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3/10/27

歸鄉農夫有機菜田 - 有機農夫盧建和

...

 

 

 

歸鄉農夫有機菜田 - 有機農夫盧建和

 

歸鄉農夫有機菜田

 

有機農夫盧建和:「有沒有誰知道這是什麼蟲咬的?」國小學童:「螞蟻、螞蟻。」盧建和:「不是,螞蟻不會去咬菜,我跟各位講,這種蟲叫做黃條葉蚤。」

校園一角的有機菜園,小小農夫們眼睛閃耀著發亮的光芒。有機農夫盧建和:「各位眼睛應該很好,你看這裡就有一隻黃條葉蚤,有沒有?」國小學童:「有有有。」

盧建和:「小小一隻吆,就這麼小一隻,然後牠很會跳,牠會跳,你一碰到牠,牠就跳走。」

採訪的這一天,是這學期唯一一堂有機課,孩子們口中的盧叔叔,是小學邀請來的農業達人,但盧建和成為有機農夫,不過這4年光景,35歲前的他,是個不折不扣的上班族。有機農夫盧建和:「我再怎麼都沒有想到以後會當農夫。」

 


務農真的是意外,在外商一待13年,當上年薪百萬的主管,沒想到2000年遇到父親生病,身為兒子的他,接受優退,毅然返鄉,回來淡水老家。

有機農夫盧建和:「我發現我爸肺癌第四期,就末期了,想說回來也可以就近照顧爸爸,回來的時候,我原先不是種這邊,是在門口有100坪,想說種比較健康的蔬菜,供給自己家人吃。」

起初只當興趣,單純不灑農藥,那時有機根本還不風行,不敢貿然躁進,選擇有把握的小吃店作為生計。

有機農夫盧建和:「我爸是做外燴的師傅,小時候常常要去幫忙,耳濡目染就會學到一些技能,生意好的時候,11點半到1點半這2個小時,可以賣到400碗的肉羹麵,400碗很恐怖,3個人而已,你幾乎是沒有停的。」

沒想到做了5年,租約到期,房東收回店面。有機農夫盧建和:「你可能賺到錢,不過你的身體也被搞壞掉,它變成你很忙、很忙,忙到中午吃不下,中午跟晚上都吃不下。」

這一休息,才發現身體甚至比在外商還差,肝指數飆到正常7倍,媽媽也是在那時發現罹癌。有機農夫盧建和:「像我媽媽她也是(後來)肝癌過世,我媽媽她長年 吃素,吃蔬菜的量非常非常大,那時候沒有有機的概念,就想說吃菜,吃多是對身體有好處的,就一直吃、一直吃,已經吃了很多有噴灑農藥的蔬菜。」

那年恰巧農業局輔導有機認證,讓陷入徬徨的他,靈光乍現。有機農夫盧建和:「原始顧客其實不超過5個,那(學)二胡的同學有些是家庭主婦,然後我就跟他們 講說我有個想法,小吃店不做了,想來種有機蔬菜,她們就說好,那我以後就向你買,她可能是開玩笑的一句話,可是我把它當真,就種了。」

屋子後,祖先留下的土地,成了一大片相思林,荒煙漫草,卻是他全新的開始。有機農夫盧建和:「很荒涼,然後它甚至有些荊棘,那些刺什麼的,長得亂七八糟,它可能2個人高,1層樓高了,都已經是這樣亂七八糟。」

花了一個月整理乾淨的地,先天體質不良,是塊旱地,種水稻是絕不可能,即便種菜也得看季節。有機農夫盧建和:「(土)太鬆了,這個沒辦法蓄水,它很容易就 被蒸發掉,所以尤其是像這種幼苗,水一乾掉,馬上就枯掉,像夏季,我們這裡比較抗旱的,像地瓜、像秋葵,或者是像洛神花。」

秋天進入雨季才能種葉菜,加上原有的地下水,缺水問題還算不難解決,開始免不了自鳴得意,根本沒料到挑戰才要開始。有機農夫盧建和:「新的土壤有很多營養元素在裡面,因為沒有被抽取掉。」

 

有機農夫盧建和:「種了一期、種了二期都還很漂亮,到第三期就不是你想要它漂亮就漂亮,莫名其妙的病菌全都上來,而且一些蟲害,你沒有看過的蟲害,或者沒那麼嚴重,它突然變得很嚴重,都沒辦法收拾。」

別看牠小小身軀,是有機路上最棘手難題,正面迎戰,只落得必敗的下場。有機農夫盧建和:「之前我是用抓的啦(笑),(緣葉蟲)這個有一個習性,牠會假死, 你稍微碰到牠,牠就會滾到地上去,太多了,你不抓也不行,就要耗很多時間,在抓這種東西,趕快再種一些牠不喜歡的,不然像這種蟲,牠喜歡吃這種菜,就把你 咬成一個洞一個洞。」

抓不勝抓,不能力敵,只能智取,輪流種植不同種類葉菜,除了讓供應的品項多樣化,也是治蟲害的根本方式之一。有機農夫盧建和:「像菠菜(緣葉蟲)就不喜 歡,因為不同屬了,一直種波菜,會有喜歡吃菠菜的蟲過來,那這批(菠菜)種了之後,緣葉蟲跑掉了嘛,那菠菜收成之後,這裡沒有緣葉蟲,趕快來種(另一種) 十字花科,緣葉蟲還不知道嘛,就趕快再種一批,這樣來搶。」

預防勝於治療,像菜苗最嬌弱,待在溫室內育苗,多少能跟外界隔絕。有機農夫盧建和:「蟲要爬進來不容易,因為要爬太遠了,倒是蛾一飛進來,一坨卵下來就 200、300顆,200、300隻的蟲了,像這樣長了出來,就開始噴(蘇力菌),就把它控制,萬一它有蟲卵出來,吃到菌就會被攻擊。」

終究防不勝防,有時蟲卵會附在褲管,跟著人進來,輕而易舉攻破溫室防線。有機農夫盧建和:「我們看不出來說有蟲,可能2、3天之後,小蟲就出來,牠很小很小,大概一粒沙那麼大而已,你也不容易發現到,你還會以為說我的菜很漂亮。

有機農夫盧建和:「要採的時候,可能只有短短2、3天,從很漂亮到賣相很差,這段距離只有2、3天。」

做有機4年了,前面2年經常屢戰屢敗,即便現在還是會有潰不成軍的時候,再心痛,也只能玉石俱焚,阻擋蟲害蔓延。有機農夫盧建和:「忍痛就趕快把它清除出 去,單單那個長豆一條過去,可以抓到500、600條的蟲,而且都是成蟲都很大,如果你再撐到這個時候,會每隻都鑽到土裡面去做繭,就很慘了,真的不行 了,沒辦法控制,趕快清除掉,有點心痛,其實那個時候長很多、長很多。」

有機農夫盧建和:「常常會有一陣子會撒下去的蔬菜,連一顆都沒收到。」

坦言曾經挫折到,起了不好的念頭。有機農夫盧建和:「你會起一個念頭,如果我偷偷用一下農藥,不知道會有什麼狀況,(以前外商)不容許,你做那種沒有效率的事情嘛,甚至於說,一敗塗地的事情,不可能讓你發生。」

有機農夫盧建和:「最感謝太太的當頭棒喝,敲醒夢中人,就好像我老婆講的一句話,要這樣投機取巧
就不要做,當初投入的一些心血就白費了,啊,你偷偷地用藥,偷偷的用化學肥料,人家永遠都記在心裡,這家農場的東西不能買,因為它投機取巧。」

過慣了快節奏生活,不論外商或小吃,都在追逐效率,但從事有機,卻得把這種心態徹底革命。有機農夫盧建和:「找到一個好的番茄苗,然後就很心急啊,連續種 2、3次都種不起來,今年就想說,希望它長得比別人還快,就用比較多的氮肥下去,第二天就看到,它頭開始低下來一點了,我想說完蛋了,這就是我太急了。」

有機好比打生活禪,一點一滴,磨去急躁。有機農夫盧建和:「心裡在想說,如果它們可以好起來,我一定會好好的對待它們,不要再這個樣子,結果只有大概不到1/3是起來的,是沒死的,其他都掛掉,這一點讓我以後得到一個教訓,千萬不要急。」

有機還教會他懂得謙卑,不可能全盤皆贏,要學會跟大自然共生共存。有機農夫盧建和:「那有機的做到後來,你會想說,這個只要一個平衡就好了,你有部分讓蟲 去吃沒關係,種10斤的菜,我原先預估要收10斤的菜,可以收個8斤就覺得OK了,那2斤以後,我就不會把它算在裡面,這2斤就是送給你們吃的,送給蟲吃 的。」

努力不見得跟報酬成正比,除了跟蟲害奮戰,也得耐得住無人聞問的寂寞,頭2年根本不知道通路在哪裡,靠著朋友介紹朋友,每週還去市集擺攤,終究有限。

有機農夫盧建和:「(第一年)一個月的平均收入,大概是不到2萬5,不到2萬5,然後你每天都要做那麼多的事情。」

憑藉積蓄,加上太太有工作,撐過最難熬的時光,直到第三年出現轉折,一位好友上社區網路替他宣傳,這才打開在主婦間的知名度。

有機農夫盧建和:「如果你是今天用要賺大錢的心態,你會認為種這個菜不好賺,你想要得到一筆積蓄,那更難,慢慢在調整我的心態,人不一定要擁有一切,擁有想要的部分就夠了、就夠了,會慢慢對物慾不再那麼追求。」

種有機,源自希望「吃的健康」,沒料到,長期勞動後的汗水淋漓,讓肝指數回歸正常,這是金錢換不來的收穫。有機農夫盧建和:「像我以前在外商公司的時候, 大概一個禮拜要吃2包左右的普拿疼,壓力又很大,常常感冒,一個月大概3、4次的感冒,常常這次的感冒看好了,一下子一不小心,睡個午覺沒蓋個被子,馬上 又感冒,現在還不容易,現在想感冒還不容易。」

一位媽媽消費者讓他發現,原來有機關係到不只他一個人的健康,成了支持的最大動力,剛開始在教書,因為兒子嚴重的異位性皮膚炎,辭掉原本教書的工作,專心照顧小孩子。

有機農夫盧建和:「:「我朋友就介紹,你吃盧先生的菜試看看,一次2次,延續下來,病況改善很多,不要去投機取巧,因為很多人的健康掌握在你的手上。」

想讓更多的孩子受惠,這1、2年,當地政府推廣學童營養午餐吃有機蔬菜,盧建和也是供應商之一,經常一忙就分身乏術的他,還是堅持每週二從淡水開車到位在八里的小學送菜。

有機農夫盧建和:「真的是不符成本的,你看這裡20斤嘛,然後我要跑70幾公里,來回74公里、74公里,如果扣掉油錢,差不多這個價錢,我覺得偏遠的小學生,才更需要幫忙。」

 

包括媽媽跟自己都太晚認識到有機,甚至有些人早吃慣了傳統種植,認為菜就該長的漂亮美觀。有機農夫盧建和:「我之前有個客戶,我跟他介紹有機,他就回絕, 說你們這個都是假有機,不可能沒有使用農藥,沒有使用農藥一定種不起來,你像小朋友,不會去怕蟲洞咬過的痕跡,不會去怕,因為蟲既然敢吃,人一定可以 吃。」

認為有機該從小紮根,去年初開始,在自己農場特地闢出一塊空間,讓學校老師能帶著孩子來這裡校外教學。有機農夫盧建和:「完全不用任何化學肥料跟農藥,有時候菜長得很醜,是蟲去咬的,算蠻正常。」

加上這幾年看了太多食品安全事件,盧建和驚覺有機教育不能再等、再拖。有機農夫盧建和:「(一個人)很單薄啊,到現在還是不是很多人會覺得有機是我們未來的趨勢啊,知道的太慢了,可能10年、5年,10年之後大家才警覺到,是因為大家都常常吃這種含農藥或者含毒的東西。」

有機農夫盧建和:「等一下揉的越起勁,麵皮越Q越好吃。」

孩子中餐吃的是自己DIY比薩,上頭餡料就是農場的有機蔬菜。有機農夫盧建和:「拿這樣給我就可以,我就幫你烤了。」

5分地的農場本就不大,但盧建和挪出的空間,佔了農場的1/3,要讓孩子們置身其中,還能奔跑追逐,才可以深刻感受到有機對自然環境的友善。

有機農夫盧建和:「其實我這邊也可以當作耕地,剷平也可以當成耕地,但我特別把它留起來,讓我這個農場可以有比較好的生態環境,生態對我們這種種有機的,也是蠻重要的一環,會有一些蟲,以前古時候也沒有什麼農藥,都是靠天敵。」

有機農夫盧建和:「台灣的耕地隨著開發不斷流失,盧建和希望守護住這塊地,有機不只是蔬菜讓你吃的健康,更主要是它可以讓你這塊地一直永續經營。」

希望子子孫孫能繼續領會到無添加的健康美好,跟這份大自然的恩賜。 (TVBS)

 



黃色小鴨 桃園 - 黃色小鴨桃園登場 - 黃色小鴨被電線擋住 桃園展出點環境差挨批←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視力0.1的青春壯遊 - 單車環島大學生陳奕成 洪榮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