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10/06/25

生醫所事件引發的幾個問題


中研院生醫所長陳垣崇涉案被約談,案子正在調查中,真相未明。不過就目前公開的消息看來,這件事至少牽涉三個層面的問題值得探討。

第一是司法程序的正當性,這次檢調動作大有可議之處。司法和檢調執行公權力,本來就應謹慎,基本原則的「無罪推定」和「偵查不公開」,這次都明顯違反了。還在初步偵查的過程,且只經過一次約談,檢調就對外釋放各種訊息,對當事人名譽產生了莫大傷害。士林地檢署宣稱,將調查對當事人「有利或不利的證據」;但既然還在調查中,則檢方有何權力透露對當事人明顯不利的指控和涉案情節?這種放話企圖形成社會公審,可能影響其後的起訴和司法審理,是破壞司法正義的重大障礙,實在有待法務部自清。

第二層次的問題,相關中研院研發結果「技術移轉」的法令規範。中研院以國家預算、公共資源進行基礎科學研究,獲得的知識突破,如果有技術、產業上的潛力,當然應予以開發。但這些知識成果如果屬於公共資產,則涉及技術轉移和商業牟利的部分,就必須要有清楚的程序和法律規範。這次事件爆發後,學界皆呼籲政府應設定相關學術成果及商業利益的陽光法案,莫再因法令不完備的問題而陷人於罪。

要訂定這套法規之外,還會牽涉到第三個層次的問題:中研院的基本定位。中研院隸屬總統府,其公共使命十分特殊。過去中研院嚴守做基礎科學研究的立場,不只和產業保持距離,也和大學明確分工,連教學任務都不負擔。這樣的象牙塔形象,是其優點也是缺點,但總之因此才能無後顧之憂地運用公家資源,進行沒有直接功利考量的基礎研究。這個傳統的功能和定位,中研院要改變嗎?打算要和產業界有更密切的互動嗎?中研院當然不是工研院,而隨著時代變遷,是否有計畫要調整功能?這個問題或可藉此時機一併討論。

生醫所事件對當事人、對中研院、對整體學界都產生了重大衝擊,希望由此引起的檢討能留下一點正面意義。

【2010/06/24 聯合晚報】



史上最長網球賽 11小時又5分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澳洲新任總理 茱莉亞.姬拉德 / 政壇犀利姊 礦工的女兒 辯護政策一把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