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3/12/23

胡乃元 國際提琴大師 - 操場裡的國際大師


 

 

 

 

胡乃元 國際提琴大師

操場裡的國際大師

 

 

操場裡的國際大師 - 胡乃元 國際提琴大師

國際提琴大師胡乃元:「古典音樂講究的是室內音樂廳的迴響,對我們很重要,在戶外基本上聽不到回音,所以大家合作上頭,必須要更靠眼睛,不只是靠耳朵合作。」

這個樂團在室內排練、在室外表演,每年年底才成軍,但不倉卒,Taiwan Connection已經走了10年。胡乃元:「因為第一年開始的時候,我已經知道有一群音樂家,對回台灣做這個事情很有意願,那在一直到了2007年開始,我們又連結很多國內的音樂家。」

Taiwan Connection連結台灣,他們的場地是台灣鄉間國中、國小操場,觀眾就是當地的鄉親;古典音樂不應該是有錢人才能聽、能學,更不該只關在音樂廳裡, 從小學提琴,出國留學的胡乃元,揚名國際,也想在自己的家鄉找更多知音,當他回台灣,發現越來越多年輕人覺得古典音樂只是博物館裡的東西。

胡乃元:「其實我們只是應該說,讓音樂回歸到最自然(的狀態),但是這個問題在現在的社會裡頭,大家對古典樂覺得有距離感。」

 



他想打破這個鴻溝、架起橋樑。首爾愛樂首席小提琴黃鴻偉:「胡老師以前說過,如果聽眾沒有在我們的音樂會上聽到他們了解的東西,是我們音樂家的不對。」

黃鴻偉是韓國首爾愛樂首席小提琴家,與樂團內許多樂手一樣,從國外用年假趕回台灣,還有更多在台灣工作的音樂家,從北中南各地下了班趕來排練。胡乃元: 「國內的音樂家也有他們的辛苦,因為他們通常要在國內,在他們的工作上頭,比如說白天有些人在樂團工作,有些人是在學校教琴,然後他們必須要從各個地方跑 到台北來排練,像這個樂團裡頭不少從高雄、台南、台中(來),要搭高鐵來回的。」

當排練開始,樂手們眼神交錯,我們才發現,這個樂團沒有指揮,今年他們要演奏相當困難的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胡乃元:「那剛開始的時候包括像國內音樂家,很多以為這個總監(我)是不是瘋了。」

沒有指揮也是Taiwan Connection的傳統。胡乃元:「他們害怕可能一舉就毀掉這個音樂節,會失敗。」記者:「就太冒險了?」胡乃元:「對。」

停下來討論,再開始,每年年底的相聚,就靠這幾次短短的排練磨練默契,靠著平時各自累積對樂曲了解的功力。首爾愛樂首席小提琴黃鴻偉:「挑戰因為沒有指揮告訴我們要幹嘛,所以我們很多時候,大家的想法是不一致的,可是這也是音樂,更有挑戰性跟更能感動人的地方。」

 

胡乃元:「因為我覺得在台灣聽音樂,大家習慣看一個明星式的音樂家變成觀眾的焦點,Ok,但我就覺得台灣有這麼多好的音樂家,要呈現大家的話,就是沒有一個(焦點),每一個人自己都可以是明星。」

沒有指揮帶領這些音樂家們,要共同詮釋一首高難度的作品,像是沒有將軍的軍隊,要打一場漂亮的仗,這個樂團的聽眾,很多都是從沒聽過古典樂的人。

雙簧管演奏家謝宛臻:「回到了台灣以後,我一直在找是不是有一群人可以共同去完成什麼事情,大家之間音樂上面的互動跟交流,會讓我覺得很接近我的理想。」

留學回國後,謝宛臻也接到胡乃元的邀請,加入這個沒有指揮的戶外表演樂團。雙簧管演奏家謝宛臻:「就是這樣子的音樂節其實不是那麼常見。」

今年是她加入的第5年,一年見一次的夥伴們照張相留念。雙簧管演奏家謝宛臻:「我覺得不管是戶外或者室內,其實對我們來講,我覺得我都是用一樣的心情去演 啦,當然聽眾結構會不同,可是我覺得對於一個職業音樂家來講,我們不會因為今天聽眾有什麼不同,而去用不同的心態去面對他們。」

每一次戶外場的難度都比音樂廳更高,因為觀眾們多半都是古典音樂初體驗者。胡乃元:「我們去台東也好,在屏東有時候戶外的表演是滿有趣的,因為你看到當地 的小孩子就跟著音樂跳起舞來了,音樂是很自然的,貝多芬、莫札特,兩個都是偉大的作曲家,但是不要把他們神化,他們還是人,而且人性的音樂一定有共通的表 達的內容,情感也很多是人會產生共鳴的東西。」

今天風大,天還晴,嘉義東石國中操場上,人群已經漸漸聚集,問到今天來聽什麼,很多人不太知道世界名曲吧?能不能順利打動觀眾?演奏者會緊張嗎?雙簧管演 奏家謝宛臻:「(緊張)真的不是我們,我們只是保護好我們的樂器,然後讓我們準備好說今天上台我們狀況是好的,就是這樣。」

胡乃元:「天氣熱是還可以忍受,天氣冷有時候,拉到雙手都是冰冷的。」記者:「有去過最冷的地方是哪裡?」胡乃元:「呃…台南,因為億載金城就在海邊,那晚上海風就進來。」

從2006年開始的無指揮戶外音樂會,觀眾從1千多人到2萬人,Taiwan Connection的團員人數也從一隻手數完,到現在成為50多人,他們真的希望古典音樂不再高不可攀,能被越來越多人聽到,能感動更多人,於是可能大家一起在風雨中拉琴。

胡乃元:「要是真的下大雨,琴真的淋到雨,那就沒辦法,那就只好停下來,但是最麻煩的是風,風一吹的時候,樂譜就開始每一頁就開始飄動,要翻譜什麼的都變成一個挑戰。」

可能一起面對曬得要命的日頭,當然也會一起分享家鄉的味道,如果一樣的美食可以感動每個人,音樂應該也可以做到,因為情感是人類共通的能力,就算不知道世界名曲背後的故事,旋律也有它自己的魔力,靠著樂手的演繹,抓住聽眾的感覺。

首爾愛樂首席小提琴黃鴻偉:「當我聽到音樂會感動,那是一個恩典,我覺得音樂家只不過是一個橋樑,他們就算不懂這首曲子在寫什麼,可是他們可以了解、感受到我們想要表達的感情。」

一年一次相會,默契的累積,能不能成功感動台下的觀眾,他們只有一次機會驗收。記者:「什麼時候是他真的聽懂了?有沒有這個印象?」雙簧管演奏家謝宛臻: 「有耶,我覺得他們那種是很難用言語形容,因為我覺得其實那個掌聲會不一樣,有些人是敷衍的掌聲,或者有些人是真的發自內心,覺得好喜歡這場演出,我覺得 那個掌聲就不一樣。」

胡乃元:「古典音樂對於一般現在的這個觀眾,最難的是我們做的不是娛樂人家。」

 



如果沒有導聆,聽眾不可能知道樂曲背後的故事,只能透過旋律先吸引聽眾,挑起聽眾的感情。胡乃元:「你看到那場音樂會,每個觀眾都是往前靠的這樣子(前 傾)聽,這就是大家在付出他們的精神在去接受這個音樂,所以聽一場音樂不是放空自己的腦袋,而是你其實要凝聚你在聽每一個那個作曲家藉著這些音符,要表達 出來的內容,這是最珍貴的。」

首爾愛樂首席小提琴黃鴻偉:「因為很多人聽到音樂不會感動的,他們可能會了解,可是不會感動,可是我感動了,那是我覺得上天給我的一個恩典,我們這些音樂 家,我覺得我們該做的事情是怎麼樣把作曲家最深的感情,然後我們這些音樂家,用我們最誠懇的方式,展現給這些所謂我們最寶貴的聽眾,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台下安靜的孩子聽著人生第一場古典樂,體會另一種感動的型式,沒有歌詞,就算你不知道故事,也可以自己想像。胡乃元:「我們想藉著這些作曲家作出來這些偉 大的作品,能把聽眾從這個現實的世界,帶到一個理想(世界),另外一個世界去,那個世界的美,不是這個世界上一般人可以得到的東西。」

精準的旋律搭配沒有指揮,這群台灣的音樂家共同詮釋樂曲,感動最在地的台灣聽眾,古典樂不只是價格高昂的藝術,對台下的聽眾來說,在家鄉戶外微微涼風裡聽 的也許是人生第一場完整的交響曲體驗,台灣的音樂家演奏給家鄉的聽眾聽,他們花了大半生努力學習的,真正與出生的土地有了連結,這才是真正的Taiwan Connection。(TVBS)



顧又銘 藍盈瑩 - 顧又銘戀上藍盈瑩(甄嬛傳浣碧)微博放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裴勇俊再度認愛 - 裴勇俊隔9年再度認愛 女友為小14歲富家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