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2/10/29

王世煌 優格 - 落實理想的優格


 

 

王世煌 優格 - 落實理想的優格

王世煌

落實理想的優格

王世煌每天都會到優格工廠視察。優格公司負責人王世煌:「這個是早上已經有在做的這些,那它已經在發酵了,它裡面的溫度差不多維持在40度上下。」

從念研究所開始鑽研微生物學,在食品大廠做優格,已經做了20幾年。王世煌:「昨天下午收好,然後放在冰箱藏,那今天的話就可以出貨了。」

曾經研發出不少知名產品,3年前,他是大公司高階主管,坐到很多人羨慕的位置,卻選擇跳出來,自己開一家小公司

王世煌:「其實人生到某一個時間點,尤其像中年的時候,都會有一點心裡的遺憾,覺得…我人生不要這樣子再過下去,因為再過下去的話,你就看到你之後的日子,就是這樣而已啊。」

他想做的,是市面上幾乎沒人在做的,無糖、無添加優格。王世煌:「台灣的優格,或者這個類別,如果沒有人好好做它,那大概就是就很可惜,所以我一直覺得好像這個使命就是我的,然後大廠商不做,那我就小小的力量開始做起。」

王世煌:「那因為可能,很多人都把它加太多東西下去,所以你吃到都不是它真實的原味。」

現在做的跟從前相反,優格不加果膠、不加糖、不加香料,原料是百分之百「鮮奶」,和粉狀乳酸菌。

王世煌:「我們直火加熱,所以其實它需要有一點點攪拌。」

4株乳酸菌,至少了花半年,跑遍歐洲、蒙古、日本試了2、3百種組合才選出來的。王世煌:「這個就是我們會再試,溫度慢慢上升,慢慢上升,上升到差不多40度上下,那我們就會把那個瓦斯關起來,把菌粉,這一杯的菌粉液體倒進去。」

與其說他是老闆,或許更像糾察隊。王世煌:「其實所有的事情,都在細節裡面,所有魔鬼都在細節。」

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菌粉早已溶解卻要過濾,煮好的牛奶,明明沒有雜質,還要再過濾一次,連怎麼裝填也有規定。

王世煌:「在倒的速度還是要控制一下,它那個泡泡的產生,就是你不能,啵就下去,所以要稍微控制一下它的力道跟速度,因為它空氣跑到組織裡面,你吃下去的口感就鬆鬆的。」

甚至每裝好一瓶,就蓋上一個蓋子,降低與空氣接觸時間,避免壞菌有掉進去的機會。

王世煌:「這個如果發酵得好,它表面是完整的,非常的平滑的,正常應該是要這樣,那如果是說中間會比較表面粗粗的啊,不光滑的話,表示說,可能我們在發酵過程當中,有去動到它,所以它的組織就不會那麼的細緻。」

一般人看起來的理所當然,卻是一個小動作、一個小動作堆砌的成果,王世煌用工業標準,要求他的手工生產線。

王世煌:「最怕碰到一個問題,冬天夏天做出來的口感會落差很大,我不希望說它,今天吃到的,跟明天吃到的,中間有落差,所以通通都是靠這個PH值,去控制它的條件。」

他的理想,是回復到優格,以及食材本身原味,為了製作搭配吃的果醬,甚至到處找農民。王世煌VS.百香果農張永晉:「很香,這個比較熟,這個比較熟、比較香,用聞的一剝開就知道。」

只要聽說那裡有人在種有機或無毒水果,王世煌就親自開車,一戶一戶拜訪,種百香果的張永晉也是朋友介紹的。

王世煌:「到中秋節前後大概是開最旺的吧?」張永晉:「對,差不多啦。」王世煌:「嗯。」張永晉:「天氣一冷它就不開花了。」

王世煌:「每次來他就帶了一堆,所有的親朋好友的農作物,然後送給我們吃,那他百香果最大的特色,是在於說,因為它算是比較有機的園區,所以它其實在栽種的過程當中,它每一棵跟每一棵之間,不會很密集。」

這個季節除了百香果,檸檬也很多。王世煌:「有機的過程當中,它就不會有農藥,不會有防護的設備,那因為有時候蟲會咬它,所以它這個表面,就多少的話不會像傳統的外型那麼的好看。」

只不過做檸檬果醬的方式,讓人傻眼,不能用刨刀,只能用菜刀去皮。王世煌:「最麻煩的是在等一下取肉,它每一瓣每一瓣,都還要用刀子下去把它扳出來,那裡面的這些白色的膜,是要去除掉的。」記者:「為什麼?」王世煌:「會苦,有一點苦味,那我們就不要那個苦味,所以取的過程當中,其實很辛苦,就要一個一個這樣子取。」

王世煌:「一般的公司應該都會直接把它丟到下去裡面擠汁,然後下去煮,那你就吃不到這個瓣了,對是在這樣。」記者:「是誰要求這麼機車的工作?」王世煌:「我啊,我是一個蠻機車的人。」

當然有不少人抱怨過。王世煌:「為什麼一定要這樣?為什麼要到這樣?啊你如果不到這樣的話,那我就跟一般人一模一樣,那我還有機會在這個地方做下去嗎?確實很機車啊,我真的啊,所有我以前帶過的同仁都說啊,就在我手下做事完全不輕鬆,很正常啊,要不然你怎麼跟人家比?」

王世煌機車的理直氣壯。王世煌:「我們做果醬,其實有一個基本原理就是,盡量的不添加,所以它的單純就是,你這個東西如果不夠好,你做出來的果醬不會好吃,所以我們沒加香料、沒有色素,所以它純粹只是這個東西,加一點糖,就這樣子而已。」

要落實理想,就是對細節龜毛,連裝優格的塑膠盒,也自己設計。王世煌:「有一些死角的地方,你如果是要挖優格,會挖不起來,會挖不乾淨,所以我們在設定的時候,這邊是一個圓弧狀。」記者:「這1個成本要多少啊?」王世煌:「1個20、30元。」記者:「所以你為了裝優格,用這麼好的盒子有必要嗎?」王世煌:「可是我們想要讓他買完之後,他這個容器還可以再利用,就是不是只有人丟了就丟了。」

另外一件沒有人做的事是…回收空盒再裝填。王世煌:「啊就做環保啦,就是讓容器可以減量。」記者:「所以這些是什麼?」王世煌:「這些都是所有客人留下來的,這邊也是。」記者:「他們送回來?」王世煌:「就送回來,他要打算要回填的。」

王世煌:「想要讓台灣的垃圾,再少一點點啦,以前我在大公司已經,每天出那麼多的一瓶一瓶的,那個空盒到最時候,你想想看,有多少垃圾存在我們的環境裡面。」

當然會增加清洗、消毒的人力成本,很多公司到後來,被迫妥協的營銷過程,王世煌訂出了自己的高標準,卻無法帶來銷售量。

王世煌:「無糖的優格這種類別,在台灣目前還是非常非常的少人接觸,很多人完全不懂啊,甚至於心理聽到無糖優格,又是酸的完了,剛開始的時候都沒有訂單,你曉不曉得,3個人坐在那邊,我不知道今天有沒有人要來買我們的東西,真的啊是這個樣子,完全沒有訂單,人在那邊那你怎麼辦,第1年是這個樣子過。」

為了打開市場,自己當推銷員。王世煌:「我曾經最辛苦的時候,剛剛創業的時候,開著一台車,把所有優格放在我的車子裡面,放冷藏庫放冰塊,然後開開開開,開到台北去,我一定要去把這些,這一車子的優格賣掉啊,呵呵,你可以想像嘛,那個溫度不夠,大熱天7、8月的時候,那冷藏庫保冷袋,那個溫度效果不好的,我記得很深刻啊,就第1天到台北去下貨,在汽車旅館,那也沒有先預約,汽車旅館人說,汽車旅館冰箱還不夠大可以冰,我還去7-11買了很多冰塊藏起來,放在那裡面,隔天拿起來,哇,通通都離水了。」

王世煌:「朋友說,哎喲,你以前坐在那裡地方,所有事情你就發號施令,所有人會執行,幹嘛這麼辛苦來做這些事情啊?」

王世煌一開始就知道,要做市場沒有的東西,會很辛苦。王世煌:「老實說,我自己有一定的理想性格,所以自己要求又高,然後又虧損,所以中間心裡的那個,那個壓力是,有時候晚上會不太容易睡。」

王世煌:「40幾歲,然後以前頂著一個大光環,然後今天要突然從零開始,重新做的時候,很多人瞪大眼睛在看你會怎麼樣。」

4、5百萬很快就燒光了。王世煌:「離開那個環境,然後決定創業,然後,我這樣子就放棄,就收了,我覺得也對不起我自己。」

王世煌:「我不甘心我花那麼多的力氣,去做這件事情的時候,結果到最後全部都是流水。」

不能也不願意放棄,為了打破一般人對無糖優格的印象,只能靠試吃。王世煌:「所以要試吃,所以要給他一個好的環境試吃,要給他一個對食物尊重的環境,可能連一個便當,可能是5分鐘就把它吞掉了,我們根本就沒有時間,好好的去品嘗一個食物,真正的原味是什麼,有時候都忘記了。」

王世煌:「我最喜歡芒果,可是芒果…」民眾:「芒果結束了?」王世煌:「對。」民眾:「季節結束了。」王世煌:「你要不要試看看,這個去年的冠軍蜂蜜。」民眾:「好。」王世煌:「我給給你試看看特級的蜂蜜。」

得到肯定,好像找到前進的動力。王世煌:「創業第1年的時候,就有1個消費者,匯了3萬元到公司來,他說你做這個東西在台灣沒有人做,很辛苦,我放在心上我非常感動。」

或許是時間,或許是口碑,2年半之後,情況開始改變。王世煌:「每年每個月,每個月都在虧損,然後,在今年3、4月的時候,哇,可以轉成不是紅字的時候,那個心情是非常複雜的。」

還有百貨公司主動打電話要賣優格,很多不可能,在他的堅持下,變成了可能。

王世煌:「我只是覺得說,我的人生下半輩子要給自己一個交代,然後想要做一點,至少要矇上眼睛的時候覺得,我這輩子沒有對不起自己這樣。」

不只是優格的另一種可能,也是王世煌人生的另一種可能。TVBS

 



鄭正中 鄭正韋 兄弟老碗粿 - 兄弟同心老碗粿 傳承三代好滋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Nissim 以色列傳統家鄉味 - Nissim 愛台灣以色列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