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2/12

堅固磐石、成為我異象、古舊十架等三首詩歌故事

 

我心所望別無根基,只有救主流血公義;

除此以外,空虛無憑,只靠耶穌救主聖名。

 

有時黑雲遮蔽主面,主恩可靠,永無改變;

或有風浪,不怕震移,因望如錨拋在海裏。

 

救主寶血立下恩約,拯我免為洪流吞滅;

雖然良友盡都離開,我靠救主得慰心懷。

 

末日聽見號筒聲起,我同眾聖在基督裏;

穿上救主雪白義袍,聖潔無污同受榮耀。

 

副歌

立在基督磐石堅固,

其餘根基全是沙土,

其餘根基全是沙土。


 

 

 

  我們的信仰必須建立在堅固磐石上,而基督是那磐石。 基督是教會的磐石,因此我們也必須像主是一顆堅固磐石,以免教會傾倒。

 

  穆特(Edward Mote, 1797-1874)出生在英國倫敦,成長在貧寒,無宗教信仰的家庭。 少年時,他星期天都消磨在街頭遊蕩,與不良少年為伍。 當他在一傢俱店做學徒時,就開始去教會,聽了海德(John Hyatt)牧師的講道後,悔改信主,成了一個虔誠的基督徒而參與事奉。 穆特靠著他的勤奮和努力,成年後,自己開設一間傢俱店,並且開始為刊物寫稿。 1852年,穆特在55歲時,實現了他畢生的願望,他放棄了經商,而成為浸信會的牧師。他在英國Sussex Horsham 建立了一間大教堂,建築費大多出自他的私囊。 在他事奉廿一年後,教友擬贈送教堂的產權以表謝意,但他婉謝了。 他說:「這是屬於基督的產業,我不要教堂,我祗要講台;一旦我停止傳揚基督,就該叫我離開。」

 

  1834年,有一天早上穆特去一山上的教會交換講台,路上想作一首「基督徒蒙恩經歷」的詩。 從路旁的石頭,他得到了靈感,先有副歌的詞句,回家後作了四節詩。 下一個主日,有一位弟兄告訴他妻子病重,請他去探望。 到他家後,主人告訴穆特,他們通常先唱詩,然後讀經禱告,一時他找不到一首合適的詩歌。穆特取出口袋中的草稿說:「我這裏有幾節,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試唱。」病人聽了,十分喜愛。 回家後,穆特又寫了兩節,描繪出垂死者的心情。 事後印了一千份分發。 1836年這首歌被收集在聖詩集中,當時的歌名是「我心所望別無根基」(My Hope Is Built on Nothing Less)。 今日仍有若干詩本引用此歌首句作索引。

 

  目前我們所用的曲譜是1863年白瑞德(William B. Bradbury, p.12)的配曲。

 

成為我異象

Be Thou My Vision

 

懇求心中王,成為我異象,

萬事無所慕,惟主是希望!

願祢居首位,日夜導思想,

工作或睡覺,慈容作我光。

 

成為我智慧,成為我箴言,

我願常跟祢,祢作我良伴。

祢是聖天父,我得後嗣權,

祢住我心殿,我與祢結連。

 

不掛意富裕,不羨慕虛榮,

主是我基業,一直到永恆。

惟有主基督,能居我心中,

祂是天上王,勝珍寶權能。

 

天上大君王,輝煌的太陽,

我贏得勝仗,天樂可分享。

境遇雖無常,但求心中王,

掌管萬有者,永作我異象。

 

 

  這首詩的原文是公元八世紀時,一位愛爾蘭的信徒所寫,作者姓名失傳,但因原作是蓋爾語文(Gaelic)使用古愛爾蘭措辭,故後人知道作者是居住在一個愛爾蘭綠草如茵,山巔煙霧瀰漫的幽谷中。

 

  1905年,柏妮(Mary E. Byrne, 1880-1931)將這首古愛爾蘭詩英譯成散文,發表在雜誌上。 七年後,賀依理(Eleanor Henrietta Hull,1860-1935)知道它原是詩體,又將散文改寫成詩。

 

  柏妮出生在愛爾蘭都柏林,大學畢業後,在其家鄉從事中等教育研究的工作。她最重大的貢獻是編纂「愛爾蘭語大辭典」。賀依理出生在英國曼徹斯特,是愛爾蘭教科書協會的創辦人,也是倫敦愛爾蘭文學協會的會長,著有數本有關愛爾蘭歷史與文學的書。

 

  這是一首禱告的詩,求主使我們以基督為榜樣,成為我們的異象。 詩中稱 神為「心中王」、「希望」、「智慧」、「箴言」,「良伴」等。 我們常有夢想,但卻乏異象。事奉的道上若無異象,則一切都是徒勞。

 

  這首詩歌最初引用愛爾蘭民謠With My Love on the Road1919年被收集在愛爾蘭聖詩中,則以一小山名Slane為曲調名。 相傳在公元五世紀時,國王有令,在復活節前夕,必須由他在山上點火,宣稱春到人間,那年愛爾蘭聖人聖柏爵克(St. Patrick)在Slane山上在國王之先,燃點火炬,國王有感於他的勇敢,准他在愛爾蘭傳道。 後人為紀念他,尊他為愛爾蘭守護聖人。

 

  其後有許多人改編曲調的和聲,常用的是伊文思(David Evans,1874-1948)和莊遜(Norman E. Johnson,1928-1983)的和聲。此歌以齊唱為宜。

 

 

古舊十架
The Old Rugged Cross

 

各各他山嶺上,孤立古舊十架,這乃是羞辱痛苦記號;
神愛子主耶穌,為世人被釘死,這十架為我最愛最寶。


主寶貴十字架,乃世人所輕視,我卻認為是神愛可誇;
神愛子主耶穌,離棄天堂榮華,背此苦架走向各各他。


各各他之十架,雖然滿有血跡,我仍然以此架為美聖;
因在此寶架上,救主為我捨命,擔我眾罪使我蒙恩拯。


故我樂意背負,此奇妙的寶架,甘願受世人輕視辱罵;
不日救主再臨,迎接我同昇天,永遠分享榮福在天家。

 

  歌

故我愛高舉十字寶架,直到在主台前見主面,
我一生要背負十字架,此十架可換公義冠冕。

 

  許多時候詩歌和藝術作品,都在作者去世後才獲人賞識,本聖詩卻在流傳後即享盛譽。美國好幾家廣播電台曾數次邀請聽眾票選十首本世紀最心愛的聖詩,在千萬張選票中它始終遙居首位,即使監獄中囚犯也稱它是「獄中之歌」。

 

  貝納(George Bennard, 1873-1958)的父親是煤礦的礦工。貝納出生後不久隨父母自俄亥俄州遷居愛荷華州,在那裡長大。 十五歲時父親去世,他去礦場工作負起扶養寡母和四個幼妹的重任。信主後,他進入救世軍服務。多年後,他和他妻子都在救世軍中擔任要職。 貝納離開救世軍後,一度是無宗派的傳道人,後來被美以美會按牧。 他一心以主的話語為念,勤奮傳道,足跡遍美國中西部,北美及加拿大各地,有一段時期完全致力于奮興佈道會。有一次他從外地佈道回來,經歷了一場嚴峻的考驗,因此他誠慎地思考十字架的重大意義,而真正地認清到保羅所說和基督「……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腓3:10) 本聖詩作于1913年,他先作了譜,數次配上了歌詞,都不滿意,直到最後才詮釋了他自己的心聲。同年六月,芝加哥的一個培靈大會介紹這聖詩,就不脛而走,流傳全國了。貝納和妻子哈拿一共作了三百多首詩曲。

 

  有一位宣教士曾在中國廣州明心盲童學校工作。 她見證說,該校有一個患精神分裂症的女童,經常無故發怒。有一次她發病時,剛巧她的唱機中播放著「古舊十架」,那盲童聽了,竟安靜下來,以後屢試不爽。 想不到這首聖詩竟具有對人心靈治療撫慰的超然力量。

 

  貝納晚年住密西根州理德市,當地商會在他家附近豎立一個十二尺高的十字架,上書「古舊十架作者–貝納之家」,晚上更有燈光照射在十字架上,遠處可見,迄今仍舊存在。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