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1/12

「禱告良辰」「谷中百合花」等詩歌背景故事

禱告良辰
Sweet Hour of Prayer

http://www.mbcsfv.org/chinese/library/hymncampanions/012.html

 

禱告良辰!禱告良辰!召我離開世事操心,

引我到父施恩寶座,將我心願向主說明。

每逢痛苦憂愁時節,我靈得遇安慰救拯,
未落試探所張羅網,全虧有此禱告良辰。


禱告良辰!禱告良辰!何等快樂!何等歡欣!

世界多少火熱之心,盼望良辰時刻再臨!

我向救主顯示之處,與眾信者努力前奔,
奔到主前,虔誠侍立,靜侯再逢禱告良辰。


禱告良辰!禱告良辰!如有雙翼向主飛昇,

攜我衷曲宛轉敷陳,主愛永恆有求必應。

主既詔我時常入覲,賴主宏恩,仰主威信,
我便卸去肩頭重擔,靜侯再逢禱告良辰。

 

本詩的作者有二個傳說,迄今無人能真正釋疑,但這首聖詩幾乎被收集在每一本聖詩集中,也是每一個基督徒最喜愛唱的聖詩之一。



 

 

 

 

  1842年,薩爾文牧師(Thomas Salmon)在英國Coleshill的一個小鄉村,遇到一位瞎眼的傳道人,名華福特William Walford。 他有一小店,出售手雕象牙及木刻等小玩意兒,偶而也寫一二詩詞。有一天薩爾文牧師去他店時,他請牧師寫下他腦中的詩句。 三年後,牧師去美國,把這首詩投寄給「紐約觀望者」編輯刊登。

 

  另一傳說是這首詩寫于1842年,作者是一位英國基督教公理會的牧師華福特(William Walford 1772-1850)。 華福特雖眼巳失明,但仍牧會和寫作,並在神學院教授古典文學。 後人根據他的著作「禱告典範」(The Manner of Prayer,1836年出版),認為他是這首詩的原始作者。 因二者內容如出一轍,亦有人認為二者實為一人。

 

  禱告是神人之間最親密的交通。 自一個基督徒的禱告,可窺知其靈命。 人逢絕境時,禱告是惟一的出路,也祇有藉禱告才能卸下千斤重負。

 

  本曲作者白德瑞(William B. Bradbury,1816-1868),美國人,是福音詩歌的名作曲家。 他父親曾參加美國獨立革命,是教會詩班的班長。 白德瑞畢業于波士頓音樂學院,是一位出色的風琴家和詩班指揮,他是梅遜(Lowell Mason)的高足。 白德瑞婚後赴德國繼續深造,與孟德爾頌(Felix Mendelssohn)為緊鄰,時而向其請益。白德瑞返美後舉辦音學講座,又和其兄弟開了二家鋼琴行。他的聖曲風行迄今,我們熟知的有「天父領我」(He Leadeth Me),「堅固磐石」(The Solid Rock),「耶穌愛我」(Jesus Loves Me),「我罪極重」(Just As I Am)等。

信靠順服
Trust and Obey

http://www.mbcsfv.org/chinese/library/hymncampanions/015.html 

我與救主同行,在主福音光中,何等榮耀照亮我路程!
只要聽主命令,主必與我同行,信靠順服者主必同行。


沒有陰影黑暗,沒有迷霧瀰漫,我主笑容使濃霧消散;
沒有疑惑畏懼,沒有嘆息憂慮,信靠順服者主必憐恤。


為主背負重擔,為主遭受患難,一切辛勞主必豐償還;
倘遇損失,悲苦,或經十架痛楚,信靠順服者主必賜福。


除非我將一切,奉獻救主腳前,否則難知主慈愛豐滿;
因主一切恩惠,一切喜樂榮美,信靠順服者才獲全備。


故願在主腳前,享主恩誼甘甜,願行天路跟隨主身邊;
祂吩咐即聽命,祂差遣就遵行,信靠順服者總不憂驚。

 

副歌

信靠順服,此外並無別路,
若要得主裏喜樂,惟有信靠順服。

 

  信靠容易,順服難。當我們在一籌莫展時,除了信靠 神外,別無他途;但要順服 神的旨意時,卻十分困難,因為我們的心意時常與 神的旨意相左。 神給我們與生俱有的自由意志,要放棄自我,完全聽命主的導引,是靈命中一個艱辛的歷程,然而祗有在我們完全順服而信靠主,信心與行為合一時,方能作一個合 神心意的基督徒,與主同行,蒙福享平安和喜樂。

 

  歌詞作者,賽密士(John H. Sammis 1836-1919)出生于紐約,廿三歲時遷印第安州,是位成功的商人及熱心的基督徒,後受聘為基督教青年會幹事,繼而蒙召為長老會牧師。 1901年遷加州,任洛杉磯聖經學院教授迄歿。他作的聖詩約有一百首。

 

  譜曲者,唐納爾(Daniel B. Towner 1850-1919)出生于賓州,父親是知名音樂家。 他自幼受父薰陶,成年後歷任數大教會音樂主任及指揮,並訓練各教會音樂同工。 1885年他加入慕迪佈道團,是慕迪詩班中出色的男中音,也擔任過該詩班的指揮。 唐納爾曾自述譜本曲的經過:「當慕迪佈道團在賓州時,在一見證晚會中,我負責領唱及獻詩,有一青年起立說“有許多事,我不能確定……但我願意信靠,也願意順服”。我聽了大受感動,記下這句話,後來告訴賽密士,不久他將詩詞寄給我,我就為之譜曲。」

  唐納爾在1893年出任慕迪聖經學院的音樂系主任,培育了無數近代的聖樂人才。 1919年,他在米蘇里州佈道大會領唱時,被主接去,真是殷勤工作至最後一刻。 他所作聖曲有二千餘首,諸如「恩典大過我罪」(Grace Greater Than Our Sin),「在各各他」(At Calvary),「非銀也非金」(Nor Silver Nor Gold),「我錨拋牢」(My Anchor Holds),「我是個罪人」(Only a Sinner)等。

谷中百合花

The Lily of the Valley

http://www.mbcsfv.org/chinese/library/hymncampanions/089.html 

主耶穌是我良友,有主勝得萬有,

萬人中救主是我最好靈友;

主是谷中百合花,我惟一需要祂,

祂能洗淨我使我聖潔無瑕。

悲傷時祂來解憂,患難時祂保佑,

一切憂慮全放在主肩頭;

 

.主把我憂傷擔去,帶走一切憂愁,

當我受試探時祂是我力量;

我願盡心來愛祂,毀掉一切偶像,

祂有能力保守為祂而生活。

那日在天見主面,享受主愛甘甜,

有快樂江河長流至永年;

 

.主永不把我捨棄;我主何等仁慈,

我要忠誠信靠遵行主旨意;

有火焚燒我身旁,任遭何事不慌,

主賜嗎哪餧養我靈得健壯。

縱然世界棄絕我,撒旦來試探我。

靠著耶穌能過得勝生活;

 

 

主是晨星燦爛光華,是谷中百合花,

萬人中救主最美好我愛祂。

 

  這首聖詩是根據雅歌二章一節:「我是沙崙的玫瑰花,是谷中的百合花。」和啟示錄廿二章十六節:「我是明亮的晨星。」而寫的。

 

  歌詞的作者傅萊(Charles W. Fry, 1837-1882),英國人,十七歲時在衛理公會信主。 他的祖父和父親都是建築商,傅萊繼承祖業,他的三個兒子也隨他工作。 他們都喜歡吹管樂器,父子四人組成了「傅氏樂團」。 1878年救世軍在當地展開活動,不受居民歡迎。 傅氏父子建議在室外吹奏管樂吸引群眾,至為成功,是為救世軍銅管樂隊的濫觴。 傅萊經迫切禱告後,終於放棄了祖業,專心為救世軍工作。 他是救世軍樂隊的首任指揮。

 

  1871年美國的名新聞記者海威爾寫了一首詩「小木屋」(The Little Log Cabin Down the Lane),講述拓荒者以草根拌泥造茅舍的精神,並配以西部民謠的曲調,一時大受歡迎,風行流傳到英國。 傳萊聽到了,很喜歡它的曲調,就寫了「谷中百合花」,配上它的曲調。 後經孫基(Ira D. Sankey )改編,曲調稍緩。

 

  孫基在他自傳中曾提到,有一個六歲的小女孩很愛這首聖詩,去做禮拜時,總是要她在教會司琴的阿姨彈這首詩歌。她自副歌學起,學會了全首。 她甜美的歌聲感動了許多會眾。 翌冬,美國苦寒,小女孩不幸感染了白喉,在病中,她不時吟哼「谷中百合花」。 臨終時,她要求母親為她唱這首歌,而她就在歌聲中含笑回天家。她家人雖悲傷她的早逝,但自這首詩歌得安慰,珍惜由這首歌留給他們寶貴的回憶。

一切獻上

I Surrender All

http://www.mbcsfv.org/chinese/library/hymncampanions/155.html

 

主啊,我今完全獻上,一切所有歸於祢,

一生行事盡依靠祢,日日與祢不分離。

 

主啊,我將所有獻上,在祢腳前俯伏拜,

世上榮華已經離開,因蒙救主召我來。

 

一切所有全歸耶穌,心靈身體全獻上,

但願聖靈時刻感化,免得我將主恩忘。

 

副歌

一切全獻上,一切全獻上,

我將所有全歸耶穌,一切全獻上。

 

 

  這是一首奉獻時常用的詩歌,可是每逢唱它時,筆者內心都會有掙扎,我真的將一切全獻上,還是獻上我那可捨的部份? 我敢不說謊地唱嗎?

 

  范德(Judson W. Van De Venter,  1865-1939)出生在美國密西根州的農莊。 他酷愛藝術,早年就立志專心研究美術,大學畢業後在公立學校教美術與書法。 范德是一位聖公會會友,熱心參與佈道事工,尤擅陪談,因此許多友人勸他放棄教職,奉獻傳道。 他猶豫不決,經過五年的掙扎,終於全心獻主。 這首詩是他在俄亥俄州東巴勒斯坦領會,客居友人家時所寫。 他說:「我此生決定的時刻終於來到,我完全的降服。 新的日子進入我的生命,我成為傳道人,而發現我內心深處蘊藏著前所未測的恩賜。 神將一首詩歌藏在我心中,撥動那柔纖的心弦,使我唱出心聲。」這首詩描述他起初內心的爭戰和最後靈裏的順服。

 

  這首詩由溫敦(Winfield S. Weeden,1847-1908)譜曲。 溫敦是音樂教員,他有嘹亮的歌喉,常在佈道會領唱。 他和范德是好友,范德奉獻後,他們一同四出領會。 范德講道,溫敦領唱,足跡遍及美國,英國和蘇格蘭各地,直到晚年,他才定居在佛羅里達州。

 

  廿世紀名佈道家葛理翰曾提到,范德是一位對他影嚮至大的佈道家。 三十年代末,他就讀於佛州的三一聖經學校,范德常赴該校講道,學生們深愛這位慈祥又屬靈的長者,常三五成群地晚上去他家中,唱詩和交通,獲益良多。

這首聖詩的正歌適合男女二重唱,副歌則是混聲四部合唱。

 


 



首頁│ 下一篇→堅固磐石、成為我異象、古舊十架等三首詩歌故事
本文引用網址: