小組各位同學十個月來的辛勞,讓我在最後一刻能夠及時的「在這裡」!
貴班的張碧惠,當年和我是綠島漁村服務隊的伙伴。昨天(6月9日)在三十重聚晚會的現場,我請張碧惠帶我去見妳,是想講三件事情:
1. 我寫的那篇「周培之三十年來的經歷」,原本預定是一張A4紙的篇幅,但是當我在寫草稿時,不知何故的一直文思泉湧,再加上我的腦海中一直浮現妳寫的那一大長篇的「同學,你在哪裡」,它扮演了一個帶頭的模範作用,我受到了感染,不知不覺的把「周培之三十年來的經歷」也寫成了一大長篇,變成了約有三張半A4紙的篇幅。我也很崇拜妳的文筆,文章雖然很長,但是很生動活潑,讓人可以一口氣看完,絲毫不覺得煩累,我也不知不覺的在模仿著。
2. 昨天(6月9日)的凌晨,我還在上網看資料,及時的看到本班陳春榮轉寄來的妳寫的「同學你在這裡」,我立刻打開來閱讀,很驚訝的看到有我的名字出現,當看到「造船的人跑去山上作什麼?是在山裡發現周培之的嗎?那周培之又去山上作什麼?」這一段文字時,我覺得措詞很有趣味,我一直忍俊不住,但是隨後我又開始覺得愧疚,我們這些失聯的人,害苦了眾多的籌備委員,非常希望我這個成功的案例,能夠讓籌備委員獲得一些欣慰,所以我完全同意妳引用我這個案例,也希望可以鼓勵後屆的同學尋人更順利。
3. 妳在畢業紀念冊上的留言「來去自如」,深獲我的共鳴。人生已過半百,我已經認真的在做準備,希望我此生能夠在「來去自如」的狀況下,劃下句點。妳三十年前留言時的本意,也許只是指進來臺大和離開臺大都很自如,但是現在我借用來擴及到整個人生,督促我自己要把握生命中的每一秒鐘。
今天(6月10日)凌晨,我躺坐在從臺北到臺中的統聯客運車上,回想著剛剛在三十重聚晚會中的種種,發現我只有講了第一件,忘了講第二、三件,我覺得很遺憾,可能這輩子沒機會對妳講了。我不善於言辭,我天生也不習慣社交應酬的場合,這是我在職場上不得意的原因之一。幸好,我總算還能夠追到女朋友,然後結婚生子。
現在接到妳的來信,我驚喜於我竟然有機會可以彌補昨天的遺憾,把我昨天想要講的話,以書面的方式來傳達,反而還更為妥善,我覺得很心滿意足。
妳這十個月來的勞累,為同學服務,促成了彼此的大團圓,一定會獲得天大的福報!
祝福妳重當學生愉快!
周培之   2012.06.10
 
=====================================================================
周培之三十年來的經歷
 
各位同學好,我是周培之,現在從事期貨操作。5月28日傍晚六點多,接到陳春榮的來電,大學畢業三十年後,終於和大學同學恢復連絡了。這幾天閱讀著陳春榮陸續寄來的資料,讓我墜入深深的回憶裡,忽然之間,我文思泉湧,有一個聲音慫恿我撰寫三十年來的經歷,和同學分享,但是理智制止我,別這麼愛現了,這些雞毛蒜皮的無聊私事,別人纔懶得看哩!還在掙扎拔河之時,竟然瞧見我的右手已經握著筆在紙上寫著草稿了,既然是這樣,乾脆就順水推舟,努力寫完草稿,接著打字到電腦上,然後煩請陳春榮轉寄給各位同學,懇請大家笑納。在我19歲〜23歲的四年黃金時光,有四十多位同學和我一起學習、一起成長,這是非常珍貴的緣份,如今有機會再續前緣,就是推動我撰寫此文的最大動力。
 
一、服兵役
 
民國71年大學畢業之後,在成功嶺接受了三個月的預官集訓,然後抽籤分發到警備總司令部所屬的海防部隊。在民國76年解嚴之後,海防部隊已經改制為海巡署。
我是擔任連輔導長,本連隊的防區是彰化縣沿海的南半部,即王功、芳苑、大城一帶,也就是現在國光石化預定要建廠的地點。海防部隊的任務就是抓緝走私和偷渡,作業方式是白天睡覺,晚上攜帶著真槍實彈,騎著軍用機車四處巡邏或是定點埋伏。到我退伍時,也確實有抓到過洋菸和大陸酒很多次。
 
二、臺大應用力學研究所研究助理
 
民國73年8月23日退伍之後,待在臺中家裡苦讀,準備考研究所。民國74年4月報考了數間研究所,結果都沒有考上,我覺得不可以再賴在家裡了,想要去謀求一份可以有比較多的餘力準備研究所考試的工作。我上臺北拜訪了李陽琛,探詢是否有機會到中央研究院擔任研究助理,在瞭解了狀況之後,我知難而退。
於是我到母校臺大四處尋找,終於在民國74年9月謀得了應用力學研究所研究助理一職,參與中山科學研究院二所九組所委託的「穿甲力學電腦模擬與程式開發」和「穿甲損傷之理論研究與程式開發及圖形模擬」兩個專題研究計畫,計畫主持人是土木系的洪宏基教授。由於研究內容涵蓋破壞力學和連體力學等深奧的學科,再加上我分掉太多心思在準備研究所考試上,以致於洪教授所交辦的一些研究事項,我常常都是拖延時日,沒有達成,現在回想到這些憾事,我要誠摯地向洪教授致上十二萬分的歉意。
洪宏基教授的治學態度,非常的嚴謹!他諄諄教誨我們一定要非常徹底的對自己負責,要反覆嚴謹的檢視自己所提繳出去的文件報告,讓別人可以很安心的閱讀,不必憂慮是否有錯誤,甚至於讓審查人員可以很放心的簽名認可。我深受影響,從此之後,我大幅度提升了所有治學行事處世的態度,這使得我獲益非常大,洪宏基教授是我此生很重要的一位貴人。
 
三、國立中山大學機械工程研究所
 
民國76年,我總算考上了國立中山大學機械工程研究所碩士班的固體力學組,民國78年6月拿到了碩士學位,碩士論文題目是「耦合邊界元素法與有限元素法於結構分析之研究」(A Study on the Coupling of Boundary Element and Finite Element Methods for Structural Analysis)。
緊接著我又考入博士班,在民國84年1月拿到了博士學位,博士論文題目是「遺傳演算法解混合離散型最佳化問題」(Genetic Algorithms for Mixed-Discrete Optimization Problems)。
我在民國82年4月2日結婚,是參加高雄市集團結婚,證婚人是吳敦義市長。
 
我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先後任職於泰興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桂裕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福裕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現在分別敘述於下。
 
四、泰興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被借調到中鋼公司)
 
當時有位中山大學機械工程研究所博士班的同學告訴我:「中鋼公司正在進行四階擴建計畫,需要很多人力,正在廣向各個工程顧問公司借調人員。」我立刻去應徵,在民國84年2月順利的進入泰興工程顧問公司,然後被轉借到中鋼公司,分發到煉鐵設備工程處綜合工程組(V25),這個單位是負責工程管理,工作內容是工程進度的監控、施工品質的檢驗、工程經費的審核、以及安全衛生的檢查,每日、每週、每月、每季、每年都要彙整報告,呈報給上級督察單位。當每個分項工程完工之後,要嚴謹的進行驗收,並審核工程款的結算。
在中鋼公司任職期間,我每天或是騎自己的機車,或是開自己的汽車,或是搭乘公務車,跑遍了臺南縣市、高雄縣市、屏東縣市等各個大大小小的承包廠商,巡查各種電焊作業、噴砂除鏽作業、噴漆塗裝作業、鋼結構吊裝作業、格柵板製作、熱浸鍍鋅作業、熱處理作業、煤焦油琺瑯漆防蝕包覆作業、皮帶加硫接合作業、電漿自動切割作業、銑床作業、大管徑管路捲管作業、橡膠製造、空調風管製作、傳動設備對心、鑄造等,並且監督各項超音波檢驗(UT)、放射線照相檢驗(RT)、液滲檢驗(PT)、磁粒檢驗(MT)、高張力螺栓扭矩檢驗、油漆乾膜厚度檢驗、管路試壓試漏檢驗、漏電試驗、金相顯微檢驗、硬度檢驗等。每天下班時,制服是髒的,手是髒的,臉是髒的,鼻孔是黑的,眼鏡是模糊的,但是我學到了好多好多的知識,覺得非常充實、非常滿足。
特別要提一下,中鋼公司的午休時間是11:30〜12:30,大家各自吃午飯、喝茶、聊天、看報紙,當12:30一到,每個人立刻開始工作,這種景象讓我很感動,這種遵守紀律的企業文化讓我很敬佩,中鋼公司真的是一個優良的好公司。
另外再提一下,曾經在中鋼公司廠內的一個講習會場,遠遠的看到了一位員工,很像是周達隆,我思索了一下,等到我想要上前確認時,人潮的流動讓我失去了他的蹤跡。現在閱讀陳春榮寄來的「瑜珈分享簡介」,看到周達隆確實曾經在中鋼公司任職過。
 
五、桂裕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現在改名為「中龍鋼鐵股份有限公司」)
 
中鋼公司四階擴建計畫結束之後,所有的借調人員都返回原工程顧問公司,當時泰興公司要把我分發到臺北總公司的工程企劃處,但是內人任職於環球水泥公司高雄營業處,而我年邁的雙親住在臺中,如果我到臺北上班,這樣北、中、高來回奔波,太累人了!我不太想去臺北任職,於是我委請中鋼的長官幫我推薦,然後我在民國86年7月進入桂裕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的儲運處任職,參與廢鋼卸船作業、室內廢鋼儲運作業、副原料儲運作業等,也參與鐵礦儲運設備、煤炭儲運設備、室外廢鋼儲運設備、鐵礦卸船碼頭等的規劃與建造。
桂裕公司的產品是H型鋼,座落於臺中港的南邊,在民國93年改名為「中龍鋼鐵股份有限公司」,就是馬自強現在任職的公司。
廢鋼運輸船在碼頭卸貨時,我負責督導各項事宜,每當我到船上巡視時,都會上上下下跑遍各個角落,復習大學四年所學到的船舶知識,我常常在想:「大學同學有人在從事和造船有關的工作嗎?」現在閱讀陳春榮寄來的「同學的近況」,看到只有辛敬業和涂季平勉強算是和造船有關,其他絕大部份同學的職業都和造船無關,所以母系改名為「工程科學及海洋工程學系」是正確的決定。
我在桂裕公司任職時,平時是住在臺中家裡和父母一起,星期六、日則回到高雄和內人相聚。我兒子在民國87年3月出生,我很想天天看到他,但是廢鋼卸船作業常常使我星期六、日不能回去高雄看老婆兒子,使我心情低落。我又想到,從拿到博士學位到現在,工作的內容都不是我原本的所學,我擔心會荒廢了。於是我開始翻閱報紙,想要另謀新職。
 
六、福裕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我在民國87年7月進入福裕事業股份有限公司的研究開發處任職,參與磨床、銑床、綜合加工機等工具機的研究開發,我的工作內容是結構應力分析與振動模式分析,這正是我的專長,可以發揮所學,我充滿著工作熱忱,想要好好的有一番作為。
福裕公司位於臺中縣大雅鄉,是股票上櫃公司,股票代號是4513,產品是磨床、銑床、車床、綜合加工機等。
本來以為這是一個合意的工作,從此可以過著穩定的生活了。但是過了一年,我發現我無法適應福裕公司的企業文化。又過了一年,已經兩年了,我仍然一直無法適應福裕公司的企業文化,總是覺得氣氛怪怪的。終於,我找到原因了,那就是福裕公司的一些主管缺乏領導能力,包括最高層也是,有些主管像個獨行俠,而有些主管竟然像個自閉兒,但是卻又有一些主管喳喳呼呼的像個暴衝哥。員工則像是奴婢,常常被主管叫過來、罵過去,「我扣你薪水喔!」,員工缺乏被尊重感、缺乏被信任感,也因此,員工不會認真的奉獻在工作上,這是一項很嚴重的人力成本損失。還有,一些業務的運作,有點雜亂無章,成本的浪費時常可見。相較起來,泰興公司、中鋼公司、桂裕公司的主管的領導能力,都非常的良好,我開始懷念起這三家公司來,我的工作熱忱一分一分的流失掉了。到了第三年,我不但沒有愈來愈適應,反而是更加的不能忍受福裕公司的工作環境,我的工作熱忱已經消失殆盡了,真像是個魔咒,我又開始在「另謀新職」和「忍耐待著」之間徬徨著。
我很讚嘆命運之神的巧妙安排,期貨在這個時候悄悄的登場了。以我迄於當時的學歷和經歷來看,根本就和期貨沾不上邊,之前當然更是完全沒有聽說過。內人是學商的,我婚後受到內人的耳濡目染,也去開戶,開始買賣股票,進行投資理財。民國89年,也就是我進入福裕公司的第三年,我從電視的股市解盤節目中,注意到了期貨這個衍生性金融商品,我腦海深處的神經受到劇烈的挑動,驅使著我去向營業員請教,終於瞭解了期貨的來龍去脈,然後我就開戶,開始嘗試操作期貨,很快的,我就迷上了期貨。當對於期貨操作有了更深入的瞭解之後,我認為期貨很值得投入,可以賴以為生。形勢已經很明朗了,我的徬徨有了答案,我決定走上期貨操作這條路。
 
民國90年6月,先母罹癌病倒,時機到了,為了可以比較方便照顧癱瘓在病榻上的先母,我毅然決然的辭去福裕公司的職務,從此離開了職場,開始積極投入期貨的操作。
 
七、目前的概況
 
期貨市場是一個恐怖的殺戮戰場,新手都必定是肥羊,幾年下來,我累積虧損達到兩百多萬元,非常淒慘。我開始發揮當年做博士論文的精神,積極進行深入的研究,研發出了很多操作秘訣,又鍛鍊出了嚴格控制風險的紀律,總算能夠開始穩定的獲利。目前我是在家裡進行網路下單,算是一個SOHO族,星期一到星期五的08:45〜13:45,就是我在期貨市場廝殺的時間,現在平均大約每個月獲利三萬元,可以維持生活。真希望可以有機會知道,我在前世是怎樣和期貨結下了因緣,使我這一世的後半生的生活重心竟然會是期貨。
我的雙親已經相繼罹癌病逝。內人已經從環球水泥公司退休,現在專心操持家務,白天參加臺中市志工媽媽的一些活動,晚上和我共同輔導兒子課業。我兒子目前就讀國中二年級,都可以考到全班前三名,我很欣慰。
阮貴良也是我此生很重要的一位貴人。民國71年6月大學畢業時,經過阮貴良的介紹,我於7月份參加在嘉義縣梅山鄉禪林寺舉辦的大專佛學講座,從此進入了佛學的浩瀚大海。在中山大學機械工程研究所就讀的期間,參加在南投縣水里鄉蓮因寺舉辦的大專齋戒學會,受持了五戒。現在我最喜歡收看的是第103頻道的華藏衛星電視台,聆聽淨空法師講經是我最大的享受,我已經發願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最近這幾年,我的生活逐漸趨於平淡,常常會長達一個星期都沒有出門,變成了一個超級宅男,像是在深山裏閉關修行一樣。
 
八、劉燉炯和三十重聚
 
從大一下學期到大四畢業,我和劉燉炯在男十二舍201室共同住了三年半,情誼深厚。民國71年10月9日,劉燉炯、李澄洋、經濟系黃書紳三個人,來我臺中家裡打地舖過夜,第二天10月10日一大早,我們四人一起赴成功嶺接受預備軍官訓練。劉燉炯在退伍之後,任職於臺中的航空發展中心,在附近租屋居住。而我是在臺北任職研究助理,我每次放假回臺中,都會去看劉燉炯,一直有和劉燉炯保持連絡。後來,我到高雄就讀中山大學機械工程研究所,因為課業繁重,很久纔回臺中一次,再加上疏於寫信,我們竟然就這樣失聯了。一轉眼,很多年過去了,五年前,「莊國榮事件」喧騰一時,讓我想起了大學同學,我就上網搜尋「劉燉炯」,但是毫無所獲。不過,知道了辛敬業在母系任教,涂季平在成大造船系任教。
我在5月15日收到桃園縣龍潭鄉公所寄來的函,內容是臺大造船系同學陳春榮在找我,這讓我非常驚喜,真的是有要舉辦同學會。我立刻打電話到龍潭鄉公所問明原由,然後上網搜尋「陳春榮」,結果跑出一大堆同名同姓者,我轉而搜尋「劉燉炯」試試看,沒想到竟然跳出陳春榮寫的文章,說劉燉炯已經在數年前因胰臟癌過世了,我面對著電腦螢幕,驚訝地楞了很久。
感謝好同學劉燉炯的示現,警惕我們要珍惜生命中的每一秒鐘。
 
回神之後,我順著網站的線索搜尋下去,看到了臺大三十重聚活動的資料,也看到本班的出席率是全校第一,但是本班仍然有六位同學失聯,我周培之就是其中之一。我立刻填好「協尋意願調查表」,在第二天5月16日就寄回給桃園縣龍潭鄉公所,然後終於在5月28日傍晚六點多接到陳春榮的來電,我當下就報名參加三十重聚活動,很高興即將在6月9日和三十年不見的老同學見面了。
 
 
周培之   2012.06.04 於臺中自宅
 
(陳春榮註:我是5/9至龍潭戶政所辦理尋人,當時我有同意將我的聯絡方式告知被找的人,但不知為何戶政機關不照做,才會拖這麼久才聯絡上!)
(黃士蔚註:大學時代有人問我,周培之是〞周安之〞(當時男友,現在先生)的兄弟嗎?這次同學也笑稱,這兩人如果是兄弟,電費可以抗漲吧,我物理念不好,不確定,但確定這兩人無關聯,只是有緣----------和我認識)
(02註:讀到「民國71年10月9日,劉燉炯、李澄洋、經濟系黃書紳三個人,來我臺中家裡打地舖過夜,...」立刻將文章轉給黃書紳。6月9日02見到他們兩位歡喜話當年,非常欣慰。)
 
三十重聚讓曾經擦肩而過的校園情誼,有重新拾起的機會。少了年輕時的不懂事,多了人生的歷練。期盼未來分享經驗互相扶持。
       
2012, 06, 10



今天(6/16)下午,澤華、培之與我相約在台中神崗會合,一起拜訪燉炯的家人,除了張妙英女士,還見到燉炯的兒子劉正誼(中興土木大一新生)與女兒劉書萍(中女高二)。

澤華特別從美國帶來一份祝賀燉炯兒子考上大學的禮物:一台正宗蘋果筆電,澤華還用心的附上完整的系統安裝,並當場示範上網登入澤華自己的臉書。

燉炯家人看到筆電時,發出一陣驚喜的歡呼,覺得非常珍貴與實用,連我都忍不住羨慕起來,並暗示澤華,後年燉炯的女兒考上大學時,可不要忘了(可能要送iPAD)。

大家聊得很開心,培之分享過去與燉炯的同窗歲月,大家看著他帶來的兩本珍貴相簿,直呼燉炯當年與兒子現在好像!

澤華則述說(母公司)蘋果電腦的未來展望與偉大賈伯斯的小故事,聆聽當年造船系高材生越洋及跨界發展的一番成就,應該會給燉炯的孩子一些啟發。

培之特別詢問劉家目前的經濟狀況,表達許多同學都有相助的熱忱,但燉炯的太太一直婉謝,表示經濟狀況還不錯,對大家的好意心領已足。

澤華則以祝賀劉正誼上大學為名,再贈予紅包,燉炯的太太先表推辭,在大家勸進之後,才欣然接受。

除了澤華的厚禮,培之也致贈玉荷包,我則送上本次30重聚的紀念品(馬克對杯與提袋),燉炯的太太也回贈我們台中聞名、得過金牌獎的「康久菓子工坊」的台式軟麵包,大家都滿載而歸。


PS.辛敬業與皇甫等人拍的30重聚餐會相片,已陸續放在1982NTU三十重聚網站(如下),方便大家瀏覽。該網站將會維持10年。

 
http://gis.nccu.edu.tw/ntu1982/index.php?view=category&catid=38&option=com_joomgallery&Itemid=13

陳春榮 敬上
2012, 06, 16



台大電研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1966 台大外文系(2)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