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4/04/21

太平生態農場 許瑞明 - 卑南山上的夢想家


 

 

 

 

太平生態農場 許瑞明 - 卑南山上的夢想家

 

 

卑南山上的夢想家

店家資訊:太平生態農場 台東縣卑南鄉泰安村19鄰540-8號 089-380389 許瑞明

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我請每一位志工老師,每一位志工老師都要幫我照顧好每一個小朋友,不可以單獨去上廁所,不可以單獨去買,不可以給他們買任何吃的、喝的,都不可以,除了要吃藥以外,其他都不可以買。」

聽起來真嚴厲,只是許瑞明從台東,帶了足足30個小朋友,到台北一日遊,不能不小心,還好大家還是玩興高昂。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哇,在動物園裡面可以坐車欸,對啊,來,快點,看一下,YA。」

今天逛木柵動物園的時間,只有3個小時,得要有些取捨,結果小朋友們沒要看貓熊、企鵝,倒細細參觀了本土動物區。

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VS.導覽人員:「第一個看到的就是山羌的展示區,那我不知道在哪裡,我們大家一起來找,我好喜歡山羌喔,因為山羌就是那樣砰砰,然後兩槍再補一槍,就變三槍,這是我們部落裡面。」志工:「許瑞明你會被B掉、剪接掉。」

這還算小意思呢,後來許瑞明更多玩笑,讓導覽老師聽得臉色發青,不是許瑞明愛搗蛋,他說,跟部落孩子談保育,不能用一般方式。

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我們在做生態的東西,有時候你不能直接去談,他得要去打獵才有食物,你不能斷了他的食物,但是你可以從保育他的下一代,如果他覺得 這山羌是可愛、嬌小玲瓏,哇,上次老師說牠好可愛,你看牠的皮毛摸起來好好,牠不是一個死掉的,牠不只是食物,牠是某種跟我們生活有連結的東西,這時候保 育就在他(腦中)生根。」

事實上,許瑞明覺得,把動物關在柵欄裡面,只是低階保育,自由地生活在大自然的動物,才真正美麗。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欸,等一下牠要盤過來了,牠會乘 著氣流,所以有一個,你看,喔,來了,這裡,欸,看到了、看到了,所以在動物園看到的,一點都不雄壯威武,因為牠沒辦法展翅,唉呀這個大冠鷲,牠就應該在 這麼開闊的地方。」

這裡是那些台東小朋友的家鄉,利嘉林道的山上,卑南語叫「大巴六九」(喇姆拉告)。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就是,試試看,就是,你試試看,所以翻成那什麼意思呢?翻成這個地方,很勇猛剽悍,這裡的人就是凶猛。」

凶猛是為了謀生爭地盤,跟人爭,甚至跟天爭。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很多遊客會進來說,欸怎麼滿山都檳榔,這個沒有辦法避免,因為經濟發展的過程當中,每 一塊土地都要被利用,所以我們過去可能會用批判的角度,來看土石流看經濟的發展,現在就理解,那個發展的過程中,它無可避免。」

不過,理解不代表要重複,現在許瑞明要闢新路。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下來的味道就不一樣,空氣就清新,心情不好的時候,就社區有很多悶的事情,跑來這邊就很舒服。」

不必所謂的開發,大自然本來就很好,山谷裡還有利嘉林道的寶貝,橙腹樹蛙。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我們有時候會帶一些環境教育的,不是一般遊客,就是他可 能針對,要認識橙腹樹蛙,他要來這裡,這些小朋友,我們希望他安全地下去,他有一條繩子,好過他到處滑、到處踩,會踩到一些不該踩的東西,一些植物啊什麼 的。」

真的不是每個人,身手都像許瑞明那麼矯健,等我們搖搖晃晃下了山坡,許瑞明進一步解釋,為什麼即使小小一棵植物也很重要。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這個呢, 冷清草,因為它就只能長那麼高,意外地提供橙腹樹蛙,在牠從樹冠層繁殖期下到地面,牠不會在地面跑,大部分的青蛙都會,樹蛙科的,包含翡翠、莫氏、台北, 牠們都在地面活動,可以的,橙腹樹蛙不下地,非常嬌貴,所以牠從樹頂樹冠下來到地面的時候,牠要在這樣的環境。」

不過,講到橙腹樹蛙那麼多次了,蛙呢?許瑞明說,這也是這個蛙另一個嬌貴的地方,牠們只在天然的樹洞繁衍下一代,每一次產卵數量也很少,所以我們這一趟撲空很正常,大自然裡的動物,本來就不是為展示用,許瑞明說,看到適合橙腹樹蛙生活的自然條件都維持著,就夠讓人開心。

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不是因為知道這裡很珍貴我們回來,而是因為回來後才發覺,我們就住在這麼珍貴的地方,可是我們卻不懂得善用自然資源。」

所謂「回來」,在台東出生長大的許瑞明,國中畢業以後就離家,去念海軍官校,從軍。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就那個時間很迷,就覺得要報效國家之類的,這個 年代恐怕很少人這麼做那個年代,也不是考不上學校,就覺得自己很想盡一份心力,那唯一我能做的是什麼呢,就把我的青春給了國家。」

只是大部分人之後,會盼著由國家照顧其餘歲月吧,許瑞明卻提前退了伍,放棄優厚保障。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如果你的未來一輩子就被框住,只能做這樣的情況下,那顯然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所以我決定做了一個小小的冒險,在那個冒險的框架下,還是有一些安全的保障。」

 



那麼,家裡,爸爸在半山腰的農場,就是安身立命的地方了吧,許瑞明卻也不打算走現成的路,事實上,他帶回家很多新想法,對爸媽來說是再一次叛逆。生態農場 主人許瑞明:「我退伍大概32歲,第2年、第3年,我父親那時候還在,他對我的訂價有問題,他覺得我的復育方式有問題,他覺得別人都應該這樣復育,養很多 的東西,然後人家來就是要看到這個東西,所以你要把牠展示出來,然後你的訂價策略,沒有人像你訂這麼高的,民宿嘛,就隨便住,隨便訂個價錢,然後薄利多 銷。」

改變家鄉經濟模式的構想,居然連爸媽都唱衰,許瑞明一度想離開,不是落跑,他相信有別的地方,可以證明自己。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我想去知本老爺飯店工 作,我要去做什麼呢?我要去做門房、開門,我的態度非常好,我的動作非常標準,我的熱誠,給我5年時間,我要把那個飯店摸熟。」

許瑞明那種說到做到的決志,爸爸是領教過的,而在爸爸讓步,讓自己接手農場之後,許瑞明一步一步打造貼心細節。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這裡看星星很棒,就一直看,看到流星一直流流流,流到頭都暈了。」

這是好天氣夜裡,躺在陽台上的享受,或者聽風、看樹葉,遠望山谷,美景無價,許瑞明說,還真虧當初有那麼一段,不被人了解的慘澹經營。生態農場主人許瑞 明:「沒有客人的時候,就是我可以,粗俗的叫大興土木,比較優雅的說法,是我要經營,就是我把我未來的客人或我的營收,放在更遠的地方,所以我看的就不 是,這1、2年的不景氣。」

只是,不管說是大興土木或是經營,不免想到其他一些地方,挖掉山頭,蓋水泥建築的景象,還好許瑞明並不是那樣。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這裡是海拔460公尺,460,跨進來以後,就是1000(公尺),就是我們去的那個地方。」

這裡是民宿主建築下方的一個空間,許瑞明沒多弄幾個房間多賺錢,倒是種了不少橙腹樹蛙的棲地植物。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我過去在水族缸裡面告訴小朋友, 這是橙腹樹蛙,牠的生長棲地10公尺高,然後在高大的樹林、樹冠層,沒人聽懂,因為小孩說,明明就在水族缸裡面,哪有甚麼高大的樹木棲地,所以我就布置 了,利用這個空間。」

不過再次提醒,這裡不是動物園,許瑞明並沒有特別去養什麼動物昆蟲,來娛樂客人,連日常活動中耗用的資源,產生的廢棄物,他都希望盡量融入自然體系。生態 農場主人許瑞明:「這個是專門給青蛙用,屋頂的雨水下來,就會送過去,所以環境教育就是要完全,它不是一本書 ,也不是一個課程,它就是生活的當中的,每一件東西都涵括在裡面。」

這當中也還是涵蓋一些生活樂趣的,走著、走著,經過露營區,還有泡腳賞景區。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這就是我的王國、我的樂園,梅子,我們就持續經營,我們讓它創造一些價值,不把它傷害,我們讓鳥來、讓動物來,讓這塊地不是只有我們在用。」

大家一起用的空間,人類自己要節制一些,這個梯子就挺特別,不佔位置,也兼顧安全。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因為你把它打開以後,它地上一個洞,本來沒洞的時候,大家走來走去,突然有洞了,一聊天忘記了,就往後仰就掉下去。」

而鍊條這般的巧妙運用,來自海軍艦艇,許瑞明坦白說,離開軍隊雖然是自己的選擇,他卻還好幾次夢到,自己還在船上指揮官兵。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潛意識 裡面,海軍對我來說,還是我所嚮往的,只是人生並不用花大半的時間,押注在那個位置,去證明自己可以,所以我換了另一個跑道。」

不同跑道,一樣認真,而且希望讓更多人體會到,把生活大小事認真做好,就能生出趣味,傍晚時,許瑞明都會領著大家生火燒水。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環境教 育喔,你跟孩子講很多東西,講減低石化燃料啊,減低什麼碳足跡啊,那個聽不太懂,可是撿柴火他有樂趣啊,帶孩子去森林裡面走一趟回來,拿到很多樹枝啊,燒 柴火,誰家可以讓小孩拿打火機去點啊,哇,火燒得越大,大人說你好棒喔。」

因為這樣大家就有暖呼呼熱水,可以洗澡、泡腳了。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喔,吳小姐妳太認真了,太認真了。」

其實是捨不得走,灰燼裡還埋著地瓜,漸漸散出甜香,而看著火勢被越催越旺,溫度計數字漸漸往上,成就感也跟著一度一度累積起來。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沒 什麼小孩愛去泡(腳),燒火比較重要,所以他在工作當中,一定要得到樂趣,這是職場的訓練,不應該是畢業以後學,他從小就應該知道這件事,那東西是生活的 訓練,他將來去到外面的社會,他就有謀生能力,我們都弱化了孩子的想像跟能力。」

還有一件事,許瑞明常掛在嘴邊的就是,先不要說不可能,下了決心一定成。工作假期志工李淑瓊(多多)VS.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這一個(木板)你也可以踩,要決心哪,齁,要是我還要拿鋸子慢慢鋸,沒有,因為妳沒有決心嘛。」

幫著把廢木板跺開的女生是多多,一早到現在,整理清潔,陪著客人的體驗活動,也張羅了不少事,不過她來農場是當志工,不只沒領薪水,反而她是繳了錢,換取 來許瑞明農場工作的機會。工作假期志工李淑瓊(多多):「你們會覺得說,我為什麼要花3千元,來受、不要講受苦、受難,對我來講是第一個,它符合我度假的 地區,就是在農場裡面,然後第二個是,它有包吃包住,你休假2天,你還是住在這個農場喔,如果你當客人來的話,一個晚上要1、2千元。」

原來許瑞明農場,幾年前就配合政府觀光單位,提供農場見習機會,然後漸漸演變成工作假期,別以為農場賺到免費勞力,許瑞明常把志工帶在身邊,大事小事都會 提點。工作假期志工李淑瓊(多多):「他就說,不是每個人來他都會收,他就是要看,他就說通常都是看自傳,他看介紹的,只要有一句話可以感動他,他就會 接。」

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我們在傳播善的種子,如果我們在傳遞是善的資訊、善的種子,良好的應對、良好的態度,將來不管他們回到職場,或他到他的社區,回到他的家庭,他都會得到一點啟發,嗯,我就、就多事嘛,我就是。」

許瑞明真的往自己身上攬很多事,這天山下小吃店,又幫他收了好幾箱包裹。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不好意思,今天沒有打扮欸,好,謝謝你,來,比較重,喔,比較重,還有一箱對不對?喔,這是什麼?書類、書籍。」

後來整理一下,還有些衣物 是許瑞明認識的、不認識的人捐過來的,裝箱以後,第一時間大家的愛心又散播出去。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依娜,我們又來了,拉漢,放上面喔,你要再看一下嗎?不要,喔,放上來好了,你再處理。」

拉漢可是部落頭目,資源分配,正是頭目的任務。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他幫我分到需要的人,不同的人,有嬰兒、有小孩、老人,送到這裡喔,那都送完了嘛?送完了,那麼快欸,我們這樣就、我們可以去摘菜嗎?可以、可以,隨便你們,隨便我們喔。」

不只菜隨便我們摘,還附贈塑膠袋呢,分享,也是部落的重要生活原則,而拉漢、依娜的房子,則是許瑞明揪團,幫忙翻修新蓋的。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你做了某些事情,它並不會帶來名位或什麼,可是你會開心會滿足,那一塊的滿足,是比較踏實的。」

 



許瑞明不太去提,自己幫了部落什麼事,反而再三強調,助人就會快樂,他有什麼貢獻的話,就是讓一些物質充裕的人,也有機會去享受那種快樂。生態農場主人許 瑞明:「志工不要以為他是來幫助我們的居民,欸我們改善泰安村,部落的弱勢,或什麼幫助獨居老人,這想太多了,幫你自己,最大的收穫是你,你來這裡,你因 為學習,你的付出讓你學到東西,你心靈得到滿足,這件事情是你可能要在外面,花很多很多的時間,花很多錢才會懂的,一個道理,你在這裡一個禮拜的時間,你 會知道,天堂,這就是天堂。」

不過許瑞明的天堂有個特點,就是行程很滿很忙,摘夠了菜,跟拉漢依娜告別,許瑞明又匆匆趕回農場,又是好幾大箱往車上搬,接下來這個地方,星期一到五的晚 上都要去報到。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這叫水泥巴拉冠,巴拉冠在卑南語的意思,是聚會所,可是它應該是茅草屋,可當年大家都想要蓋堅固的,所以後來才知道 這件事是錯誤的,他們後來還是爭取到茅草的結構,只是這蓋了以後就沒有用。」

不用未免太浪費,許瑞明把它整理成部落小朋友的閱讀空間,好多的書依年級分類,後面還有電腦教室,不過,這裡的家長們,大多無力顧及孩子放學後做些什麼,許瑞明也沒權力硬去把人押來,他得設計一些把小朋友勾住的活動。

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VS.記者:「18點45、50,(40),啊對,40,這比較重要,快點,(這樣來得及嗎),欸,可以。」

角落裡的這個麵包機也是募來的,等一下小朋友就可以一邊讀書、一邊漸漸聞到麵包香,讓他們感覺來這裡比去網咖好。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VS.小朋友:「去打網咖的,第一個、第二個,老師我沒去打網咖,老師我沒打網咖,打網咖的是那個。」

雖然許瑞明說,只要來一個孩子,他就覺得賺到了,發號施令的高中小哥,可不容許部落弟妹
浪費老師的心意,他自己也曾經徬徨迷途過。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我們就像一個避風港,就,我容許他在這裡,那以前我會生氣他的行為,可是後來我就懂了,那叫過程,通常我的孩子,過了青少年以後,他就願意跟我在一起,就會回到正常的應對。」

這不是來自什麼教養書籍的心得,許瑞明說,這些年來看過那麼多孩子,讓他學到,陪伴而不說教,才是最重要的事。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這個志工住台中,他 專程跑來擔任我們的環花東的志工,陪我們孩子騎了花蓮台東,這樣一圈266公里,所以孩子們有一天回來就說,欸,老師,哇,我們那時候騎單車好好喔,他就 回想起那個,然後我就說,可是我們現在的學弟妹,都不喜歡或是都不耐操,他就開始跟他們講,你不曉得那時候瑞明老師多兇,他多嚴格啊,哪像你們現在這麼好 啊,什麼什麼,那是他回憶的一部分,那他的爸媽沒辦法給他這樣的生命經驗,他的生命裡面,如果沒有感動,他這一輩子其實他做什麼事情都不起勁。」

不過想想,從農場經營到生態保育,到照顧部落的老人、孩子,許瑞明管得真寬,他自己也笑,有一度,村長鄉長還以為他要競選咧,並不是。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我小時候有過跟這些部落孩子的經驗,雖然跟我一起的孩子,都已經變大人了,可是我心裡面還有那個小孩的印象。」

其實在要求規矩的那個大人底下,頑童許瑞明也不時現身,跟大家玩成一片。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VS.小朋友:「哇,聞一下,好香喔,欸老師,你會流口水,不是我會流口水,哇你看這麵包膨到這樣,燙嗎?這,開玩笑,過來一點。」

時間算得剛好,小朋友的學習單差不多完成了,麵包也可以出爐。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VS.小朋友:「:「1、2,喔,快跑,老師要打人了,不聽話的就拿來烙屁股。」

這個超量堅果,黑糖麵包的香味,真是讓大家精神百倍,不過興奮中,該有的規矩不能忘。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VS.小朋友:「欸欸欸,我們的規矩是誰先,阿兵哥老師,你很久沒來了喔,然後再志工老師。」

許瑞明說,這並不是他特別創的什麼規定,部落傳統就是長幼有序,他不希望孩子們忘記,至於有幾個孩子其實沒吃晚飯,他也都清楚,總會找出他們值得獎勵的地 方,讓他們吃飽飽回家。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VS.記者:「好,我們終於要結束了,(哇,漫長的一天),我幾乎每天都這樣,(這樣啊),今天算輕鬆。」

足足忙12個小時,還說算輕鬆呢,難怪第二天早上,突然的一個空檔,許瑞明要發出感嘆。優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閒到看一本書看到睡著,喝兩口啤酒,然後 陽光曬到臉上,有點微燙 ,然後轉個邊,那是幸福。」在這之前,其實許瑞明已經下山一趟,把幾箱比較大人口味的書,送去一家安養中心,而這個空檔之後,許瑞明忙著採收佛手瓜,準備 午餐,好手藝,也是當年部隊裡學來的,加上好食材,陽光下吹著山風的午餐,很愜意。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流完汗以後滿身大汗,然後停下來,風一吹,好輕 鬆,那個輕鬆跟沙發上躺一天,或在家沒上班休息一天,或看電視一天,或什麼一天不一樣,我的志工都以為,台東的生活很放鬆,但沒想到比他在工作上腳步更加 緊,然後每天要趕這個趕那個,可是當他一整天忙完以後,他發現,今天過得好好,就他忙的是有意義,而不是忙上面主管的、長官的公司的業績,他那天的忙是為 自己,因為他自己想做這件事,所以他得到悠閒、得到快樂。」然後又是一陣電波吱吱聲,找許瑞明的電話真不少,不過,是他的快樂又來了,老同學有二手腳踏車 想要捐。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用鐵路運比較便宜,到時候把它包好,運來通知我,我就去火車站把它領過來,嗯,鐵路,不要用貨運,貨運比較貴,謝謝、謝 謝,感恩、感恩。」對於各界的協助,許瑞明總是無限感謝,後來知道,其實很多民宿旅客跟志工,看了也忍不住要問,這樣團團轉,難道要轉一輩子?生態農場主 人許瑞明:「我應該不會去設想,我什麼時候要退休這件事情,因為做這件事情,它並不是工作,它是樂趣。」而且許瑞明深信,他這樣堅持下去,會有更多人會想 來享受這樣的樂趣。生態農場主人許瑞明:「成就不用是我,成功也不用是我,他們去做我現在做的事情,就如同我的分身,就會有很多人在這裡做,所以等到有一 天我做不動了的時候,我會看著這些人,彷彿是我的背影,他們在做我想做的事情,那不是很好嗎?」說來許瑞明沒變,骨子裡還是當年那個熱血報國的少年,30 年過去,一樣是為理念為夢想,竭盡全力、不斷向前。(TVBS)



夢想遊園地 - 奉獻熱情玩具志工 - 夢想遊園地主持人林君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鄉土文學老師 鍾茂樹 - 友善農夫土地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