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4/07/28

電影導演趙德胤 - 緬甸少年實現電影夢


 

 

 

 

 

 

 

 

 

 

 

 

電影導演趙德胤 - 緬甸少年實現電影夢

 

 

新片記者會在小吃店裡舉行,泰國緬甸雲南的料理,恰似趙德胤的背景。

電影導演趙德胤:「這個椒麻雞…。」

應記者要求,用雲南話介紹桌上的菜,等下還要上街,向鄉親介紹自己的新電影。電影導演趙德胤:「因為我緬甸來的,所以大家比較希望,把我帶回到緬甸那個東西去做去寫文章,什麼都比較好弄,但對我來說我沒有分耶,我沒有分那條是緬甸街,也沒有住過那裡。」

在出生地緬甸,華僑子弟趙德胤家境困難,貧窮讓5個孩子都必須早早離鄉謀生。電影導演趙德胤:「來台灣16年,住校住了11年。」

他沒想過到了台灣讀書,後來會成了導演。電影導演趙德胤:「所以我選擇來台灣,其實很像是中樂透。」

一起長大的朋友,一直合作的演員,在台灣,趙德胤已經有他的死黨,3部作品都在國際影展備受矚目。電影導演趙德胤:「來台灣已經那麼多年,某個程度上,也就是裡裡外外你就是一個台灣人。」

16年前,很會讀書的趙德胤通過考試,帶著父母辛苦借來的200美金來台灣求學。電影導演趙德胤:「16歲你就出來,來到台灣,你直接的選擇,其實是沒有 任何害怕的,因為你已經有心理準備,你知道說大家都說,去台灣你要能吃苦,快樂得不得了,因為你很興奮,你覺得,好,我今天終於可以去台灣打工,來為家裡 減輕一些負擔,可以改善家庭,甚至改變命運,你曾經幻想,你就是要賺200萬台幣,回家蓋房子還債,那個就是我的目標。」

電影導演趙德胤:「其實一個人,如果離開你的家鄉,或離開你的過去比較親密的東西,只要你離開,你可能就一輩子,再也回不到原點了。」

因為求生存,一家人分散亞洲各地,每次有機會回家,趙德胤都有很多感觸。電影導演趙德胤:「因為時間或空間把你們隔離,你回去,那個親情薄弱了,但是它的薄弱,並不是代表他(親人)真正不愛你,或你不愛他。」

想家,但永遠找不回過去的情感原貌,心裡的惆悵說不出來,卻想要被理解。電影導演趙德胤:「這個東西就不是一個我在講什麼場面話,是真的如果今天,我沒有來台灣,沒有這一段考上台灣試,來台灣,那我覺得我不知道在幹嘛,搞不好在緬甸,像我電影裡面的人物(販毒)。」

所以現在的趙德胤,在兩個家鄉中間來回,緬甸有他捨不得的家人,而台灣是栽培他,讓他能繼續說故事的地方,窮到用牛換摩托車,載客維生的年輕人,被賣到中 國,卻又獨自回鄉奔喪的女孩,兩人合作冒著生命危險,運毒賺錢,這些台灣安逸環境中不會出現的情節,在緬甸卻是常見的生活場景。電影導演趙德胤:「整個拍 完之後當然會有些遺憾,因為你是偷拍,你沒有打燈,就少了很多電影影像裡面的細膩。」

16歲就離開家到台灣,第3天就開始在工地打工籌學費,抗壓性和要求自己,對他來說是生存必備。電影導演趙德胤:「你清楚的要知道,我的這3部作品,不管別人怎麼誇獎,裡面有明顯的缺點,你自己要知道。」

 

直到現在,趙德胤的生活還是實際為重,本質重於裝飾,充滿藝術氣息的屋裡,家具多半是撿來的,巧手改造,有什麼料炒什麼菜,他知道一切困難都要淡定冷靜應付,過得去以後就沒在怕。電影導演趙德胤:「並不是我故意要省(成本),今天是沒錢可以用,這個很重要。」

拍了3部片,每部總成本都不到台幣100萬,台灣電影人常喊窮,趙德胤卻造奇蹟。電影導演 趙德胤:「但是你試過,找不到這麼大筆錢,你可能只有3張機票錢,只有一台相機錢,你忍不住了,你還是去做。」

回家鄉拍了3部電影,在12個國際影展獲得好評,但是回家鄉拍電影,全得偷拍,現在要在緬甸申請拍外資電影,根本不可能被核准。電影導演趙德胤:「因為那 種個人欲望的表達,訴說的欲望,紓解的欲望要表達出來,大過於現實上的限制,我們是類似偷拍,去找了兩層樓的制高點,在車站上面,讓男女主角混入人群來演 戲,然後我跟著男女主角,用電話遙控攝影機,收音就全部無線收音,很像拍間諜片,你拍攝之後發現,有人開始去告密,軍人開始來,警察開始來,然後當然你必 須停止拍攝。」

裝成遊客,想好撤退方案,生活敎會這個華僑孩子,冷靜面對困難,一切努力為了說出旁人難以理解的感情。電影導演趙德胤:「拍完你就很舒緩了。」

把故事說出來,說到大家能理解、能感動,就是他最原始的動力,很多人抱怨台灣,但趙德胤走遍亞洲,仍覺得台灣讓他幸運、讓他珍惜、讓他愉快。電影導演趙德 胤:「(在緬甸)因為貧窮,因為你感覺貧窮人都會被歧視的那種憤世嫉俗,來到台灣被改變了,也沒有了,因為台灣你覺得,它是公平的,這個社會是公平的。」

家鄉一個富裕朋友,託趙德胤在台灣買台攝影機拍婚禮,但當時緬甸政治緊張,機器寄不回去,趙德胤「代為保管」,就在台灣幫人拍婚禮、畢業典禮賺點外快。電影導演趙德胤:「你已經有成就感了,你當然會幻想說,好,那我是不是不要去工地了,我慢慢的靠這個東西維生。」

聽教授建議,用自己最擅長的工具,做出與眾不同的畢業製作,一個緬甸華僑眼中台灣的賽鴿文化,離開「家」不斷奔波的鴿子,也有心情。電影導演趙德胤: 「(台灣)這個土地跟你的磁場很合啊,第二天去(工地)打工了嘛,然後你就覺得,太好了,1200元已經是緬甸那時候5萬塊了,我家已經可以吃2個月了, 當然中間間接的直接的有老師有教官來幫忙你。」

教授幫他把短片推介到國際影展,廣告公司找上門來,讓他有了工作,剛到台灣時,初見的朋友借他2000元,大大小小的幫助,趙德胤到現在都記得。電影導演趙德胤:「這個人不借你錢,你一個小問題就變成大問題,你種種的問題越來越多的時候你會崩潰的。」

記得細節,熬過壓力,也不忘記感恩,趙德胤剛來台灣的窮日子苦中有樂。電影導演趙德胤:「學校的圖書館,就是它裡面有很多書,那些書是我小時候,是你在緬甸一直一直夢寐以求的,不得了,學雜費減免,然後有獎學金,同學老師開始佩服你。」

 

在貧富懸殊,財富為重的緬甸,這些事都不可能發生,投稿校刊還有稿費。電影導演趙德胤:「我為了那個獎金,而逼自己去寫作,但是因此讓我跟文化跟藝術掛上了勾。」

電影導演趙德胤:「其實導演只是在電影裡面,導演只是做了一半,導演講了故事而已,另外一半是觀眾,依他自己的生命經驗,在對你說的故事產生連結產生共 鳴,導演我覺得,導演這個行業,或電影這個行業,跟麵包師傅、跟工程師,跟任何一個路邊攤賣麵煮麵、做水餃都是一樣的,只是他的內容或工作方法有一點差 異。」

不亢不卑,用工作機會說心裡感情,趙德胤還是充滿珍惜與感恩。電影導演趙德胤:「(拍電影)就是一直想讓你去恢復到小時候那種純真,或跟家人的那種親密, 或跟土地的那種親密,你想恢復到那種感覺,或把你恢復到那種純真,或你懷念那個美好,實際的現實是不可能的,所以唯有透過藝術、透過電影來表達。」

漂流除了悲傷,還能造成別的結果,比如趙德胤就變成了一個說故事的人。電影導演趙德胤:「(拍電影)第一個目的一定不是賺錢,表達自我或想故事一定是導演最初的目的。」

從一無所有到現在,趙德胤非常明白,人絕對不必因為錢不夠就感到卑微。電影導演趙德胤:「其實很像你在心中,壓抑很久的一個故事,或一段很想講的話,我現 在跟你講了,然後 居然跟你溝通的這群觀眾也了解了,然後世界各地不同國家的人也接受你了,也能理解你的故事了,這個時候你很舒服,你就覺得那我心裏的話講出來了。」http://news.tvbs.com.tw/entry/540497



焦恩俊林千鈺婚紗照 - 林千鈺情歸焦恩俊 9月完婚←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Julya Johnson - 氣象主播Julya Johnson胸前太雄偉遭到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