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4/05/05

遠征男兒深情料理 - 工藤 黃婕瀅


 

 

 

 

 

 

遠征男兒深情料理 - 工藤 黃婕瀅 

 

遠征男兒深情料理

廚房裡穿著一雙能聯想起家鄉木屐的日式夾腳拖,陪著中年的工藤茂巳,落腳台灣1年半了,原因是為了陪太太黃婕瀅,回故鄉定居,還不太會說國語,只有料理, 是不管身在何方,最熟習的歸屬,過去大半輩子,廚房一直是工藤的天地,足跡卻天寬地闊的,從10多歲離鄉到大阪學法式料理,在東京飯店工作7年後,徵選入 軍事基地硫磺島負責伙食,一待17年,之後最遠又外派到南極1年,成了日本探險隊員的料理長,幾乎是長年四海為家,所以更懂得出門在外的隊員們,思鄉情切 需要安慰。

餐廳老闆娘黃婕瀅:「在硫磺島的話,因為他在那邊17年,那硫磺島的話,也就是來講,也有點就是所謂的與世隔絕,那邊就是他們的一個軍事基地,所以一般閒 雜人等,是沒有辦法能夠進去那個地方的,所以那有一些就是新進的人員,去到那邊的時候,會更孤單,會更想要家、想家啦,或是想吃的東西,所以他能夠去體會 這個心情,到了南極的時候,所以他會比前幾屆的人,更能夠去體會說,這些隊員他想要的是什麼。」

在異鄉想的,就是充滿家鄉味的料理,蛋白和鹽打發後,底先舖成一尾魚的形狀,魚肚塞了蔥薑提味的鯛魚,要被整個包進蛋白裡,等待凝固成型,就像一尾,被白 雪冰封住的鯛魚,要用鹽烤出魚鮮。餐廳老闆娘黃婕瀅:「這個是在早期的時候,算是一道鄉土料理,那因為以前的話就是沒有冰箱,所以就靠鹽來去保存魚的鮮 度,所以他會有產生這道料理出來,那現在日本的社會當中的話就是說,有喜慶的事情,有值得慶祝的事情的時候,就是會有出現這道料理。」

魚出爐後,槌子敲開,外表的土黃色,一尾博多鹽烤魚,黃婕瀅聽先生說過當時在南極,這尾魚曾讓隊上成員印象深刻。餐廳老闆娘黃婕瀅:「這在南極的時候,他 在日本過年的1月1日這一天,他做了這道料理出來,當時很多隊員很感動,因為有的甚至說這道料理是有聽過、沒看過、沒吃過,那一天他讓他們嚐到了。」

要打點好隊伍裡的30張嘴,可真是不容易,當初工藤被選進南極探險隊時,黃婕瀅就感受到,在日本社會這種被當英雄看待的崇拜。餐廳老闆娘黃婕瀅:「小學的 教科書裡面都有教,就是教他們報導就是,南極這邊的事情,所以他在他小的時候,他就是就有個夢想就,他說希望有一天,他能夠到南極去,那這個在我們週遭, 甚至鄰居,甚至我去買菜,所有的人就是知道說,他被選上越冬隊的隊員的時候,都、大家都很與有榮焉,就是覺得說真的是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因為隊員都是一時之選,要到冰天雪地的世界探險,隨行料理長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拿出手藝,讓大家吃得好,畢竟一趟南極路途遙遠,出發時得先飛到澳洲,再 坐1個月的破冰船才能到達,所有食物都是一次帶齊1年份,更不能天天都讓大家吃得一成不變,進而生厭。餐廳老闆娘黃婕瀅:「情緒都會有嘛,有人就是直接看 了掉頭就走,如果今天不是他所滿意的東西,他看一下掉頭就走,甚至吃兩口,筷子一擺就走,所以這樣子的時候,他就會就是說,會去一一的去問他們,是今天哪 裡有不對的問題,因為他這個人,他對料理,因為他覺得就是說,人離不開吃,人要吃的開心,人要吃的幸福。」

工藤深信,一頓飯會左右人的情緒,偏偏南極長年冰雪,物資缺乏,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食材用盡時,就得靠自己想辦法。餐廳老闆娘黃婕瀅:「那可是因為氣候 的關係,因為他們都是在室內,所以只能去種那個豆芽菜、種小黃瓜,那我曾經聽他講說,就是小黃瓜收成的時候,只有2條,可是30個隊員要吃,怎麼辦呢?大 家就只有分一片,一人一片,看到一個綠的東西這樣子。」

這樣的環境下,反而正好練就工藤的手藝,把各種食材和日式、西式的料理法,都試著在傳統與創新間,增添創意,先煎再烤的菲力,淋上的是醬油、奶油、味醂調 出的醬汁,加上常用在懷石料理中的山椒,又是一道跨界的和風洋食,總是在意外派隊員是否吃得健康、開心,黃婕瀅說工藤是個盡責的料理長,細膩藏在不多話的 外表下,其實工藤原是黃婕瀅隻身在日本開台菜餐廳的老客人,印象中這個客人很「悶」,每隔幾個月,一休假回日本,就拖著行李箱到她餐廳報到,而且長達10 年,還是身邊朋友看出端倪,不斷鼓勵工藤,向黃婕瀅告白。餐廳老闆娘黃婕瀅:「在那種狀況之下,自己是一個生病的人,不是一個那麼健康的身體,那我覺得、 我沒有那個資格,我沒有那個條件,去談這段感情或是,談一場戀愛。」

不敢回應這份情,因為一個人帶著孩子,在日本打拚多年的黃婕瀅,10年前被診斷出淋巴癌,那年台灣SARS疫情重,家人不放心她回台灣接受治療,黃婕瀅得 在異鄉撐著。餐廳老闆娘黃婕瀅:「因為,台灣還、媽媽還在,我不能讓她就是白髮人送黑髮人,然後我絕對不能讓我的女兒,捧著我的骨灰回來,我一定要好的回 台灣,那時候我是這樣子告訴我自己的。」

不幸的是,才做完化療,沒多久身體又出現狀況。餐廳老闆娘黃婕瀅:「大概8個月後的時候,我又第二次復發了,那時候都已經準備在寫遺書了,那自己告訴自 己,已經碰到了,我還是堅持著,我的那個原則,我一定要好起來,所以我化療的過程,吐怎麼樣子,我都吃,我不敢說,我吃下去再吐出來,我覺得說最起碼,我 有吸收到一些營養。」

每當沮喪、絕望、缺乏胃口,都是工藤用他的手藝,把蔬果、大骨等等,病中所需的營養,一一為黃婕瀅熬進湯裡,後來黃婕瀅日漸康復,工藤才放心去了南極,但 他人還在任期中,卻聽到日本傳來了311大地震的消息。餐廳老闆娘黃婕瀅:「因為那時候日本很危險的時候,311地震過的那幾天,他就跟我講了一句話,妳 去銀行把我的錢,全部拿出來,帶回家、回台灣去,那時候的感動,因為在地震過後的惶恐,我沒有想到說今天,他會這樣子來跟我講,就是說他願意人在那麼遠的 地方,擔心到我,甚至我們講個很現實的東西,錢的事情,他竟然會跟我講,因為他去之前的時候,他把他銀行卡、提款卡交給我,妳有什麼需要,妳去用。」

 



那一刻,黃婕瀅感受到,一個安靜守護她10多年的男子這樣的深情,錯過了今生難再,天災、疾病人生總無常,生命盡頭前,她要勇敢再愛一回,大地震後幾個 月,工藤任期結束,從冰天雪地的南極回到日本,兩人才完婚,那之後工藤問了太太一件事。餐廳老闆娘黃婕瀅:「因為我的身體是這樣子,那在日本的社會話,他 們會先做好生前計畫,就是會先買好墓地,所以,在那時候他問了我一句話就是說,當哪一天我走了之後,我要埋在哪裡,我說那當然是台灣,他就說好,他知道我 們一起回台灣。」

又是一份驚訝,因為才剛結束硫磺島加上南極,將近20年的外派,回到日本3個月,完全不會說國語的先生,要為了她想落葉歸根,再次踏上新的旅程,只是這次漂泊的工藤,有了黃婕瀅這個港灣,最大的心願,就是在太太的故鄉守護她安好。

餐廳老闆娘黃婕瀅:「他以前,所待過的場地,他的廚房是我們現在的,可以講說有10倍大,活動空間真的很小,那真的是,這方面真的是,真的是很委屈他,很對不起他,有非常大的落差,那可是我只能告訴他,就是說,以前那是你的工作,那來到台灣在這裡,這是我們的工作。」

 



雖然廚房小多了,對料理的堅持,還是那個南征北討,不容質疑的料理長。餐廳老闆娘黃婕瀅:「那在他的觀念當中,他是覺得就是說,能夠自己做的,就要自己 做,他絕不要是說去買現成的啦,或者是人家已經調配好的東西,因為這當初我曾經有跟他說過,那他覺得我是在汙辱他,真的,他甚至在裡面跟我生氣,講說那妳 去請別人來做好了。」

進了廚房,嚴謹依然,成了台灣女婿,工藤還有一個慎重的承諾。餐廳老闆娘黃婕瀅:「他那時候就有講啊,就是說,既然他跟我,當初來台灣,那這裡就是他的家,哪一天我不在的時候,那他也是希望,他也能夠在這裡,就是他所講的終老在這裡。」

一雙遠征的腳,決定要流連台灣了,向來認為,料理足以撫慰人心的廚師,如今多了深情做他最好的調味。http://news.tvbs.com.tw/entry/530370



iDragon 包子店裡世代溝通 - 楊啟政葉小蘋夫婦 兒子楊艾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劉邦禹品咖啡世界第一 - 劉邦禹獲2014世界盃咖啡杯測師大賽冠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