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3/04/22

不漏氣父女氣球廠 - 游善伯 游琬渝

.

 

 

不漏氣父女氣球廠 - 游善伯 游琬渝

 

不漏氣父女氣球廠 - 游善伯 游琬渝

 

員工:「聞起來是香的嗎?」小朋友:「臭的。」

那一罐讓小朋友聞了捏鼻子猛搧風的臭東西,是製作氣球的原料,橡樹乳膠。

員工:「是不是有點臭爆了?這味道是什麼呢?它的名字叫做阿摩尼亞,阿摩尼亞是什麼呢?就是氨水,為什麼要加氨水呢?因為它是百分之百純天然的乳膠液,我們要添加氨水才可以延長它保存的期限喔。」

也就是要擺一陣子才好做成氣球,這個氣球工廠的臭味中心點裡,一大桶一大桶的乳膠液,有的放了1個星期,有的則有1、2個月了。

氣 球工廠總經理游善伯:「你可以把它搓一搓,搓一搓就像,因為這是水溶液的。」記者:「喔,它搓一搓就乾了,就這樣子?」游善伯:「手也不必洗了,如果加了 一些藥水,加了一些化學成分在上面,它才能夠說送到機器上面去沾、靜置,乾了才是我們需要的那種成分,那種功能的橡膠,不然的話,你原始的膠來,做起來東 西是沒有甚麼功能的。」

而在把乳膠送上生產線之前,還有一關很重要,加顏色。記者:「沒有顏色的嗎?」游善伯:「那是透明的啦,原來膠是透明的,所以看起來是白白的。」

負責調顏色的是游善伯的表弟,在這裡工作有10幾年了。

員工:「這對身體都沒什麼妨礙啦。」記者:「喔,無害。」員工:「無害啦。」

要 讓人放在嘴上吹的氣球,是該小心,而除了吹著玩的,有的氣球要裝水,有的氣球提供裝飾,各要用什麼樣的藥劑顏料?比例多少?由他把關,游善伯每天為橡膠傷 腦筋的是另一件事。游善伯:「一般講說,一日三市,就是每天波段不一樣,所以我們一接到訊息,我們看差不多我們就要下注了,不然的話等到它(橡膠價格)一 漲起來,我們就損失更多了。」

游善伯解釋,輪胎、管線等等都要用橡膠,這種重要物資,價格是會隨著國際局勢變動的,想不到吧,小小氣球工 廠也得關注全球變化,事實上這家工廠也早在將近40年前,就開始投入自動化行列,當年工廠為了訓練員工,曾拍過1支短片,剛好也把當年的辛苦記錄下來,氣 球的製作大致可以分浸凝固劑、浸乳膠 、烘乾、離模等步驟,當初幾乎都用手工。

游善伯:「那個手都會長繭、會痛,所以有客戶來這邊參觀之後,那時候、以前啦,喔,氣球廠的女生不能娶,回去給你捏一下,皮都捏下來。」

就 這樣,因為工人越來越難找,本來在神岡、豐原一帶高達15家的氣球工廠,到民國70幾年,有的收了,有的轉做進口,氣球生產線一下子只剩他們一家。游善 伯:「要收起來,就是不甘心哪,工人那麼多啊,對不對?我爸爸就不甘心啊,其實我們股東裡面曾經有人提議說,我們也收一收啦,不要做好了,他(爸爸)說你 不做,你不要做,我還要繼續做啦。」

人力不足中要繼續做,就自動化吧,只是這件事不只砸錢那麼簡單,國外買回來的機器,一開始並不合用,凝固劑該浸多久?模子從乳膠抽出來時又該用怎麼樣的速 度?在在影響到氣球品質,如果每一步都還要人在旁邊盯著的話,叫哪門子自動化?而一個一個製程之間,又該怎麼讓機器連接整合,這些對游善伯來說都是大考 驗,他本來學的並非機械,事實上他本來沒想到氣球工廠工作。

游善伯:「當公務員哪,當什麼的。」記者:「這樣子喔,怎麼會跑來這邊?」游善伯:「因為我爸爸來這邊啊,就跟著來啊,我們舉家過來啊。」

創立這家氣球工廠的其實是游善伯的舅公,游善伯爸爸本來做五金生意,感念舅舅照顧,於是來氣球工廠幫忙,五金建材老本行,老工廠裡倒也有發揮。游善伯:「這個就有點像汽車的那個保險桿一樣,因為我們那個鐵車子喔,就不會撞到牆壁,是撞到這個。」

不過,還不只那個功能。游善伯:「這個是我爸爸想出來。」記者:「以前就在這旁邊吃飯?」游善伯:「把椅子拉過來,吃完了就再收回去了。」

連吃飯也不離開,以工廠為家好些年,游善伯回憶工廠轉型自動化,真是不容易。游善伯:「我爸爸就是說,無論如何要成功啦,困難就是機會啦,我們有困難,別人一樣有困難,我們成功的話,就是贏他們了,我們就能夠繼續活了。」

因為有這樣的決心,所以逼出了能力,也在尋尋覓覓之後找到合適的助力,游善伯說,台灣的機械設計跟製造一直是很厲害的。游善伯:「我們第一條全自動之後呢,3年就一條,在樓上,3樓就有2002的,2002之後又2005的。」

而且一條一條生產線越來越進步,還都是台灣的技術,這也讓這家台灣僅存的氣球工廠,面對國際競爭多一個優勢。游善伯:「我們的客人有講過說,不簡單,我在台灣買的東西已經很少了,你們還繼續可以存活,還算是不錯啦。」

現 在這個工廠平均1天生產200萬顆氣球,生產線全開,更可以達到300萬個,不過8年前,游善伯有了個新目標。游善伯:「我今天會做觀光工廠,是被激怒了 啦,客人來講說,聽說全台灣沒有人在做(氣球),全部都是進口的,氣死我了,我帶大家來看看,讓你嚇一下,全部都是自己做的啊。」

而這個向大家證明自己還存在的責任,由工廠第四代接棒。游善伯女兒游琬渝:「這個是等一下要送小朋友的。」

每天一早7點,游琬渝會帶領這些導覽哥哥姊姊開會,今天有什麼樣的客人要來參觀?要玩些什麼?都要先準備好,今天早上的親子團,來了40多人。

游琬渝:「我們等一下要進去的這個空間呢,氣球博物館的空間,就是,它是我們的50年的老廠房改造的。」

雖然是已經停工的老工廠,隔壁生產線的氣味、聲音清晰可聞,老機器也都留著,當年老廠怎麼拚到台灣第一的故事,在這裡被一遍遍講述。游琬渝:「那個時候,我們的老總經理呀,他就跟我們的師傅借了1頂工業用的安全帽,然後他就真的進去裡面。」

就是這裡,氣球烘乾機的裡面,有一陣子,氣球烘出來品質參差不齊。

游琬渝:「裡面是將近100度的溫度,請他(師傅)打開,然後他(阿公)就跟著這個輸送帶一起進去,他把他的2隻手打開以後發現,啊,原來有一些發熱的管子,它沒有發熱。」

曾經,台灣很多產業的發展是這樣用肉身拚搏出來。

小朋友:「好辛苦喔。」游琬渝:「喔?」小朋友:「我說好辛苦喔。」游琬渝:「對啊,很辛苦對不對?以前做氣球真的很辛苦喔。」

不過,辛苦的背後有信念,游琬渝一直記得。游琬渝:「從他(阿公)從那個時候,就建立一個要解決問題,其實是你只要有心,你會想到任何一種方法,可以找到答案。」

而 關於人生的答案,游琬渝曾經以為要在外面寬廣自由的生活中找尋,她學服裝設計,在台北工作,直到有一天父親中風,住院1個月。游琬渝:「突然你,你覺得家 裡的那個巨人,突然,平常也好好的,突然就發生這樣的問題,就會突然覺得開始可以體會,為什麼有些人他不遠遊的原因,因為家裡有親人在,他們需要你,這樣 子。」

所以,雖然學的不相關,游琬渝回家來能做什麼就做什麼,不過接下打造觀光工廠的任務,卻不是她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游善伯:「我們開放觀光工廠是很掙扎,就是說不能不看又沒有感動,要看的話又怕看光光。」

生 產線上,是有些產業秘密的,股東、老員工也都有意見,一步一步都要折衝協調,說到轉型初期有沒有委屈,游琬渝安靜了10幾秒。游琬渝:「都有啦,就是有時 候員工不太能理解,我們為什麼要做觀光工廠?然後回應的方式是比較,感覺好像我是為了個人自己的理想,為了自己在做,那時候心裡就會覺得說,其實做這些事 情目的是為了讓工廠可以活得更久、更好。」

還好,熬過初期的質疑,還有不知道會有多少人來參觀的忐忑,現在遊客的驚嘆讚美,工廠員工們直 接感受。游善伯:「向心力,那種凝聚力,比以前強很多啦,以前走路沒有風啊,啊,你在哪裡工作?雞胿仔(氣球)工廠,很不好意思,雞胿仔,你知道是很小很 小,小到不能再小的東西。」

雞胿仔,是雞的嗉囊,不值錢,以前人拿來吹著玩。游善伯:「現在說我在氣球工廠,喔,你們很厲害喔,觀光工廠什麼的,會有這樣不一樣啦。」

游琬渝:「我甚至聽說有員工,新制服發下來捨不得穿,出去員工旅遊的時候拿最新的去國外旅遊喔,還穿制服這樣子,我覺得有些東西不是你用數字可以去看得到,看得到公司到底變了什麼。」

不過,員工願意更用心思去顧品質了,而客人是看得到的。游善伯:「我們在展覽的時候,客人會有這樣的反應,他曾經買過,或者說他第二次再來什麼的,說喔我都賣光了,好好賣,哇,你東西很好喔,哇,聽了就是很舒服。」

因為可以心情舒暢地好好復健,游善伯當年的中風現在完全看不出痕跡,看看這些氣球,有的強韌耐拍擊,有的彈力強衝勁十足。游琬渝:「哇!有沒有跑很遠。」

還有這種,聲音響亮一飛衝天。游琬渝:「要發射囉,請大家跟我一起數囉,1、2、3,大火箭發射!哇。」

大家的歡樂指數也跟著氣球往上飛呀飛。游琬渝:「我記得以前一直在思考,我的人生到底要做什麼?然後有一天我就突然有那種想法就是,覺得好開心喔,對,就是要做這個,就是我的想法就是我要做可以讓人開心的事。」

所 以雖然導覽行程經常額滿,游琬渝還是定期招待弱勢家庭的孩子來玩。記者:「爸爸有沒有當妳面跟妳說甚麼,做不錯啦、很好啦?」游琬渝:「這個,嗯,這個跟 我,嗯,阿公,應該怎麼講,我阿公也不太會去讚美我爸,可是我覺得我爸他不會在我面前讚美我,可是他會在別人面前讚美我。」

這件事,游琬渝百分之百說對。游善伯:「我非常驕傲,我很滿意。」記者:「真的?」游善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記者:「真的?可是你沒有當面跟琬渝這樣講過。」游善伯:「沒有,講不出來。」

氣球工廠的一家人會吹氣球,卻不愛歕雞胿(吹牛),連稱讚都不好意思說出口,只是踏踏實實地做,把一個本來被視為夕陽,甚至被人以為已經在台灣消失的產業,做到比當年更歡樂繽紛。TVBS

 



段木菇有捨才有得 - 陳春杰 廖怡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爸爸的柴燒醬油香 - 醬油爸爸 謝裕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