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09/12/13

屈原是科學家 / 龍應台讀得青天霹靂


溫柔人文 邂逅最硬科學龍應台基金會國際名家論壇,昨天以「屈原是個科學家「人文與科學相遇」為主題,邀請中研院院士朱經武(左)與龍應台(右)對談。 記者曾吉松/攝影

大學聯考數學只考十一分的龍應台,其實是個科學迷?作家龍應台與中研院院士朱經武,昨天在中山堂對談,題目定為「屈原是個科學家:人文與科學相遇」。兩人認為,人文和科學不應該是割裂、對立的領域。

龍應台表示,她十二歲讀屈原的「天問」時,感到「青天霹靂」,「屈原雖是詩人,『天問』問的上百個問題,在我看來都是科學問題!」龍應台認為,在西方,人文和科學從來不是割裂的,如亞里斯多德、達文西,都可以從「溫柔的人文講到最硬的科學」。

一九五九年,英國劍橋基督學院院士史諾(C.P.Snow),發表了一場震動學界的演講:「兩種文化與科學革命」。史諾想要釐清人文和科學的差異,進而消除「兩種文化」的鴻溝。

史諾發現,人文知識分子喜歡問科學知識分子,「你讀過莎士比亞嗎?」答不出的科學知識分子往往感到汗顏。反過來當科學知識分子問人文知識分子,「你知道熱力學第二定律嗎?」人文知識分子卻會為自己的無知而感到自豪。史諾批判,大部分國家的決策者都是「近乎科學盲」的人文知識分子,「如何做有關科學的決策呢?」

龍應台認為,社會對人文學者須具備多少科學素養要求,與對科學家須具備多少人文素養的要求「不成比例」。為證明這點,龍應台和朱經武各自準備問題問對方,測試彼此的科學和人文素養。結果朱經武幾乎全答對,龍應台卻全答錯。

朱經武擔任香港科大校長時,曾在學生面前表演「用物理原理做出冰淇淋」的絕技;也曾在香港科普電視劇「創新戰隊」裡,戴上面具化身「超級博士」。

「人文可以釋放科學家的想像力!」朱經武指出,愛因斯坦曾說,「想像力就是一切!」即便是講求邏輯的科學領域,也需「跳躍式思考」。他透露,自己做高溫超導體研究時也是「跳著走,反而做了出來!」「人文思想是一種信念與信仰,決定科學家的方向!」朱經武引楊振寧的話:「研究要有風格和品味,就像巴哈等藝術家。」

美國科學家研究複製人,最後卻被立法禁止。龍應台質疑,「科學家做研究時,需要承擔道德社會責任嗎?」朱經武回答,科技分「科學」和「技術」;「科學」是中性,「技術」才有好壞之分。倫理道德的問題應由社會和決策者承擔,科學家大可放手做研究,社會再決定要不要運用。

【聯合報╱記者陳宛茜/台北報導】





專業飯局妹←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洪蘭:為何要了解史懷哲是哪國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