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4/08/18

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協會 - 我們在仲介海巡狗


 

 

 

 

 

 

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協會 - 我們在仲介海巡狗

 

 

明天就要入伍了,聽朋友們說,只要乖一點、守本分,日子可以還不錯 。

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協會專員陳懷恩:「叮嚀我說,你試著當一隻狗看看。」

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專案負責人江昀雋:「我一開始來的時候,沒有一隻狗要理我,所有狗都不把我當一回事。」

雖然不知道會面對什麼,不過我們要勇敢,受過磨練、學會規矩 出來混不要白目,現在我已經是沒在怕什麼,我還是覺得,可以創造我的價值,因為我本來就是與眾不同、獨一無二。

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專案負責人江昀雋:「要被安樂死的狗,要用來安樂死的藥,都可以省下來的話,那這些錢他們(政府),可以用在更多像生命教育或者是動物福利。」

陳懷恩,大學社工系畢業兩年 ,現在的工作算是職業仲介。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協會專員陳懷恩:「狗力仲介。」

陳懷恩工作的友善動物教育協會,跟政府「相關單位」申請經費波折重重,年輕人們腦筋轉轉彎,自己打通關,這個動物收容中心是陳懷恩工作的地方之一,狗隻少,現在這裡也已經不執行安樂死了。

獸醫與工作人員們,執行照顧與職前訓練,因為協會未來合作的對象,是個與流浪動物不相關的單位,海巡署。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協會專員陳懷恩:「要讓牠們其實最重要的是要習慣牽繩,就是項圈,跟那個鍊子的重量。」

不但要延續生命,而且要創造價值,古早以前,狗進入人的社會一起生活時,負責的工作之一就是看守。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協會專員陳懷恩:「尤其是像我這樣的台 北人,會有很多,帶著很多台北的習慣來這邊,把人的那些東西放掉,然後重新去看,什麼東西是你自己需要的,什麼東西是狗需要的。」

除了食物,人和狗也都需要的,是價值感和自尊。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協會專員陳懷恩:「就比如說,這麼多的米克斯,很顯然的,沒有人要領養,那牠們要去哪裡,或者是說,有沒有除了在都市裡面水泥房子以外,養狗的其他方式。」

 



狗只能是寵物嗎?我們人類其實不太了解狗的社會與想法,很多人也覺得,台灣的流浪狗只能被人類憐憫。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協會專員陳懷恩:「所以其實能夠讓牠們每天出來透透氣,真的會比,會比關在(籠子)裡面好很多啊。」

白熊被主人拋棄,輾轉不同收容所,腳掌也被人類砍傷,但還是很親人,受傷之後再去信任,動物比人勇敢,白熊被選上要去南部工作了,在變成人類的寵物之前, 牠會先展現牠的勇敢、忠心與聰明。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協會專員陳懷恩:「而且大家看待牠們(有工作的狗)的方式會不一樣。」

白熊和牠的收容所同伴,要去去南部的海巡哨站當兵,軍犬預算被取消 ,台灣200多個海巡所,全要由人力巡邏,我們需要比人類更靈敏警覺的夥伴,牠們明明存在,卻被關在收容所裡等死,真的有點說不過去。

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專案負責人江昀雋:「我是職訓管理系,對我來說的話,狗就是同事,跟狗一起生活,然後讓狗認同我們。」

山上野草堆中間的組合屋,就是陳懷恩和江昀雋的辦公室,特別強悍聰明的,需要特別看護的,或者特別不懂狗類江湖規矩的,不能直接送去工作。福爾摩沙動物教 育專案負責人江昀雋:「牠是『中獎』,牠是我們這邊負責管狗,負責教狗的最高教官,虎斑坐下,牠叫虎斑,牠是中獎的助手,那通常我們高階的狗出來的話,牠 們會先巡視過整個場地一遍,每個地方牠們都會去巡一次。」

派遣的狗力也需要輪調,木星已經服勤,回公司休息一段時間順便教育學弟妹,剛出去時只會停、坐兩個動作,回來卻不知從哪學會一堆討人喜歡的把戲,站海巡哨要面對各種人和野貓野狗,與三教九流相處的能力,必須狗敎狗,才學得快又印象深刻。

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專案負責人江昀雋:「那通常的話,牠們的事情牠們自己會處理。」

這是威嚇,不會真的弄傷,連續被棄養3次的「王子」剛來這3天,按狗的階級是最低階,不能靠近人,從小跟人長大的「王子」,不懂這規矩,每次要黏人,就會被大哥們教訓,狗群在與人類共同生活時,有特別的規律。

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專案負責人江昀雋:「在我來的第一年,那個時候有一隻狗,牠叫小鈴,牠就是不管我講什麼,不管我怎麼敎牠,牠從來都沒有聽過,那而且牠還會咬人。」

並不是身為人類就會得到尊敬,江昀雋剛來這裡時,「同事」們對他擺酷,沒人正眼瞧他一下,狗眼中他階級蠻低。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專案負責人江昀雋:「所有狗 都看到我就轉頭就走,是職場覇凌嗎?嗯,對,如果牠們受傷的時候啊,有時候出去玩,天氣太熱,腳如果有破皮啊的時候,我幫牠們治療,然後我其實大部分的時 候,大部分的時間就一直在這裡,那時間長了,牠們看到我是一直在這裡的,我不是來玩玩就走的,牠們就會開始有不一樣的行為了。」

有狗正眼瞧他後,江昀雋還需要提升地位。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專案負責人江昀雋:「我如果把出去玩的時候,跑在最前面的狗帶著,在我旁邊的話,那小鈴都通常會比較聽話。」

與人共生的狗社會裡,最靠近人的狗,就是最高階的大哥,掌握這個狗規矩,江昀雋與陳懷恩開始塑造動物間的階級。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協會專員陳懷恩:「在海巡 工作的時候是不能有追貓咬貓的行為,那在這邊的話我們刻意把貓的地位培養,刻意往上培養,那就是要讓狗知道說,絕對不可以對貓有任何動作。」

因為去到海巡工作,除了要習慣被拴住,還要克制本性,不擅離職守去追貓,所以職前教育就要敎會它們,非我族類的高階異種生物,沒事不要去碰。福爾摩沙動物 教育協會專員陳懷恩:「到了海巡去站哨的時候,因為牠們第一有功用,第二海巡的哨所是開放的,那很多民眾可以看得到(牠們)。」

當然最終的去向,還是希望有人能把這些懂得守衛的忠犬當作家人。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專案負責人江昀雋:「Miko來,Miko,我們來到這裡的話是要,是在做移地訓練,那一般來講我們是要讓牠們先熟悉,牠們未來去海巡的工作環境。」

狼狗吉安,命運坎坷,被主人狠心棄養,才從收容所被領出來。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專案負責人江昀雋:「中獎!木星!」

兩隻高階狗可以鬆開牽繩,海邊散步,工作過回來休息的狗狗,因為服役期間與人親近,得到尊嚴與自信,回公司來,在狗群中的階級自然提高了,但木星和中獎,還不是公司狗群中最大咖。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專案負責人江昀雋:「中獎!中獎來!」

 

這位大姐,從繁殖場被救出來,11歲的Miko,才是現任的狗王,她可以管其他的狗,可以靠近人,身材比別狗小5、6倍,她完全沒在怕。福爾摩沙動物教育 專案負責人江昀雋:「當一個狗群3隻狗以上,在一個開放空間的時候,牠們會有一個領導者leader,然後中層跟低層。」

狼狗吉安最大個,現在是狗群中最低階,有點害羞畏縮的牠,正在觀察學習,只要學聰明、練大膽,以吉安的個頭,未來她在職場上可是前途光明。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專案負責人江昀雋:「木星!中獎!」

流浪的狗生,終於要開始新的階段,小黃、小白、小黑,搭車南下接下新工作,依照保護動物工作合約,海巡狗工時也有限制,每個哨所因此需要2到3隻,互相輪班,前輩已經在這裡等新同事來,當然也有日子過得好的前輩,從身材看起來,伙食很不錯,心情也不賴。

1/5的海巡狗,在服役期間表現不錯,阿兵哥、替代役男、附近民眾越看越喜歡,最後就從協會轉到新主人手上了,狗狗能得到更多人的寵愛、關心,是動物教育協會最想看到的結果。

米克斯像抽獎,每隻長得都不一樣,但共同點是,在自然中生活的能力,感應、警覺和付出感情的勇氣,都比人強。福爾摩沙動物教育協會專員江昀雋:「牠們只要 一看,看你這個人,或聞味道,牠們就知道人的情緒是什麼,可以把牠們從收容所裡面帶出來,然後讓牠們去延續生命,這部分是比較,讓我覺得比較有意義,也比 較有動力的事,最辛苦的部分就是剛剛說的,總是會有人來偷狗啊,毒狗啊,自己能夠踏踏實實的為牠們做這些事情,就是最開心的事情。」

夢想開始還不太久,但當初沒人想到,與流浪動物保護毫不相關的公部門,海巡署,可以讓計劃成真,養一隻工作犬,一年只要4、5000元,當你需要忠心的守衛,需要另一個生命,給你守護和關心,別忘記這些狗狗,牠們也需要你的關心。http://news.tvbs.com.tw:83/entry/543054



RivaGreen山林水草 - 張素秋黃凡 母女的養豬革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新世代剩食傳說 - 食物募集志工巫彥德朱冠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