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2/10/29

邱浡洧 芭比娃娃 - 邱浡洧創造台灣的芭比娃娃


 

 

邱浡洧 芭比娃娃 

邱浡洧 創造台灣的芭比娃娃

 

邱浡洧

創造台灣的芭比娃娃

玩具公司負責人邱浡洧:「我希望詩涵是能夠代表台灣的一個一個女生的形象,然後呢,甚至是一個很有代表性的文創商品,而不只是一個塑膠的、沒有生命的一個娃娃,不用像之前那個,做一個做這麼長的下襬,就正常這樣就好了。」

41歲的邱浡洧,是玩具公司負責人。邱浡洧:「那件綠色那件工作褲,後面比較大件,後面收一公分起來,把它收得比較合。」

同一件衣服,得重複打版好幾次,才能符合標準。邱浡洧:「會這樣子外翻,那我也要求說打版師傅要把它給改回來,改成服貼一點,像這種小細節都要注意,不然整體上,就會穿起來之後,你就會感覺不出它好看。」

不過公司目前唯一的產品,是這個12吋人偶,邱浡洧還幫她取了一個有點台的名字,叫「詩涵」。

邱浡洧:「因為它是台灣做的娃娃,所以我想說取一個台灣名字,所以我就找了個菜市場,台灣大學菜市場裡面的排行榜,裡面的名字『詩涵』。」

邱浡洧以前做過「廣告輸出」,月入30、40萬,卻因為市場被低價競爭破壞,9年前決定轉行,把自己的興趣-模型人偶當成事業。邱浡洧:「一般的玩具廠,他們在做就是我每個月一直出新的娃娃,新的娃娃頭,新的造型,一直做、一直做,可是呢,沒有代表性啊,它就是一個流行品而已,就像T恤、鞋子、帽子,你戴了這一季過了,你就不想要了。」

他想做的不只是流行品,而是屬於台灣的「芭比娃娃」邱浡洧:「台灣沒有自己代表性的娃娃對不對,你想不到,你不能說穿上旗袍,然後穿上些一我們原住民的娃娃,你就叫他是台灣的娃娃了。」

從雕刻到開模,全部自己來。邱浡洧:「甚至我還找過幫布袋戲刻偶頭的師傅,但是他們不願意做這個,因為太小了,而且他們覺得可能覺得有辱他們的專業吧。」

花了半年,好不容易找到雕刻師傅,跨出第一步,才發現困難重重。邱浡洧:「首先你要找到配合的工廠,願意幫你做的,這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如果是20年前的話,台灣台南是玩具重鎮,那還可以找,那很方便,甚至你一條龍的作法,從頭到腳,什麼都可以在一個工廠或一個廠區,甚至是工業區裡面就完成了,但是現在不行,我就得到處跑、到處去找。」

問題是,如何把消失的產業找回來。邱浡洧:「像我現在呢,一個詩涵的衣服呢,從打版到製作好,我得宜蘭、台北、彰化、高雄、台南,每個地方都要有配合的師傅,才能完成一件。」

連縫製衣服的針腳,也要從無到有。邱浡洧:「縫衣服時,它的那個針車的針腳,針腳的部分,因為它縫的這個縫份的部分比較窄,所以呢,那個針腳的踏板就要改造,那光是改造那個踏板,在台灣呢,我就找了、就改了6次,改了6次才改出來,然後才能縫這麼小的縫份。」

邱浡洧:「像這個快速釦呢,我們就沒辦法拿市面上現成的,因為現成的會考慮到實用性,那實用性就不會做這麼小,那但是我們娃娃是1/6,那只好找不到現成的,只好開模了。」

光是一個日字扣,開模費就要20萬。邱浡洧:「像這一個的鉚釘,然後上面的雞眼,這個尺寸都太小了,也沒有現成的可以用,所以我們也一樣是要開模。」

好不容易找到模具廠,卻讓他吃足苦頭。邱浡洧:「很多時候你去跟人家簽約的時候,你跟他說,口頭說你的要求,你要做到什麼樣的精細度,他們都會說OK、OK、沒問題,但是等到要驗收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樣本完全不對勁了,你就知道那時候你被騙了。」

不是簽約被騙,就是雕塑工法粗糙,生產工期拖延,只好一切重來,找新的工廠幫忙。邱浡洧:「大哥。」模具廠負責人鄭國廷:「早。」邱浡洧:「ㄟ、好久不見。」模具廠負責人鄭國廷:「帶什麼好康的?」邱浡洧:「沒有啦,這之前做那個槍有沒有,做起來就是這樣啦。」

邱浡洧:「我就拿來這邊請大哥幫我修整喔,整個模重新修整,花的時間比重新做還花得久。」

鄭國廷:「當初他模具拿來的時候,我們也是很頭痛啊,等於是先天不良,啊後天怎麼救,啊還好他這個人很堅持啊,我們勸他說喔,這個可以放棄了,他還是不放棄啊。」

其實邱浡洧早就花光所有積蓄。邱浡洧:「他願意讓我做模具的時候,還可以分期付款,不只是前中尾款這樣子喔,還是可以讓我我有多少錢、籌到多少資金,然後再進行下一個步驟,所以一個模具整個做到好,大概分了10幾期吧。」

邱浡洧:「那翻出蠟模之後,我們再接著翻出這個比較,因為蠟筆較軟,所以我們會翻出這個比較硬的,這個CASE的模,敲起來就這樣、叩叩叩,那做出來呢,它的素頭就是這樣子,那這個是上色之後,上了臉妝的樣子。」

鄭國廷:「開得那麼精細,喔、它成本那麼高,你當然不好意思,我就覺得賣得掉嗎,啊你花那麼多錢,去開發這個值得嗎,然後有時候覺得,我們勸你放棄了,你還還在那邊堅持,嘿、當初我是覺得這是他的缺點啦,因為這些東西可能成功率不高嘛,可是現在看起來,他當初的堅持是對的。」

這種質疑,他聽多了。太太李國平:「每天我都會唸他說,哎喲、你不要再做這個了啦,你就乾脆轉就好了嘛,常常跟他講說,ㄟ、你要不要考慮啊去考一個什麼公職啊,或你要不要考慮去做什麼工作這樣子。」

唸歸唸,當護士的太太很挺他,獨自負擔家中包括兩個小孩的生活費,讓邱浡洧悶著頭往前衝,當初一個單純念頭「想把興趣當成事業」,人生卻因此跌入谷底。

邱浡洧:「最困難的是籌錢、呵呵,像模具啊,光是他的身體的部分就要70幾萬耶,那我們不是說做完這個模具就OK了,我們還需要一筆錢去塑膠射出,做出它的身體,然後做出來之後,你還得包裝啊,那這些都是要錢,那這樣下來,光是她身體的部分,150(萬)、160(萬)跑不了。」

花光200、300萬還不夠,只好開始借貸。邱浡洧:「你天天睜開眼睛就是要籌錢,然後才能繼續下一階段,那就到處借錢啊,就能借的都借啊,那甚至信用卡也去借貸啊,就信用卡那種10幾趴的都敢去借。」

邱浡洧甚至窮到連續吃一個月的泡麵。記者:「你窮到這種程度,你太太也不知道。」邱浡洧:「我不能讓她知道啊,我不想讓她知道,因為畢竟這是我自己要做的事業,那我得把它給弄好,而且我之前胸有成足的,拍著胸脯跟她說一定能成功、呵呵呵。」

當期望破滅,所有的壓力一湧而來,也曾經想要放棄。邱浡洧:「最近的距離,其實想放棄最近的距離,只有幾十公尺而已。」記者:「什麼意思?」邱浡洧:「就是樓上下來就沒啦,那時候真的是做到,不知道,連自己都搞不清楚前途在哪裡了,然後已經完全不知道說,繼續堅持下去還有沒有,前面的路還有沒有。」

邱浡洧:「你就感覺像是嗯、迷路了,但是你沒有GPS,然後前面連燈都沒有,你都不知道現在走的這條路對還錯,對呀,你甚至不知道旁邊到底是水溝還是懸崖,然後就一路往前走這樣。」

但是邱浡洧不甘心,他要對自己的選擇和家人負責,終於熬到「詩涵娃娃」誕生,挑戰又來了,找誰縫製衣服。邱浡洧:「這一面車起來,然後翻面,那當初在做的時候,因為太小了,沒有人願意做,在台南找了很多的師傅,他們都不願意做,他們說這個太小做不出來。」

邱浡洧乾脆買台縫紉機自己打版、自己縫,要證明即使縮小1/6,也能做得到。邱浡洧:「縫出的第一件,雖然歪七扭八,但是我拿去給那一位阿姨,她們看了之後,她們才說好啦、可以啦,其實是縫得出來的,對、應該拉出來,挑出來就可以了,就可以有這個線了,光是它的長度好了,要短,所以你不能像一般車布料這樣子,可以一踩就踩下去,就可以從頭車到尾了,你得慢慢地滾、慢慢地踩,甚至有時候得用手轉的,才能完成這一小段距離。」

設計師郭雪美:「然後我會把那個,它那這邊的感覺這樣子抓出來。」記者:「哇!」設計師郭雪美:「喔、然後這邊我再排花。」

幾年前,又在泰山找到曾經幫芭比娃娃代工的老師傅。邱浡洧:「他們一開始會認為這麻煩,然後他們就不願意做,然後呢,也覺得說這個東西這麼難做,錢又難賺。」

記者:「抓一邊。」郭雪美:「對對對。」記者:「側邊這樣斜一邊。」郭雪美:「這樣子它的衣服會感覺有變化一點。」

郭雪美:「比如說領口,領口那個地方那個圓,那麼小,你沒有辦法用這個車子去轉嘛,那你只好就是用手工了。」

邱浡洧:「在台灣的地方,要找到願意做的,而且也認同,然後又可以有自己會打版、從打版到製作,會完成的,這種技術的人不多。」

郭雪美:「其實那時候我真的很訝異說,一個大男孩,他會會喜歡娃娃耶,真的啊,所以有跟他聊起來,感覺他對娃娃也滿專業的啊,所一我們一聊,一聊就哇!真的是碰到知己了。」

就這樣過了一關又一關,邱浡洧一個人串聯起他的台灣芭比娃娃生產線。記者:「如果能夠重來一次,你還要做娃娃模型嗎?」邱浡洧:「我可能會回去做以前的車床工吧,呵呵,車床師傅一個月有7、8萬,哈哈!」

說歸說,還是一路走到這裡,即使收入不到以前的一半。邱浡洧:「好、這樣子我要讓它走在斑馬線上,好、拿走。」

現在夫妻倆經常帶著12吋人偶,在台灣景點拍寫真,連日本買家也透過網路注意到了,甚至跨海下訂單。李國平:「我覺得,我會改變是因為我看到周遭很多的人,其實也是很認同他的,那我自己,我可能會覺得我只是站在一個經濟的壓力,我希望他能夠幫我多分擔這樣子,然後後來我也覺得說,他好像ㄟ、真的有做出他想要的東西。」

邱浡洧:「彎這樣子、好,1、2、3,等一下再一張。」

邱浡洧:「雖然說花了7、8年,但是我在想,也許就是需要花這些時間,我才能成長,我才能學到東西,才能把這些東西從頭到尾都學會,而且呢都完全懂了。」

沒有資源、沒有專業,甚至沒有錢,別人可能的半途而廢,邱浡洧用9年的時間,詮釋甚麼叫做堅持。TVBS



瑞典血雨 - 瑞典丹麥恐下血雨 老天爺流血淚?←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會呼吸矽膠人(圖+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