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3/09

+二地支未土細述

未:為陰土,處十二支第八位,在人元用事內中藏有乙木、己土、丁火,由於為墓神,而它的內在氣息比較複雜,它是以氣態形式出現的,在命學五行中,它有著善變其形的性質,遇火則炎、遇金則脆、遇木則根固、遇水則相戰,這是《河、洛》對待的原理,未,位於西南方《洛書》坤卦之中,在未中丁火為午火之餘氣,居左邊,己土為本氣居中,乙木為墓氣居右,未中丁火為盛夏之餘氣,它得乙木之生,其性向上漂浮,所以以氣態的形式作力於命局,己土是陽中之陰,是死不僵之氣,在析命中最為玄妙,天干得木、火之氣,則氣傾火、土,方有脆金之憂,天干得金、水則有陰氣復生之象,全在引化墓氣而決定其中藏之神的功用,非一見燥土就以脆金的片面定論,五行變化全在天象四時之氣息變化,眾與寡不能說明一切原理,所以《滴天髓》才有云:「陽干從氣不從勢,陰干從勢不從氣」之說,它在相遇的五行結構中有很大的可變性,是由氣、固態氣息的轉化形式決定的,如果未以其中所藏己土得到天干金、水之氣的助長,那麼它是以固態形式出現,則能左右於燥烈之中,孕養陰氣,如果大運順行西北之地,陰氣得到培養,則能形成土生金生水的連環相生之勢,氣息通暢富貴之氣立現。如果逆行大運於東南方,它與氣態形式出現,則脆金剋水,陰氣盡失,則阻於人事之中,有亡於膏石之險(膏石:為病藥),這是內含的原理的兩面性,由於未為木之庫、火之餘氣,內中之物被本氣土主宰,所以丁火與乙木均有隨時被消亡的危險,它如順行西方大運,金得地,而水透干,流年再遇金、水,則火、木之氣就會死絕,反成滅火之憂,雖為命主調候之喜,但六親受傷也是在所難免。如果逆東南木、火大運,流年再遇木、火,則有消亡自己的危險,這是陰絕而純陽之病,五行之氣不能得到化生的結果,此時所說的純陰、純陽,非四柱全陰與全陽,而是變化中的陰陽氣息轉換關係,這才是真陰真陽也。

  未在《河圖》的坎位,位於正北方,有“天一生水”之喻,由於寒氣中藏,所以在未月天干透水或順行大運時,均稱為“三伏生寒”,它是陰氣深藏而能防燥之意,這說明未土的氣息結構有可變性,是純陽與純陰的分界點,其內在容量是我們不能想像的,但它確實作用於命局之中,這在判斷格局的從與不從中,有非常難以把握的難度,不過大家應該明白這點,凡遇五行氣勢傾於眾或一方的命局,不要輕言從格,得觀氣息運行,並尋其歸藏之處才能定論。

  未土主口食,多好酒,愛好夢想,多愁善感和利他主義者,缺少獨立性,常需要支援。未入坤卦,坤主安寧,二坤疊見則主物極必反。未見未,主忐忑不安。未為“花園”乃木之墓庫,好比牆垣內的花草叢生,其形美豔,其景迷人。所以日主為未或年為未的人,有豐富的社會經驗,精明能幹,心地善良,溫文爾雅,具創造性與忍耐性,與人和平相處,是外柔內剛型,如得運助最易成為富翁。

  未遇卯亥三合木局,乃為繁花似錦之象,其氣息是木於長生而祿旺,後歸木庫而成形的固態轉換過程,天干不能有金的壓服,不然曲直仁壽受損,則會絆住未中丁、己的作為,而成為禍患,它喜水之助長,木的幫扶,火之抒發,方為體全之象,其順利可知。

  未遇丑為相沖,這是在辰戌丑未四墓相沖中對命主損傷最小的一組,丑沖未是丑助未中的寒氣,讓陰濕之氣得到抒發,從而作用於命主,所以命書中定為“沖開財庫”,為得官、得印,財興人發,當然我們不能一概定論,得視氣息的運行原理而定其喜忌,若四柱無火的命局,則怕行金、水之地,雖寒氣得到培養,但日主寒氣過盛而成另一憂慮,雖對命主本人影響不大,但反有剋財之病,而損六親與婚姻。如果命局金、水旺相,則未反愛行丙、丁之鄉,此為未中印星發跡,其命主學養成就方顯。

  未遇子為害或叫穿,是癸水傷丁之病,它可以培木之根,防燥之烈,喜忌全在命局的需要。在析命中最容易遇見的就是六月生人,未土值權,雖是燥烈,但寒氣中藏,則容易脫離未土脆金的範圍,而進入三伏生寒的原理之中,所以《窮通寶鑒》把它區別為上下月之分,以陰陽氣息的成熟原理,進行分別對待,來解讀五行的結構與屬性,方能合符氣息的運行真機,不然其論斷結果就會與現實相去甚遠。我們得將未月之氣分得更細,以十天為界,從小暑十天為陰氣不長之時,最易從炎上之氣,命局有金而被脆之,炎燥之氣阻寒,而金、水不能成形。中間十天,則結構中和,命局有金透出運遇順行西北,則金、水氣能接未中己土之寒,而化生暑陽之氣,而成調候之功,只有在大運遇逆行火、木之時,方有脆金滅水之險。生於後十天,則金、水之氣大長,順行大運,寒氣較深,對於命主本人,沒有大的影響,而對於六親與婚姻,則有礙。所以《窮通寶鑒》中,有配以丁火的運用方法,這就是調節於寒暑之中的五行妙理。    (此文轉貼自網路)




清未名將(左宗棠)命例研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宋妹(八字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