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4/07/28

有機茶 余三和 - 種有機茶護土地


 

 

 

 

 

 

 

有機茶 余三和 - 種有機茶護土地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

清晨,在坪林山上的茶園,這片通過有機驗證的茶樹,因為不施化肥、不靠機器,只能保留人工摘採的古法,採茶婆婆一邊摘著嫩綠,歌聲也迴盪著,採茶歌唱著喝茶的好,茶園主人余三和是種茶人家的兒子,但他年輕時,可不覺得種茶好,早早離開了茶園,到都市裡賣茶。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年輕的時候,當時想說,來坪林看茶葉,其實近也是關係,有的時候他們發現說,我們看上的茶,他們農友都會覺得說,這個好茶拿去比賽,所以慢慢讓這個想經營包種茶的店家,會覺得說好茶你們都拿去比賽,那比較差一點的茶葉我們要賣給誰呢?」

老家坪林種茶、參賽是多年風氣,但得了冠軍茶美名,容易被哄抬炒作,買進成本太高,不賣好茶,消費者又購買意願低,余三和想著,消費者心態可能貴遠賤近,所以,在台北賣茶二十年,賣的幾乎都是南部茶,反而不賣老家坪林茶,但茶行生意還是愈來愈差。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我發現說,幾個同行,他越敢吹噓越敢講語助詞,講得很好聽,講得冠冕堂皇的人有生意做,像你,你實實在在的說這個茶葉兩千五的 價值,超乎你想像的價值,但是就是要賣你兩千五,但是就是很困難,你要說這個茶葉價值六千,我賣你兩千五,他的興趣就來了。」

落寞結束茶行,余三和反省,生意是敗在他不懂得行銷話語嗎,他的結論是,好茶不怕市場考驗,與其到處批茶來賣,不如自己種出好茶,去學有機栽種,才知道要提升茶葉品質,就要培養地力,坪林老家爸爸留下的茶園,成了他人到中年回鄉的新契機。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你看我們的隔離帶,留到這裡,這一行,都還是隔離帶,種了紅玉的茶苗,那那邊種了桂花,這裡我們完全不採收,就是當隔離帶。」

想通過有機驗證,土地要先經過三年轉型期,余三和回家種茶,這是第六年了,依然小心翼翼,怕緊緊相依的隔壁茶園噴藥,臨田汙染,種了不採收的桂花、茶樹,當天然屏障,看似不起眼的小草,也深埋在土壤裡護衛茶樹。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像這個草,除非我們要採茶,或是說草,它要開花的時候,我們才會來割它,不然平時我們是像這種比較低小的草,我們是不會來動 它,只要它不影響我們採茶,我們還是跟它跟茶園共生,你看這個草有多少好處,因為它,因為這個草的關係,它可以把這個土壤都抓住了,而且人家說天生我材必 有用,一枝草就會一點露,它的草可以涵蓋水分。」

但沒辦法的是那些把茶樹啃出一口口,數不清擋不住,天天來造訪的小客人。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你看一直吃有沒有,好漂亮,有沒有。」記者:「你都請 大家吃,這樣你損失很大耶!」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不會,因為這就叫生態,你要生態平衡就是這樣,你要尊重牠,因為這是牠的家,不是我們的家,我們 是為了要種點茶,這個大自然是牠的家,所以我們一定是尊重牠,這樣生態才能達到平衡。」

沒有噴藥、強制殺蟲,是為了土壤,也因為這幾年下來的觀察。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有時候我們有刻意要去防治牠、去捉牠的時候,牠反而會產生一邊逃命,然後一邊產卵,反而蟲害的密度會更高。」

茶樹枝上掛了一串避債蛾,剛從自己用樹枝築的巢裡爬出來覓食,為了讓茶園裡有生態平衡的和諧,余三和種茶,還種出了另一個樂趣。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避債蛾,我們通常來觀察牠,九點到十點的時候,我們常常說牠會出來吃早餐,九點到十點,牠一定那時候會出來吃。」

觀察物種、紀錄生態,幾年下來被視為環境指標之一的保育類動物翡翠樹蛙也出現在茶園,余三和特別申請了繁殖水桶,等待過些時日,這群珍貴的小嬌客破卵而出,牠的胚胎牠差不多十天左右,牠就會孵化,然後孵化變小蝌蚪以後,流到這個水裡面。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樹蛙棲息與水質清澈密不可分,這就是余三和要種有機茶最大的原因了。」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那個是芒草,它芒草有侵略性,所以 就把它除掉。」

洪美代是余三和有機茶產銷班的班員,手上一把小鏟子,烈日當頭下除草。有機茶產銷班班員洪美代:「這個鐵杵可以磨成針,這個有機,就是這樣,就是要慢慢慢慢來。」

十年前,在小學教書的洪老師,從台北退休,搬到坪林,她住的透天厝就在茶園旁。有機茶產銷班班員洪美代:「我們這一輩子,從地球上食衣住行,各方面真的是 從地球上取得太多了,那我也思考過人生下半場,能做些什麼事情,那我就想到說,我如果說在坪林,有多一塊的地給我的話,我一定不讓化學的東西進入我的 地。」

與茶園一條小路之隔,流動的溪水能不能常保清澈,更讓她在意。

有機茶產銷班班員洪美代:「因為我這個(茶園)離北勢溪太近了,就是我們的孩子在山下,就是喝這個水,這就是直接流到翡翠水庫。」

自己的孩子、曾教過的學生,都在水源下游生活,所以,當成立有機茶產銷班的余三和,找到在溪邊種茶的洪老師,余三和用他的理念邀請洪老師一起加入。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我們這裡的地理環境太重要了,就是說翡翠水庫的上游集水區,整個北勢溪流下去的水通通到水庫裡面,那我們旁邊茶園的耕作方式, 如果是噴藥,像這塊田,它一噴藥散發出去的空氣中,馬上就落到溪水上面,或是說施了化肥以後,要是下起雨來,馬上流到水裡面,馬上跑到水庫裡面,也會造成 水庫的優氧化,所以由於這一塊,我們就希望說,這個水域旁邊,溪流旁邊的茶園,早日把他說服這個農友,早日做有機茶。」

用種有機茶保護水庫,兩人志同道合,洪老師立刻加入產銷班。有機茶產銷班班員洪美代:「還希望多說服一些溪邊的茶農,我們不要說很強勢的,立刻馬上希望他 加入我們的行列啦,那就是先讓他喝喝我們的有機茶,在聊天的當中,那因為畢竟我們以前是教書的,總是講起來是,這個嘴皮子比較會耍,我也跟他講說,我們如 果種有機的,我們把我們的茶園,雖然很難顧,但是我們顧好一點,那個茶也像班長講的,茶的質量質會比較好,那我們有機茶的價錢也會好一點,那我們就不必說 以量取勝,我們朝精緻農業,那我們以質取勝。」

其實,余三和成立有機產銷班後,像洪老師這樣,有志一同的少,需要說服的多,所以,還得拋出些優惠條件。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我們找到小區塊,跟我 們合作,就是他負責管理,我們幫他做、幫他賣,他只負責管理茶,然後,我們跟他契作、我們幫他採茶、幫他賣茶、幫他製茶,有的農友,幾個就跟我們合作,就 開展起產銷班來。」

茶葉採下後,就是一連串的製茶步驟。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因為剛採回來的,它含水分多,現在靜置,在室內放一陣子,它水分流失一部分,來的時候,再來曬,就不會曬傷了。」

日光萎凋是茶葉的日光浴,幫助發酵,也讓紫外線消毒殺菌,余三和沒用機器烘乾取代,用來盛著茶葉的,也是天然材質。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它長得很辛苦,量很少,但是我們希望它回來最舒服,想像那個躺在(塑膠)蓬布上,又熱又悶又不舒服,然後,你躺在這個竹片上,當然是舒服很多。」

之後,得靠機器平均揉捻,這也是當初許多茶農不願意轉做有機的原因之一了。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他們第一個就跟我講,我們家裡種那麼多的不是有機的茶,做有機會污染到,而且,這樣做他們也不願意,因為家裡的空間不是很大, 你有機,肥料要另外放一個地方,然後機具要另外清洗,而且他們最擔心是通路問題,做一做不知道要賣給誰,因為有機的耕作方式,量比較少,成本比較高。」

除了製茶機具,必須把有機茶和一般茶分開處理,避免汙染,為了通過有機認證,還要把製作過程,詳實紀錄。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因為我們讀的書也有限,認識的字也有限,很多字我們要寫的時候,都還要去?查看,所以說在整個有機驗證,我們台灣的有機檢驗是 很嚴格,要寫很多資料,比方說茶園的土壤要檢驗、茶菁要檢驗、茶也要檢驗,要做工作日誌,要做生產、紀錄,要做銷售紀錄,然後,回來要加工過程,你賣給誰 都要登記起來,你怎麼加工、做了什麼茶、採了多少茶菁,包括什麼,你施了什麼肥,每一個環節你都要做的一清二楚,剛開始,我們找很多人來幫忙,找很多義工 來幫忙他們寫喔。」

等到終於依照要求都做好,專業公司來驗證時,可又惹惱余三和的班員了。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有時候驗證公司來,可能他們作業員來,他們有時間有效益的因素,那他們可能會直接切入主題,會跟農友說,你這個不行,你這個不 行,那農友聽了會說,他們農友就說,我也不是很願意做,要不是班長來跟我鼓舞跟我催促,我還不想做,你來,好像這個不行那個也不行,那我們要怎麼做才行, 我們已經那麼辛苦了,然後做了一點茶葉通路,也不是很好,也不是可以賺到很多錢,為什麼那個不行那個也不行,那我們乾脆不做了。」

就怕好不容易才轉做有機的農友放棄,余三和得居中協調,和農友驗證公司兩邊溝通,也還好,他生長於此,知道該怎麼在大家浮動時,放低姿態、穩定人心。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因為我們這裡村莊,農村的生活就很儉樸,然後,他們就很愛面子,你叫他損失一點,然後有面子,他們都願意做,你叫他說你有一點 利益沒有面子,他們不會去做沒有面子的事情,所以我們還是會從這一塊去把他引導過來說,沒關係,你如果做一做,你現在不做,人家會笑我們,笑說你看有機做 一做,做不下去了,人家會笑我們,所以我們還是覺得,我們還是再努力幾年看看,也許,我們過幾年,大家會稱讚說,你做有機,你是很前衛喔,你是很有思想 喔。」

余三和六年多的奔走,有了成果,坪林多了兩個有機茶葉產銷班,總共二十多位農友投入,這和揉捻好的茶葉,需要經過發酵、靜置的等待一樣,急不得,但得順勢而為。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之前,我有噴水的發酵紅茶,都四個鐘頭至六個鐘頭,我就可以乾燥,現在我們不做噴水這個動作,讓它自己發酵,順著它走、觀察 它,它雖然乾,但是它慢慢發酵、慢慢走,六個鐘頭、八個鐘頭,甚至十個鐘頭,我還有做過二十三個鐘頭的發酵,我們發現說,只要你耐心得等著它,它還是可以 發酵到位,而且,它發酵的味道跟原有的乾韌度跟飽足感,跟後韻、喉韻,沒有那個給它那個水,反而發酵出來的茶葉更棒。」

如此發酵烘乾後,做出天然櫻桃紅般的紅茶茶湯,淺綠淡雅的綠茶色澤,就是與萬物和平共處最好的收穫。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別人不願意做的,我們覺得對,我們還是堅持要去做,因為,我們有領頭羊的作用,如果別人願意做,我們就讓別人做,我們再去做另外別人不願意做的事情,但是別人不願意做,是對的事情、應該做的事情,我們就要去做。」

從回家種茶,把喚起農友們一起種茶、護水庫,當使命感,下一個階段要連山山水水都一起保護,余三和也已經開始試作。

有機茶產銷班班長余三和:「這都是茶喔,你不要想說這是芒草園是荒廢掉的,這個是我們的寶喔。」

草比茶高的是天生天養的野放茶,春、秋才割一次草,余三和打算從這片小小山坡,把人對作物的關係重新定位,他希望證明與萬物和諧,減少人為耕種的掠奪與強迫,大自然就會報以農人豐收,土地豐厚。http://news.tvbs.com.tw/entry/540496



苦瓜伯的白鑽石 - 陳勝利 屏東萬福蔬果生產合作社←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英國媳婦AMY創業記 - 老闆鄧子翼&老闆娘A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