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4/02/24

免費吃可麗餅的夢想 趙鍵斌 黃仁鴻 - 可麗餅的幸福奇蹟


 

 

 

 

免費吃可麗餅的夢想 趙鍵斌 黃仁鴻

 

可麗餅的幸福奇蹟

 

 

食品業者趙鍵斌:「你跟他們玩一下,1個小時2個小時也好,他們就很高興,對他們來講,是一個難忘的記憶,這個記憶說不定會跟著他們一路成長到,成長到甚至到有一天她們走掉。」

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信念,想跟孤單角落的大孩子小孩子分享熱呼呼可麗餅,每個星期六,做食品貿易的趙鍵斌跟可麗餅老闆黃仁鴻,主動出擊拜訪機構。食品業者趙鍵斌:「你可能搬不動,來兩個壯男就可以。」

堅持「從無到有」組裝攤車,就像把整個商店搬進來,只為了讓所有院生感受免費吃可麗餅的夢想,真實降臨。食品業者趙鍵斌:「當我們把車子開進去,老師以為 我們是東西拿了我們就走,其實我們不是,就後面那個車廂就打開,東西開始卸下來,哇,那些老師都傻眼了,把一個攤子開始組裝起來,小朋友就開始尖叫,老師 都覺得不可思議這樣(微笑)。」

這間位在台南的教養院,是他們第三度來訪。食品業者趙鍵斌:「這3天有被老師罵的舉手?好,被老師罵的不能吃。」

可麗餅攤商黃仁鴻:「巧克力口味,好。」教養院學童:「謝謝可麗餅叔叔。」

可以點想吃的口味,攤車前一張張盡是充滿期待跟歡愉的笑臉。食品業者趙鍵斌:「他不知道爸爸叫什麼名字,媽媽叫什麼名字,甚至連自己名字都不知道,可是他記得住我跟黃先生的名字,他說,你是趙叔叔,我說那它呢,他是黃麗餅叔叔,因為他把可麗餅的黃叔叔叫黃麗餅叔叔。」

對所有院生來說,趙建斌跟黃仁鴻就像會變出幸福魔法的叔叔。可麗餅攤商黃仁鴻:「我們是小小的一塊餅乾,但是這個下午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很快樂的一件事情,就好像下午茶的時間,沒有想到會繼續run下去,但是我們今天到現在大概是三百五十幾場,今年是第4年。」

會做到3百多場,真是始料未及,4年前,還是上班族的趙鍵斌經常找一位當集合大廈管理員的朋友聊天,目睹到的這幕,給他莫大衝擊。食品業者趙鍵斌:「7點 多,怎麼總是有些小朋友坐在那個大廳,有些是在寫作業,有些是在幹嘛,都沒有人,好像大人都沒有人回來帶她們,原來她們是單親小孩,我從來不知道什麼叫作 單親小孩,不知道。」

 



才驚覺有爸媽寵愛,可以撒嬌,這種再自然不過的事,對許多小孩來說並不是天經地義,於是浮現出想陪伴弱勢孩子過年的念頭,卻不知能用什麼方式,二三十年沒 逛過夜市的他,被一個攤子前的人龍給吸引住,沒想到那股香氣開啟了生命的另一階段,更沒想到接下來認識的黃仁鴻,會成為並肩的革命夥伴。黃仁鴻:「妹妹你 要現在吃還是外帶?」顧客:「現在吃,再一個蜂蜜。」

食品業者趙鍵斌:「一群人在排隊,再靠近一點,你看旁邊有賣臭豆腐、蚵仔煎都很香對不對,可是就聞到這種香味,而且我走近一看,黃老闆那個餅有起士爆漿的時候,小朋友看到那個起士在爆漿的時候,發出那種尖叫聲,我覺得這個太有趣了。」

煎盤熱氣逼出嗶啵聲響,每個人的眼球不自覺得被牢牢吸住,他跟著買了生平第一次可麗餅,待到9點多快10點,終於鼓足勇氣。食品業者趙鍵斌:「不好意思, 我打擾你一下,我剛好有小筆的年終獎金,我不知道過年能不能請你跟我到台中幾個育幼院,我們去做給小朋友吃,我付你一點錢這樣,啊,那老闆說,他頓一下 說,不好意思,我過年有其他場次,我在觀光景點都安排好這樣,其實當時我有一點失望。」

對夜市擺攤者而言,年假期間是一年中最大檔期。可麗餅攤商黃仁鴻:「對啊,那邊的收入是很好,真的那邊的一天收入是真的很好,那這邊,(趙鍵斌)是說有價格(工本費)怎麼樣,但有時候是真的比不上那邊。」

黃仁鴻回憶,或許連續9次過年都沒休息的拚搏,累了,轉念叫住正準備離去的趙鍵斌。食品業者趙鍵斌:「可是我說,我的錢只有多少,他說沒關係,反正改變一下也好,可是黃老闆跟我講說,只有過年這個其他我沒有辦法陪你,我說好,可以啊。」

之所以選擇黃仁鴻,除了被小朋友期待的眼神悸動給打動外,還經過理性評估。食品業者趙鍵斌:「其實可麗餅他沒有用任何的油,沒有任何的油,它也不是炸的東西,他是這樣做餅,而且妳看他這個餡料,感覺就很健康。」

不是只憑感覺,他還探聽黃仁鴻接下來會去哪些夜市擺攤,足足跟了2個星期明查暗訪。食品業者趙鍵斌:「我看他這個清潔度夠不夠,衛生度夠不夠,做完一個可 麗餅,抹布多久洗一次,我還要檢查水桶裡面的水乾不乾淨,多久換一次,還偷偷的把他那個粉拿去化驗。」記者:「他知道嗎?」食品業者趙鍵斌::「他不知 道,讓小朋友吃起來拉肚子,我們也是過意不去,最主要是安心安全。」

原本只約定好5場,但孩子們的迴響超乎預期,還想繼續再有下一次跟下下一次。食品業者趙鍵斌:「叔叔,第一次吃到可麗餅,那有一天看到叔叔,妳會記得我, 會啊,他說,叔叔如果有一天妳老了走不動,我看到你一定會帶你過馬路,我會永遠記得你,即使你死掉我也會記得,小孩子這樣跟我講。」

食品業者趙鍵斌:「我跟他講,那做六日好不好,他說,趙先生不好意思,裡拜六都是他的大場面,我說,那不然先做一個月好不好,好他稍微說好,不然就先1個月看看,那第1個月之後,第2個月我又再跟他講說,再一個月看看。」

平常日黃仁鴻在夜市擺攤,趙鍵斌上班跟用空檔找名單,就這樣展開了,星期六送免費可麗餅的關懷之旅。可麗餅攤商黃仁鴻:「我帥不帥,帥,大家鼓掌一下,謝謝,大家新年快樂喲!」

可麗餅攤黃仁鴻:「好,謝謝謝謝。」院生:「不錯耶。」黃仁鴻:「有吃到吧。」院生:「有,好吃,讚。」黃仁鴻:「讚,謝謝!」

可麗餅攤商黃仁鴻:「只要看他們這樣很開心的這樣笑,就覺得也還是吸引你會繼續每個禮拜這樣子做。」

歡樂氣氛鬆開的何止孩子心房,也改變了他們自己。可麗餅攤商黃仁鴻:「最大的改變就是我沒有做這個活動之前,每天就想著怎麼樣去賺錢,怎麼樣去跑什麼活動,就每天去跑,(現在)我發覺(家人)夠花就好,不愁吃不愁穿,你不用要一直賺錢,要給她們很多很多。」

不再汲汲營營把利擺中間,尤其一趟榮民之家,見證人生無常,說不定哪天換自己需要他人的付出。可麗餅攤商黃仁鴻:「兩個院所的他們是同一個機構,一個機構 她是會跑會跳,下午那個機構是完全做輪椅、臥床,完全不懂的,失智啊,他們本來也是從這個院所搬到這個院所去,那就是一個人生的縮影。」

趙鍵斌則是找到人生的目標。食品業者趙鍵斌:「我好像找到我人生中,真的想做的事情,除了養家活口,你要生活之外,真的可以利用一些多餘的時間來跟大家結緣的事情,這不是結那些有錢人,富貴都不是,是結比較孤單的,都沒有人看到的一群。」

趙鍵斌vs院生:「春夏秋冬一天過一天,對妳的思念,為何沒離開我們的夢,妳跟我,作陣拿著一支小雨傘。」

可麗餅就像朝湖心丟的石頭,美好力量會如漣漪般擴散,感染了鎮日與院生為伍的社工。啟能庇護主任:「我很訝異,我一直跟那個趙先生黃先生講說,這孩子他以 前也從來不講話的,竟然今天會主動提出說,他要唱歌,然後唱歌還跳舞,讓我們的工作人員體會到說,做了那麼久的愛心,有時候會遺失掉,然後很多人還會想到 我們,然後大家把遺失的愛,趕快找回來。」

可麗餅抹上的醬料,其實是愛、溫暖跟勇氣,也曾柔軟了中途之家少年的叛逆心。食品業者趙鍵斌:「跟外面大哥在混,就被耍,刺那些卡通圖片,後來我就去跟他講說,你刺那個什麼鬼東西,他說刺青,我說,你以為這樣很性格嗎,他不敢講。」

用可麗餅當賭注,如果少年願意去除刺青,他們就再來一趟。食品業者趙鍵斌:「(可以)造就更多,你的同學可以吃到可麗餅,你要不要,我算到5,如果你不要就算了,因為我跟妳的緣分只有這5秒,我說,一二,他說好,我願意,哇,那個牧師嚇一跳,因為這個小孩子是很倔強的。」

周邊同事跟朋友聽了轉述故事,往往熱淚盈眶,他們成為資助這項活動的重要夥伴,甚至有醫師願意免費,幫有需要的人去除刺青。食品業者趙鍵斌:「看到更不幸 的小朋友,就是說,我們應該要更惜福,惜福外,可以把多餘的時間跟能力,只要拿一點出來,真的可以造就更多我們這個可麗餅活動,如果說到每個地方都像點燃 一個火,一個火,激起更大火花,我們可能可以連絡到醫學界,甚至媒體界,什麼都ok。」

成就善念的路上,也歷經過生死一線,像老天爺在考驗,是否有再往前闖的足夠勇氣。

食品業者黃仁鴻:「而且我們還有碰到一次,那個石頭剛好掉下來,在車子旁邊,剛好1mm的地方,差一點點就擊中了,(有一次)車子真的到,清境農場爬不上去,到武嶺又爬不上去,我想說,毀了,往後栽下去,那一定是萬丈深淵,那車子很危險,那時候我整路一直念阿彌陀佛。」

每過一關,也更加深了繼續前進的信念,而前進日本三一一震災,更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食品業者趙鍵斌:「那個同事就講說帶過去,就用可麗餅來關懷他們,一個愛心活動,我嚇一跳,這個經費很浩大,他說你不用擔心經費,我幫你想辦法,只要你能過去,我就開始連絡。」

但一開始透過幾個大型分會,也束手無策,不得其門而入,嘗試了一個月,就在想放棄時,剛好一個朋友牽線認識日本救災協會的人,才露出成行的曙光,但輻射又 讓他們陷入天人交戰。食品業者黃仁鴻:「剛開始要過去那邊住,心裡真的是很掙扎,每天電視上在播那些他們災民所受的那種輻射啊、爆炸啊,真的是很恐怖,當 然會怕,沒有說不怕的。」

食品業者趙鍵斌:「人都有一個善心,有些是外露,有些是隱藏的對不對,我把(黃仁鴻)隱藏有點久的善心,我們把它挖出來。」

長期投身關懷起的改變早就超乎自己想像,也超越對未知輻射的害怕,僅僅考慮兩天就決定出發,只是攤車得留在國內做生意使用,於是在1個月內製作全新一台。 食品業者趙鍵斌:「他每天去監工,他怕被delay,因為我們這個行程,我們還要在加上運送時間,因為從台灣到日本去,船運至少要10天對,這10天都要 算進去,這時間一直要壓縮壓縮,搞到黃先生有1、2天都沒辦法作夜市,怕日本人看不懂中文,我們專程把菜單翻譯成日文。」

 


當時正值酷暑,日本高溫動輒37、38度,由於災民實在太多,只好要求每人先拿一份。食品業者趙鍵斌:「(小男孩)他說他要巧克力,我說好,叔叔,我要再 一個籃莓跟草莓,我說為什麼,她說我要給我爸爸媽媽吃,我說叫你爸爸媽媽來排隊啊,可是他說,我爸爸媽媽跟車子都還在海底。」

那天是星期三,也是小男孩固定會去海邊的日子,趙鍵斌不自覺跟著男孩,看著才7歲的他,對著無邊無際的大海,傾訴無盡思念。食品業者趙鍵斌:「他就一直哭 說媽媽我很想念你們,其實我很孤單,大人叫我不能哭,我都不敢哭,我都不敢哭,可是我很想念你們,你們到底在哪裡,哭一哭,他又把右腳抬起來,他的鞋子面 向海邊,他說,你看媽媽,我會綁鞋帶了。」

一幕幕揪心場景不斷上演,後來前前後後,一共去了日本災區4次,但旅費是一大筆開銷,加上也希望可麗餅活動走得更遠,深怕哪一天沒有外援了,於是2年前, 趙鍵斌辭掉上班族工作,創業開設食品貿易公司。食品業者趙鍵斌:「說真的,我不知到創業是什麼,只知道說,做生意,錢水會比較活,有賺錢一定比上班族還 多,多個5萬10萬,這對我來說就夠了。」

創業的起點,是為了繼續可麗餅之夢,但創業哪那麼容易,被騙,重重跌跤都是商場常態,趙鍵斌慶幸說或許是老天眷戀,嚐到教訓,卻沒有賠到錢。食品業者趙鍵 斌:「我把他轉念,我覺得把我這個很不好,很煩,很低潮的想法,好,沒有關係,這是我學習不足,我把它放旁邊,那我這個時間我來看一下,台灣還有哪些障礙 機構,他們需要什麼,我打電話去問,如果一直陷在這種情緒之下,你什麼都辦不好,可能只會怨天尤人,甚至會萌生退意,我可能就失敗,我就中途而廢。」

做到第4年,幾乎跑遍全台育幼院、身障機構跟中途之家,趙鍵斌發現治標不如治本,想把觸角深入到監獄。食品業者趙鍵斌:「為什麼會有弱勢家庭,為什麼會有 育幼院,很多這些人的爸爸媽媽,吸毒犯罪,現在在牢獄裡面,養小孩子,絕對不是阿公阿嬤的責任,也不是社會的責任,是你爸爸該有的義務跟責任,你不能說被 關了就沒事,你不知道你小孩子在外面受什麼苦。」

食品業者趙鍵斌:「(受刑人說)妳們這個可麗餅,真的是打到了我,我認為說,一個可麗餅居然可以讓我有那麼多感想,我希望以後我的心,也可以跟妳一樣的單純,就像跟這個可麗餅這樣的美味。」

雖然不知道能做到什麼時候,只要還有氣力,就不想放棄,要把身上這份多餘的幸福,為下一個不幸的角落,點燃瞬間的花火。食品業者趙鍵斌:「我不知道下一秒 鐘我會怎樣,搞不好車禍或者猝死,都有可能,在我斷氣,我回顧想一想,我這一生還有點做,不是做,好像我有做過些什麼事情。」

這場散播愛與夢想的可麗餅壯遊旅程,步伐還在前進。(TVBS)



邦邦麵 - 連習宴「泡饃沾肉湯」 邦邦麵辣飄香←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樂沐Le Mout法式餐廳 - 首度躋身亞洲50餐廳 台中樂沐法式餐廳排亞洲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