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1/23

一塊蔥油餅預示了公司的倒閉 - 誠信

從小細節裡觀察一個人的為人處世, 還蠻準的喔~

一塊蔥油餅預示了公司的倒閉 - 誠信

有一次我姊的一個日本客戶石川想在中國尋找某項業務的合作夥伴,正好我的朋友的朋友是做這個的,我就在中間牽線介紹他們認識。

這位姓賈的朋友當時生意已經做得很大,座駕是一輛嶄新的凱迪拉克車,那時候美國的凱迪拉克和林肯車在我們城市絕對是有錢老闆的象徵。

石川和賈總在我姊的公司裡見面,談的挺融洽,到中午吃飯時間,我姊建議去吃海鮮自助餐,因為石川在這之前看見了自助餐的廣告,上面的海鮮很誘人,他就跟我姊說想見識見識中國的自助餐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我們四個人就去吃自助餐了。

在吃到尾聲的時候,大家各自打掃光自己眼前的食物,準備離開了。

賈總眼前的一個碟子裡有一塊蔥油餅,顯然是他眼睛大肚子小,一開始的時候取來了後來又吃不下了。

他看著那塊油漬漬的蔥油餅感嘆說:"現在就是有人給兩個錢也吃不下這個東西了。"

我開玩笑地對他說:"吃是能吃下的,要看給多少錢了。"

他馬上說:"你要能吃下去這塊蔥油餅,我給你二百塊錢。"

我姊跟著起哄說:"打賭吧,要是真妮真的吃下了這塊蔥油餅,賈總你就給她二百塊錢。"

石川看我們三個興致高昂的樣子,忙問是怎麼回事,我姊就講給他聽,他手撫下巴打量著那塊蔥油餅,半天搖搖頭:"我看真妮吃不下去,這個時候沒人能吃下去這塊餅了。"

聽他這麼一說,賈總更起勁了,跟我叫號:"嘿!你吃,你要真能吃下去,我出錢!"

我姊就說:"你把錢拿出來放到桌子上嘛,看著也動力足一些。"

他笑著撇嘴:"我還能不認帳嗎?"

話說到這份上了怎麼也不能示弱,何況我也沒有像他們吃得那麼飽,使使勁,這塊蔥油餅還是不在話下的,再說這塊餅如果不被吃掉肯定就被扔掉了,浪費了糧食也不好。於是我就說:"好,我吃給你們看看!"

我拿起那塊餅慢慢吃了起來,石川受不了了,一再說:"吃不下就不要吃了,不要吃壞了胃口。"

我聽到我姊用日語跟他講:"沒事,她再吃一塊也吃得下。"

石川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還是我姊了解我。

終於,我把餅吃到肚子裡去了,得意地拍了拍手,拍掉手上的渣渣,說:"賈總,我吃完了。"

賈總的表情有點不自然:"想不到你還真能吃下去啊!"

然後他看向我姊說:"今天就這樣吧,我看差不多了,明天你帶石川 先生到我們公司去,我們再進一步談談細節。"我姊說好,向石川轉告了賈總的意思。

賈總率先站起來,我們幾個人也起身一起往外走。

看到這裡,你會發覺有點不對勁是的,賈總他沒有拿出來打賭輸了的二百元錢。

按照一般場面上的應酬規矩,應該是他掏二百元錢出來給我,我不要,推辭一番,然後他或者我就會說把錢留作下一次請客之類的話,他最後把錢收回去,走個過場,這件事就皆大歡喜了。

但是他沒有走這個過場。其實即使不走過場,我也無所謂,本來就是開個玩笑,圖個熱鬧。可有個人心裡很不爽。

猜猜看這個人是誰?是石川!

走到外面的停車場,他悄悄地問我:"那個賈桑給你錢了嗎?我沒有看到他給你錢。"

我笑著搖搖頭:"這都是鬧著玩的,不當真的。"

他很嚴肅地說:"他當時說你吃了餅他就給錢,怎麼能不當真,他要給你這個錢才對。"

我以前就知道日本人認真,這次真領教了。

看得出來他很不滿意這件事的結局。第二天,石川變卦了,不肯到賈總的公司去談合作事宜,他對我姊說賈總言而無信,這樣的人做不好生意,不能與之合作。

我姊也同意他的想法,跟我說,賈總這個人不行,以後少和他來往。

沒想到一塊蔥油餅砸了一樁生意。

後來我和賈總的來往就很少了。幾年之後,聽說他的公司倒閉了,賈總下落不明。

我聽說之後很感慨,他做生意起步那麼早,已經有了原始積累,還是我們城市裡最早涉足房地產生意的一批人,和他同期做地產生意的人,身價現在都以億計,他怎麼會落得這種結局?其實我姊和石川都已從那塊蔥油餅中預見到了他的結局。

應該說無論做什麼,都是在做人,態度決定了命運。



有一次我姊的一個日本客戶石川想在中國尋找某項業務的合作夥伴,正好我的朋友的朋友是做這個的,我就在中間牽線介紹他們認識。

這位姓賈的朋友當時生意已經做得很大,座駕是一輛嶄新的凱迪拉克車,那時候美國的凱迪拉克和林肯車在我們城市絕對是有錢老闆的象徵。

石川和賈總在我姊的公司裡見面,談的挺融洽,到中午吃飯時間,我姊建議去吃海鮮自助餐,因為石川在這之前看見了自助餐的廣告,上面的海鮮很誘人,他就跟我姊說想見識見識中國的自助餐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我們四個人就去吃自助餐了。

在吃到尾聲的時候,大家各自打掃光自己眼前的食物,準備離開了。

賈總眼前的一個碟子裡有一塊蔥油餅,顯然是他眼睛大肚子小,一開始的時候取來了後來又吃不下了。

他看著那塊油漬漬的蔥油餅感嘆說:"現在就是有人給兩個錢也吃不下這個東西了。"

我開玩笑地對他說:"吃是能吃下的,要看給多少錢了。"

他馬上說:"你要能吃下去這塊蔥油餅,我給你二百塊錢。"

我姊跟著起哄說:"打賭吧,要是真妮真的吃下了這塊蔥油餅,賈總你就給她二百塊錢。"

石川看我們三個興致高昂的樣子,忙問是怎麼回事,我姊就講給他聽,他手撫下巴打量著那塊蔥油餅,半天搖搖頭:"我看真妮吃不下去,這個時候沒人能吃下去這塊餅了。"

聽他這麼一說,賈總更起勁了,跟我叫號:"嘿!你吃,你要真能吃下去,我出錢!"

我姊就說:"你把錢拿出來放到桌子上嘛,看著也動力足一些。"

他笑著撇嘴:"我還能不認帳嗎?"

話說到這份上了怎麼也不能示弱,何況我也沒有像他們吃得那麼飽,使使勁,這塊蔥油餅還是不在話下的,再說這塊餅如果不被吃掉肯定就被扔掉了,浪費了糧食也不好。於是我就說:"好,我吃給你們看看!"

我拿起那塊餅慢慢吃了起來,石川受不了了,一再說:"吃不下就不要吃了,不要吃壞了胃口。"

我聽到我姊用日語跟他講:"沒事,她再吃一塊也吃得下。"

石川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還是我姊了解我。

終於,我把餅吃到肚子裡去了,得意地拍了拍手,拍掉手上的渣渣,說:"賈總,我吃完了。"

賈總的表情有點不自然:"想不到你還真能吃下去啊!"

然後他看向我姊說:"今天就這樣吧,我看差不多了,明天你帶石川 先生到我們公司去,我們再進一步談談細節。"我姊說好,向石川轉告了賈總的意思。

賈總率先站起來,我們幾個人也起身一起往外走。

看到這裡,你會發覺有點不對勁是的,賈總他沒有拿出來打賭輸了的二百元錢。

按照一般場面上的應酬規矩,應該是他掏二百元錢出來給我,我不要,推辭一番,然後他或者我就會說把錢留作下一次請客之類的話,他最後把錢收回去,走個過場,這件事就皆大歡喜了。

但是他沒有走這個過場。其實即使不走過場,我也無所謂,本來就是開個玩笑,圖個熱鬧。可有個人心裡很不爽。

猜猜看這個人是誰?是石川!

走到外面的停車場,他悄悄地問我:"那個賈桑給你錢了嗎?我沒有看到他給你錢。"

我笑著搖搖頭:"這都是鬧著玩的,不當真的。"

他很嚴肅地說:"他當時說你吃了餅他就給錢,怎麼能不當真,他要給你這個錢才對。"

我以前就知道日本人認真,這次真領教了。

看得出來他很不滿意這件事的結局。第二天,石川變卦了,不肯到賈總的公司去談合作事宜,他對我姊說賈總言而無信,這樣的人做不好生意,不能與之合作。

我姊也同意他的想法,跟我說,賈總這個人不行,以後少和他來往。

沒想到一塊蔥油餅砸了一樁生意。

後來我和賈總的來往就很少了。幾年之後,聽說他的公司倒閉了,賈總下落不明。

我聽說之後很感慨,他做生意起步那麼早,已經有了原始積累,還是我們城市裡最早涉足房地產生意的一批人,和他同期做地產生意的人,身價現在都以億計,他怎麼會落得這種結局?其實我姊和石川都已從那塊蔥油餅中預見到了他的結局。

應該說無論做什麼,都是在做人,態度決定了命運。



富人和窮人的12個差異←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