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k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首頁 »
2009/06/30

聆聽泛音首席娜塔莎


泛唱與精神的合一

第一次接觸到泛音詠唱,是在2005年北藝大的音樂廳,那天晚上,冠蓋雲集,來自各地各個領域的藝術工作者,學生們,對聲音探索有興趣的人齊聚一堂,聆聽 費特大師與他的弟子、國際泛音首席女演唱家娜塔莎‧尼可普列雷維克(Natascha Nikeprelevic)神性的洗禮,一個純粹的om與空氣之間的共振,引導出泛音音樂的傳奇。

一種奇妙的緣分,筆者在今年興起了一個想要學習泛唱的念頭,而今年在鍾明德院長的邀請下,娜塔莎又翩然來到台灣,也因此有幸再度與泛唱相遇。

6月5日泛音演唱會「一切一」(allEin),在台北藝術大學演出,這是費特大師為娜塔莎量身打造的作品,結合劇場式的肢體語言,歌詠,吟唱,時而像僧 侶的讚頌禱告,時而像女孩的低喃細語。娜塔莎獨挑大樑,做個人獨幕演出,沒有樂器,沒有道具,沒有布景,全然單純的人聲的劇場,全場觀眾,從頭到尾,甚至 連中場休息間,都沉浸在一種無比清涼的喜悅中。

也許有人會想,娜塔莎該不會是個女巫吧?

倒也不完全沒有可能。藝術本來就是一種神奇的創造,不是嗎?allEin(中文譯為一切一),這部音樂戲劇作品於2001年首演之後,樂評家姚阿興先生(Joachim)稱之為費特最偉大的聲音作品,娜塔莎被封為最偉大而知名的女性泛音演唱家。

泛唱,源自流傳於蒙古、圖瓦地區的「呼麥」,原義指「喉嚨」,是一種藉由喉嚨緊縮而唱出雙聲的技法,亦即一個人能同時發出高低兩種不同的聲音,被譽為趨近於人聲表達之極致。

費特(Michael Vetter)是前衛、實驗音樂家,他的泛唱獨樹一格,他未曾學過圖瓦喉音,而是用比較是語音學的(phonetic)方法,意即從反覆唱頌德語的母音、 子音發展出來的,加上他的特殊的人生經歷,1970年,他在史托考豪森門下學習實驗音樂,也加入他的作品演出,在史氏的啟發之下,開始了融合泛唱與創作作 為一生的志業。

最特別的是他曾在日本出家做了十年的禪僧,在他回到德國之後,將自己藝術創作的(creative)和精神上的spiritual探索搓揉在一起,發展出 一套「跨媒體即興」的藝術創作手法,結合了繪畫,攝影,舞蹈,歌唱及詩作。1995年,娜塔莎加入了他的聲音劇場之後,兩人共同在這個神奇的領域探索與創 造新的作品與可能性。

據泛音專家馬克‧范‧湯可鄰(Mark C. van Tongeren)在「泛音詠唱」一書中對費特的評論:他的泛唱音樂,一點都沒有前衛音樂那種過度或實驗音樂那種青澀不安,而是,一開始就唱出了古典氣質的泛音。後來者到目前為止都沒有超越過他。

泛唱源自東方,卻由一位歐洲的行者取經,融入更專業的詮釋與再創造之後,塑造了一種前衛劇場的型態與氛圍,在台灣我們有幸親炙費特與娜塔莎,是否表示延續這個傳承的任務,將會傳回東方?

(本文作者為留德音樂工作者)

【2009/06/27 聯合報】




自訂搜尋


駭客可能用麥可死訊傳電腦病毒←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座活在電影中的城市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