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2/02/22

許清水 玫瑰番茄 (圖+影片)

.


 

 

許清水 玫瑰番茄

鹽地種出玫瑰番茄 浪子許清水重拾希望人生

 

 

影片: 許清水 玫瑰番茄 - 不酸不澀 台灣玫瑰蕃茄成功上市

 
 

 


爆漿小番茄──「玫瑰番茄」 攝影: 岳翔雲

圖: 許清水 玫瑰番茄


嚴重的地層下陷、海水倒灌與土壤鹽度過高,讓雲林口湖鄉地區的養殖業與農作生產均面臨極大挑戰。沒想到曾經出外混江湖的浪子許清水,卻在貧瘠的土地上培育出甜度13度的「玫瑰番茄」。

最近網路團購爆紅的超夯商品,都是「爆」字輩的,例如「爆漿餐包」、「爆漿泡芙」。現在,連水果也出現爆漿小番茄──「玫瑰番茄」。

不同於網路團購都是殺價出貨,玫瑰番茄竟然是一斤150元、高出一般行情3到5倍的「搶手貨」;更難得的是,乍聽之下頗有西洋味的玫瑰番茄可不是舶來品,而是土生土長,產自土地貧瘠、土壤鹽度過高的雲林縣口湖地區。

貧瘠土地與浪子,迸出甜蜜果實
雲林口湖鄉南端的成龍與水井地區,因為嚴重的地層下陷與海水倒灌,許多土地終年浸泡水裡變成濕地,無法從事生產。可是農民許清水1.2公頃、已經接近「海平面」的番茄溫室,依然種出漂亮又甜度高的聖女小番茄。

人稱阿水的許清水,退伍後因為覺得在鄉下沒甚麼前途,就前往台北找頭路。然而,沒有一技之長又定不下心來,結果一年到頭換了好幾個工作,後來混不下去就混到地方做「七逃阿」(台語,意指小地痞流氓),直到2001年才又回到口湖種番茄。

為甚麼回到故鄉選擇沒人要種、看起來沒有甚麼前途的番茄?許清水笑說:「是被騙回來的。」老爸、老哥要他回來種番茄,還說只要播種後,不需要施肥、澆水就等著收成。從來沒種過番茄的許清水真以為這麼簡單,收拾行囊就回來了,反正在台北也不太好混。

颱風天冒險護田,令人刮目相看
誰知下田當農夫,哪有這麼好康?田裡的番茄,你不管它,阿水形容說:「酸來酸去(台語,意指枝蔓亂竄)!」番茄根本就長得亂七八糟的。於是每天為了整理支架、施肥、澆水、除草,從早忙到晚。阿水這才知道,種番茄不但無法週休二日,連初一、十五都沒得放假休息,簡直就是7-Eleven──全年無休。

「不這麼拚不行啊,因為一開始我就給番茄園蓋個三、四百萬的豪華溫室,鄰居一看就說,人都沒得住了,還給番茄起厝?這個『匪類』又要把老爸的錢開了了(台語,意指花光光)。為了爭一口氣,為了不給阿爸漏氣,只好忍耐,做呼人看。」阿水幽默地談起他當初草創的甘苦,頗有點「笑中帶淚」。

不止如此,當年還碰上納莉颱風,許清水為維護番茄園居然搏命演出。「雷電交加、狂風大雨下不停,不顧,田會淹大水,我嘛會死,因為那時貸款很多,沒有收入怎麼辦?不然讓雷打死好了,打死還不用還貸款,可是這樣臭名就永遠洗刷不掉。」阿水拚命用抽水馬達抽水、築土堤直到天亮。阿水的父親打電話給他,勸他放棄回家,阿水回說:「歹勢,外面馬路淹水,可是裡面沒有泡湯啦!」談起這次奮不顧身護田,阿水慶幸地表示:「好家在,拚有過!!」

經過這一戰,家人跟鄉民都對阿水刮目相看:「不成囝啊,擱會顧田顧到天光。」(不肖子,還會守護田園到天亮。)後來這批沒被大水沖走的番茄,也給了阿水小小回報,讓他賺了一點錢,打下基礎與建立信心。

雲林縣長贈名,水番茄變玫瑰番茄
「日也做、冥也做」,許清水發現付出與收入不成比例,「大粒汗、小粒汗」換來微薄收入,實在不值得。阿水決定研究如何提高品質與產量,他認為問題應是出在鹽分過高的土壤上。於是阿水到處跟老阿伯請教學習翻土、曝曬,從錯誤中學習摸索,再經過不斷地改良、試驗,並接受中興大學的技術輔導,在土壤裡放入大量有機質,以休耕、輪作之方式改善土質。歷經五、六年「養土」之後,終於成功種出讓人讚不絕口的番茄。

阿水辛苦種出來的小番茄,不僅香甜多汁,顏色也分外豔紅。他對於自己努力經營來的成果十分滿意,於是取名為「水番茄」,因為,「水」台語代表美麗,又是自己的名字,一語雙關。不過,水番茄還沒走紅,雲林縣長蘇治芬因緣際會下品嚐到阿水的番茄,對於貧脊的沿海地區能種出顏色漂亮、味道獨特的小番茄,讚譽有加,於是贈予「玫瑰番茄」的美名。這不僅是對阿水的肯定,也是對雲林農民的鼓勵──「惡地也能種出好水果」。

對於「玫瑰番茄」的美稱,阿水雖然表示不敢當,但也承認這是一種責任:「如果我跟別人一樣,那就沒有競爭力。」至於為甚麼玫瑰番茄可以賣這種高價,是因為有機生產嗎?想不到阿水直接了當地說:「台灣哪有真有機?能做到無毒生產、無農藥殘留就OK,番茄好吃才重要。」

「鹽地+浪子」這麼「不營養」的組合,竟然跌破專家眼鏡,種出令人垂涎的玫瑰番茄。曾有財團捧著資金來要把他吃下,阿水拒絕了,他希望慢慢經營,繼續創造自己的特色。也曾經有知名廚藝大師要以玫瑰番茄做成番茄蜜餞或作為食材來料理,也被阿水拒絕。阿水說:「這麼好吃的番茄當然要吃原味,加東加西會失去原味。要那樣做,買一般番茄不就好了?」難怪玫瑰番茄都沒有主動加贈「梅子粉、甘草粉」之類的沾料,可見阿水對自家產品的信心。

昔日自卑農民,今日以農為榮
阿水說,當年剛投入農業時,總覺得這是可恥又抬不起頭的行業,尤其是對6年級的他而言更是如此,害他總是「頭累累」(低頭的樣子)。現在,他不但以農為榮,還敢跟其他中小企業家嗆聲看誰賺錢賺得多。阿水說:「上市的玫瑰番茄都是篩選過的,紅的才採摘,其他品質較差、發育不良的,不是丟棄就是做另外用途。」顧好品質,建立自己的行銷通路,阿水認為精緻農業獲利甚至高過中小企業。

對於目前小有成就與心態轉變,阿水承認是「拚老命」換來的。再苦,眼淚也要往裡吞,絕不放棄。雖然意外地造就頂級番茄,但阿水堅信農業絕不是夕陽產業,並鼓勵年輕人加入行列。「我很樂意把技術傳承給年輕人,如果來這邊上班,學有所成之後,只要腳踏實地肯吃苦,想自己經營農業的人,我願意給予資金與通路的協助,大家把市場做大,共創雙贏。」

浪子回頭,熱心教育與公益
比起往日放蕩的日子,阿水現在無懼強風烈日,辛勤在園區照顧他的「小小紅寶石」。阿水開玩笑地說,這裡的土壤鹽分之所以會這麼高,除了海水倒灌,還有他滴不完的汗水。「沒錢萬萬不能,現在可以賺錢就有希望,也可以做很多公益。」浪子回頭重拾人生希望的阿水,開始贊助學校營養午餐費用,還到附近小學蓋番茄實驗溫室,親自教小朋友認識番茄,並把自己番茄園規劃為教育農園,免費開放給學校做戶外教學,讓小朋友體驗如何在貧瘠惡地裡種出好番茄。

採訪時,阿水檳榔一口接一口,講起話來鄉土味十足,若不是碰巧遇上「台北市基督教教義聯合會」特來感謝阿水的贊助,很難想像阿水對教育與公益如此熱心付出。曾經落魄過的阿水,希望新一代小朋友有更好的教育與機會。

談到吃檳榔是否影響小朋友觀感,明知檳榔「蓋不好」(很不好),阿水卻故意自我解嘲地拉長音,檳榔「改──不好」(改不好),他說:「吃檳榔是為了跟阿伯搏感情學功夫,如果老婆叫我改,一定改起來,憑我在鹽地種出玫瑰番茄的毅力,一定沒問題。」這時忙著出貨的陳太太說:「他已經改很多了,這個慢慢來。」

歷經2009年金融風暴,阿水玫瑰番茄業績不降反增,今年又斥資1,500萬擴充園區。阿水信心滿滿,因為專心務農也會找到自己的希望,闖出一片天。   本文摘錄自『看雜誌雙周刊』第68期

 












佔領男廁 (組圖+影片)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人肉翻譯機 20歲男通11國語言(圖+影片)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