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3/04/22

段木菇有捨才有得 - 陳春杰 廖怡能

.

 

 

段木菇有捨才有得 - 陳春杰 廖怡能

 

段木菇有捨才有得 - 陳春杰 廖怡能

宛如透明花瓣的銀耳,散發淡淡桂花香,阿雄和阿布彎著腰,低頭檢查每一朵銀耳,會不會太潮濕,有沒有蟲害,這是每天都得重複好幾次的工作,日復一日,夫妻倆不多話,專心把各自的事情做好。

菇農廖怡能:「我做事不會聊天,眼力要很好,我要仔細看,他也要專心。」

在 三處菇寮間來回穿梭,阿雄和阿布很少休息時間,一根一根木頭來回搬,一排一排專心查看,得像孩子般照顧呵護。陳春杰:「像今天這樣子,就要2小時巡一次, 太熱了,水分不足就要灑,幾秒鐘、幾秒鐘靠經驗,很不好灑。」之前都被我們澆死了。」廖怡能:「你現在看到是最茂盛的時候,可是茂盛也只有20幾朵,大概 10幾朵。」

這可不是謙虛,因為產量真的很少,段木猴頭菇要長得漂亮,不僅要顧溫度,更怕感染青黴菌等雜菌,嚴重的話菌種腐敗,段木也得整枝燒掉報銷。」

陳春杰:「這個青黴毒菌,那個時候發生的時候,我不知道怎麼解決,我是我舅舅,他是二代、三代已經種香菇,他跟我講一個秘訣,我才會那個秘訣的很少人會這樣做,因為那很煩又累,每天翻木頭這樣子。」

夫 妻倆一個翻找,一個負責用噴槍火烤,每天都得做其實是不一定得要這麼煩、這麼累,可以用石灰水或施藥,來解決雜菌危害,但阿雄選擇跟祖先一樣,給菌菇最原 始的無毒環境。陳春杰:「其實是個堅持啦,因為我想走一些比較環保的,再來重點是說,現在的東西都是化學藥品太多了,大陸貨漸漸地也進攻台灣啊。」

不灑藥劑的堅持,得克服的不只是雜菌感染,還有無止盡的蟲害。陳春杰:「這邊就有白螞蟻啊,這邊白螞蟻你沒有處理到沒有處理好,牠整個樹會吃,吃到裡面空空的,這根就沒有用了。」

白 螞蟻吃木屑而昆蟲更愛富含營養的白背黑木耳,變種木耳的氣味,最吸引蚊蟲孳生就算長得又大又肥嫩,也一定得刮掉去除。陳春杰:「我為什麼要刮?這個木耳的 洞只要爛掉刮掉,我內層把它刮掉的時候,它會再長很漂亮。」記者:「刮掉會長更好。」陳春杰:「對啊,要捨得啦,這種東西要捨得。」

將變種感染的木耳全部刮除,其實最後能採收賣出的只剩下不到一半,但阿雄和阿布還是認為,有捨才會有得,因為2年多前,踏上年輕農夫的這條路,捨和得之間,他們有過更大的掙扎。

陳春杰:「其實喔,有些事情要捨得啦,你該放還是要放,我老婆這邊台灣證照就有12張,外加一個國際證照CFP、我台灣的金融(證照),我6張,當時我們在2008年那時候金融風暴,打擊到金融業,那時候開始業績下滑,我跟我老婆講說,乾脆我們不要做了。」

不 要做了,談何容易,阿雄曾經是保險業務員,70年次的阿布更有14張金融證照以及碩士學歷,原本穿著套裝,專業的理財規劃顧問,跟著丈夫回到桃園復興鄉, 變成了穿雨鞋,走在泥濘農地的菇農,從完全不懂到逼著學習,怎麼辨識菌菇好壞,徒手採收,曾經每一步都讓她覺得沉重,不踏實。

廖怡能:「當然有很多朋友或是長輩,他們會覺得很可惜啊,我讀這麼多書,然後回來做農,那也會覺得這是比較粗重的工作,女孩子做這樣好像比較辛苦,到現在還是有人勸我回去一般的工作,就是覺得先生一個做不來,就是支持他這樣子,才一路熬過來。」

這條路其實很難熬,因為種菇技術,是連親戚也不一定願意傳授,得四處觀摩、請託,更得靠跌跌撞撞摸索,阿雄自己搬木頭學著鑽孔,每個洞得要深4公分,間距 大約10公分,全憑經驗訓練到幾乎分毫不差,阿布就負責植菌,將香菇菌種按壓,敲進一個個洞內,不夠用力,菌菇就會無法生長。

最後沾蠟油,一一封蠟,防止雜菌生長,每天得處理完多達500公斤的段木,經過一段時間的堆放,才能搬進菇寮種植,再等上7個月的生長期。陳春杰:「扶好。」廖怡能:「太重了、沒氣了,幫我扶一下,太重了、沒氣了。」

夫妻倆吃力地搬運段木,種植段木菌菇,真的每個環節都很費力,因此現在大多改良成俗稱的太空包,木屑填入塑膠包後再植菌,生產速度快、產量也高,節省一半的時間跟成本,但菌菇的營養、香味及天然栽種的還是不同,因此阿雄堅持選擇原始的段木自然農法。

而每個過程,阿布都跟在阿雄後頭,亦步亦趨,當最好的幫手,就像當初興建菇寮也是阿雄搬來竹子,阿布在旁幫忙扶著夫妻就靠著2雙手,一根根綁鐵絲、蓋帆布,克難完成,阿布始終一如初衷,要像她辛苦賣魚丸的父母一樣,互相扶持。

廖怡能:「我小時候我爸媽他們就是一起工作,他們也是常常就是為了做生意就沒日沒夜,這樣子一起努力,他們那種很努力、踏實的精神,我覺得有影響到我,就是他們作一個很好的身教給我,就是夫妻互相彌補一些缺點,互相打氣,把自己的工作事業做起來。」

原本坐辦公室打電腦的理財顧問,看到蟲都會尖叫,現在得硬著頭皮用樹枝撥掉始終抓不完的蟲,搬木材也讓雙手變得粗厚長繭,身體長期無法好好休息,但阿布說,她沒有想放棄過。

廖 怡能:「習慣就好了,有時我常常會難過的時候,就會打電話回娘家,然後他們告訴我說,一定要想辦法做出一番成績,讓人家肯定,我想這是我們想要、繼續堅持 的,而且我們相信這是大家都需要我們這樣子的堅持,就是我們種出來的東西,一定是大家需要的,他們也很渴望的,那我們做這樣對的事情,雖然說犧牲很多。」

真 的犧牲很多,因為才4歲以及不到1歲的兒子,得請台中的娘家幫忙照顧,1個月只能見上1、2次面,孩子有時候生疏不給抱,夫妻倆只能淚往肚裡吞,也沒時間 和朋友連絡,為了專心照顧菇寮,得忍受孤獨,儘管有阿布娘家的金錢資助,也已經燒掉好幾百萬,一度對未來的不確定,阿雄和阿布難免會爭吵。

陳春杰:「種出來了誰要賣,第2個下大雨了,木耳、銀耳、猴頭菇雨水太多了壞掉,你要怎麼克服。」

還 是得學著克服下雨怎麼辦,阿雄和阿布想出將塑膠盒剪開、加上圖釘、幫菌菇撐傘,成功種出少見的段木猴頭菇,就算產量少,也已經有顧客下訂等著買,學習栽種 經驗,再來就是熟悉,每種菇類需要的環境,不斷調整改進2年多實驗性的種菇日子,其實也讓這對年輕夫妻,懂得互補對方、互相扶持。陳春杰VS.廖怡能: 「好,紅蘿蔔、木耳。」

負責採收的阿布,要將有瑕疵的黑木耳煮來吃,但鍋鏟她真的不拿手,得靠阿雄技術指導,加入自家栽種的蘿蔔及香菇,香味四溢,另一道則煮黑木耳枸杞湯,清淡又健康,這就是他們一直苦撐堅持要做就要做的無毒食材。

放棄高薪返鄉當農夫,終於有一點成績,來自清華大學的綠市集成員來勘查,是不是友善環境土地,也希望能輔導協助改善讓他們加入市集銷售,而無條件支持丈夫做無毒農業的阿布,也架設網站開發通路,漸漸累積一些忠實顧客,肯定他們的努力。

陳春杰:「人生喔,在社會打混了20幾年,有時候不知道要做什麼,當你碰了時候,才知道說你喜歡做這個。」

就是因為喜歡,也或許是因為碰到對的另一半能一起堅持做對的事,阿雄和阿布的下一步,就是再自己搭溫室,降低氣候和蟲害影響,提升品質跟產量,繼續攜手打拚,因為他們始終相信,人生有捨,就會有得。TVBS

 



穿在身上的咖啡渣 - 陳國欽賴美惠←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不漏氣父女氣球廠 - 游善伯 游琬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