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12/04

+二地支已火細述

   巳:為陰火,在人元用事內中藏有戊土、庚金、丙火,它的內在氣息雜而且形固,在命學五行中,有相當堅固的存氣能力,它具墓一樣的明、藏其氣,而左右招搖其內藏的性能,這是它與墓不同的特點,在表現形式上,它有直接性與虛偽性,它有堅實的質在其外表,又有虛擬的氣藏於內中,也就是大家所說的“外強中乾”雜氣不死,作用也不太大,所以生在四月的癸水,干支火、木重而不能從其勢,巳在位於東南方處《洛書》巽卦之內,在巳中戊土為辰之餘氣居左,庚為寄生之長生金的本氣居中,丙火為未來的相氣居於右,在整體結構中,是丙戊相生後形成的堅硬固態,是氣與質的交合,而庚金深埋其內,難以出頭,但金氣不死,這是由於中宮戊土氣息出於巽宮的原理,它埋金而不生金(己土則出於乾宮,所以能晦火生金),在十二支中巳排第六位,屬《河圖》的坤位,位於西南方位,屬於夏的標誌,為火、木分野之地,氣轉純陽性偏燥烈。

  在命局結構中,巳雖為火的形態、但未及當旺,加上巳中戊土晦火而有炎,所以氣勢雄壯但燥烈無比,要得純火必然午、未並甲木,方能炎而向上,否則巳中金氣不死,形成偏枯的局面,論四月(甲、乙、丙、丁、戊)五干象陽所生之人,最要小心其調候的用神,首推癸水,再透辛金,氣息明朗純粹,則為財官貴秀的象徵,為何要用辛金與癸水而不用庚金與壬水呢?這是氣態與固的本質轉化性能關係,是五行配合之深層原理,因為巳中所藏的庚、丙、戊均為固態之形勢,是硬對硬的性質關係,而要達到一種陰陽交泰的運行關係,方能成為富貴之氣,則必須進行性質的轉換,那就是以氣態的五行之氣息進行引化其生化之機,在五行氣態的調候氣數中,癸與辛金為首推之神,巳中庚金運行到酉方為氣息完全,而癸水又與庚金的陰陽相配,形成引生的順行關係,所以能調合命局五行偏燥的性能,從而達到陰陽平衡的目的,其富貴之氣就顯露出來了。論四月(己、庚、辛、壬、癸)五干象陰所生之人,除了上面的調候外,則可以用木引火,利用反生之法進行引化生發之機,從而達到木、火通明的景象,從而達到富貴才秀,不然其人是很難有作為的,引發巳中丙火只用甲木制去巳中戊土,並生火勢就行了,只要命局干支沒有癸、辛則生啟用,命局就會火明木秀了。

  “巳”是固態的質,生日或生年為巳的人,無論引化與否,其性堅而靜,有神聖不可侵犯之感,時常我行我素,表面內向靦腆,心中足智多謀,思想敏捷,富有哲理性,表像謙和,自我意識重,愛獨自挺而走險,存僥倖心理,一旦東窗事發,則會殃及同僚,所以命書中有云:「寅申觸巳,而被虎傷」就是指此。巳火代表文書資訊、驚恐、多疑、多夢,也主迷人、明智和深思熟慮,多疑、倔強。健談、愛生悶氣、比較自私。

  巳為“大驛”乃為都市的繁華地帶,象徵市區交通發達,景象迷人,並有日日更新的生發之機,這是巳中所藏物質寂靜後的渴望,它在等待氣態物質的引化,一旦遇其引出,就會“蛇化為龍”,所以古書中有“千里龍駒”之喻,比喻氣息引化後的“生龍活虎”景象。無論是用金或是用火的人,大運行至巳時,均是創造與改良的運氣,是人生命運的轉捩點,當然有優、有劣,為吉:則為工作調動、提升、深造、結婚、置產、出國、參軍、轉業、創辦事業等,為凶:則為官災、落職、牢獄、車禍、離婚、下崗等。

  巳遇午未會南方,而干必遇木、火方才氣象純一,否則均為火炎土燥偏枯無氣,離象不成立,不成立的命局只能另配它象之大運,才能平衡全域而平安,如配運西北方,才能免去偏氣之病。在分析炎上格的時候這點最為重要,凡是失時與不成立的命局,均視為偏枯,偏枯則不能從其氣也。

  巳遇申相合併相刑,這是一種質與質的固態結合,就好比陽性反應,相互利用,干支氣傾火、土則相刑金氣之勢會很明顯,只要以金水為喜的命局,則會生災而且災重,多為損傷、血光或官司、牢獄之類。如果命局氣傾金、水,而為相合且情深,多為好事,如:工作調動、搬家、置產、出遠門走動等。當然最關鍵是從天干透出的引化之神來分辨,天干得陰性之氣態之物引化,才能決定是相刑或是相合。天干透甲、丙陽見陽則相刑勢重,而生災星。天干透辛、癸陰陽相見則為相合。如果透庚金、壬水,雖能調節命局偏燥之勢,但是合中見刑,則吉凶參半。

  巳見亥則相沖,這是《河、洛》對待原理,《滴天髓》云:「生方怕沖......」這是指四隅之寅、申、巳、亥之中藏有嫩氣之長生之物,猶如婦女十月懷胎,最怕受衝擊跌倒,而損傷其胎氣,而讓幼苗死於腹中,則會殃及母親的生命危險。亥與巳相遇就是如此,只有天干透木神方能引化其損母之憂,其餘諸神均不能化解其氣。如果命局有巳亥相沖之支,則大運不能再向東南生發之地,大運遇寅則生官災是非,遇巳則生性命之憂,無論喜忌均為忌(因命運形成燒天烈火,書云:「蛇入火地必毀身」)。

  巳遇丑酉而合金局,這是氣與質相交合的結果,它是巳火順行而歸庫的運行原理,其中巳酉半合,在多數時間為“絆”,而不為合金,因為酉金之氣遇巳火合中見剋,其金氣不能舒展發揮,所以被絆住,它是巳火去絆住酉金。而巳火逢酉金則為巳火貪戀酉金,而忘情於去生土,它們的相遇順序不同,性質也不同,一是“合絆”,一是“貪合”,其性情分別於此。巳與丑相遇為拱合,是丑土晦巳火之氣,只要命局天干有金水透出,則能拱合成功,而人生命運就會因合而發生變化,所以在分析刑合之中,不同的結構方式,則有不同的性情與主流,能分清這點,命運的變化就有一定的可尋的規律。

  在析命過程中,五行陰陽的相見,有相互排斥與吸引的區別,凡陰陰相見與陽陽相見,而刑沖剋制等形式在命運中為忌時則災重,為喜時則平和或吉凶參半。凡陰陽相見,為刑沖剋制等在命運中為忌時,則災輕或只為動,在命運中有所喜時則會好事連連,而不以凶論。在分析刑沖破害中,陽陰相見與天干引化之神是質與氣的相交關係,決定其吉凶性質的,只要命運能引出相應的氣息,並能流通暢達,就算在命局處忌神的位置,也能順利地化險為夷,為命局之喜時更是近水樓臺,一躍幾丈身價高。  (本文轉貼自網路)





八字實例(特殊格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八字實例(溺水而亡夭折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