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3/12/22

茶蝦飯 謝媽媽 - 從谷底翻身的茶蝦飯 - 過山蝦


 

 

 

 

茶蝦飯 謝媽媽 

從谷底翻身的茶蝦飯 - 過山蝦

 

 

茶蝦飯 謝媽媽 - 從谷底翻身的茶蝦飯

隱身捷運站鬧區,一間不起眼的小餐廳,沒有漂亮裝潢跟擺設,除了幾張能坐下來吃飯的桌椅,20年來,就只靠謝媽媽的手藝,讓客人再回鍋。

餐廳第一代藍秀娟:「這個翁先生,翁老師、翁太太,從一開始開吃到現在。」客人:「我們家每個禮拜都來這邊吃至少一次。」藍秀娟:「他們一個禮拜差不多3天。」客人:「不吃的時候怪怪的。」

謝媽媽一上工,就是廚房外場兩邊打轉,大過年,除夕、初一生意照做,除了娶媳婦、嫁女兒非得關門休息,要不天天都從燉雞湯開始,餐廳賣的白斬土雞,沒有再加料,要吃原味,客家菜裡大量提味的蔥,非宜蘭三星蔥不用。

藍秀娟:「你看我們這個蔥喔,壓出來都有汁啊,有一個生鮮的味道,這個蔥炒起來才會好吃,唉呦,我如果覺得真的做到晚上,真的會很累,但是隔天早上起來的 時候,想到說別的客人來,怕沒吃到我的菜,我就會精神百倍,再怎麼辛苦也是,有時候真的,人都會有時候會感冒怎麼樣,很難過、很難過,早上趕快早一點起 床,去打個針,藥拿一拿,也是過來開門。」

餐廳第二代謝浡勳:「其實我們客家菜醬油用量很大,比鹽還大,我媽媽很挑剔、很嚴格的,不可以給她換,東西不可以給她換,換的喔,一炒她就知道了。」

能開餐廳需要本事,店要開得長久,食材配料小細節都要堅持,長子謝浡勳從念大學開始耳濡目染,這2年也從助手慢慢接手。

謝浡勳:「它到一定油溫就要下去了,不能過高也不能過低。」

撐起餐廳的招牌菜茶蝦飯,是用苦茶油去爆草蝦,一年一季的苦茶籽,是謝媽媽到產地去找,委託小工廠冷壓初榨,一份用量一個小碗120cc的苦茶油,市價就要200元,草蝦盛盤,2斤的池上米下鍋,米粒在鍋裡快速被翻炒攪動,準備上桌,這時看到母子2人卻面有難色。

謝浡勳:「我在想,等一下再重炒一次,不是這樣子的味道。」藍秀娟:「你油冷掉就不行。」謝浡勳:「因為我們炒菜要一氣呵成,剛才中斷了,所以那個油在鍋子裡面,待的時間久了之後,它就有點焦油味、油焦味。」

謝浡勳:「來,好。」藍秀娟:「味道不對不能見客。」

謝浡勳一轉頭再開火重炒,大廚更專注在火侯跟烹調時間上,爆完草蝦的苦茶油,分秒不差,緊接著炒白米飯,單手持續地甩鍋子至少70次,讓樸實的苦茶油香均勻沾滿米粒,剛起鍋還能聞到鮮蝦味,這道茶蝦飯是從外婆傳承下來的,可不能砸了招牌。

謝浡勳:「這次的味道絕對不一樣,你試試看,有蝦子的味道。」

藍秀娟:「他娶媳婦以後,我叫他說,你這道菜要認真的去學,你如果炒不出來,炒不出來,給客人吃到滿意的話,你就不用再做了。」

 



謝媽媽抓味道很精準,因為這撲鼻香味是她童年回憶。藍秀娟:「我小時候,我就是喜歡看歌仔戲,戲台裡面,我椅子不坐,就偏偏要去趴在戲台下面那邊,這樣子 看,就是有一天去看的時候,大電,我的手不知道怎麼樣,去被吸吸到電線,就這樣子被電到了,我叫了好大聲,人家發覺說電到人了,掉下來的時候送醫院,送醫 院,還好命沒有被奪走,這個手這個都燒焦了。」

之後謝媽媽躺在醫院半個月,也沒有胃口,當時外婆就是抓溪蝦,用苦茶油爆香炒飯,讓謝媽媽終於開口進食,謝媽媽也沒想到,有一天會把這個回憶跟客人分享。

藍秀娟:「煮飯以前不會,都是也是來這邊學。」記者:「摸索喔?」藍秀娟:「對啊,自己摸索。」謝浡勳:「吃遍大江南北。」藍秀娟:「以前啦,那是以前。」謝浡勳:「聽說哪裡好吃,車就開去吃。」

兒子透漏,他們以前是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故事要從民國70年左右說起,當年台灣興起投資法拍屋生意,謝家人拿出小本錢跟人合作,低標高賣,果真快速致富,經營房地產手頭寬裕後,也私下提供現金借貸長達10年,嚐到多金滋味。

謝浡勳:「我通常回家看不到我媽,每天都去應酬,然後我媽總是…以前請一個像傭人之類的,在家裡煮飯給我們吃,我媽媽還拿一隻大哥大給我,拿到學校去,從 來沒有人見過,同學還在課堂上玩,說可不可以借我打打看,我打回去,同學借去,打回家說,媽,妳知道我在哪裡嗎?我就覺得說,奇怪,他們從來沒有看過行動 電話嗎?那種行動電話有時候在電影裡面才看得到,很像水壺那種。」

兒子得意說著學生時代的風光,謝媽媽也回憶說,當年最時髦的活動,就是跟朋友光顧北投的飯店,想唱歌就請那卡西樂團來伴奏,出門要稱頭,身高才150公分的謝媽媽,卻是開著大賓士代步。

藍秀娟:「看你開那一部車,好像沒有人在開,自動會走,我們3部都是一樣的車啊,都賓士的,車廠大家把你當VIP。」謝浡勳:「那個業務都認識,就很熟好不好,買了10幾部都是賓士。」

賺錢找到捷徑,賺得是快,一夕之間也能化為泡影,民國81年,謝媽媽聽信朋友急需資金去標售法拍屋,一股義氣幫忙代墊款,謝媽媽拿自己天母5間房子,又是跟銀行貸款、又籌現金,數千萬元全給了,朋友就消失了。

藍秀娟:「人想要利用你的時候,一直巴結你,到變成說,我們被倒了以後,大家都落井下石,變成這樣子,那時候真的很想說乾脆說一了百了,你知道嗎?想到說我後面還有4個小孩子。」

謝浡勳:「我記得有一天我放學回家,家裡門口來了一群人,他們都掛白布條,拿欠債還錢的牌子,我那時候很害怕,就根本甚至不敢回家。」

 



一家子突然遭逢劇變,當時一家六口連棲身之所都沒有,人總會不甘心,為了錢喪失理智。藍秀娟:「他(欠債友人)都愛理不理,後來他們(債主)看到他人,他 們用比較積極的方法,後來我先生也是為了這個,變成妨礙自由,妨礙自由就判了6個月、10個月還是幾個月,那時候就真的什麼都沒有,錢什麼完全都沒有了, 我們還欠了一大屁股債。」

丈夫討債心急,犯了錯入監服刑,謝媽媽也控告對方詐欺,對方被判刑1年10個月,不過當時借出的龐大家產,一毛都沒討回來,人生瞬間跌入谷底,最後謝媽媽 用法院發還丈夫的10萬元交保金再跟人借錢,幾經波折頂下這間餐廳,出生中壢客家莊的謝媽媽,靠著小時候的記憶摸索,重起爐灶。

藍秀娟:「我自己回到家裡,自己真的會門關起來,躲在房間裡面自己哭,哭一哭明天早上起來,臉洗一洗,也是一樣出來再工作啊。」

謝媽媽一個人咬牙,穿梭在油膩廚房裡,前10年還了700、800萬的債務,才敢開口談未來。藍秀娟:「後來我想一想,以前我全部都吃外面,現在煮給人家 吃,也是很公平的啦,哈哈哈,我現在反而感覺比較腳踏實地,過我自己的生活,那以前那個生活真的沒有用啦,我感覺到沒有用。」謝浡勳:「還好有這間 店,10年的時間,把它還完解決,然後現在等於又是一個新的開始,現在一個新的開始,我們才慢慢開始想要存錢買房子,來計畫這樣子,所以說走了一段好長的 路啊。」

從錦衣玉食到一無所有,拚命還債,一邊養大孩子,謝媽媽欣慰的是,一路陪著她撐過來的這4個孩子。藍秀娟:「你看這個手都腫成這樣子,這裡。」記者:「所 以沒辦法甩?」藍秀娟:「對,我真的沒辦法,沒力氣,以前一天如果禮拜六、禮拜天,一天你看要多少盤。」記者:「你說炒招牌菜?」藍秀娟:「對啊,一天最 起碼還有有40、50盤,你說我炒得,真的這樣去翻去弄,弄到後來真的,我兒子說,媽媽換我來炒好了。」

謝浡勳入伍,自告奮勇去當伙房兵,人家擦槍他拿鍋鏟,煮菜一開始更不是興趣,是知道媽媽體力已經無法負荷。藍秀娟:「他就說,媽媽,我想調到伙房去,伙房,你什麼都不會,調到那你會很辛苦,你知道早上幾點要起來嗎?他說他知道,但是媽媽你比我更辛苦。」

但是真想掌廚不容易,謝浡勳在媽媽身旁練了至少2年功,鍋鏟才算拿得穩。藍秀娟:「我看菜排的那麼長,那麼多客人,你要給他排到哪時候,來來換我炒,現在不會了,現在越炒越快,快要跟上我了,青出於藍勝於藍,真的現在我們客人進來都說,你兒子你的功夫,他已經頂上來了。」

餐廳賣的老味道不能改變,不過自從謝浡勳的太太也是謝媽媽口中孝順的大媳婦,多年前嫁進來後,餐廳裡海鮮菜色才大量調整,多虧媳婦的娘家親戚從墾丁捕撈新 鮮漁獲,連夜宅配,隔天就到台北。藍秀娟:「這就是過山蝦,這是野生的溪蝦,小孩子的時候流鼻血啊,流不止的話,就是用溪蝦抓起來,把頭拿掉生吃這樣子, 這樣子流鼻血就會好,我媳婦的關係,說實在,現在台北沒有地方拿到這種東西了啦,幾乎是不可能的。」

本來只是謝家人為生活餬口的餐廳,後來成了家庭事業,於是謝媽媽以前賣的燒酒雞,改成燒酒過山蝦,純米酒和中藥燉煮,湯鮮甜,過山蝦肉質肥美,成了店裡另一項招牌。

謝浡勳:「直接從負的開始,不是從零開始。」藍秀娟:「真的,所以說沒有關係啦,兒子加油、媳婦加油,將來一定會更好的。」謝浡勳:「以前富裕的日子,然 後苦難的日子、很辛苦的日子,可是現在走過這些以後,我發現快樂比較重要,賺錢想要回到過去不可能啦,但錢慢慢賺就好,我希望媽媽身體養好,我們快快樂樂 過日子。」

窄小的廚房,一下就悶出汗來,但這是全家重新起步的地方,凝聚家人的向心力,現在長子掌廚,回娘家的女兒幫忙備菜,丈夫也下廚烹調,媳婦負責外場,謝媽媽 回想過去,心裡惦記著是生命中的貴人,說老天爺很厚待她,走到今天,再也沒有怨言,廚房裡冬暖夏熱,一年四季沒有停歇的忙碌生活,讓她知足,兒女成家平安 幸福,是謝媽媽最大安慰。(TVBS)



黃詩雅 手工餅 - 兄妹的夢想手工餅 - 烘焙工作室負責人黃詩雅←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米麵條 黃重德麵館 - 健康無價米麵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