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1/08

+二地支午火細述

 午:為陽火,處十二支第七位,在人元用事內中藏有丁火、己土,它的內在氣息比較清純,它是以氣態形式出現的,在命學五行中,它有著善變其形的性質,遇土則炎、遇火則燥、遇金則熔、遇木為絆(也叫塞)、遇水則反而相交,這是《河、洛》對待的原理,所以古書中有:「水、火相交中天過與水、火既濟」之喻,當然也有水、火相戰的未濟之害。這就要分析命局結構的氣息主次關係,方能決定水與火的存在形式對於命局的優劣作用,如果在命局中有甲木透出或支中有寅時,無論午火是處月令還是處日支,都要以水、火既濟的氣息結構為首要論斷的思路,方能運氣暢達。如果在干透戊、己土的命局結構,則無論如何都要有甲木才能平衡午火的作用(解除土晦火光之病)。如果金多的命局結構,則要有水的引助,方能體現水、火的烈性,但最忌的是再遇土,而晦午火之光,再配水之剋是不能形成既濟的效果的。   午火的特性是氣態的形式,其來勢兇猛激烈,而去時有炎,但一晃而過,凡由於午火引發的事件,都是比較迅猛的突發性事件,猶如爆竹一聲而過,但是一旦在命運中為絆時,則會變成慢性的糾纏,很難理清其順序,因為火代表人的頭腦理智、眼睛、血脈,其氣息被絆住時,就好比血液被汙或陰濕之氣入血,是很難清除的,其表現在人事物上,為久久不能斷根或不能了結的事,有“藕斷絲連”之喻,如果在大運出現這種情況,則會絆住你七年左右的時間,在流年中出現這種情況,則會絆住你近八個月時間,甚至一年的時間不能作為。   午在位正南方處《洛書》離卦之中,在午中丁火為主氣,居左邊,己土是寄生之氣近未,所以在右邊,午中丁火為炎烈之氣,處在中天之中,但內藏一陰之己土,可以調節寒暖氣息的流向,所以金生五月,只要干透己土或壬、癸水,則寒氣得到助長,即便支中全為午火也不言從炎上之格,它必要有卯、甲的配合方能成立其順其氣勢之象,因為午火在《河圖》震位東方,是先、後天卦氣的日麗中天之原理,午火又為燈燭之火,外陽而內陰,兇猛而具柔美之心,只要午火不助長生日干之氣,則其人和善可親,而成桃花之象。如果它助長日干之氣則為羊刃,殺戮四起、再遇土晦其光,而身代殘疾。午火,代表文章、文藝,在人性方面,主敏捷但不安定,虛榮急躁,古道熱腸,渴望輝煌而動盪的生活;親情不睦。午火多了為離卦,問婚姻多有離異之相,不離則兩地分居。午火疊見,主人精神比較壓抑,所以金口訣裡有這樣的口訣:「午見午,主精神壓抑;未見未,主忐忑不安」。  在命局結構中,午火陽性,為極旺盛之火,其性好動而隨和,在象為馬,凡午年或午日出生的人,辦事剛毅果斷、有魄力,為人耿直大方,喜歡自由生活,獨立奔放,不依賴他人,不怕失敗,不服輸,報復性強的特點。午又為“烽火臺”,遇事能迅速傳遞,並有提防之心,如午與辰配再遇木,為“馬化龍駒”有武將之才,則能獨當一面工作。   午與子卯酉合稱四敗地,則主感情內斂豐富,隱藏而奔放,但它們的相遇則有不同的表現形式,午遇卯為“乾材烈火”易寄情於桃花風流之中,午遇酉則為“金屋藏嬌”是喜妾(養小蜜)之象,午遇子則為“和風細雨”雖有桃花之事,但不失理智,而能返歸正道。午遇午則為自刑,是偏燥之象而陰陽失衡,子午卯酉全遇,則要分析其所成的主要氣息方向才能確定優劣,不過均有人愛慕,結構略不好的或不能流通的,多會跟著他人走,有“不愛江山愛美人”之喻。  午遇寅戌相配則為三合火局,是氣、固形態相交後的結果,其勢炎上,其性質還是氣態的存在形式,所以它最忌土晦其光,喜水、木、金而能達到通明之勢,午與戌遇半合火,必要配木方能炎上有為,而成官貴之氣。如配金則只能是富甲一方而異途出生。配土則不能成其氣,而反成損傷或懷才不遇之象,這是兩個氣息成就方法,也就是前面講的順生與反生之法。寅遇午則成絆,是木塞火之象,多半隱藏其形,做事反覆,而不得其勢。午遇未而為六合,則是相臨引氣之象,好比隨朋友共同做事,各得其所。午遇丑為害(也叫穿),是癸傷丁,己晦光之病,必賴木解,不然易名聲受損,心情忐忑不安,功勞歸他人等應驗。在論命中,最不好理解與論斷的,就是寅午為絆,按通常理論寅午為半合火局,有助長火勢之象,但在氣息學中,則為絆住火神而為塞火之象,這是因為寅為固態的木,而午為氣態的燈燭,用燈燭之火去點燃一株大樹,自然是自毀其光了,所以命書才有“庚金劈甲引丁火”為配合的理論。在實務中也遇到過很多這樣的命例,大家細心注意一定會有所感悟的。  午與寅戌相會為順行的三合之氣息方向,因為是由寅位長生之木去生助午火,然後體全而歸息於庫藏之中,是三方吊照的成形狀態,在成形之時能否完整地形成一個整體的氣息而籠罩全域,這就要視四柱的天干而定,如果天干透出火、木,則為助長三合之氣,乃為體全南離之象,論斷則以旺火而定,如果天干透以金、水,則三合之氣受阻,為合而不聚,則為絆住支中之神,如以火為用神以喜神被絆,而會波折晦氣、病災、官非、不得志等,如果絆住忌神之類,則為事業亨通、提升、發財之象。在三合以外,最讓人不易分辨的是半合與拱局,如:寅午半合,多數時間在命中為寅木絆午,如果以午火為用神的命局,則事業反覆不定,身體欠佳,懷才不遇等,因為燈燭之火是不能點燃一棵參天大樹的。午戌相合,天干透水乃為火歸庫地不能作為,但又不會受傷,這是午火墓於戌的原理,只有在天干透火時方能“死灰復燃”。在寅午與午戌相會之中,寅午相會為火氣嫩,天干要火助,方有蓬勃生機,為喜、為忌全由命局喜忌而定。午戌相會為火氣老,天干要木氣以助,方能制土而生輝,其餘干神之蓋頭,均為絆、為戰、為外實內虛、為外虛內實、為異氣摻雜等定論。   午與未相遇,則時而為土,時而為火,它有可變性,正如戊、癸相合一樣,時為火、時為水,這是中宮太極的作用力,大自然的特殊現象,重在天干的引助,透火、木,乃未中乙木作用,能生火助勢,透土乃未中己土作力,能晦光而成稼檣,氣息狀況不由午火而定,由未而決,因為午為生化之物,未為接氣之墓,作用全在未之內外境況,其餘干神透土,均為絆火之神,相合後的作用由命中喜忌而定。  子午相會為沖,是南北之氣息相交之點,主氣為“癸水傷丁”,好比“冬日晨霧”其光不能普照大地,天干透甲方能解之,此為通關之力,甲木參天能破霧迎日,雖身披霜霧,但能傲然挺拔,左右於天地之間,在這種結構相遇之時,甲木的意象表現很為明顯。   午午相遇,在傳統命理中定為自刑,此點得辯證而論,午午相遇為助長火勢,如果命局結構土重,則為炎燥而無光之格,方為偏枯之象,相刑之勢才能成立,作用於命主,則晦暗、官災、病災與傷殘。如果遇木透的結構,命局也喜火神調候,則反為吉論,刑而有動,進產加官,吉不可言。   午丑相遇為害,在命局中氣息結構為濕土晦光之勢,亦存在喜忌之別,如果命局喜火,則為晦光之病,會出現目病、心血管、腦病與不得志等。如果命局偏燥之局,則晦火潤局以喜而論之,所以在分析五行相遇之時,一定要視命局結構與喜忌,進行全方位的分析,方能定奪吉凶之事應,而非一見刑害就定為凶的謬論。在析命之時無遇到什麼五行,於命局是喜或忌神,不要一觀便定其為吉或凶,它有辯證的施力作用,對於此,它為凶,而對於彼則為吉,這又要看它對於命局的參與情況,其自身力量得到多大程度的發揮,如果它的到來對於命局的忌神有一定的牽制作用,那麼無論它處在命局中為喜或忌神,均是吉的表現,如果它的到來,對於喜神有一定的耗損與牽制作用,那麼它將成為新的忌神,而給命主帶來凶運,這點也是研究命學的人存在問題最多的一點,也是最難的一點,所以我們要進行天星變易的研究,來深刻認識它、體悟它,方能悟出變易的真機。大家都知道,在析命的過程中,將遇到各種不同程度的變化與難度,這不是那家理論與那個大師就能說清的,也不是那種析命的方法就能解決的問題。論斷結果往往出乎我們的預料,這是為什麼呢?這就是五行在不同運行的條件下,產生了不同程度的變化,而我們再用預定的方法去解讀它,便不能合符這一變化原理,所以其結果就相距很遠,為此我才捨去強弱衰旺的論斷方法,而提倡“氣息流通”的析命觀點,但“捨去”不是完全不要,而是從五行內部的運行規律與內在含量中,進行更深層次地剖析五行的變化原理,讓五行的生生不息的變化,得到充分的體現,為我們更透徹地了解、認識五行,從而在析命過程中,從更深層面解讀它的變化原理,讓命學更加適應現代社會的發展。 (此文章轉貼自網路  轉貼文章純闡揚八字學問,如有侵權請告知,馬上撤下。)



八字實例(溺水而亡夭折之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清未名將(左宗棠)命例研究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