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2/10/29

趙志明 趙文豪 - 天然茶籽洗劑 - 苦茶樹教我的事

.

 

 

趙志明 趙文豪 - 天然茶籽洗劑

苦茶樹教我的事 - 趙志明 趙文豪

 

趙志明 趙文豪 - 苦茶樹教我的事

茶籽產品第二代趙文豪:「超像米漿的,這個你拿給1百個人猜,絕對不會有人猜到這是洗碗精。」

濃稠的黃褐色澤,搭配上空氣中瀰漫的焦香味,味覺疊上視覺,除了像米漿,也有點像是中醫用的跌打損傷敷料。趙文豪:「想法就是這東西不會賣啊,最早我的想法就是這樣啊,一開始我爸研發這個的時候,我那時候還給他、還給他有一點打槍,說你這東西這麼黑喔,黑黑的沒有人要跟你買。」

趙文豪的想法很直接,要清洗髒污的洗碗精本身就這麼黑,實在很沒有說服力。趙文豪:「他(爸爸)就說我們不懂啦,真的,確實是我那時不懂。」

趙爸爸默默做沒吭聲,不懂就要搞懂,趙文豪在爸爸公司負責業務,得知道產品的來龍去脈才能說服客戶,因此一開始他跟著爸爸從工廠做起,也才知道土色是茶籽的原色,把苦茶籽或是茶葉籽榨油後剩下的渣,老一輩的婆婆媽媽拿它來洗衣洗碗,想向趙爸爸討教一下以前的使用方法,他卻跟我們玩起捉迷藏。

茶籽產品第一代趙志明:「『老扣扣』的人,不要,嘿嘿嘿,你問他就好。」趙文豪:「我老爸喔,每次都這樣講啦,啊一問問題,他就說,我跟你講喔,給他講就好了啦,哈哈,投降投降,哈哈。」

趙爸爸很想當個不起眼的路人甲,但偏偏父子倆濃眉大眼一個樣,他做清潔用品有30年的經驗,技術到位,但前20年做的是化學洗劑,會改走研發天然洗潔精這條路,是為了解決太太長年的老毛病。

趙志明:「(太太)富貴手,早期如果你用化學的喔,手都會粗粗,再嚴重一點,還會留湯汁,感覺啦,我太太改用我做的這個就不會了。」

嚴重的時候長水泡發癢,還會乾裂流血,但家庭主婦1天3餐至少要洗3次碗,這讓他正視到化學製品對人體的傷害,加上當時大廠紛紛投入清潔劑市場,他小小一家個體戶成本無法壓低,沒有競爭力,毅然決然轉型。

趙志明:「像現在我拿的這個就是茶箍,茶箍就是把苦茶籽把它榨油之後,然後以前舊式的榨油機器,它旁邊這邊會有一個鐵環,然後它前後兩邊擺了很多茶籽,然後壓榨壓完之後,它就變成一塊,這就是以前的茶箍。」

這長得很像普洱茶磚的茶箍,裡面含有具有清潔殺菌效果的皂甘,通常稍加研磨加水煮沸就能使用,但它的問題在於存放不易,茶籽裡頭還含有油,一但油水分離水面上就會長菌,要走全天然,他就得克服這個問題,於是乎,他先把磨好粉的茶渣仔細過濾。

機器震動的頻率之高,看沒多久就已經讓人頭昏眼花,但沒這機器之前,趙爸爸可是像搓元宵一樣手搖篩網,更是費力。趙志明:「為了生存,不可以說累,哈哈哈。」

進化的過程本就是適者生存,就像這些茶籽粉,通不過篩網的就到不了下一個步驟。趙志明:「這就是樹上結的,就是外面都有用乳化劑,我們就是用這款天然的乳化劑,外面都用化學的,化學的乳化劑就不行。」記者:「這個很貴喔?」趙志明:「對啊,這很貴喔。」記者:「貴多少?」趙志明:「1公斤2、3百元耶。」記者:「那化學呢?」趙志明:「化學很便宜阿,1公斤只要幾十元而已。」

他用的是食品等級,是很多製作糖果果膠業者都會加入,從非洲果樹上長出的天然果膠。趙志明:「你如果仔細看,上面會看到樹皮啊。」

乳化劑是保持油水混合穩定的重要媒介,要能存放,防腐劑的問題怎麼解決。趙文豪:「我們放海鹽,早先時候你要把一個東西保存就是用醃漬的,我們就是用同樣的邏輯。」

趙文豪現在對所有製程邏輯瞭若指掌,但回想當初入行的起因純屬意外,趙文豪大學時迷上街舞,加上本來就對所選的機械不感興趣,大一就被退學。

趙文豪:「回來公司是逼不得已的,因為我想說我至少要一個正當理由嘛,我可以繼續跳(舞),但是我還有一個工作,就是人家不會覺得你已經退學了,你還在混什麼的。」

後來的發展,讓他覺得一切反而是「因禍得福」,那時爸爸正要推全天然洗劑新產品,叫他回來跑業務,71年次的他因為很早就進入職場,有更多時間摸索自己的方向,邊做邊學的過程竟然發現,被他們拿來當作洗潔精原料之一的苦茶樹茶籽,竟然在台灣已經慢慢沒落,貨源被大陸取代,讓他很吃驚。

趙文豪:「台灣其實很多超好的東西,但是是老一輩他們在做,然後沒有第二代願意回去做,因為他們覺得第二代回來做會覺得很辛苦。」

辛苦就算了,像是苦茶油或是榨完油的渣,又有誰要買都是問號,趙文豪探究後發現,苦茶樹相關製品漸漸乏人問津,是因為像他一樣的年輕世代少了一塊「認同」的拼圖。

趙文豪:「它整個文化面是一個很順的,就是油很營養很珍貴,所以我女兒坐月子的時候,對妳坐月子的時候對身體很好,所以他就給她用,剩下的渣不要浪費,所以我拿來用,所以他整個文化就是這個樣子,我就負責去把這個文化跟背景的東西,把以前的故事挖掘出來,然後也到產地去了解,整個湊在一起,這個商品才有它的溫度嘛,不然它商品就是一個商品。」

抓到訣竅,要讓商品說故事,既然要扎根就要從土地開始,他一路拜訪新北市桃竹苗,有產茶籽的農家向他們請益。員工:「你要不要帽子?這裡有帽子,那有手套,去到裡面再教怎麼樣弄。」

一年一收的苦茶樹園裡,往年只有李大哥跟他太太2人慢慢採收,今年開始多了幾個得力幫手。趙文豪:「像你這個上面有沒有,這麼高,你以前都怎麼採的啊?」苦茶樹農夫李新進:「因為喔,我們這個苦茶樹有一個好處,它是很軟枝。」趙文豪:「直接把它折下來,它不會斷?」李新進:「你比如說像這個,很大支有沒有,你把它直接攤下來,它不會斷。」趙文豪:「它彈性很高?」李新進:「它彈性非常好。」

為了節省採收人力,農場主人李大哥琢磨多年,想出了好辦法。李新進:「我這個網子喔,是人家建築網有沒有,把它2件縫在一起,還有3件縫在一起,比較長啊。」

廢物再利用,這吊床不是給人睡午覺用的,是馬戲團裡的安全網,只是對象從保護空中飛人,換成了會隨風飄灑的苦茶籽,該怎麼綁,趙文豪搞了半天,自己都心虛了。

趙文豪VS.李新進:「打這個結,不要打死結,下次我就一拉就起來了,這個,你就像這樣子盡量把它拉緊。」

其實能自動落果的果實,擁有最豐富的油脂,1棵苦茶樹至少要5年以上才能結果,李大哥的園裡4分地,2百多棵的平均樹齡20歲,含辛茹苦拉拔成人,這幾年卻總想著要怎麼安頓它們。

趙文豪:「台灣現在很多種苦茶籽的,或是茶葉籽都面臨到同樣的問題,就是種的人年紀愈來愈高,開始銷售不出去的時候,或者他沒有辦法保證他種可以得到回報的時候,就想要把它們棄耕掉了,後來我們就想這樣好了,我們跟他們深度合作。」

趙文豪採契作方式,保證農家收益,銷售苦茶油、收購茶渣讓老爸做清潔用品。苦茶樹農夫李鍾翠花:「我覺得他真的滿有衝勁,肯去為這種,怎麼講,老祖先這種東西,這麼好的東西保存下去,本來我想說我1顆賣5千對不對,我10顆就賣了5萬,我整片可以賣個4、5萬嘛,我也不錯啊,我也有收入,可是我想起來說,我繼續採收這個油的話,那個渣渣、那個茶皂,他也更好用啊,他去研發嘛,對不對,他研發那個什麼洗手乳啊、洗髮精啊。」

其實他們倆夫妻還真捨不得賣。苦茶樹農:「你看,有沒有,這都是昆蟲。」

無毒栽種讓園內生意盎然,趙文豪看中的也是這點,然而沒來農場看過,也真的不會了解農人的辛苦。

趙文豪:「我覺得很震撼的點是,因為以前我們小時候對我這個世代,我現在30歲嘛,我這個世代以前吃油對我來講,我覺得油很便宜啊,當初我一聽到苦茶油跟茶籽油,啊,1罐1斤他要賣1200、1500、1800,各種價格都有,我覺得這油什麼東西啊,為什麼那麼貴,後來到了農場去看了才知道說,哇,它長在樹上,然後它真的很小一顆,我要採,比如說我可能採了10公斤的苦茶籽,然後我把它曬乾之後,我把那些殼去掉之後,它可能只剩下2公斤、3公斤,然後這2公斤、3公斤再拿去榨油之後,可能剩不到1公斤,所以說它整個人工費用啊,各方面東西其實是比我想像差太遠了。」

1年1收,大多數還是得1棵1棵人工採收,知道這些東西好的人,自然願意花這筆錢,但他更憂心的是面對大陸競爭,如果沒有文化背景或是沒有故事支撐,即使願意買的人也不選擇台灣品牌,那就再也追不回來,現在的他,三不五時就會來聽故事長知識,付出勞力。

李鍾翠花:「他都來幫忙除草啊,他都揹那個割草機啊,他很行、他很行。」

趙文豪也會把員工帶去,親自體驗施作,才能寫出有感情的文案,趙爸爸則是偶爾被他強制帶出去放風,呼吸新鮮空氣,但心裡總還是掛心工廠的進度。

鍋爐裡混合好的原料持續加溫,過程中趙爸爸還得多次頂著高溫蒸氣,噴水將泡泡消除以免溢出來,加熱到1百度後就直接裝罐冷卻。

趙文豪:「如果沒有用報紙,它上面的那一個不銹鋼,它水蒸氣上去後會滴下來,滴下來上面會有一層水,它上面的鹽分不夠,我們不是放很多鹽嗎?因為它滴下來的時候水蒸氣、蒸餾水嘛,蒸餾水是沒有鹽分的,所以它上面的鹽分會變得很薄,有可能那個區塊就有能會長菌。」

趙文豪:「有沒有發現水分已經被它(報紙)吸了,所以它上面不會有一層薄薄的水,然後這個你看,就這樣挖,這樣有沒有很像咖啡凍?」

還有一點像巧克力慕斯或是冰淇淋的感覺,一路的描述都跟食物有關,實在很難跟清潔劑連結在一起,但這還不是最終成品,得要再倒回另一鍋爐攪拌,最後再過濾。

趙文豪:「因為我們在製造過程中裡面有加鹽巴,再加上它篩粉的過程中,怕會有一些遺漏的大的顆粒,然後就是再煮完後,要把它做一個最後過濾的動作。」

急也急不來,催也催不得,因為古法的精神就是等待,就是按部就班。趙文豪:「從以前我覺得我只是在賺錢,到後來變成現在是,中間是變成成就感,然後到現在我覺得是多了一個使命感,其實台灣有更多是屬於台灣文化面的東西,其實是應該要被傳下來的東西,是必須由我們這一代來發揚的。」

天然的素材,古人的智慧,再融合趙爸爸學理的基礎,調和出一鍋鍋、一罐罐對環境友善、對人體健康的天然洗劑產品。趙文豪:「我們台灣以前舊有時代的美好東西傳承下去,那由誰開始,由我們開始,我們就是做茶籽這個區塊,那你可以做什麼?」

從工作中找出價值,把熱忱發揮到極致,一個年輕人的努力,讓老一輩的智慧,脫胎換骨被更多人看見。TVBS

 



陳光華 - 百歲老兵 人瑞陳光華 - 百歲老兵找到了 人瑞陳光華唱平劇解鄉愁←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南方之星 - 南方之星標售 4成沒人愛 (圖+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