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2/12/24

邱千華 - 一雙小鞋創業路

.

 

 

邱千華 - 一雙小鞋創業路

 

邱千華 - 一雙小鞋創業路

童鞋公司負責人邱千華:「鞋內的內裡,然後就是圍邊的這地方,車縫線它有沒有車好,那如果有線頭它會硬硬的,就要把它線頭剪掉。」

裝盒之前,所有童鞋還要再檢查一次。邱千華:「不小心有那種脫皮的現象,這個是一定要打掉的嘛。」

老闆娘邱千華總是在細節裡挑毛病。邱千華:「我們當初沒有那麼大的地方可以去放這些盒子,所以我就跟印刷廠溝通說,那你就是幫我做這樣整張,要用的時候我們再來摺,所以在放這些盒子的時候,比較不會占我倉庫的空間。」

邱千華是當了媽媽以後,才踏入這一行。邱千華:「其實生了老大之後,大概從她1歲多開始要穿鞋的時候,就一直不解,為什麼台灣童鞋都要做的這麼制式或是很卡通,我印象好像就是從我小時後到現在,你知道嗎,都是那樣子感覺,就10幾年都是這樣子。」

理想中的童鞋幾乎都是國外進口貨,動輒4、5000甚至上萬元,台灣為什麼沒有精緻童鞋,讓她和另一半決定在4年前創業。邱千華:「我心裡面有一個念頭,我想說,很想就是自己設計鞋,然後做童鞋這樣子。」

她想做出女兒愛穿的鞋子。邱千華:「一開始我娘家、我婆家其實都是反對,那家裡面的人給我聲音都是,妳鞋子那麼多,妳庫存那麼多,而且妳又沒有通路,對,那妳要自己去做鞋,妳哪有辦法賣掉那麼多的鞋。」

家人反對,不是沒有原因。邱千華:「其實我曾經開過咖啡廳、開過服飾店,然後最後都是結束營業。」

過去開店都是一窩蜂追逐流行。邱千華:「這個好像咖啡廳,大家經營的都還不錯,那就是一窩蜂,現在流行什麼就去做那個,那可能一開始開店的時候是有賺到錢,可是後面你沒有特色,你沒有辦法維持下去。」

2次失敗經驗,讓她看見自己的盲點。邱千華:「我覺得我沒有準備好,也沒有想清楚,對,然後沒有走出自己的風格,那現在我自己做鞋,我就會覺得說,我一定要做不一樣的,就是別人沒有辦法取代的。」

這次邱千華整整準備2年才跨出第一步,和先生一起賣掉房子,湊到第一筆200萬創業基金,所有鞋款全部自己設計。邱千華:「就是因為我不是讀設計,對,所以我覺得我底子沒有人家好,所以我要比別人用功。」

網路、書籍、雜誌,所有找得到的設計流行資訊,她通通不放過。邱千華:「每天就是一直看、一直看、一直看,然後,咦,突然有個什麼想法,那我就把鞋面,我要的初步的概念把它畫下來。」

平均一天花7個小時閱讀,像海綿一樣不斷吸收。邱千華:「因為我自己不是做這個出身的,然後我覺得我不怕苦啦,我也不怕累,那我覺得真的勤能補拙,你就是多看,你就多有想法,然後別人怎麼做好,我們就是吸收。」

辦公室裡,還有她從世界各地蒐集來的材料樣本。邱千華:「這麼多的緞帶,這全部都是幾百捆吧,各式各樣的緞帶,什麼緞帶都有,我就是會把資料買回來,有時候你緞帶要搭配珠子啊,然後我就會有很多東西,然後自己在那邊配啊,對呀,各式各樣的都有。」

她 想做出跟成人一樣具有原創性,兼顧時尚流行和舒適的童鞋,而小朋友穿的鞋子最重要,得耐磨。邱千華:「你一直跟它摳,它還是會掉,現在其實因為小朋友磨損 率比較高,所以我們現在做鞋都不敢再用PU了,那現在大部分不是真皮,就是會用這種纖維合成的皮,你怎麼跟它磨,它都磨不掉,除非你拿刀子去刮它。」

有些鞋子光是打樣,就來回了10幾次。邱千華:「我常常為了那麼一小點 ,要叫工廠再重打(樣)一雙,再重打,每次都修那麼一點,修那麼一點,其實就是很簡單,我就是想把它做到最好。」

許多想法,都從一個母親角度出發。邱千華:「那你再摸一下我們後跟,實我們都是有加軟墊。」記者:「有、裡面有東西。」邱千華:「對、有軟墊,那穿起來它是舒服的。」

邱千華:「常看買那鞋給小朋友穿,也是就是要磨得就是流血啊,然後長水泡啊這樣,然後我就想說,如果我能夠把後跟那個柔軟度做好,然後裡面加了那種軟墊啊之類的東西,那是不是可以減少這樣子的發生。」

不過樣品,得通過兩個女兒這一關。邱千華:「這裡會不會痛,不會嘛,啊這邊會不會,腳這邊會不會怪怪的?」大女兒:「我喜歡這兩雙,因為它的鞋子面很舒服,然後這雙的後面不會痛,前面也不會痛。」

大女兒已經幫媽媽試穿了4年,不過再得意的產品,沒有通路,就沒有市場。邱千華:「完全沒有點,你知道嗎,我跟我先生說,我就是計畫書就是帶著,然後我的版鞋帶著,我就是一家一家百貨這樣子拜訪,讓他們看我這樣子的商品。」

創業初期,還沒有知名度。邱千華:「有的百貨會說,喔、自創品牌很辛苦,啊我們就祝福你,啊我們百貨公司可能不需要這樣子的商品。」

在百貨設櫃,也曾遇到大小眼。邱千華:「他就跟你開了一個價錢,然後我就說,不可以收一低點嘛,對呀,就是想要爭取一下嘛,他說你以為你是某某品牌,就看不起我們這種小廠商。」

邱千華:「我很難過啊,可是我心裡面告訴我自己,我有一天會讓、讓你後悔,講過這樣一句話。」

不管阻力有多大,先生林志鴻總是到處籌錢,力挺她。童鞋公司負責人林志鴻:「那這個要放哪邊,我幫你拿上去好了。」邱千華:「這昨天到的2款。」

4年前辦公室倉庫和店面,全部擠在這間,只有10幾坪大的樓房裡。邱千華:「那個Miffy我把小碼給你,你去上架。」

林志鴻:「以前那個辦公桌都在這邊。」記者:「就在這個地方?」林志鴻:「我們一些那個文書資料,就在這邊做。」

林志鴻:「每天貨來就是一定要整理完才能下班,不然貨放在外面,會被人家搬走,所以有時候都到天亮。」

空 間太小,只能以時間換取空間,光是這樣上下樓梯,就曾經1天來回上百次。林志鴻:「剛開始因為沒有人員,所以我還要包括那個會計、還要那個倉管,然後還要 系統剛買回來的時候,我要自己建檔,可能小朋友上學之後,我們來這邊,然後就開始工作,工作到想要吃東西的時候,下午4點。」

為了做出理想中的童鞋,別人1款頂多5、6種SIZE,邱千華卻堅持要15種,樣式變少了,庫存卻增加。小孩:「爸比,這個還有1雙那個藍色、土耳其藍。」

許多廠商共用的楦頭,她也全部重新打版,4年來已經投入兩千萬,不只貸款,還向親戚借錢。邱千華:「開口借錢的時候,你知道我那個電話啊,就是拿在手上想了很多天,那個禮拜我都沒辦法做事,我一直想說,我要怎麼開這個口,需要這麼大的1筆資金。」

夫妻倆拚命往前衝,經費不夠能省則省,凡事自己來,也吃足苦頭。林志鴻:「當初她一個人去韓國回來,冬天、然後我去機場接她,她把那個行李推出來,那2箱我是搬不上車子,我搬不上去的喔,她自己1人從韓國拖回來,然後台北什麼什麼,1個人喔,而且是冬天喔。」

連另一半都扛不動的重量,是邱千華沒有說出來的苦,沒有錢,最難熬的是過年。林志鴻:「現在還要對很多員工負責,我們曾經有1年那個,就是把年終都發一發,過年前那個員工的薪水發一發,結果我們2個都不敢過年,剩5千吧,那1年是都沒有錢的。」

資金全部壓在庫存上,貨款還沒回收,存款簿的餘額只有5千元。林志鴻:「你說要包紅包、要什麼,要給人家錢,都不敢,不太敢出門。」

邱千華:「我們都說我們很忙,沒有辦法去親戚家坐。」林志鴻:「其實都躲在公司跟家裡,都不敢出去。」邱千華:「對呀、是真的。」

儘 管再缺錢,對品牌的堅持卻不肯妥協,過去3年多,拒絕200多家來自歐美、大陸和台灣的批貨訂單。林志鴻:「經營品牌,你不能像一般的做法一樣,就是說我 讓人家批貨啊,對不對,我批貨當然量多,我的成本就低呀,那我不接受批貨,我就是要自己要有通路啊,那一開始通路不夠的時候,我一次就是要訂這麼多貨,那 我又沒那麼多通路,那剩下的怎麼辦,賣得速度慢,明年再一次,後年沒有賣完,丟掉。」

推掉其他廠商代理,等於少了3、4倍的獲利,但這次邱千華很清楚,她要好好經營這個台灣品牌。邱千華:「註冊商標他們那種事務所,就說你如果要做品牌,你要不要就是去日本啊,或是去義大利啊,去哪裡去註冊,那你這樣子回來的話,人家就覺得你是一個國外的進口品牌。」

邱千華:「可是我就很堅持,我跟我先生說,為什麼要這樣子,我們明明就是台灣自己設計的鞋,一定要一個國外進口品牌,才會成功嗎,我那時候就覺得,不需要去做這樣的事情。」

每 一步都走得很踏實,讓他們的童鞋知名度大增,被國內外買家注意到,在台灣的據點也不斷增加。邱千華:「我自己之前創業什麼都做不好,對,其實我們家的人會 覺得說,啊你什麼都做不好,其實一開始做,父母親都會擔心啊,你知道我爸都會說什麼,就是每個晚上都是擔心我啊,就怕我們做不好啊,什麼、什麼。」記者: 「他也睡不著?」邱千華:「嗯。」

這一次,她證明自己做到了。邱千華:「我最大的成就是…我可能覺得,讓家…家裡面的人比較放心吧(淚),我想其實我只是想得很單純,證明說我是我們家的小孩…。」

下足苦工,實際走這一趟,想法不一樣了。邱千華:「你很難去衡量,你到底得到什麼,我覺得是你覺得很踏實,就是在你的工作上面,你很踏實,就覺得是絕對的認真,你做的事情絕對的負責,那是跟以前不樣的態度。」

以前開店,一味追逐獲利業績,現在卻不再用這樣的標準衡量得失,開過咖啡廳、賣過衣服,第3次創業,邱千華終於找到自己的路。TVBS

 



歐洲最大國際連鎖珍珠奶茶店BoBoQ - 英國最大間 台灣珍奶店倫敦開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龍涎香 - 英男撿鯨魚嘔吐物龍涎香 珍寶價值近540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